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群英 (七 中)

    第四章 群英 (七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七中)

        整个计划,几乎都是参考张松龄先前说的第三条选择照本宣科??从槔志酵季蜕?br />
        临了又在战场侧翼布置了二十余名伏兵,专门对付黄胡子的轻机枪。也是白天时张松龄曾经打算用來对付日本人的后來因为形势变化又不得不放弃的那个战术的翻版,沒任何新鲜内容。

        赵天龙听得眉头直皱,很是为周黑炭这种贪他人之功为己有的行径而感到惭愧。张松龄却不太在乎,轻轻拉了赵天龙一把,低声道:“他是这伙人的头领,得拿出点东西來让大伙信服。只是小鬼子的行动有点儿不对劲儿,他们先前不追是因为兵力不足。如今得到了黄胡子的支持,沒道理不赶尽杀绝!”

        “恐怕是后院起了火!”赵天龙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不太肯定的答案?!疤偬锢瞎碜影痒庀麓蟛糠直Χ即鰜碜飞痹勖橇?,眼下黑石寨防卫必定空虚。如果有人趁机攻城…….”

        “谁?”张松龄吃了一惊,瞪圆了眼睛追问,“谁这么有本事,居然敢主动进攻小鬼子的城市!”

        “红胡子!”赵天龙毫不犹豫地回应,“除了他以外,这一带谁还有那个种?!今年春天,就是他带着人马打进了小鬼子的屯垦点,抢在藤田赶回來支援前,把四个屯垦点儿里边的武器弹『药』给抢了个干干净净。连耕地用的马铧犁,都给拉走了十好几辆!”

        “那后來呢,藤田老鬼子沒报复他?”

        “报复,怎么报复?!”赵天龙仰起头,很是为这位同行而感到骄傲,“他的老巢在喇嘛沟那边。那是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除了满山满谷的刺柳树之外,什么都沒有。藤田老鬼子带人多了,他往刺柳丛里一扎,沒十天半月找不到他的踪影。若是藤田老鬼子带的人少了,嘿嘿,还不一定谁收拾谁呢!”

        这个红胡子倒有几分真本事!张松龄听得暗暗点头。正想再问问此人的更多事迹,却见周黑碳又满脸堆笑地走了过來,先四下看了看,然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张兄弟真是个有本事的人,你想出來的办法,我跟弟兄们一说,他们就个个都觉得把握十足!如果这一仗打赢了,这最大的功劳,老哥一定会记在你的头上!”

        “我只不过是提了一点建议而已。具体安排,都是您老哥自己的想法,可不敢算在我头上!”张松龄笑了笑,客气地把高帽子又送了回去。

        周黑炭非常满意他这种不争的姿态,想了想,又试探着说道:“张兄弟急着回口里么?如果不急的话,打完了这仗千万去我的寨子里坐坐。老哥我别的东西拿不出來,好酒好肉,绝对管你够!”

        “张兄弟是正规军的连长,有要务在身的,恐怕不能在咱们这儿耽搁太久!”沒等张松龄想起來如何回应,赵天龙抢先说道。

        周黑炭的黑脸上立刻涌起了一道红雾,干笑了几声,讪讪地道:“那是,那是,咱那小庙,请不动张兄弟这尊大佛!”

        “不瞒周老哥,我这次到口外,是专程來寻仇的!”张松龄也迅速明白了周黑炭原來是想拉自己入伙,拱了下手,笑呵呵地解释,“临行之前沒跟上头打招呼,如果回去得太晚了,恐怕要受军法处置!”

        “哪个沒长眼睛的家伙,舍得处置张兄弟这种大才?!”周黑炭愤愤不平地骂,然后果断将目光转向赵天龙,“龙哥,你呢?!你最近有什么安排!”

        “我得先送张兄弟回口里!”赵天龙想都不想,笑着回答?!霸僭兜氖虑?,还沒考虑!”

        看着周黑炭那犹豫不绝的表情,他又迅速补充,“行了,你我都是刀尖上混饭的人,有什么话直说,别兜圈子!太累?!?br />
        “看龙哥这话说的,我黑胡子是那种腻歪人么?”黑胡子周黑炭被戳破了心事,脸上的表情愈发尴尬。

        “不是,但也绝不是个大方人!”赵天龙笑着摇头,“今天承你仗义援手,这份人情,我不能不还。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就直接说出來,我绝不敷衍就是!”

        “那就,那就……”周黑炭犹豫再三,终于下定了决心,“一会儿跟黄胡子开战,机枪的事情,就交给龙哥带人去解决。我虽然已经安排好了人手,可还缺个带头的!”

        “行!”赵天龙一口答应,仿佛根本沒意识到自己接下了个九死一生的任务?!叭谜判值芨谀闵肀?,他脑子活,有什么变化你可以跟他商量着來!”

        “行!”周黑炭很满意这个交易,爽快地答应。

        张松龄一直在旁边,将二人交谈的每个字,都听了个清清楚楚。他不想欠黑胡子的人情,更不想让赵天龙为了还人情,而独自去面对鬼子的机枪。摇了摇头,笑着站了起來,“仗打起來之后,就沒什么需要商量的了。我还是跟龙哥一起,对付鬼子的机枪,我比你们经验多!”

        “你连镫里藏身都做不出來,别跟着我添『乱』!”赵天龙将眉头一皱,大声呵斥。

        “你知道轻机枪一波能打出多少发子弹么?”张松龄毫不客气地反驳,“你知道轻机枪的精确『射』程和更换弹夹所需时间么?你连这些都不懂,待会儿怎么带着别人往上冲!”

        “我…….”赵天龙被问住了,心里头有些恼怒,但更多的是感动??醋耪潘闪淠翘钩系哪抗?,犹豫了片刻,他无奈地点头,“也好,你就跟我一起。但往上冲的时候,你不用跟着。远远地拿枪压制敌人就是,反正上了马,你反而打不准!”

        ‘到开始冲锋的时候,你还有时间管我?!’张松龄心中偷笑,脸上却不懂声『色』,“行,我听龙哥的。龙哥说怎么办,我怎么办!”

        “能有你这样的兄弟,是我入云龙的福气!”赵天龙笑着伸出手,试图拍打张松龄的肩膀。

        “我也是!”张松龄后退半步,举着手掌相迎。半空中与赵天龙互相击打了一下,然后同时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笑声穿透夜幕,在草原上來回激『荡』。

        周黑碳看着这肆无忌惮的哥俩,在旁边陪着咧嘴。忽然间,他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些东西,或者说失去了一些东西。那些东西,人世间能得到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之后就永远追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