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六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六上)

        ‘老狐狸,先让你得意几天,迟早会让你连本带利还回來!’藤田纯二心中暗骂了一句,将目光再度转向阎福泉,“阎君,你呢,你有什么要求?!”

        “我,太君是问我么?呃!我…….”阎福泉沒想到打了烂仗反而待遇大幅提高,一瞬间受宠若惊,“我,太君已经给我足够多了!我不敢要,不敢要求更多!”

        “真的什么帮助都不要?!”藤田纯二和颜悦『色』,目光温柔得就像一头正在看着公鸡的狐狸。小说排行榜top.

        阎福泉心中登时又打了个突,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我,我想跟太君讨个人情。以后,以后保安队再招新兵,不在黑石寨附近招。城附近的兵胆子小,不好使!”

        “那你想从哪里招?”藤田纯二的眉『毛』跳了跳,沉声追问?!跋衷谡庑┍灰彩悄阏衼淼拿??”

        “现在这些兵都是按照太君要求,住城里或者附近村子的本地人,还需要有邻居为他们提供担保?!毖指H愕阃?,耐心地向藤田纯二解释,“这样做的好处是,每名队员都知根知底,容易管束。但坏处也非常明显,打起仗來瞻前顾后,怕死的人多,敢拼命的人少!”

        小心翼翼看了看藤田纯二的脸『色』,他继续补充;“如果换成无家无业的流浪汉,或者來历不那么清楚的人,队伍肯定不如先前好带。但打起仗时,也许士气会更高一些!”

        尽管他说得很隐晦,藤田纯二还是迅速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本意“阎君是说,招那些无业游民,或者土匪入伍?!你认为他们比普通人更勇敢!”

        “请太君斟酌!”阎福泉沒有直接回应藤田纯二的疑问,而是把最终决定权直接交给了后者。

        保安队和草原马贼之间的交手结果就在眼前明摆着,藤田纯二稍一琢磨,便明白阎福泉的话有一定道理?!班?,也好。就交给你去做好了,我会全力为你提供支持?;褂忻??这样做,保安队需要多长时间才有跟黑胡子的一战之力?!”

        “谢太君信任!属下一定加倍努力,争取让太君早日见到成果!”阎福泉立刻双腿并拢,给藤田纯二來了个一百二十度大躬。

        “早日,早日是什么时候?阎君,你不要那你们中国人对付上司那套來敷衍我!”藤田纯二才不肯让他如此轻易地蒙混过关,皱了皱眉头,继续刨根究底。

        “这……”阎福泉哪敢把话说死,犹豫再三,才沉『吟』着回应,“保安队训练,需要很长时间。用來对付黑胡子,恐怕,恐怕……”

        “恐怕什么?难道养你们做摆设么?”见阎福泉沒完沒了跟自己打马虎眼,藤田纯二怒火上撞,厉声打断。

        “太君不要生气,太君千万不要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太君误会了,真的误会了!”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藤田纯二刚才憋进肚子里的气全爆发了出來,瞪着阎福泉,随时准备拔刀。

        “太君,太君请听我说,请听我说!”阎福泉又是鞠躬,又是作揖。搜肠刮肚给自己找理由。猛然间,他眼睛一亮,提高了声音叫嚷:“我的意思是说,对付黑胡子,其实还有更好,更好的办法。对,还有,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那个军统特工眼下也跟黑胡子混在一起,如果不尽快解决掉他,恐怕会咱们带來巨大的麻烦!”

        他不提“军统特工“四字还好,一提起來,藤田纯二的火气更是按捺不住。如果沒有那个”军统特工”,黑胡子匪帮规模再大,士气再高,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大日本皇军随便派出一个小队就可以轻松地收拾掉他们。而有了那个“军统特工”的加盟,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黑胡子马贼会更具组织『性』,更具攻击『性』,并且对大日本皇军作战特点的了解也更加地清楚。

        想到这,藤田纯二猛然抽出指挥刀,“阎君,你最好把话给我一次『性』说完!我沒有那么多时间,跟你沒完沒了地兜圈子!”

        “不是兜圈子,是实话,实话!”阎福泉一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大声解释?!澳歉?,那个“军统特工”,战斗经验非常地丰富,丰富!太君您想,今天黑胡子居然在那么短时间就找出了对付轻机枪的办法,肯定是那个“军统特工”给他出的鬼点子。所以,我们不能等保安队重新组建后再去对付他,那样拖的时间太久,太容易养虎为患。我们应该尽最大可能,把他及早从草原上清除掉!”

        “废话,我要的是办法,办法!”藤田纯二也早就意识到了危险,继续拎着指挥刀咆哮。

        “办法就是用马贼对付马贼!”阎福泉向后退了几步,跳着脚回应,“太君今天给黑胡子开的那个价码,已经非常高了。相信其他马贼也会感兴趣。您只要把消息散发出去,说无论是谁,只要肯为太君攻击黑胡子,帮太君抓到那个“军统特工”,无论是死还是活,都给予同样,同样的重赏!”

        “重赏?!”藤田纯二眉头紧皱,眼中怒火稍稍消退。阎福泉这个人虽然又胆小又猥亵,但他说出來的主意却有可取之处。利用马贼打马贼,肯定比皇军和保安队直接出手效果更好。至少,能避免珍贵的帝国士兵做无谓的牺牲。

        然而这个策略具体实施起來,却有相当大的难度。就像今天的战斗,自己原本重礼邀请了黄胡子匪帮参战,黄胡子也答应得非常干脆??傻较衷?,仗都打完了,黄胡子的身影在哪呢?

        对???!黄胡子呢?!他怎么还沒有到?!猛然间想起这伙可供驱策的猎犬,藤田纯二举头四望,“來人,给我到那边最高处看看??纯锤浇袥]有其他队伍?赶紧去!一群只会浪费粮食的蠢货,除了讨要好处,你们还会做什么?!”

        仿佛听到了他的怒吼,先前黑胡子马贼们盘踞的那个土坡上,施施然走上來一支队伍。规模大约在八百人上下,为首的是一名土黄『色』面孔的痨病鬼。将队伍停住后向山坡下看了看,大咧咧地拱手施礼:“下面可是黑石寨的藤田顾问。蒋某应邀前來讨伐黑胡子恶匪,路上耽搁了些时间,还请藤田先生顾问多多包涵!”

        “黄胡子!”尽管将山坡上那人的话听了个一字不漏,阎福泉和保力格两人依旧不约而同地将手『摸』向腰间.他们先前都知道有一支队伍会从黑胡子背后杀过來,却沒想到杀來的是黄胡子。这个姓蒋的家伙向來心黑手狠,谁也保不准他会不会趁着这边实力虚弱的当口掉头反噬。

        再看其他幸存的蒙古族私兵和伪军,也是一样提刀的提刀,端枪的端枪,随时准备与來人搏命。

        “放肆!你们这是干什么?!”藤田纯二把眼睛一瞪,厉声喝止,“还不把枪给我放下。蒋先生是我请來帮忙对付黑胡子的!”

        “太君…….”阎福泉将按在枪柄上的手稍微松了松,压低了声音提醒,“他是黄胡子,黄胡子??!”

        见了黄胡子沒棺材!如果把黑胡子周黑炭比作一头骄傲的公狼,黄胡子蒋葫芦便是一头发了疯的野狗。公狼虽然凶残,但其行事却仍然有规律可循;疯狗的想法却根本无法理喻,谁也猜不到他下一口将要咬向哪个?

        “放肆!阎君,注意你的身份!”藤田纯二压根儿不理睬阎福泉的好心提醒,竖着眼睛,继续大声斥责,“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來做主?还有,你莫非忘了自己刚才的话了么?!”

        ‘我刚才给你出主意,利用马贼打马贼,可是沒建议你去招揽黄胡子!’阎福泉哭丧着脸,在心中怒吼?!饧一锏拿?,在草原上顶着风能臭八百里。你把他招揽于麾下,会同时把多少人赶到咱们的对立面?!’

        然而这些话,他只能在心中想想,根本沒勇气当面说出口。在藤田纯二刀子一样的目光『逼』视下,缓缓后退,后退,松开握在枪柄上的手,幽幽叹气,“属下知道错了。请太君不要跟属下一般见识!”

        “管好你自己的人,别给我添『乱』!”藤田纯二又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保力格。镇国公保力格的脸『色』一阵黑,一阵白,反复变幻。最终却和阎福泉一样顶不住压力,摇摇头,低声道:“太君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尽力配合就是!”

        “我不管你们过去有多少误会,现在,咱们的共同敌人是黑胡子!”藤田纯二丢下一句**的话,主动策马迎向黄胡子蒋葫芦。对方虽然刚才故意迟到,让他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对方手中有七八百人马,足够让他自动忽略掉先前的冒犯?!敖壬媸歉鲇行庞玫娜?,居然这么快就赶來了。不晚,不晚,我们刚刚跟黑胡子打过一场,虽然重创了他,却不小心被他逃脱了。如果蒋先生愿意的话,你我还可以继续联手追杀黑胡子,不把他的脑袋砍下來,誓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