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六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六下)

        “你刚才梦到了什么?“赵天龙不想张松龄再度被琴声催眠,向他身边凑了凑,低声询问。激情火暴的图片大餐

        “很多东西!”张松龄晃了晃还在发晕的脑袋,犹豫着回应。他在睡梦里看到了草原上数万年來的沧桑变幻,看到了现实世界中鬼子兵在四处烧杀抢掠。但这些,他都不认为是赵天龙想知道的?!白钇婀值氖?,我听到了几声狼嗥。却看不见那只狼在哪里?醒來之后再听,就怎么也听不到了!”

        “那是狼神在托梦给你!”赵天龙想了想,脸上的表情非常郑重,“狼神本來就沒有身体,所以你才看不到他。至于醒來之后,梦都醒了,当然再也听不见狼神的指引!”

        “问題是,我睡着时,也沒听懂他在说什么。假如真有你说的那个狼神的话!”张松龄苦笑着摇头,压根儿不相信这些毫无依据的胡诌。

        “现在沒听懂,是机会沒到。等机会到了,就听懂了!”赵天龙看了他一眼,非常认真地提醒。

        “算了吧,我才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张松龄笑着摇头,很是不解赵天龙为什么对梦里的事情如此上心。

        赵天龙的脸『色』却愈发凝重起來,狠狠瞪了他一眼,用极低的声音教训:“这话最好别给外人听见。蒙古人都是苍狼的子孙,多少人想得到狼神的指引还沒资格呢!你小子,还偏偏身在福中不知?!?br />
        “行,行,我不说就是!”张松龄点头答应,心里却觉得赵天龙有些小題大做。迅速把话头往其他地方带,“除了你之外,我还能跟谁说这些?赵大哥,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个蒙古名字?”

        “嗯!阿尔斯楞!”赵天龙的脸轻轻抽搐了一下,幽幽地回应,“狮子的意思。当年我师父帮我取的!为的人跟牧民们打交道时方便?!?br />
        天『色』太暗,张松龄沒看见对方脸上的痛楚,兀自继续问个不停,“那你怎么又姓了赵?你到底是蒙古人还是汉人?”

        “我自己也不知道!”赵天龙叹了口气,轻轻摇头,“我是师父从雪地里捡回來的。他教我读书识字,教我打枪骑马,他姓赵,我就跟着姓赵了。至于我到底是蒙古人的孩子还是汉人的孩子,我自己也不清楚?!?br />
        “那你师父呢?他是蒙古人还是汉人?”

        “不清楚!”赵天龙继续苦笑着摇头,“小时候我不知道问。等我想起來问了,师父已经被右旗老王爷一把火烧死在林子里头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故事,张松龄眼前迅速涌起斯琴郡主那满是泪水的脸?!岸圆黄?,我不该问!”抬手拍了拍赵天龙的肩膀,他低声道歉。

        “小屁孩子,事儿还挺多!”赵天龙一巴掌将他的手拍开,笑着骂道,“问都问过了,说对不起管蛋用?!我又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家伙!因为几句话就跟你掰了!”(注1)

        “那是!”张松龄挠了下自家后脑勺,讪讪地再度改变话头,“赵大哥你当年第一次听‘啸’时,也听到了狼嚎么?”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好运气??!能得到狼神的看顾!”赵天龙拍了他一巴掌,以示羡慕与嫉妒,“我梦见一朵云,托着我飘啊,飘啊,不知道要飘到哪地方?想停下來,却无论如何都办不到?!?br />
        “怪不得你绰号叫入云龙!”张松龄恍然大悟,笑着点评。

        “扯淡!入云龙和这个沒半点儿关系。要不然,黑炭头梦见的就应该是一把大号刷子!”赵天龙轻轻摇头,否认了张松龄的臆测。

        “那他梦见了什么?”张松龄偷偷看了一眼正在抓紧时间假寐的黑胡子,继续刨根究底……

        “他梦见了一碗大米饭!”谈起这个话題,赵天龙就乐得直想捶地,“特大的一碗,东北贡米,过去皇上才能吃到的那种??上]等他拿起筷子來,梦就醒了!”

        “这个梦可真够悲催的!”张松龄也跟着轻轻摇头?!笆遣皇悄忝钦饫锩扛鋈?,都要听一次‘啸’,然后向长辈汇报自己梦见了什么?!”

        “差不多吧!”赵天龙点头承认,“只限于男人。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长辈会送你去听别人的‘啸’,或者请对方到家里來唱。听完了,做一个梦,就说明你已经长大成人了!可以说媳『妇』了!对了,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张松龄顺口回应。猛然间,想起自己的生日好像就是今天。愣了愣,精神又是一阵恍惚。

        上个生日时,自己正在铁血联庄会被老秀才抓了差,根本沒顾上过。今年,自己则走到了草原上,与草原上大名鼎鼎的入云龙和黑胡子混在一处。命运这东西,想起來还真的是好生神奇。仿佛冥冥中有一双手,把你抛起來,丢下去,起起落落,从來沒有一个可以预测的轨迹。

        “怪不得!”赵天龙的话又在耳边传來,像是在点评某件事情,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张松龄沒有接他的话茬,继续盯着篝火中的残存的红点儿想自己这一年多來的所经历的种种,越想,越觉得冥冥中好像真的有神仙存在。

        正困『惑』间,耳畔忽然又响起了黑胡子的声音,“龙爷跟张兄弟两个聊什么呢,嘀嘀咕咕的这么开心?”

        “我跟他说你当年的丑事儿!”赵天龙一点儿也不想给黑胡子留面子,笑着奚落,“做梦梦见大米饭,吃不到嘴急得直哭!”

        “那还不是饿怕了么?”不打仗的时候,黑胡子周黑炭是个非常和气的人,摇摇头,笑呵呵地替自己辩解,“况且东北贡米,就是好吃!我当年就想着,哪天要是不做马贼了。就在老哈河套下游那嘎哒,开上几百亩地。专门用來种大米。反正那地方常年发洪水,不愁沒东西浇稻子!”(注2)

        “嘿嘿,还越说越上样嘞!”赵天龙才不相信周黑炭会放下马刀,立地成佛,“就你,知道怎么握锄头不?还种大米呢,不当马贼的话,能不把自己饿死就烧高香去吧!”

        “切,你真还别瞧不起人!”黑胡子七个不服,八个不忿,“我跟人问过,东北那边的气候,跟咱们这边差不多。老哈河与西黄水交汇之后,流向的就是沈阳。凭什么下游能种稻子,咱们上游就种不活?!”

        “行,行,行!你有本事行了吧?!”赵天龙沒心情跟黑胡子探讨如此远大的理想,推了对方一把,笑着问道,“种稻子当地主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接下來怎么办?你心里有章程沒有?”

        “我这不是正要跟你们两个商量呢么?”黑胡子歪了歪嘴,带着委屈的口吻回应,“可你一直沒给我说话的机会!”

        一旦说起了正事儿,赵天龙便收起了笑容。想了想,低声回应,“今天你虽然损失了好些弟兄,可保安队和镇国公的私兵,也都被咱们打残了。此刻藤田老鬼子手里只剩下一百多小鬼子,未必敢主动追上來!需要提防的是黄胡子,那厮今天跟藤田老鬼子勾结,存心是想把你往绝路上『逼』!”

        “我已经派人去打探了。顺便看看,有沒有机会把老二他们的尸体给偷偷地运回來!”黑胡子点点头,表示赞同赵天龙的意见,同时将自己的安排简要介绍给他和张松龄两个,“下午做探子的兄弟说,老欢子,独眼龙和扒皮鬼都跟黄胡子在一起,人数在七百到八百之间。如果真追上來,可能会是很大的麻烦!”

        “的确!”赵天龙皱着眉头沉『吟』,“他们的喽啰太多,也不像镇国公的人那么好对付??梢桓鼍⒌奶酉氯サ幕?,弟兄们士气肯定会出问題?!?br />
        “硬拼我还真未必怕了他们。但假如小鬼子的机枪队也跟着过來……”黑胡子呲牙咧嘴,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一直沒有开口的张松龄。下午时后者指点的那一记倒脱靴,让他至今还念念不忘。如果后者还能再想出下午时那种奇招妙计,即便黄胡子带着更多的人,拿着再好的武器,也未必能从大伙这儿讨到任何便宜去!

        “张兄弟,张兄弟,赶紧想办法。大伙都等着你呢!”赵天龙也对张松龄的指挥能力深信不疑,退了他一把,大声催促。

        “正在想,正在想!”张松龄摆了下手,示意二人稍安勿躁?;坪幽潜咦苋耸叽锇税?,自己这边却只有二百出头。四比一的兵力,的确有些过于悬殊。但二十六路特务团哪回出击,面对的不是实力远远强过自己的敌人?老苟和石头他们,又几曾选择过把后背『露』给敌人?

        脑海里迅速过着特务团的那些战例,以及老苟和石头两个填鸭般塞进自己肚子内的用兵打仗知识。张松龄的眼神渐渐明亮,“附近有沒有这种地形?”找了块烧焦了的木柴当笔,他在地上勾勾画画?!本驼庵?,两边都有山,或者一边是山,一面临河。越窄越长越好,越窄越长,对咱们越有利!”

        “当然有!”赵天龙和周黑碳两个都堪称活地图,看了看张松龄所画的东西,异口同声给出答案,“喇嘛沟,距离这儿大概有一百四十多里??墒悄潜摺?br />
        二人互相看了看,声音渐渐变小,渐渐变得几不可闻。

        注1:掰了,东蒙地区方言,指朋友绝交。

        注2:嘎哒,方言,指一小片特定地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