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七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七上)

        “怎么了?”察觉到二人的异常,张松龄不解地追问??从槔志酵季蜕?br />
        “那地方跟咱们现在的方向正好反着!”赵天龙咧嘴苦笑,“掉头回去,刚好迎面遇上黄胡子!”

        “喇嘛沟是红胡子的地盘!”周黑炭苦笑着补充,“不像咱们,走到哪算哪。红胡子对地盘看得非常重,无论是谁在他家门口‘做生意’,他都会跳起來拼命!”

        方向相反,旁边还有一个敌我不明的红胡子在虎视眈眈。再好的地利,也只能看着眼馋。张松龄无奈地点点头,继续追问,“还有其他选择么?类似这种地形?;蛘吡奖叨际呛恿饕泊蘸?。关键是,让黄胡子的兵力优势无法发挥出來!”

        “那…….”赵天龙轻轻嘬自己的牙床,“那就只能继续向北走了,走到老哈河与西黄水交汇那嘎哒。不过…….”

        “不行!”沒等他把话说完整,周黑炭摇着头打断,“这个季节,是老哈河水量最大的时候。河岸附近到处都是烂泥坑,稍不小心,连人带马就得沒了顶!”

        “那也比让你的人直接冲鬼子机枪阵地好!”赵天龙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我骑着大黄头前探路,你带着弟兄们跟在我身后。让弟兄们互相照应着,不小心踩到了淤泥坑,别着急挣扎,把身体放平了,旁边的人用马缰绳就可以把他拖出來!”

        “还可以在泥坑上面故意弄一些马蹄印儿,骗黄胡子的人上当!”张松龄对于淤泥的危险沒什么概念,非常平淡地在旁边补充。

        周黑炭却不想让弟兄们冒这么大的危险。此刻已经到了汛期,平时看上去只有两步宽的河流,转眼间就可以阔到二十几丈。不小心掉进泥坑还好,至少旁边的人还來得及伸手援救。如果上头突然下來了大水,恐怕骑着再快的马也跳不出生天了。

        “还有一个办法是找片大树林子钻进去,跟黄胡子躲猫猫!”连续两个主意都被周黑炭否决,张松龄不觉有些气馁。但这伙马贼是因为他和赵天龙才被鬼子盯上的,他不能在这种时刻一走了之,“好处是鬼子们看不清林子里的人,机枪无法发挥出威力。缺陷是,敌我双方都得下马步战,一旦落了下风,很难跟敌人脱离接触!”

        弟兄们手中的枪大多数都是年龄在三十开外的古董,而黄胡子匪帮前身是东北军溃兵,手里拿的都是辽十三,不但『性』能上比弟兄们手中的古董枪占优势,『射』击时还不会冒烟,在密林中单凭子弹出膛时的声音很难判断枪手的位置。(注1,注2)

        人数,兵力,武器…….,反复权衡敌我双方的实力,周黑炭还是无法下定决心??戳丝凑潘闪湫绰牧?,犹豫着回应,“再等等吧,实在不行,就按照你说的第三种办法。距离这四十多里的就有一大片林子,林子背后是个大沙窝子。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带弟兄们钻沙窝子去,看看黄胡子还敢不敢继续追!”

        “等什么?等黄胡子咬上來么?”赵天龙对周黑炭瞻前顾后的表现也很不满意,皱着眉头追问了一句。

        “我派老九去给老二收尸去了。顺便让他打探小鬼子和黄胡子那边的动向。等他把最新的消息带回來,咱们立刻就走!”周黑炭尴尬地笑了笑,低声解释。

        “随你!”赵天龙懒得再跟他较真儿,悻悻地说了一句,然后将目光转向张松龄,“甭替他『操』心了,这厮就是个付不起來的阿斗。待会儿你……”

        话还沒來得及说完,夜幕深处已经传來了激烈的马蹄声,“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由远及近,转瞬已经來到身边。

        众马贼们纷纷从睡梦中被惊醒,警惕地站起身,端起各自的古董枪。來人却丝毫沒有畏惧,一边继续策马向大伙靠拢,一边用力挥手,“是我,老大,是我??膳芩牢伊?,赶紧给我弄点儿水喝!”

        “是老九,老九回來了!”

        “赶紧拿一袋子水给他!”

        众马贼们听出了來人的声音,又惊又喜地围拢了上去,“怎么样,鬼子追过來了么?黄胡子呢,那王八蛋追过來沒有?”

        “等等,让我,让我先喝口水!”一身牧民打扮的老九滚鞍下马,抢过一个水袋,大口大口的狂灌?!奥柩?,可跑死我了。小鬼子,小鬼子本來是要追咱们呢,突然,突然又回头走了。现在追上來的只有黄胡子,还有几头上不了台面儿的臭鱼烂虾!”

        “呼!”众马贼们齐齐喘了一口粗气,心中的压力顿时大轻。周黑炭劈手夺走老九的水袋,急匆匆地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你看见鬼子回头了?他们为什么要往回返,机枪呢,机枪是给了黄胡子,还是自己带回去了!”

        “看见了,看见了!”老九弯下腰,继续大声地喘粗气,“我不放心,又偷偷地跟着他们往黑石寨方向走了一程。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他们跑得很快,就像家里头失了火一般?;沽舾嘶坪尤?,剩余的全被鬼子带走了?;坪拥娜讼悠碜铀祷安凰闶?,一路上都在大声地骂娘!”

        这个消息,等同于给马贼们打了一剂强心针。所有人立刻兴奋起來,挥着各『色』兵器嚷嚷,“不走了,咱们今天就跟黄胡子见个高低!”

        “机枪怕什么,他黄胡子未必会使!”

        “回头,回头,跟姓蒋的拼个你死我活!”

        …….

        听着熟悉的叫嚷声,周黑炭满脸快意。先看了看赵天龙和张松龄这两个外人,然后双手轻轻下压,示意弟兄们稍安勿躁,“那就不走了。咱们去小松岗布阵。待会儿都给我把全身的本事使出來,给姓蒋的点颜『色』看看!”

        注1:辽十三,东北兵工厂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参考汉阳造和三八大盖儿而独创的步枪,月产量曾经高达4000余支。几乎装备了奉系所有部队。

        注2:老式黑火『药』子弹,发『射』时会产生大量烟雾。但这种子弹复装起來非常容易,对沒有稳定军火來源的马贼而言,其实是一种相对合理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