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七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七上)

        “呵呵……”老疤瘌笑着耸肩,不再说话。tu.duoyou作为塞外草原上最著名的黑市老板兼情报贩子,在他心里无论任何东西都有一个标价。所谓国家民族,只是比其他货物的定价略微高一些罢了,只要买家出得起大洋,不在乎卖上一次两次。

        况且对于你赵天龙这种大名鼎鼎的马贼来说,国家亡不亡与你有什么关系?眼下日本人和国民『政府』正在南方打成了一锅粥,谁也没精力仔细管草原上的事情,你才能活得有滋有味。一旦哪天国民『政府』真的打回来,驱逐了日本人,恐怕下一个行动计划就是剿匪,到时候你赵天龙再说自己如何对得起国家,国家容你继续四处逍遥么?

        双方话不投机,交易自然也就无法继续下去。赵天龙眼珠偷偷一转,干脆直接激将,“疤瘌叔,你不是已经投靠了小鬼子吧?!那是我的不对,应该打听清楚了情况再来找你!晚辈给您老添麻烦了!张兄弟,咱们得赶紧走。没准小鬼子的追兵已经在路上了!”

        说罢,拉着张松龄的胳膊作势就要离开?!澳愀艺咀?!”老疤瘌“呼!”地一下跳了起来,额头上的疤瘌涨得通红,宛若一条活着的大号蚯蚓般来回蠕动,“小兔崽子,你刚才说什么呢?!有种给我再说一遍听听!你,你,你……”

        指着赵天龙的鼻子,他气得话都无法说完整了。赵天龙却丝毫没有尊老的觉悟,伸开大巴掌在老人的手指头上拍了拍,继续嘿嘿冷笑:“嘿嘿,我只是随便那么一猜,猜错了还不行么?况且您老没受没受招安,心里自己知道,这么着急干什么?!行了,晚辈不陪着您老唠嗑了,赶紧把账给晚辈结了,晚辈跟张兄弟也好去找别人打听小鬼子车队的消息去!”

        “除了老子我,不信还有谁清楚小鬼子运输队的消息!”老疤瘌气得张牙舞爪,恨不能将赵天龙生吞活剥,“你给我站住,老子现在就把车队的行进路线画给你看!如果你不小心死在押车的鬼子手里,到那边去记得跟你师父说明白,别告诉他我事先没有劝过你!”

        “哪能呢?四叔最关心我们这些小辈了!”赵天龙图谋得逞,立刻转怒为喜,扶住老疤瘌的肩膀,用手轻轻替他捶打后背。

        “小白眼狼,少拍马屁!”老疤瘌一闪身甩开了他,快步走到柜子旁,掀开柜子盖儿,弯腰从中取出一大张白纸,狠狠地拍在屋子中央的桌案上,“啪!”

        一声脆响过后,他又猛然冷静了下来??戳丝凑蕴炝?,破口大骂,“你个遭瘟的小兔崽子,小白眼狼,如今翅膀硬了,连老子都敢糊弄!你马上给我滚蛋,爱去找谁找谁,永远也不要再过来!乌恩,别杀羊了,客人这几天火气大,见不得油腻!”

        “怎么可能呢,我这嗓子眼里都快往外冒清水了!乌恩,赶紧把羊杀了下锅,我饿了一整天,就等着疤瘌叔家这顿呢!”赵天龙也提高了声音,笑呵呵冲外边大喊。喊罢,又将头转过来,冲着疤瘌叔连连作揖,“您老不要把说出来的话再吞回去,那多毁名声??!这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您疤瘌叔消息最灵通,为人最仗义?别生气,别生气,您老先坐下消消火,待会儿羊肉煮好了,我给您老倒酒认错还不行么?!”

        “我就是说了不算数,你还能把我怎么着?!”老疤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抓起一支铅笔,恨恨地丢进赵天龙怀中,“老子说,你自己画,只说一遍,能记下来多少凭你的本事!老子今天不高兴,不想伺候你这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行,行,您老动嘴,我动手行了吧!”赵天龙笑呵呵地拿起笔,做洗耳恭听状。张松龄怕赵天龙一个人忙不过来,赶紧也凑到桌子前,抓起另外一只铅笔。老疤瘌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两个几眼,声音突然转低,如同梦呓般『吟』唱:“一分钱,一分货,童叟无欺。无心说,有心听,主客各便。转过身,出此门,与我无关……”

        顿了顿,他又将『吟』唱变成了叙述:“我听人说,有个很大的车队这个月阴历二十三,也就是大后天会从黑石寨出发。一共有十四辆到十五辆三匹马拉的大胶轱辘车的样子,装的什么东西我不清楚,但据说每辆车都是满载。每辆车有两个车把式,轮流负责赶车。除了车把式之外,还有一小队骑兵负责护送!不清楚是鬼子兵,还是保安队里抽调出来的好手!”

        ‘这也太多了些!’张松龄暗吸一口冷气。一个小队的骑兵规模大概是十三个人左右,再加上将近三十个车把式,敌方总兵力已经超过了一个排。而他这边却只有他自己和赵天龙两个人,无论怎么算,实力对比都有点儿过于悬殊!

        正迟疑间,又听见老疤瘌继续梦呓道:“我听人说,这个车队要先到赤峰,然后跟其他各地的车队聚集起来,一道送往满洲国那边。从黑石寨到赤峰的大致路径是,前旗、三棵树、饮马川、小高粱沟、四分地…….”

        每一处地名,都非常古怪,非常难记。张松龄停住笔,低头朝赵天龙那边张望。只见赵天龙挥挥洒洒,以非常漂亮的正揩,将所有地名都一个不落地记录了下来。一边记录,一边还能分出神来在白纸的下半部分画上几道印记,很快,一张标记着地名的简易路径图,就清晰地出现在三人眼前了。

        “小兔崽子,居然还记得怎么写字?!我以为这些年,你就知道『摸』枪了呢!”老疤瘌抓过刚刚画好的地图,仔细核对了一遍,然后敲敲纸上的正楷,笑着夸奖。

        “这些本事,还不都是当年您老教的么?”赵天龙笑着将地图夺回来,收好,同时不忘了大拍老疤瘌马屁。

        “我可做不了入云龙的师父!”老疤瘌心中余怒未消,嘴巴上也当然不会太客气,“万一失了手,记得自己给自己一枪。千万别落在小鬼子手里。铁打的汉子被他们抓到,也熬不过三天!”

        “谢了疤瘌叔提醒??!”赵天龙继续嬉皮笑脸,“那卖枪的钱….”

        “少不了你的!”老疤瘌一脚踹过去,大声咒骂,“连老子你都信不过,连老子你都信不过!老子这就把钱给你,你数清楚了之后赶紧滚蛋!老子的羊肉,不喂你这个白眼狼!枣枝,枣枝儿,让你烧茶,你到哪里去现砍柴火去了!”

        “来了,来了,马上就好!”慌『乱』的女声从毡包外边响起,门被推开,有个十二三岁的蒙古族小姑娘拎着热气腾腾的大铜壶,快步走了进来。

        “拿三个新铜碗,先用开水煮了再送过来!客人是从口里来的,爱干净得狠!”老疤瘌看了张松龄一眼,大声吩咐。

        张松龄当然能听出话里边的赌气味道,赶紧再次赔礼道歉?!八氖灞鹕?,我刚才真的是累走神了,您老……”

        “你图个放心,我也图个安心!”老疤瘌摆了摆手,坚持将所有餐具都用开水消了毒,才请两个小辈入座喝茶。

        蒙古『奶』茶用新鲜的?!耗獭缓筒枳┲蟪?,里边放了少许盐,味道虽然古怪了些,却非常解渴。张松龄接连喝了三大碗,身上的疲惫感觉一扫而空。正准备向老疤瘌说几句恭维的话,毡包门再度被推开,乌恩和枣枝两个抬着一整只煮熟了的羊走了进来。

        “我来切!”赵天龙殷勤地从乌恩手中抢过刀子,切下羊头盖骨上的肉,放进盘子里,双手捧给老疤瘌。

        这是草原上的传统礼仪,表达的是对长者的尊敬之意。老疤瘌看了他一眼,满意地将羊肉接了过去。然后笑着抢过刀,从羊脊背后三分之一处偏下位置,切下一条嫩肉,笑着放进了张松龄面前的铜盘子上!

        得到赵天龙的暗示之后,张松龄伸双手接过。却不敢马上品尝,等老疤瘌先吃了第一口,才用自己面前的小刀将羊肉切下一小块,缓缓地放进嘴中。

        鲜嫩的羊肉入口即化,带着浓浓的汁水,滚过喉咙,食道,令人五腑六脏没一处不舒服。主人和客人互相举杯,边吃边聊,很快,毡包中的气氛就恢复了最开始的融洽。

        待酒足饭饱,外边也出现了清脆的鸟鸣声。赵天龙向张松龄使了个眼『色』,一道起身谢过疤瘌叔的款待,然后拿了用枪支换回来的大洋,赶在天光大亮之前,匆匆离开。

        老疤瘌带着乌恩将他们两个送出了五里之外,临别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求赵天龙不要轻易冒险。待两个人和七匹战马去远,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冲乌恩命令,“去,骑那匹火龙驹去黑石寨找阎队长,跟他说,他想知道的消息,我已经给他打听清楚了。这次我要现款结账,如果他诚心想做生意的话,就连同上回欠我的钱,一道给我送过来!抓紧时间,如果敢在路上贪玩儿,仔细你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