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四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四上)

        “机枪准备……”鬼子少佐藤田纯二铁青着脸,沉声命令。仙界小说网.xianjie他身后的队伍迅速分成两半,『露』出四辆胶轮马车和车上黑洞洞的枪口。

        八挺轻机枪,每挺旁边都堆满了装满子弹的木箱。藤田纯二费尽心力布置的陷阱,从开始就不是为了入云龙一个人而刻意准备。他要将所有敢打日本运输队的人一举全歼,让马贼们从此以后只要一看见帝国的膏『药』旗,就立刻两腿打哆嗦。

        只可惜,这个计划在执行过程中出了一些小问題。有些皇协军素质太差了,为了防止他们逃回來给己方造成更大的伤害,第一排子弹只能先『射』向他们。

        “太君”阎福泉发出一声悲呼,滚落在马下,冲着藤田纯二连连磕头。后者却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就高高举起了指挥刀。

        先前之所以派出一小队伪军上前邀战,只是为了检验一下帝国花大价钱饲养训练的这群鹰犬们的大体实力。却沒想到,伪军的战斗力是如此丢人,拿着先进的骑铳、马刀,却败给了一群挥舞着上世纪遗留下來的老古董的乌合之众!

        “太君,太君,不能??!”阎福泉以头呛地,脑门上鲜血直流。他平素的确与刘文中明争暗斗,但彼此之间的仇恨并沒有达到希望对方立刻去死的地步??銮腋跷闹幸坏捞踊貋淼睦1敝?,还有几个是他刻意安『插』进第二小队的亲信,每一个都跟他有或远或近的血缘关系。

        “太君,太君,开恩呐!”

        “太君,太君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其他伪军头目兔死狐悲,也纷纷跪在地上求情。

        “阎君,军法无情,你的明白?!”藤田纯二用眼皮夹了他们一下,一边估算溃兵与本阵之间的距离,一边冷笑着追问。声音冰冷如刀,仿佛不是发自一名人类之口。

        不会打猎的鹰犬,沒有资格继续浪费粮食的。尽管这群鹰犬平时看起來对主人很忠心。鬼子的机枪手们能领悟到上司的意思,带着轻蔑的冷笑转动枪口,对准了逃回來的刘文中等人。

        临阵溃退者,死。溃退时冲击本阵者,死。影响士气者,还是死!无论上述哪一条,刘文中和他的第二小队,都沒有活下去的理由。想到贴在墙上的军法,阎福泉等伪军头目沒勇气继续替同僚求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开火!”随着藤田纯二下挥的手臂,十几挺歪把子同时吐出了火舌,“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将所有逃回來的伪军统统打成了马蜂窝!

        正在带队尾随追杀溃兵的张疙瘩沒有想到鬼子们居然凶残到连伪军也杀,愣了愣,果断拨转坐骑?!巴煌煌?,突突突,突突突…….”火蛇却來得比他战马转身速度更快,拦腰扫过他的身体,将他从马鞍上推落于地。

        “四爷!“紧随于张疙瘩身后的马贼们发出一声悲鸣,俯身去抢张疙瘩的遗骸?!巴煌煌?,突突突,突突突…….”恶毒的火蛇第三次从阵前扫过,打翻了四匹骏马,六名喽啰,将马贼们的悲声卡在喉咙里。

        沒被机枪扫中的马贼们愣住了,坐在马背上不知道是该继续向前还是转身向后?还远在三百米外的黑胡子和他的大队也愣住了,本能地拉住了缰绳。四下里瞬间一片沉寂,不再有马蹄声,不再有狼嚎声,也不再有受伤者的哀哭和垂死者的悲鸣。天空和大地瞬间都失去了颜『色』,所有人和物品非白即黑,白『色』的面孔,白『色』的眼睛,白『色』战马。黑『色』的枪支,黑『色』的尸骸,黑『色』的血浆和无边无际黑『色』的荒野……

        “撤!”侥幸沒被机枪扫中的十几名幸运儿果断将坐骑拨偏,放弃抢夺张疙瘩遗体的幻想,四散奔逃。鬼子的歪把子轻机枪追着他们的身影,“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将他们一个接一个『射』杀于马下。

        “小鬼子,我跟你们拼了!”当阳光重新回到人间,黑胡子口中发出悲鸣。策动坐骑试图继续前冲,却被赵天龙等人死死拉住了缰绳?!昂谔?,黑炭,对面机枪太多,你赶快带领大伙往山丘上撤,撤出机枪『射』程外再想办法!”

        “再冲上去等于送死!”张松龄也迅速冷静了下來,拉着黑胡子胳膊大喝?!白?,赶紧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走!”黑胡子虎目含泪,狠狠地踹了一脚战马??柘碌暮诹员抛?,带领大伙兜了一个小圈子,掉头向山丘上跑去。

        众马贼们怀着满腔悲愤跟上,喉咙里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们先前太大意了,根本沒看到鬼子藏在队伍中的机枪。而在如此多的轻机枪面前,大伙在骑术和士气上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继续盲目进攻,非但抢不回逝者的遗骸,甚至将所有人都得填在鬼子阵前。

        悍不畏死,不等于明知必死还要蛮干。他们还沒有伤筋动骨,还有给四当家张疙瘩等人报仇的希望。只要大伙能找出一个妥善办法敲掉小鬼子的那几挺轻机枪,就可以策马冲过去,将所有鬼子、伪军和蒙古奴才,砍成一堆堆碎肉。

        仿佛自己也知道刚才的举动卑鄙无耻,在马贼们仓皇后退的时候,藤田纯二并沒有驱动全军趁势掩杀。而是主动停止了机枪的扫『射』,静静地目送对手走出了『射』程之外。待黑胡子的人马在山丘上站稳脚跟之后,又冲着阎福泉交待了几句,用目光『逼』迫着他再度上前交涉。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阎福泉在肚子里把藤田纯二的祖宗八代都翻出來了,带着哭腔,策马走向土丘,“黑老大,黑老大,是我,还是我。太君让我替他传个话,刚才的那三个条件,现在还算数。只要……”

        “乒!”黑胡子抬手一枪,打断了他的威『逼』利诱。阎福泉惨叫着从马背上掉落,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滚,却发现自己并沒有受伤。一边晃着之字形往回跑,一边大声求饶,“别,别开枪。两国交兵,不杀,不杀來使!”

        “你算个狗屁來使!”黑胡子又是一枪,在阎福泉肩膀上掏出了一个血洞。算上先前打中马脑门的那枪,他已经两次出手。既然沒有取掉阎福泉的小命儿,耐着江湖规矩,便不想再打第三枪?!盎厝ジ嫠咛偬锢瞎碜?,老子跟他不共戴天!想要入云龙的命,除非他拿自己的脑袋來换!”

        赵天龙是个讲义气的人,不愿让黑胡子为自己白做牺牲,“待会儿我带几个人从侧面绕过去,踹掉那个机枪阵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用非常高的声音当众宣布?!澳忝撬脖鸶艺?,否则就是瞧不起我!”

        这是一个非常笨的办法,也是唯一能让大伙挽回颓势的办法。虽然前去发动偷袭的人,十有**无法活着撤回來。黑胡子感动地点点头,沉声答应,“嗯,我带人在正面吸引鬼子的注意力。老二,你负责押阵,随时准备带大队往下冲!今天,咱们跟小鬼子不死不休!”

        “好嘞!”二当家丑明仿佛要接一件普通的任务般,非常爽快地回应?!胺判陌?,大哥,咱们兄弟不会有一个孬种!”

        “给我找一把好枪,让我先去给藤田老鬼子一下!我不成了,赵大哥再带人上!”张松龄不愿被马贼们当作空气看,也主动上前请缨,“我最远能打中四百米左右的靶子,只要干掉了藤田老鬼子,伪军和蒙古人便群龙无首!”

        马贼们纷纷回过头來,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张松龄。这个『操』山东口音的小家伙太年青,年青到让人根本不敢相信他说的话。正迟疑间,入云龙策马走上前,大声替张松龄担保,“让他去,我这位兄弟以前在军队里头当过连长,杀死的鬼子,比咱们所有人加一起都多!”

        一个优秀炮手在两股马贼们的火并战斗当中,往往能起到扭转乾坤作用。黑胡子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沒有否决张松龄的提议,“行。老三,你挑二十名枪法最好的弟兄跟着他去。待会儿我先带着马队一点点往前压,当压到四百米左右的时候,你和张兄弟就带着其他人一道从马背后闪出來,打藤田老贼一个措手不及。无论打沒打死他,我都立刻冲击他的正面,然后,龙哥和老五带人从左翼伪军那『插』进去,专砍他的机枪手!”

        “把队形拉得散些!”

        “先找五十匹马,蒙上眼睛在前头开路挡子弹!”

        “我们还可以

        抢在日本人发动进攻之前,马贼们群策群力,七嘴八舌地提出各种建议。大伙这边在人数方面与山下的鬼子和伪军相差不多,并非沒有一拼之力??銮胰绻还芡槊堑氖逯苯犹幼?,大伙下半辈子都要活在负疚当中,永远无法再抬着头观赏草原上的风景。

        转瞬间,一个相对完整的计划就被大伙整理了出來。即便以张松龄这个正规军的前军官的眼睛來看,也在其中找不出太多的破绽。但是他却总是觉得心里头隐隐有一丝不安,仿佛大伙不经意间疏漏了一些事情?;蛘咚?,对面的鬼子和伪军的作为,让他感觉很不习惯。

        那不是他熟悉鬼子!娘子关前的鬼子,绝对不会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还不立即趁机扩大战果!除非,。除非,他们还有更好的选择!可以用更小的代价,攫取更辉煌的胜利!

        想到这儿,他本能地回头向后看去。试图在身后辽阔的原野中,寻找出可能隐藏的伏兵。就在这时,几匹骏马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内,马背上的骑手跌跌撞撞,一边拼命地策动战马,一边颤声高呼,“黑爷,黑爷,身后!黄胡子,黄胡子带着人,从咱们身后杀过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