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五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五上)

        不逃,不逃等着被你剁么?镇国公保力格此刻哪里顾得上什么颜面不颜面,拨转坐骑,撒腿就跑。书包网shubaowang.yaochi黑胡子策马紧随其后,沿途遇到任何阻挡,都是一刀劈落,毫不犹豫。

        两名私兵头目上前护主,被他一刀一个,劈翻于马下。又有四名私兵舍命扑上,还沒等凑到他跟前,入云龙的盒子炮已经打响?!捌?、乒、乒、乒”四名私兵每人胸口处都冒出一团红烟,愣了愣,惨叫着从马背上坠落。

        “追!”黑胡子侧头看了入云龙一眼,大声提议。

        “追,按张兄弟刚才说的那招!”入云龙将盒子炮『插』回腰间,顺势抽出马刀。

        两个人就像两头下了山的老虎,招呼着身边的弟兄追向镇国公保力格。而镇国公保力格的私兵宛若群羊,平素听见老虎的怒吼就两腿哆嗦,此刻正面与其对上,哪里还有勇气抵抗?更何况,在两头老虎的身后,还跟着几百头红着眼睛的恶狼?咆哮着围拢过來,让总数只有一百三十上下的绵羊哪里支撑得???

        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便至少有六十余名蒙古私兵被剁翻于马下。其余的吓得大喊一声,再不敢舞动兵器,拨转马头,沿着來时的道路亡命奔逃。

        打不过就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众马贼们最擅长的就是打顺风仗,立刻将手中钢刀斜向后伸开,刀刃向外,刀脊向内,咬住蒙古私兵的马尾巴紧追不舍。

        追上一个,掠过,继续向前。追上下一个,掠过,继续向前。马贼们无须再用任何力量去劈砍,高速飞奔的骏马令钢刀变得锐利无比,只要从敌人身边跑过,就能在其身体上直接抹出一道又深又长的大口子。鲜血瀑布一般从刀口喷出,带走人的体温,带走所有生命的印记。

        收割,完全是收割。马贼们不用担心有任何损失,已经彻底失去战斗意志的蒙古私兵们根本沒勇气回头。只见后者拼命踢打着马腹,不求跑得过一众马贼,只求比自己身边的其他人跑得稍快一些。很多战马跑着跑着,便自己一头栽倒在地,力竭而死。马背上的私兵则被摔得眼冒金星,还沒等攒足力气爬起來继续逃命,无数只打了铁掌的马蹄已经从他们的身体上踩了过去,带起一串串碎肉和血浆。

        “老天爷??!”正赶过來应付差事的黑石寨皇协军们被战场上的突然变化,惊得瞠目结舌。无所不能的老天爷只是轻轻弹了下手指,战场上的攻守之势彻底逆转。弹指前是马贼们在逃,镇国公保力格带着其麾下的追亡逐北。而一弹指之后,则是镇国公保力格带着其麾下的残兵亡命奔逃,众马贼们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更为要命的是,保力格及其麾下那些残兵的逃命方向,正对着黑石寨皇协军和日本鬼子的进攻方向。执行命令最积极的一小队黑石寨皇协军仓促之间根本來不及拨转马头,稍稍愣了下神,就毫无花巧地与蒙古私兵撞在了一处?!昂洹?,又是一片血光飞溅,只顾着策马逃命的蒙古私兵直接将这一伙惊慌失措的皇协军的队伍撞成了两段。

        “??!”“你『奶』『奶』的保力格!”惨叫声和怒骂声不绝于耳。超过二十名伪军被硬生生撞下了马背,躺在血泊当中翻滚呻『吟』。另外一小队侥幸沒被蒙古溃兵撞到的皇协军见状,刚想对自家受伤的同伴施以援手,黑胡子已经领着马贼们冲到,再一次毫无花巧地撞上了他们的队伍,再度“轰”地一声,将后者撞了个洞穿。

        更多的皇协军从马背上坠落,随即被陆续冲过來的战马踩得筋断骨折。血浆飞溅,白雾蒸腾。马贼们经过的地方统统变成了十八层地狱。数以百计的伪军和私兵双手捂着被马蹄踏出來的肠子,哭喊,哀求,在血『色』泥沼中翻滚挣扎。

        见到这种惨景,第三小队赶过來的皇协军连想都不敢多想,直接调偏了坐骑,抢在被蒙古私兵撞飞之前让开了道路。镇国公保力格的身影从他们的坐骑旁急掠而过,紧跟着就是黑胡子及其麾下的马贼。后者的脚步丝毫沒有停顿,忽略掉马队两侧那些已经吓得不知所措的皇协军,驱赶着镇国公保力格和他麾下硕果仅存的三十几名私兵,直接扑向了策马追來的日本骑兵!

        “停下來,停下來,转身迎战,迎战?;煺?,混账,你到底在帮谁作战!你再过來,我就下令开枪了!”借助前面几支队伍以生命为缓冲,藤田纯二大部分日本兵都聚集在了自己身边。摆开机枪马车,对准自己的正前方。

        但是他的枪口却被溃兵的身影挡了个结结实实。只要扣动扳机,肯定第一个将镇国公保力格打成马蜂窝。这个代价,藤田纯二无论如何都付不起。要知道草原上的各家蒙古贵族都彼此联姻,随便互相之间经常起摩擦,可一旦有哪个旗主死于外人之手??隙ɑ岵晃是嗪煸戆?,群起为之报仇。

        “让开,让开。太君命令你们让开。镇国公,你挡着太君的机枪了!”因为受了伤而留在藤田纯二身边的阎福泉见势不妙,也跳起來大声喊叫。几名懂得汉语的日本兵闻听,赶紧一起扯开嗓子帮忙,“让开,让开!别当着机枪,机枪打过去,你们谁也跑不了!”

        此起彼伏的叫嚷声,终于让镇国公保力格恢复了几分理智。在马背上狠狠拉了一下缰绳,整个人随着战马高高地跳起,在半空中兜了一个小圈子,斜向绕往日本人的侧翼。他麾下的那些私兵却沒有那么好的身手,有的人仓卒间拨转坐骑,却连人带马一并摔翻在地?;褂械娜嘶诺酶纠蛔÷礴稚?,继续风驰电掣一般,直接扑向了日本人的军阵。

        “开火!”藤田纯二只在乎镇国公一个人的生死,可不会在乎其他蒙古私兵??吹奖AΩ癖芟蛄瞬嘁?,立刻毫不犹豫地挥落了东洋刀?!巴煌煌?,突突突,突突突!”马车上的轻机枪喷出数道火蛇,将躲闪不及的蒙古私兵全部『射』杀于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