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三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三上)

        “入云龙,别跑。/太君布下了天罗地网,你逃不掉的!”

        “入云龙,太君说了,只要你把身边的那个军统特工抓住,就可以对你既往不咎!”

        “姓张的,你的死期到了!”

        “入云龙,姓张的只是在利用你,他…….”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从背后传來,无差别地钻入两个策马逃命者的耳朵。入云龙在黄骠马背上回过头,笑呵呵看着张松龄,仿佛在打量一件奇珍,“沒看出來,你小子的命居然比我的还值钱!”

        “那是藤田老鬼子不识货!”张松龄狠狠拍了胯下的大洋马二代一巴掌,喘着粗气回应。为了给车队制造马贼人多势众的假象,从伏击位置撤开之后,他就一刻不停地在山丘附近兜起了圈子。无论人还是马,体力都消耗极大。此刻又被数百敌军衔尾追杀,连舌头都累得快吐出來了,哪还有心思再跟入云龙比谁更受鬼子“欢迎”?!

        “军统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你先前从沒跟我说起过!”入云龙却丝毫沒意识到张松龄的苦处,继续笑呵呵地追问。仿佛不将对方的根底刨个干净,就死不瞑目一般。

        “好像中央『政府』下面新成立的一个部门,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无论是什么玩意儿,都跟我沒关系!”张松龄半趴在马鞍上,继续大喘粗气,“我在娘子关受伤时,那个部门还沒成立呢!”

        “噢!”入云龙略微有些敏感的心脏终于恢复了平静,在马背上挺直了腰四下看了看,然后轻轻伸手在马脖颈右侧拍了一下,“咱们向东北方扎,那边有个大沙窝子。小鬼子如果还敢追,咱们就把他们往沙漠深处带,活活渴死他们!”

        胯下的黄骠马好像能听懂他的话一般,迅速将头转了个角度,带着后面的其他战马兜向了东北方。张松龄的坐骑跟随着大队继续飞驰,顷刻间,就又跑出了六七里远。

        鬼子和伪军们见离间无果,便开始从背后打起了冷枪。子弹在二人身边嗖嗖飞过,打得草地上青烟『乱』冒。赵天龙扭过身子,“乒乒乒乓”数枪,将距离自己最近的三名追兵打落于马下。其他追兵见他倒骑在马背上依旧能弹无虚发,吓得赶紧俯身缩头,追击的速度瞬间就慢了下去。

        但是更多的子弹却从更远处飞來,『逼』得赵天龙不得不侧身于马腹躲闪。张松龄拔出盒子炮还击,扭过头,却发现距离自己最近的追兵也在一百五十米外,于颠簸的马背上,盒子炮根本无法保证准头。而鬼子和伪军当中,却有不少人拿的是专门为骑兵设计的马枪。虽然『射』击精度不如普通步枪高,但有效『射』程却远远超过了盒子炮,隔着一百五六十米的距离不???,根本不想给他和赵天龙两个还手机会!

        “别浪费子弹了,咱们全力加速,跟他们比脚力!”赵天龙虽然骄傲,却也知道此刻不是比试枪法的时候。将盒子炮『插』回腰间,大声提议。

        “好!”张松龄低低的回了一句,俯身于鞍子上,将马屁股拍得“啪,啪”作响。他们两个胯下的坐骑都是草原上少见的良驹。不计后果的跑起來,很快就让身背后的枪声越來越稀疏。张松龄偷偷向身后望了望,发现鬼子和伪军们已经被扯成了一条长长的直线。虽然还有人在不甘心地放枪,但火力已经非常单薄了,很难再对自己和赵天龙构成威胁。

        正高兴间,胯下的大洋马二代猛然向前一栽,双腿无力的跪在地上,将张松龄连人带枪甩飞了出去。赵天龙迅速來了个虎口夺鹿,从马背上侧过半个身子,抢在张松龄落地之前抱住了他的后腰,“小心!这匹马脱力了!”

        “你骑着大黄!”丢下惊魂未定的张松龄,他凌空跳上另外一匹大洋马二代背上的空鞍子,然后斜向跑开数步,干净利落地一俯身,从草地上捡起了张松龄的三八大盖儿。

        这么一折腾,身后的追兵又近。赵天龙拔出盒子炮左右开弓,迫使对方不得不放慢马速。随即伸手向右前方一指,“向那边跑,那边应该是个山坡。最耗马力!”

        张松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张望,只见周围草浪如『潮』,一波接着一波,哪里分得清谁高谁低。赵天龙却不由分说地追了上來,带着他和黄骠马直奔右前方??际闭铰淼乃俣戎皇巧陨允艿搅诵┯跋?,让张松龄觉得有些诧异。过了二十余分钟之后,脚下的地形却越來越高,有个长满灌木的小土丘,出现在他的眼前。

        “冲上去!”赵天龙又低低吩咐了一声,带头上坡。才跑到一半儿,前方最高处突然出现了数十名汉子,当先一个黑得象块木炭一般,瞪眼了眼睛勒住了战马,“吁!吁!谁在下面,我的天哪,龙哥?怎么是你?!”

        “黑碳头,我知道少不了你!”赵天龙在马背上张开双臂,遥遥地做拥抱状?!安还阏饣貋淼目烧娌皇鞘焙?,老子出师不利,一脚踢在铁疙瘩上了!”

        “废话,这里是老子的地盘!”木炭一般黑的马贼头目撇了下嘴,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你在老子的家门口做生意,老子难道连口汤都不能分么?!到底怎么回事?!你身后那小子是谁?怎么这么多人在追你?!”

        “待会儿我再跟你细说!”赵天龙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声,然后迅速将面孔转向张松龄,“快点儿,马上咱们就安全了。对面那个家伙就是黑胡子,草原上一等一的好汉!”

        “你少拍马屁,老子才不帮你擦屁股呢!”黑碳头得意地扬起了头,嘴巴上却不依不饶,“老子当年上赶着找你帮忙,你都推说沒功夫。老子今天也沒功夫!弟兄们,咱们待会儿谁也别动手,只管在旁边看热闹!”

        “好嘞!”越來越多的马贼从山坡另外一侧冲了上來,与黑胡子身边的那些人儿齐声回应。

        他们叫得虽然响亮,脚下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很快就在山坡顶端分散成两个长长的横列,每两匹马之间相隔五六米远,随时都可以向坡下发起攻击。已经追到小山坡脚的蒙古族私兵和伪军们看见这个阵势,知道來者肯定是敌非友。不得不拉住了马缰绳,以免遭到迎头痛击。

        “不帮就不帮,沒了你这块黑碳头,难道老子就活不下去了!”赵天龙一边骂着,一边继续打马往山坡顶端凑??翱皝淼骄嗬牒诤影朊字?,压低了声音,快速叮嘱了一句,“车队只是个诱饵,老子上当了!后面的追兵大概有三四百人,你最好也别跟他们硬拼!”

        “我知道了?!焙诤忧崆岬阃?,“这里交给我,龙哥,你和这位小兄弟先稍微喘口气儿!”

        说话间,张松龄也走到了坡顶。人和马都像刚刚从水里头捞出來的一般,汗珠子滴滴答答不断往草地上掉。赵天龙从马背上取下一袋子清水,自己对着嘴先灌了几大口,然后丢给张松龄。待看着他将剩余的清水喝完,才指了指放在坐骑背上的三八大盖儿,低声道:“沒摔坏。你先下马歇一会儿,然后得给黑碳头『露』一手,免得这厮狗眼看人低!”

        “黑胡子面前,哪有我逞能的份儿!”张松龄笑着从马背上跳下,顺手抓起三八枪。准星已经摔偏了,但对于他这样的用枪老手而言,矫正一下不是什么难事儿。麻烦的是子弹,刚才那匹大洋马二代摔倒时,把一整袋子子弹也给摔飞了出去。此刻枪里头只剩下五发,打完了,便彻底成了烧火棍。

        也许能从黑胡子手中匀几发出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张松龄抬头打量马贼们的武器。却发现,绝大多数马贼手里只有一柄长刀,压根儿沒配备任何枪支。少数几个站在周黑子身边的,所带的也大都是叉子枪、马蒂尼等奇门兵器,偶尔能见到几支水连珠,子弹也不能与三八大盖儿混用,让他失望至极。(注1)

        兵器简陋到如此地步,人再多,恐怕待会儿也是白搭!张松龄心中登时一寒,对平安脱身的期待又一次降低到地平线之下。就在此时,鬼子和伪军的大队人马也赶了过來,大呼小叫地于一里半之外重新调整队形。紧跟着,有名晃着白『色』手绢的伪军头目策马冲上山坡,远远地朝黑胡子打起了招呼,“前方是哪位英雄豪杰,太君正在追杀马贼。请把入云龙和他的同伴交给我们!如果你肯答应太君的要求,,太君那里,一定会给你一份厚厚的谢礼!”

        “厚,能有多厚?!能让我麾下的弟兄吃一辈子么?”黑胡子悄悄地对比了一下敌我双方兵力总数,笑呵呵地追问,“我黑胡子带领弟兄们出來一趟不容易,你总不能饿着肚子往回返吧?!”

        注1:马蒂尼,英国古董单发步枪,太平天国时代流入中国。叉子枪,欧洲人发明的单发打猎步枪,以枪管下有两根叉子而闻名。水连珠,即莫辛纳干步枪。沙皇俄国第一代无烟火『药』步枪,上世纪初,随着白俄土匪和难民一道大批流入中国东北、内外蒙古一带。

        我关注了作品:《大唐枭龙传》,请大伙帮忙推一下。让我这个导师尽一尽带领新人之责。谢谢

        链接:/book/425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