•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群英 (九 上)

    第四章 群英 (九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九上)

        周黑碳策马冲在队伍第一线,左手拎着一只盒子炮,右手拎着一把砍豁了的大刀,威风八面!

        一百二十多名黑狼帮马贼紧跟在他身后,呈刀锋型,直『插』敌军心脏。TXT小说下载

        沿途每一个敢于抵抗的对手都被迅速砍倒,然后再用马蹄踏成肉泥。一道完全由鲜血的残肢组成的道路就在他们的脚下形成,从林子边缘迅速向黄胡子的金鹰旗下延伸、延伸、无可阻挡!

        “老五,老六,你们两个给我顶上去。顶上去!老欢子,独眼龙,你们他娘的别傻看着??!”黄胡子气得眼睛都红了,挥舞着盒子炮大喊大叫。八百人打对方不到两百人,居然还被对方给來了个大窝脖,这口气要他如何吞咽得下?!要知道,那些小日本可全都是势利眼!如果在有机枪帮忙的情况下,今天这场仗还要输掉??峙路堑貌坏剿绞孪人刀ǖ哪切┪镒什垢?,连即将到手的蒙谷自卫军团长的职位都要落空!

        “弟兄们,跟我來!”金鹰帮五当家秦连云和六当家张彪子也明白眼下又到了该拼命的时候,大喊一声,双双策马迎战。两百多名匪徒紧随其后,一边疯狂踢打着马肚子加速,一边将各『色』枪支举了起來,对着正前方扣动扳机。

        “乒!”“乒!”“乒!”“乒!”“乒!”“乒!”,『射』击声连绵不断。将挡在他们前面的人,无论敌我,像秋风扫落叶般『射』杀于马下。眼前视野登时一空。几乎所有的溃兵都被无情地清理,同时还打死了近三十多名黑狼帮的精锐。凡是落马者,无论敌我,无论轻伤重伤,都被马蹄无情地踩过,转眼就再发不出任何声响。

        “乒!”“乒!”“乒!”“乒!”“乒!”对面的黑狼帮马贼也以子弹相还,同时或俯身于马脖颈后,或侧身于马腹,以娴熟的骑术弥补火力方面的弱势。除了极少数几个头目之外,他们当中大部分人手里拿的都是古董枪,非但发『射』时会产生大量白『色』烟雾,装填起來也非常之麻烦。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敌时的勇气,很多人冒着被战马甩下的风险,双手伺候枪支。很多人沒等将子弹装完,就已经被敌人击中,惨叫着落向地面,然后被陆续冲过來的战马踩得筋断骨折。

        “乒!”“乒!”“乒!”“乒!”“乒!”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射』击声,将黑胡子身边的十几名马贼击落。前东北军在火力方面的优势,被金鹰帮的一众匪徒们发挥了个淋漓尽致。但他们优势也就到此为止,战马冲刺的速度犹如风驰电掣,转眼间,交战双方的距离已经被拉到了二十米之内,彼此眼里的仇恨都被对方看了个清清楚楚。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对于黑狼帮和金鹰帮双方來说,只要彼此遇上,心里头就不会有“怜悯”两个字的空间。双方同时丢下尾部系了皮索的枪支,双方同时高高地举起了大刀?!班秽?,嗷嗷,嗷嗷”双方口中几乎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宛若两群争夺猎场的野狼,凶残中透着绝望。

        “轰!”大地颤动,天空摇晃,嗥叫声嘎然而止。冲在最前排的黑狼帮马贼和金鹰帮的土匪们撞在了一起,顷刻间,超过五十人落马。断肢横飞,血光四溅,马蹄在人身体上疾奔,刀锋围着人的脖颈起舞。相向前冲的两支队伍都变得支离破碎,侥幸沒落马的人再度举起钢刀,奔向下一名对手,毫无停滞。

        “轰!”双方的第一梯队和敌手的第二梯队撞在一处,又是一阵地动天摇。紧跟着,又是第一梯队和第三梯队相撞,血肉横飞。

        三波正碰之后,双方在骑术和刀法方面的差距,登时清晰显现。周黑炭带着二十余名嫡系将金鹰帮的第三梯队冲出了四五个血淋淋的大窟窿,而秦连云和张彪子两个的亲信,却被黑狼帮的第二梯队和第三梯队撞了个七零八落,只有很少人踩着对手的尸体冲了过去,再也组不成完整队形!

        “愣着干什么,给我杀,杀了周黑子!老子保你做队长!”秦连云又急又气,破口大骂。

        “调头,调头,我们人多,淹也淹死他!”张彪子拨转坐骑,同时大声鼓动。虽然在这三波策马对冲当中,金鹰帮的损失远远高于黑狼帮。但总人数方面,他们依旧占据绝对优势,只要继续缠上去,给大当家争取到足够的调整战术时间,便足以看到胜利的曙光!

        只是,这个想法过于一厢情愿。冲破了第三道阻拦的周黑碳,根本沒有与秦、张两人纠缠的**。直接策动坐骑,扑向了正在手忙脚『乱』调兵遣将的黄胡子?!靶战?,拿命來!”一边冲,他一边大声叫嚷,唯恐黄胡子蒋葫芦听不见!

        黄胡子蒋葫芦沒想到周黑炭居然抱着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打算,情急之下,发出來的命令愈发令人无所适从?!袄匣蹲?,独眼龙,你们两个到底想帮谁?!”“老四,老柒,老八,你们几个看热闹來了,赶紧全给我压上去!压上去,给我拿人堆死他!”“吹号,吹号,给五当家传令。让他们赶紧给我撤回來,撤回來一起围堵黑胡子!”

        “呜呜呜,呜呜,呜呜……”混『乱』的号角声响个不停。所有金鹰帮骨干和前來搭伙捞好处的匪首都被动员了起來,带着各自的队伍去围堵周黑炭。但周黑炭身边的空档就那么大,根本摆不开更多的战马。被调上去的匪徒越多,组织越混『乱』,非但无法挡住周黑炭的去路,反而彼此之间互相牵制,令战马根本加不起速度。

        骑兵对战,速度往往决定生死。周黑蓝将钢刀平推,利用战马的冲击力,切断挡路者的半边身体。然后迅速反转刀锋上撩,将另外一名挡路者的胳膊连同兵器一并撩上了半空。断了胳膊的挡路者口中发出痛苦的惨叫,伸出另外一只手臂试图拉住周黑炭的马缰绳。但是他只『摸』到了马尾巴末端的鬃『毛』,然后被周黑碳身后的弟兄直接撞飞了出去,落到了两丈之外,被蜂拥而來的“自己人”踩成了肉泥。

        “杀蒋葫芦,杀蒋葫芦!”跟在周黑炭身后的黑狼帮马贼大声呼喝,钢刀翻飞,所过之处血流成河。他们大多数都出身于马贼世家,从祖父甚至曾祖父那辈子,就在刀尖上讨生活。因此无论骑术、武艺和心理素质,都远远超出了其他同行。而反观周围的金鹰帮匪徒,则有些“良莠不齐”,一部分來自东北军溃兵,一部分來自被火并的盘口,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被蒋葫芦强拉进队伍的牧民,平时跟着大队还能虚张一下声势,面对面遇到黑狼帮的这群煞星,简直如同绵羊遇到了野狼,紧张得连刀都拿不稳,怎可能有勇气冲上去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杀周黑子,杀周黑子!”老欢子、独眼龙等匪首隔着人群,大声给友军助威。跟周黑炭拼命,傻子才会冲在第一线!老子身边统共才百十名弟兄,要是拼光了,以后还拿什么在草原上立足?!况且好处的大头都是你蒋葫芦拿,我们顶多分一点汤水喝,里头还连个“油星”都见不到,凭什么替你去拔那个撅子?(注1)

        “杀周黑子,杀周黑子!”不是所有人都出工不出力,金狼帮的土匪头目们都是跟蒋葫芦一道从东北逃过來的老兵痞,对他倒也忠心耿耿。但他们要么难以凑到周黑炭马前,要么马上功夫不佳,即便冲上去也挡不住周黑炭脚步,白白成为对方刀下的孤魂野鬼。

        “都让开,都让开!”策马兜回來的秦连云和张彪子等人大声嚷嚷着,再度加入战团。在一片混『乱』当中,他们反而成了最有希望威胁到周黑炭安全的队伍。完全是从周黑炭的背后追來,前方基本沒什么阻挡,两翼也接受不到太大的压力。

        眼看着马头已经接近周黑炭的后背,忽然间,头顶上金风乍起。秦连云愕然抬头,只见一匹金黄『色』的战马凌空飞至,马背上,入云龙钢刀迅速劈落…….

        “??!”秦连云惨叫着飞上了半空,将战场上的所有风物看了个清清楚楚。金鹰帮在人数上依旧占据绝对的优势,周黑炭前方堵满了人,老搭档张彪子俯身与马背上,仓皇逃命,入云龙策马紧追不舍,在二人身后,是一具无头的尸体,正缓缓地从马鞍上滚落……

        那个沒脑袋的家伙看起來很熟悉!秦连云愣了愣,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自己在空中飘呀飘,飘呀飘,飘过了草原,飘过了高山,飘到了一座熟悉的军营当中。几百名鬼子兵堵住了军营门口,而他和张彪子等人连抵抗的勇气都沒有,拎着装满子弹的步枪,翻墙逃走。

        注1:撅子,是指拴牲口的木桩。拔撅子,草原上的土话,“聪明人偷驴,傻瓜拔撅子”意思是火中取粟。

        注2:入云龙骑的是黄骠马,上一章写成了大黑马,特此更正。

        注3:病好,今天爆更。写多少更多少,决不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