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一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四章 群英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群英(一上)

        张松龄趴在草地里,脊背上裹着厚厚的青草,汗水透过布衫,沿着草根淅淅沥沥往下淌。黑道小说

        然而他却不敢翻动身体,让太阳去烘烤被土壤里的湿气蒸得又冷又僵的腹部,运输队马车声已经清晰可闻了,万一被押车的鬼子和伪军发现了伪装的破绽,他这一早晨遭的罪就要前功尽弃!

        仿佛故意要考验他的忍耐力,鬼子的运输队走得极慢。十分钟前距离他不过是两三千米,十分钟后,居然还没踏入道路上预先布置好的陷阱。张松龄急得浑身发痒,眼睁睁地看着一滴一滴透明的汗珠从自己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尖滑下来,一滴一滴落到枪身下的草叶上。在草叶的边缘凝聚成更大的一滴,倒影着他写满无奈的面孔。

        老疤瘌提供的情报有误,为车队提供沿途护卫的,不是一个小分队的鬼子或者伪军,而是一个小分队的鬼子和伪军。赶车的也不是什么随便从民间雇佣来的车把式,而是清一『色』的蒙古族壮汉,个头都跟张松龄差不多高,肩膀却比他宽出足足一倍有余。并且大部分人腰间都别着短家伙,或者盒子炮,或者王八盒子,或者是不知道来自哪一国的古怪武器。不用猜,也知道是老藤田老鬼子把某个王爷的私人卫队给借出来了,存心要让沿途大小马贼们掂量掂量自家斤两。

        张松龄虽然年青气盛,却也没自大到以为凭着两个人可以打败一个加强排的程度。昨天傍晚远远地看了一眼车队的规模,就建议赵天龙放弃这次行动。反正有从老疤瘌手里卖枪得来的那三百多块大洋,已经足够哥俩个大鱼大肉吃到绥远,没必要再冒险打日本人车队的主意。(注1)

        然而赵天龙却立刻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行,不行!见到鬼子人多就自己认耸,传出去,我赵天龙以后还怎么在草原上混?况且咱俩就这样两手空空去见傅作义将军,人家怎么可能把咱们当盘子菜看。必须先在黑石寨附近折腾出点儿动静来,让傅作义那边知道草原东部有你我这么两号人物,然后再过去…….”

        “你入云龙的名头还不够响亮么?我没出张家口之前,几曾经听人说起过你!”张松龄当时被气得鼻子冒烟,扯着对方的马缰绳嚷嚷,“什么黑胡子黑,白胡子白,什么前贝勒,后国公…….”

        “错了,是后贝勒,前国公……”赵天龙得意洋洋的纠正,然后忽然变得满脸惊诧,“你怎么知道我是入云龙的?我记得我从来没跟你说过”

        “你就差把入云龙三个字写在脑门上了!”张松龄没好气的回应,“亏人家还说草原上没几个人能认出你来!”

        “嘿嘿,嘿嘿,虚名,虚名!”赵天龙显然因为张松龄曾经听说过自己而得意,伸开大巴掌在耳边扇了几下风,笑着表示自谦?!捌涫等鲜段业娜嘶拐娌皇呛芏?。我以前很少找帮手一起干,这回的点子实在有些硬,所以才不得不拉上兄弟你!只要咱们哥两个把这趟买卖做成了,兄弟你的名头,一炮就能打响。到那时,非但鬼子们巴不得你早点儿离开这儿,草原上的各路英雄豪杰,只要提起你,也会先挑一下大拇指!”

        “挑一下大拇指有什么好处?又不能让我多一块肉!”张松龄才不在乎被几伙马贼们当作英雄崇拜,撇了下嘴,将声音稍稍压低,“我说赵大哥,你别这么倔行不行?!人家可是五六十条枪,咱们这边就哥俩个??銮壹幢惆训腥巳惫饬?,咱们也赶不走这么多马车啊。从这里到绥远可是上千里路呢,到时候小鬼子重兵围追堵截,还不是得把货物全扔下?!”

        “谁说我要把敌人全杀光了。咱们这行的规矩,你到底懂不懂???!”赵天龙用看白痴一般的目光看着张松龄,低声反问,“拿光货物还杀人,那是一锤子买卖,脑袋被摔过才那么干呢!咱们这行的规矩是抽货物的两成半,谁也不能例外。哪怕货物的主人是小日本儿,来到草原上,也得遵守咱们的规矩!实话跟你说吧,这钱别人不敢收,我赵天龙,还就是收定了!兄弟你要是害怕,尽管拿着大洋自己走!当我赵天龙没认识过你!”

        “谁害怕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害怕了。老子跟日本鬼子拼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瞎转悠呢!”毕竟还不到二十岁,张松龄的火气一下子就被激了起来,丢下对方的马缰绳,大声骂道,“你要发疯,好,老子就陪着你疯。反正老子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大不了再给阎王爷还回去!”

        “这就对了么?”赵天龙立刻笑了起来,眼神诡秘得如同偷鸡得手的狐狸,“我入云龙看上的人,什么时候走过眼?!?br />
        一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张松龄就明白自己中了激将法。冷哼一声,撇着嘴道:“谢谢了!,但我觉得还是让你看不上的才好!至少能活得长久些!”

        赵天龙继续龇着牙偷乐,仿佛占了天大的便宜一般,“兄弟你先消消火,听我跟你说。收买路钱这事儿啊,我可比你在行得多。你知道咱们这边就两个人,可小鬼子那边没人知道??!况且眼下明面儿上是咱们两个在打车队的主意,暗地里,还不知道还有多少双眼睛在偷偷地盯着呢!”

        “我怎么没看到有别人?!”

        “你没看到,不等于没有!这黑胡子,白胡子,黄胡子,哪个不是饿疯了的?他们是怕小鬼子事后找上门报复,才谁也不敢开这个第一枪。只要咱们挑起一个头,让小鬼子把报复的目标对准咱们,到时候,自然会有帮手主动跳出来分肉…”

        张松龄对赵天龙的最后一种说法将信将疑,然而同时他也清楚地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劝,对方也不会半途而废。为了让这个骄傲而又大胆的同伴不要过早地死在日本鬼子手里,他只能暂且放弃理智,陪对方疯上一会儿。待赵天龙自己发现骨头难啃的时候,再找合适机会拉着他一起撤离。反正草原广阔得很,东南西北全是荒野。凭着手中的枪和胯下的马,未必不能求个全身而退。

        于是乎,接连来的一整夜,他就成了赵天龙的小跟班儿。对方带他去哪里,就策马跟着去哪里。对方让他做什么准备,就一丝不苟地做什么准备。一直忙活到后半夜,才抱着枪在一处避风的洼地睡下。待旭日再度从草海边缘升起来,又被赵天龙拉上一个无名小坡,用青草裹成了僵尸状,趴在挖满陷阱的路边,等待出手机会。

        由于事先打听到了车队的行进路线,赵天龙找的这个伏击地点非常好。恰恰位于一个小丘陵的缓坡上,周围开满了大丛大丛淡蓝『色』的鸽子花。从鸽子花的缝隙中向外忘去,远处的溪流和溪流边的道路尽在眼底。而溪边向上看,视线却被鸽子花挡了个严严实实,除非走到两三米内,很难发现花丛后另有玄机。(注2)

        护卫着车队的鬼子和伪军们,显然没意识到有杆步枪,已经在花丛中等了他们一早上。他们还陶醉在草原盛夏的美景当中,目不暇给。特别是那一小分队鬼子兵,在黑石寨的兵营里头已经憋了将近一整个夏天,难得有机会出外放放风,扯开嗓子,边走边唱,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吓得飞禽走兽纷纷逃避,连溪流中的野鱼,都把头扎进水底的淤泥当中,不忍卒听!

        “荒木君,你们老家北海道,夏天时也是这般漂亮么?”带队的鬼子分队长名叫酒井一健,是个出了名的饶舌鬼。在沈阳那边因为嘴碎『乱』说话而被降职,到了草原上,依旧改不了喜欢找人闲聊的『毛』病。

        “我们老家??!”被问到的鬼子伍长荒木耕田抬起头,眼睛里涌起一股化不开的乡愁,“很久没回去了,我其实都忘了离开时是什么样子。草可能比这里还要高一些吧,但是没有这么多花,五颜六『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名字!要是能采一些种子寄回北海道就好了,到了夏天,就可以割下来运到城里去换钱!”

        “你可以找人问??!这边的中国人,很爱说话的。只要你先别吓坏他们!”酒井一健裂开嘴巴,得意洋洋地卖弄?!拔揖臀实搅撕枚嘈孪适虑?,他们还请我吃『奶』酪呢。酸酸的,味道古怪得很!”

        “那破东西谁喜欢吃?!”荒木耕田咽了口唾『液』,低声回应,“在我们老家那边,放牧时都带着鱼干…….”半闭着眼睛,他在心里回忆鱼干的美味。有多久没吃到了,三年,还是五年……,自己被征召服兵役时,上头好像说过两年就可以退伍回家。镇上开花店的杞子当年十三岁,象草丛中的那种天蓝『色』的花朵一样俏丽,现在,恐怕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吧!

        荒木耕田将眼睛闭得更紧,不让自己的泪水淌下来。同时在心中激励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帝国的荣耀,然而,还是有股热呼呼的东西,在脸上肆意地流淌。他下意识地抬手抹了一把,却感觉到那东西比泪水要黏上许多。想努力睁开眼睛,却看到一片嫩绿嫩绿的原野,上面开满了熟悉和陌生的鲜花,年幼的杞子敲着脚尖看着自己,双目中涌满了期盼…….

        “敌袭…….”四下传来的尖叫声,将脑海里的画面搅了个粉碎?;哪靖锏氖宕诱铰砩虾淙蛔孤?,嘴角边还带着幸福的微笑。

        注1:此刻傅作义不再绥远,而是在山西与八路军合作抗战。但张松龄信息闭塞,所以还认为傅作义在绥远一带。

        注2:鸽子花,生于内蒙草原上的一种野花,天蓝『色』,成串开放?;ǘ湎笠恢徽钩岬母褡?。夏天和秋天均可以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