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四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四下)

        “??!”众马贼身体晃了晃,瞬间脸『色』变得一片煞白。小说排行榜top.

        他们的前一任老大,黑胡子的父亲周老根儿就是在跟黄胡子火并时受了重伤不治而死。而前年黄胡子蒋葫芦因为过于嚣张受到蒙古王爷和俄罗斯雇佣军的联手剿杀,双方胶着时刻,也是黑胡子带领弟兄踹掉了此人的老营,才导致黄胡子军心大『乱』,最后只好带领着残兵败将一路逃进了大沙漠。如今在大伙正准备与日本鬼子拼命之际,蒋葫芦忽然带着其麾下喽啰倾巢而至,其來意自然不言而明!

        “黄胡子有多少人马,距离这里多远!”作为一军之主,黑胡子沒有资格与别人一起发愣,冲上前,搀扶住前來报信的马贼喽啰,沉声追问。

        “七八百,或者更多。老欢子,独眼龙和扒皮鬼的人也跟他在一起。距离这里只有六七里路了远了???,嗯嗯,嗯嗯…….”喽啰猫下腰,大口大口地吐血。

        闻听此言,众马贼们的脸『色』愈发地难看。敌我实力相差过于悬殊,照目前这种情形,大伙甭说给二当家报仇,连全师而退的希望都已经变得非常渺茫!

        就在众人发傻发愣的当口,对面的鬼子、伪军和蒙古私兵们,也慢慢动了起來。只见他们在藤田纯二的指挥下,缓缓将队伍拉成一个倒燕尾状。伪军居左,蒙古私兵居右,日本鬼子居中。宛若一把锋利的剪刀,随时都可以合拢起來,将山丘上的众人一刀两断!

        “黑胡子,我家太君说了,他欣赏你带兵的本事。如果你现在就把入云龙交出來的话,他还是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另外一名伪军头目接替了阎福泉,继续用鬼话拖延时间,为和黄胡子一道围歼这支马贼创造机会。

        闻听此言,马贼队伍中登时涌起一阵『骚』动。有个建议立刻扑向黄胡子,趁他沒跟鬼子汇合之前,跳出重围。也有人提议迅速向山丘下发起进攻,跟对面的鬼子拼个鱼死网破?;褂腥嗽蚯那牡亟抗馍ㄏ蛄苏蕴炝驼潘闪?,期待着自家大掌柜黑胡子能当机立断,拿下这两个灾星交给日本人,换取大伙儿一夕平安……

        赵天龙敏感地察觉到了周围目光的异样,仰起头,冷笑了几声,冲着黑胡子轻轻拱手,“今天的事情,是赵某拖累大伙了。周兄弟如果觉得为难的话,不妨将赵某绑了交出去。赵某不反抗就是!”

        说罢,双手向身后一背,静待黑胡子下令捉拿。

        “入云龙,你他娘的瞧不起我么?”黑胡子周黑炭立刻变成了周红炭,扯开嗓子大声怒吼:“周某今天把话撂到这儿!生咱们大伙一起生,死咱们大伙死。想要把你交出去,除非先杀了周某!”

        “对,生咱们大伙一起生,死咱们大伙一起死!”

        “能跟黑爷和龙爷死在一块儿,是咱们的福气!”多数马贼们都被黑胡子的豪情感染,扯开嗓子,一道大吼大叫。

        “还是照刚才商量的那个办法!”黑胡子周黑炭见士气可用,转过头,冲着众人吩咐,“咱们分为四波,一波由龙爷带着去踏鬼子的机枪,一波跟着张兄弟去……”

        话还沒说完,却见张松龄从人群中跳了出來,低声喊道,“黑老大,且慢。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未必就让小鬼子捡了便宜去!”

        “你……?”黑胡子将信将疑地看着张松龄,脸上『露』出了一抹明显的恼怒。

        “让他说,他跟鬼子打过大仗。经验比咱们多!”赵天龙则一如既往地对张松龄表示了信任和支持,走到黑胡子身边,低声耳语。

        “先前的计划必须放弃!否则,一旦被对面的敌人黏住,咱们就可能全军覆沒!”不管黑胡子是否答应,张松龄挡在他的马头前,双手不停地比比划划。

        马贼们原本不愿意信任这个嘴巴上连胡子都沒长的年青人,但更不愿意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还继续往鬼子的机枪阵地上撞,纷纷躁动着,在黑胡子身后围成了半个圈子。

        “黑爷,你一会儿把弟兄们朝那边拉!”张松龄继续比比划划,肢体动作很激烈,声音却压得极低,那个方向靠近蒙古王爷的私兵,鬼子下令追杀,肯定是他们第一波跟咱们对上!”

        按照敌军的方位和驾驭战马的本事,这个推断丝毫沒有偏差;马贼们的战斗力,也远远超过了蒙古王爷们圈养的部落私兵。但这样一來,大伙在很长一段路上,就要用身体的侧面对着鬼子的机枪,恐怕沒等跟蒙古私兵发生碰撞,就已经伤亡了一多半儿……

        “机枪怎么办?”当即,有人毫不客气地指出了这个漏洞。

        “机枪在马车上,很难转向!”张松龄张牙舞爪,仿佛随时要跟大伙拼命一般?!爸灰颐浅宓米愎豢?,鬼子的机枪就连调整枪口的机会都沒有!另外,黑爷你还得帮我做一件事…”

        他将说话的声音压得更低,几乎只有黑胡子身边少数几个人才能听见。位置稍远一些的马贼心情焦躁,推推搡搡便往近处挤。而围在黑胡子身边的马贼们则越听越觉得这个新计划靠谱,根本不愿意让出空隙,刹那间,整个队伍看上去一片混『乱』。

        站在山坡下的老鬼子藤田纯二,早就通过望远镜将马贼们的表现看了个清清楚楚。轻蔑地撇了撇嘴,低声冷笑:“果然是乌合之众!连这么点儿压力都承受不起,还自称什么英雄?!”

        “太君英明!”阎福泉捂着刚刚包扎起來的伤口,大拍鬼子马屁。黑胡子的队伍内部出了问題,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的事情。待他们自己先『乱』成了一锅粥,大伙迅速压上去,不用付出多大代价,就可以一战而竟全功。

        “太君威武!”“太君用兵如神!”其他大小蒙『奸』、汉『奸』也纷纷开口,阿谀之词滚滚如『潮』。

        “嗯!”藤田纯二举着望远镜,轻轻点头,毫不客气地笑纳了众人的奉承,一点儿也沒觉得自己受之有愧。到目前为止,整个战局的演变几乎都在他的预料之内。包括对面的马贼们可能发现他们已经落入腹背受敌的困境,和马贼们在重压下的混『乱』反应。

        镜头里画面越來越有趣,那个“军统”派到草原來的特工,显然跟黑胡子起了争执。入云龙则双手按在盒子炮上,愤怒地帮“军统特工”壮胆儿。但他们两个势单力孤,几乎转眼间就成了众矢之的。忽然间,“军统特工”恼羞成怒,弯下腰,从马鞍子下抽出步枪。黑胡子动作却更快,抬手就一枪,“乒!”

        “军统特工”应声落马,尸体叽哩咕噜顺着山坡滚下近百米,才卡在了一出灌木丛后?!靶值?!”入云龙大吼着抽出盒子炮,冲着黑胡子开火,枪口却被冲上來的其他马贼挡住,沒能打中黑胡子本人,只将另外几名马贼击落于马下。

        见自己寡不敌众,他狠狠一夹马肚子,冲开人群,夺路而逃。上百名马贼叫嚷着追了上去,刀锋处寒光闪烁,晃得人两眼发花。

        “吖几给给!”看着敌人在自己眼前火并,藤田纯二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不用再等黄胡子赶到战场了,再等下去,就要耽误战机了。凭着手中这些人马,完全可全歼入云龙和黑胡子匪帮。到时候,看黑石寨周围那些大小势力,谁还有胆子再冒犯大日本帝国的天威!

        正得意间,他忽然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山坡上有东西动了动。紧跟着,胯下东洋马脖颈处冒出一道红烟,前蹄高高跃起,“轰!”地一声,将他摔了个七晕八素!

        “有刺客!”阎福泉扯开嗓子扑上前,用身体护住藤田纯二。附近的日本兵们沒时间再管追杀土匪的事情,纷纷跳下马來救护自家长官。待大伙手忙脚『乱』地将藤田纯二从血泊中拉起來时,山坡上的马贼们已经跑出了老远。包括先前装死滚下來实施刺杀的那名“军统特工”,也被黑胡子特意安排的骑术高手拎上了马背,从大伙的眼皮底下逃二里之外。

        “给我扫『射』,扫『射』!”发觉自己上当受骗,藤田纯二恼羞成怒,指着张松龄的背影高喊。鬼子兵们连忙跑过去手忙脚『乱』地调整转机枪车,然后追着张松龄的背影开火,“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子弹打了地面上草屑纷飞,只可惜枪管角度无法迅速调整到位,而目标距离又实在太远了,仓促间很难命中。(注1)

        “给我追,追,追到天边也要把他抓回來!”意识到轻机枪无法建功,藤田纯二跳上另外一匹东洋马,高高地举起指挥刀,“追,给我追。蒙古人呢,他们不是说骑术天下无双么?怎么连几个马贼都追不上?!”

        “追,追,别跑,有本事你们别跑…”伪军们策动坐骑,呼啦啦苍蝇般向前涌。蒙古国公的私兵早就追上去了,只是他们有沒有本事将马贼们截住,则是另外一回事情。但无论如何,大伙都得做做样子。否则藤田太君一肚子邪火沒地方发,还不知道要找谁來出气!

        追,追,镇国公保力格的确在追,使出吃『奶』的劲來,试图将马贼们拦腰切为两段。打蛇不死,必受其害。今天如果不让黑胡子伤筋动骨,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的乌旗叶特前旗,就得处处冒烟。

        他不想受到马贼们的报复,更不想失去日本人的友谊。在藤田纯二的支持下,他这个落魄国公人气飙升,风头直追寓居北平的达尔汗亲王。如果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日本人的扶植下,成为整个东蒙的霸主也不无可能!

        蒙古私兵都是牧民出身,骑术堪称一流。他们胯下的骏马也是精挑细选,跑起來风驰电掣。追着,追着,就跟后边的大部队拉开了不小的距离。很多人甚至连藤田老鬼子遇刺的消息都沒有听见,只顾着打着屁股拼命向前。

        眼看着最前方的蒙古私兵已经接近了马贼们的队伍,奋力从侧面向前斜『插』。只要最前方的十几匹马成功『插』进去,就会将马贼的队伍拦腰切断?!班?,噢,噢…….”私兵们兴奋的大叫,将坐骑速度催到了极限。十米、八米、五米、蒙古弯刀高高地举起,借着战马的速度砍向猎物的后颈,“乒!”

        数道火光猛然回扫而至,打碎一颗颗來不及惊诧的头颅!

        “杀!”马贼们丢下尾部用绳子拴在马鞍上的各『色』古董枪,高举着钢刀,策马回旋。整个队伍宛若鞭子一般,顺着地势,由上往下横扫,所过之处,镇国公保力格麾下的私兵尸横遍野。

        回马枪,这是个变化版的回马枪,由口里來的那个小家伙策划,并由他豁出『性』命去争取到了第一步的完成。马贼们珍惜这个來之不易的机会,绝对不愿让小家伙白白走一趟鬼门关!

        “杀!”黑胡子周黑炭盯住一名私兵头目,挥刀力劈。兴冲冲前來打劫,到最后却差点儿被杀得血本无归,期望与现实之间巨大的落差,让他肚子里憋满了怒火。此刻终于得到发泄机会,怎能轻易错过?只是一刀就将小头目的兵器砸飞,再一刀劈下去,连胳膊带身体劈掉小半儿。

        另外一名蒙古私兵來不及拉住战马,直接撞向了他的肩膀。黑胡子周黑炭猛地一踩马镫,整个人如同老鹰般从坐骑上飞了起來。蒙古私兵的战马和他的战马相撞,“轰”的一声,双双喷着血跌倒。沒等那名私兵从马背上跳落,周黑炭在半空中來了记横剁,“喀嚓”一声,将此人剁掉半颗头颅。

        第三匹战马接踵而至,直接踏向他的脑袋。黑胡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前扑了半步,躲过战马的前蹄,直接扑到了马腹下。伸手抓住私兵的脚腕子,用力一拉。将对方象沙袋一般轮起來,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

        “噗!”筋断骨折,可怜的私兵吐血而死。黑胡子翻身跃上他的坐骑,拨转马头,钢刀前指,“保力格,保力格,老子在这儿!老子就在这呢!你怎么不追了,有种你不要逃!”

        注1:歪把子的最大精确『射』程为六百米。超过这个距离,就等同于盲『射』。打中打不中,全靠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