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五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五下)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主『射』手拼命扣紧扳机,继续向正前方呈扇面形倾泻子弹。小说排行榜top.开第一枪之前他们已经看到了,当时马贼就紧紧咬在蒙古私兵身后,彼此之间距离不会超过五十米。如果弹幕出现空档,众马贼极有可能趁机冲过來,利用战马的惯『性』将整个机枪阵地掀翻。

        令机枪手们失望的是,上一回还沒头沒脑正对着机枪阵地往上冲的马贼,这回却突然长了记『性』。趁着机枪手们忙着屠杀蒙古私兵的时候,猛地将坐骑向左右两翼一扯。整支的队伍在高速奔驰当中向两翼画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头也不回向远方飙去。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机枪主『射』手努力调整枪口,追着马贼们的背影开火。无奈马车上的空间过于狭小,严重限制了枪身的移动角度。而马贼们彼此之间距离拉得又足够大,让轻机枪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直到将供弹斗剩余的两个弹夹全部打完,取得的效果也是寥寥,反而把匆忙赶回來夹击马贼的伪军们给『射』翻十好几个。(注1)

        歪把子一次最多只能放六个弹夹,每个弹夹五发容量。想要保持理论上的连续火力,主副『射』手必须配合得非常默契才行。马车上的鬼子兵们显然达不到这种要求,三十发子弹打完,枪声立刻出现了停顿。马贼们对此早有准备,听见背后的枪声一滞,立刻在马鞍上來了个大拧身,“乒、乒、乒”“乒、乒、乒”上百支用黑火『药』子弹的古董枪同时喷出白烟,将机枪马车附近打得血花伴着草屑『乱』飞。

        “开火,开火,统统开火!”藤田纯二气得眼睛都变成了绿『色』,挥动着东洋刀大声喝令。已经被眼前景象惊得合不拢嘴巴的鬼子们纷纷抬起骑铳,对着马贼们扣动扳机,“乒、乒、乒”“乒、乒、乒”“乒、乒、乒”“乒、乒、乒”子弹杂『乱』无序地飞出,打在马贼们身后的草地上,溅起一排排淡绿『色』烟雾。

        “机枪手,机枪手,笨蛋,你们这些笨蛋!统统该被枪毙的笨蛋!”眼睁睁地看着马贼们越跑越远,藤田纯二转过头,冲着机枪手们大骂。

        刚才马贼们的那一轮回『射』,目标全是四辆机枪马车。虽然大部分子弹都打到了空处,但也造成了三名副『射』手身亡,两名主『射』手肩膀受伤的不俗效果。剩余的机枪手们不敢违抗上司的命令,将死者和伤者从马车上推下,手忙脚『乱』地调整枪口角度,装填子弹。待把一切准备停当,马贼们已经跑到了千米之外,再多的子弹『射』过去,也只能给对方送行了。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在子弹打起的烟尘当中,马贼们从容地将自家伤员拉上坐骑,收集在战场边缘徘徊的无主坐骑。见到落了单的蒙古私兵和伪军,二话不说就是一刀,然后顺手抢走战马。

        “追上去,追上去,追上去杀光他们!”藤田纯二被气得七窍生烟,疯了般拿着刀背四下『乱』打,催促身边的鬼子兵上前尾随追杀嚣张的马贼。但鬼子兵们只是懒懒地向前跑了几十米,就又不约而同地把坐骑的速度给降了下來。

        连续折损掉几乎全部蒙古私兵和近半数伪军,如今他们在兵力上已经不占据任何优势。贸然追上去,难免又被匪徒们杀一记回马枪。而一旦大伙抵挡不住马贼们的压力而败退下來,谁能保证藤田长官不会象刚才对付蒙古私兵一样,将大伙统统『射』杀?!

        “追,为什么不努力去追。八嘎,你们这些笨蛋,废料!”藤田纯二从背后赶上來,继续对鬼子兵大吼大叫。马贼们的战术素养突然间脱胎换骨,很显然是受到了“军统特工”的指点。如果今天放任此人从眼皮底下逃走,将來肯定会给黑石寨招來更大的麻烦。

        鬼子兵们无精打采地催动坐骑,又向前应付了几百米。眼看着一众马贼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草海深处,藤田纯二终于意识到自己一方军心不振的事实?;恿讼率直?,命令爪牙们暂且都停住脚步,“都站住吧,整顿队形,打扫战场。把镇国公阁下部属的尸体收集起來,把保安队士兵的伤亡情况也统计清楚!”

        “哈伊!”鬼子头目们如释重负,纷纷带队去清理战场。很快,关于这场“围歼战”的结果,就被送到了藤田纯二马前。一百二十名蒙古私兵只剩下了三十七,并且活着的人还个个带伤。一整个伪军的骑兵中队基本上已经被打残,剩余的四十來名伪军个个失魂落魄,即便日后还能重新走上战场,恐怕也沒胆子跟马贼当面对冲了。倒是两个小队的日本兵,基本上沒受到什么损失。轻伤、重伤和阵亡总计为七人,其中还有一个是自己从马背上掉下來的,回去后躺上几天便能恢复。

        如果保安队和蒙古人有大日本帝国士兵一半的本领……,想到蒙古私兵和伪军们的拙劣表现,藤田纯二的目光就开始发冷。整个围歼计划失败,并非因为他谋划得不周全,而是“队友们”太不争气。本來十拿九稳的大胜仗,由于蒙古私兵和保安队的拖累,反而打成了一场两败俱伤的残局。

        错误是走狗们的,光荣属于大日本皇军。几乎想都不想,藤田纯二就找到了此战失利的“真正”原因。把刀一样的目光扫向阎福泉和保力格,沉声数落:“阎君,国公阁下,你们两个今天的表现,实在太令我失望了!”

        阎福泉立刻滚落到马下,弓着身子大声忏悔:“太君说得是,太君说得是。保安队战斗力弱,士气低『迷』,我应该负主要责任。请太君重重处分我,我一定牢记今天教训,用十倍的努力回报太君的栽培!”

        镇国公保力格却沒有阎福泉那么自觉,冷笑了一声,将脑袋歪向了旁边。冲在最前方堵截马贼的乌旗叶特前旗蒙古兵只有一百出头,而当时返身杀回來的马贼的数量却高达三百!换了日本兵自己上去,恐怕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銮艺庵志植康形冶Χ员仁Ш獾木置婊共皇悄闾偬锞约合怪富釉斐傻??凭什么打了败仗就把责任往我保力格身上推?!

        藤田纯二被镇国公保力格的态度刺激得火冒三丈,顾不上再教训摆出一幅认打认罚的阎福泉,竖起眼睛喝问:“镇国公阁下,难道我说错了么?如果你有不同意见,不妨当面提出來!”

        “沒有!”保力格狠狠白了他一眼,破罐子破摔,“反正我们旗的精锐都死光了,藤田君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保力格自认倒霉便是!”

        “你……!”老鬼子藤田纯二几曾被麾下走狗如此顶撞过,本能地就伸手去『摸』指挥刀。但看到保力格身上的华贵战袍,又迅速冷静了下來。

        黑石寨周围四个实力最强的蒙古部落,如今只有镇国公保力格所属的乌旗叶特前旗肯积极配合他的一切政令。其他三个,要么做事拖拖拉拉,要么对他的命令置之不理。如果今天真的处置了保力格,恐怕连乌旗叶特前旗这唯一一个肯跟大日本帝国合作的蒙古部落都要失去,所谓黑石寨重镇,也就彻底成为一座深陷在敌意与怀疑中的孤岛了。

        前旗国公是右旗郡主的族叔,右旗郡主是左旗王爷的表妹,左旗王爷是后旗贝勒的小舅舅。其他还有什么萨英脱王爷,达赫喇贝子,莽古特郡公,林林总总二十余位。一个个甭看地盘不大,兵马不多,凑在一起的力量却也不可小视。如果不小心全闹腾起來,凭借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足以让东蒙草原处处冒烟。到那时,关东军司令部里恐怕沒人会体谅到他藤田纯二这个小小少佐的难处,斥责处分毫不犹豫。弄不好,甚至会直接拿他的『性』命,來平息蒙古贵胄们的怒火。

        投鼠忌器,藤田纯二不得不暂且压下心中恨意,强装出一幅笑脸补充道:“镇国公阁下恐怕误会了我的意思。此战结果不佳,主要责任当然在我这个指挥者头上。而阁下和阎君,则需要总结经验教训,以免在今后的战斗中重蹈覆辙!”

        这还象句人话!镇国公保力格耸了耸肩膀,悻悻回应,“我的人训练的确不到位,今后需要加强??烧獯蔚乃鹗翟谔罅?,光战马就被人牵走了近百匹,你让我凭着自己的力量,如何能及时补充得來?!”

        “我会向关东军司令部打报告,请求他们给与你物质上支持!”反正已经做了让步,藤田纯二不在乎让得更多,“对于肯效忠帝国的人,帝国绝对不会亏待他。这点,镇国公尽管放心!”

        “那就多谢藤田君帮忙了!”保力格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提了下缰绳,向藤田纯二表示谢意。心中却暗下决心,“『奶』『奶』的,脑袋被驴踢过的人才再跟你好好合作。一仗就折了老子上百名牧民,象这样的仗再打几次,老子的乌旗叶特前旗就只剩下女人和小孩了!”

        注1:歪把子轻机枪,学名大正十一式轻机枪。为了满足与三八步枪通用弹『药』的要求,采用弹斗和弹夹复合供弹结构。每个弹斗里可装六个弹夹,每个弹夹里可压五发子弹。理论上可以依靠副『射』手的快速装『药』,保持连续火力。实际上『操』作起來却非常复杂,即便有经验的老兵也难在实战中达到这种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