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群英 (七 下)

    第四章 群英 (七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七下)

        无论错过了什么,眼下的周黑炭都无暇去多想。TXT小说下载

        黑狼帮这份基业和黑胡子这个名号都是自他祖爷爷那代传下來的,不能砸在他的手里,更不能砸给使得他父亲周老根儿重伤而死的黄胡子!

        轻轻冲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点了点头,他转身去重新对战术做局部调整。听闻有入云龙这么一个枪法骑术俱是超流的绝顶高手负责带队收拾黄胡子那边的轻机枪,马贼们士气瞬间暴涨。他们或者举起酒袋,遥遥地向赵天龙致敬?;蛘呶г谥芎谔扛浇?,大谈特谈击败黄胡子之后如何复仇。但是,无论是哪个,都沒觉得周黑炭的安排有什么不妥当。更沒任何人觉得大伙需要向赵天龙和张松龄二人表示一下感谢。仿佛赵天龙和张松龄原本就该主动请缨去马踏机枪一般,哪怕接受这项任务的人十有**会被机枪打成马蜂窝!

        这是马贼行的老规矩。现帐现结,概不赊欠。谁都不欠谁,谁也不会平白无故对谁做出牺牲。白天的时候,黑胡子沒有选择将入云龙和小胖子两个交给日本人,而是带着大伙硬抗了鬼子和伪军。现在,入云龙和小胖子两个就有义务为黑狼帮踏机枪。天公地道,童叟无欺!

        “等开战之后,你先别忙着往上冲!”趁着黑胡子及其属下正说得热闹的时候,张松龄从腰间拔出短刀,拉着赵天龙探讨战术,“日本鬼子的轻机枪『操』作起來很麻烦,黄胡子的人刚接到手,不一定用得熟!他们如果把三挺机枪集中使用,很容易因为副『射』手装填弹夹不及时,出现火力断档。如果他们不把三挺机枪集中起來使用,每个火力点又会显得太单薄……”

        这种简单的敌我情况分析,在特务团是家常便饭,张松龄做过不计其数,所以三两句话,就让赵天龙听了个通透。而赵天龙的马上奔袭经验也远非常人能比,听完张松龄的陈述,立刻低声回应,“如果是第一种情况,当听到机枪响后数十个数,便是最佳出击时间。只要黄胡子的人不提前看穿咱们的想头,我就有五成把握杀到机枪跟前!”(注1)

        “关键是选择地形,如果能与正面的弟兄形成夹角,把黄胡子的人……”张松龄点点头,继续补充。

        赵天龙微微一笑,摇着头说道:“这点你大可放心,黑炭头和我都是本地人,黄胡子是打东北那边过來的。待会我去跟黑炭头说,咱们先去挑好了位置,坐等黄胡子上门!”

        如此一來,即将爆发的战斗虽然敌我之间众寡悬殊,我方却也未必沒有获胜的希望。只是……,张松龄心中沉甸甸的,总觉得日本人撤得太及时了一些。但这种纯粹的直觉沒有任何情报支撑,他纵使说出來也无法令周黑炭放弃作战计划,只会平白地影响自家士气。

        “放心好了!”见到张松龄欲言又止的模样,赵天龙还以为他是为自己的安危担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安慰,“能打到老哥我的人还沒出生呢??銮一共皇怯心阍诖蜓诨っ??!我白天时瞧见周黑炭身边有人拿着水连珠,这就过去帮你去要一支过來。等会儿你赶紧熟悉一下这枪,这枪甭看粗笨,实际上不比三八大盖儿差哪去!”

        张松龄的三八枪里边子弹只剩下了三颗,无论如何节省都再也支撑不起一场战斗。因此只能点点头,任由赵天龙去找周黑炭交涉。

        对于小胖子的枪法,马贼们先前有目共睹。故而谁也沒有多废话,非常爽快地将一把八成新的水连珠和半袋子高价买來的子弹交给了他??纯词奔湟丫畈欢?,周黑子冲众人打了个招呼,第一个飞身上马。弟兄们陆续跳上坐骑,策马跟在了他的身后,转眼间,就将几十座洒满了酒水的新坟丢在了黑夜里。

        四十里的路只够战马跑上半个多小时,大约在凌晨三点前后,众人來到了一片宽阔的针叶林带附近。按照在途中跟赵天龙两个探讨的标准,周黑子先骑着坐骑在树林边缘兜了一小圈,然后用手朝最黑暗的某个位置指了指,大声道:“那边,待会儿大伙跟我我进林子。龙哥带着刚才挑出來的弟兄去西南角。咱们天亮时战场上再见!”

        “天亮时战场上见呐!”马贼们哄闹着,纷纷策动坐骑走向树林。仿佛即将到來的恶战,是一场摆满了佳肴和美酒的盛宴般惬意。

        此等视死如归的勇气,令张松龄这个來自正规军的“老兵”都感到羡慕。如果重新组建的特务团能招募这些马贼入伍,几乎稍做整训,就可以重现当年锋芒。而从兄弟部队抽调人手或者临时补充壮丁入伍的话,后续工作就要艰难许多。特别是第二种方式,简直等同于重新打造一支军队。沒有一年半载的苦练,根本承担不起特务团的辉煌历史。

        正晕晕乎乎地想着,赵天龙已经将他的马缰绳拴在了树干上。随手递过一块酸『奶』豆腐,低声命令,“你慢慢嚼着,我帮你把马嘴巴捆上。如果觉得累了,就靠着熟眯一小会儿?;坪庸兰撇坏教炝琳也坏秸舛?,即便找到这儿,也不敢贸然发起进攻!”(注3)

        “嗯!”张松龄感激地点点头,将『奶』豆腐叼在嘴里。抱着三八枪和新到手沒多久的水连珠下马。两杆枪在外形和重量上相差都有点悬殊,他需要多花一些心思去熟悉后者。

        被分到入云龙麾下的二十三名马贼也陆续进入树林,不用任何人指挥,便熟练地撕下各自的衣服下摆,将战马的嘴巴牢牢封住。与主人相伴多年的坐骑本能地察觉到会有危险的事情发生,顺从接受了人类的摆布。只是一双大眼睛始终呼溜溜地转动着,里边写满了焦灼和不安。

        先前奉命去给二当家收尸并顺带打探敌情的老九也在奇袭队伍之列,收拾完了他自己的坐骑之后,灵狐一般闪到了张松龄身边,“这位兄弟,你真的跟鬼子大部队交过手?”

        “嗯!”张松龄一边继续摆弄水连珠,一边轻轻点头,“打了小半年,从北平一直打到娘子关?!?br />
        “那你身上的伤…?”老九是个很健谈的人,无怪总是被派出做斥候,“小鬼子打的!”

        “你说这儿!”张松龄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家脖颈子,那里有一处很明显的伤疤。平素需要把领子系得很紧才能盖住,今天骑马跑得太热,沒顾得上盖,就完全被别人看到了眼睛里。

        “嗯!”老九点点头,带着几分羡慕回应?!笆裁辞沟淖拥?,打得这么狠!”

        “这块鬼子拿刺刀挑出來的,重倒是不重,就是后來沒愈合好!”

        再稍微偏一点儿,就是大动脉。老九听得倒吸冷气,“你枪法那么棒,怎么还让鬼子近了身!”

        “他们的枪法也很好,并且相互之间配合得更熟练?!闭潘闪錄]时间从头解释这个问題,只好捡关键总结,“小鬼子队伍里头,老兵特别多。个个经验都非常丰富,你一开枪,他们就三四个人合力打你一个……”

        “那你们不会三四个打…”沒等张松龄把话说完整,老九快速打断。抢了一半儿,又意识到了问題所在,吐了下舌头,自己补充,“那得平时就配合得非常熟练才行。估计你们平时也都跟张小六子的兵一样,连枪都很少正经『摸』。不,不是,我不是说你本人。我是说,我是说,咱们中国的军队,大多数都很烂。反正,反正我见到过的,一个比一个烂!”

        后半句话,让张松龄很是无语。但他又很难反驳对方。毕竟以他的亲眼所见,如今中**队里,象特务团这样肯认真训练,认真打仗的,实在非常稀缺。而这些训练最刻苦,打仗最拼命的队伍,却又总被长官们第一个送上前线,以各种奇妙的理由消耗在鬼子的优势炮火中!

        第十七师,杨虎城教导团,还有从几千里之外赶來勇赴国难的川军弟兄……,中**队当中其实真的不缺敢于赴死者。但他们的『性』命,却总被白白地牺牲。当这些最勇敢的弟兄都被当作消耗品用光之后,上头再想出什么一战扭转乾坤的妙计,也无法顺利执行了。于是,日本鬼子就高歌猛进,从北平打到南京,从南京再打到武汉……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地方出了『毛』病,具体在哪里,张松龄脱离队伍这半年多來,其实一直在想,在努力地想。只是,他却想不出,或者说,潜意识里努力在逃避一个答案。

        如果脑瓜仁坏了,四肢再健康也是白搭!抱着水连珠沉沉睡去之前,他依稀听见有声音在自己耳边说道。

        注1:歪把子的『射』速为一分钟一百五十发子弹。而弹斗为六个弹夹,总计三十发容量。有经验的『射』手会点『射』攻击视野里的目标,沒经验的『射』手,十几秒内,就会把子弹搂光。

        注2:水连珠,俄制莫辛?纳甘1891/30式步枪。十月革命后随着白俄溃兵大批量流入中国。冯玉祥和孙中山也都从苏联得到数万支。精确『射』程在七百米左右,不及三八大盖儿,但杀伤力超过后者??梢淮窝谷胛宸⒆拥?,然后单发『射』击。

        注3:『奶』豆腐,即干『奶』酪。内蒙古特产,干透的『奶』酪硬度接近于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