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六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六下)

        我是童男子,我是童男子,我怎么会是童男子?!

        接下来,老疤瘌还说了些什么,张松龄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觉得有无数身影子在自己眼前晃动。一会儿是孟小雨含着泪替自己整理行装的,一会儿是孟小雨强装笑脸劝自己喝酒的,一会是孟小雨将二人卖皮子的钱一块一角地从隐蔽处掏出来,全部塞进他的行李包的……,更多的,则是孟小雨举着大红『色』的喜烛,慢慢地走向自己。双目流波,**的肌肤被烛光照得通红通红……

        然后,所有人影全部消失一空,有关那天夜里的记忆,也彻底变成了一片空白。那段记忆,其实本来就是空白的,不是他忘记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喝了太多太多的酒,而试图将他灌醉的孟小雨,也陪着他喝了同样多!所以,两个醉猫搂在一起睡了一整夜,然后,先醒来的孟小雨就把头发梳成了少『妇』状!以防有人借机赖账!

        瞬间想明白了所有答案,张松龄心里头宛若山崩海啸。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可是吓坏了赵天龙。后者赶紧走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喂,喂!你不会这么胆小吧?!早知道这样,就不带你过来了!你放心,老流氓从我记事儿的第一天起,就专门给女人治那种病。你看他现在不是还活蹦『乱』跳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张松龄的魂魄被从天外拉回,赶紧出言解释,“我刚才是太累了,脑子犯『迷』糊!太累了,我从来没骑过这么长时间马!累得走神了!”

        这个解释显然非常牵强。老疤瘌笑了笑,缓缓走向主人的座位,抓起地上的暖壶,自己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端在手里,慢慢地饮。

        屋子里的气氛立刻变得非常尴尬,赵天龙看看刚刚结识的好朋友,再看看相交多年却很少走动的老疤瘌,笑了笑,低声道:“四叔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对了,我们这次过来,是有一批紧俏货,想请四叔帮忙脱手!”

        “什么紧俏货?!拿进来我看看!”老疤瘌慢悠悠滋了口开水,淡然问道。

        “您老稍等!”赵天龙急匆匆地走出毡包,转眼间,又拎了一个熟悉的牛皮卷儿走了进来,“用牛皮包着呢,刚才有外人在场,我没敢让她看见!”

        说着话,他将牛皮卷翻开,『露』出裹在里边的两支三八枪和四支盒子炮,“全是进口货,九成新。我们两个昨天上午刚弄到的,四叔您看着给价就行!”

        “一块钱一把,你肯么?”老疤瘌翻了翻白眼,冷笑着回应。

        “别家!我和张兄弟还得吃饭呢!”有求于人,赵天龙不介意低声下气,“四叔大人大量,别跟我们两个小辈儿一般见识!”

        “四叔别生气,刚才是我不对,您老别跟我一般见识!!”不忍让赵天龙一个人低三下四,张松龄也走上前,再度朝老疤瘌鞠躬!

        “你们俩呀!”老疤瘌放下茶杯,如同个忠厚长者般拖着长声数落,“我如果真的跟你们生气,还有的完么?!三八枪六十块大洋,盒子炮四十!你们要是觉得合适,就把货物留下。不合适,就去找其他人!”

        “四叔”赵天龙拖着长声讨价还价,“那可是西洋原装的盒子炮啊,原来要卖到二百大洋一把的!”

        “原来是原来,现在是现在!”老疤瘌轻轻撇嘴,“原来没打仗,盒子炮子弹一块大洋二十粒!现在,你上哪能买到那么便宜的子弹去?!那东西你自己也清楚,就是个败家的货。手指头稍微勾一勾,两个弹夹就全打出去了,除了大户人家拿来当摆设,其他人谁还用得起?!”

        “四叔,四叔再帮忙想想办法。您老的门路广,不同于旁人!”赵天龙知道对方所言都说到了点子上,却继续死缠烂打,“还有两把军刀,就算这趟买卖的添头!您不用给钱,随便拿着砍木头玩儿!“

        “拿它劈木头,我还嫌它使不上劲儿呢!”老疤瘌心中悄悄计算着这笔买卖做成之后,自己能落下的差价,继续笑着撇嘴,“行了,看在当年跟你师父的交情上,我把自己那份也送给你。三八枪六十五,盒子炮五十,不能再高了。再高就砸在我自个儿手里了!”

        “您多少再加点,再加点儿!”赵天龙继续讨价还价,锱铢必较。

        “加不了了,加不了了。再加,我就得自己倒贴钱了!”老疤瘌将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丝毫不肯退让。

        “那您帮我打听个消息行不?算是添头,别要钱!”赵天龙转换话题,试图打对方一个猝不及防,“军刀还是送给您,随便卖把出去,也能赚回十块八块来!”

        “什么消息?”老疤瘌本能地回应,然后发觉自己上当,抬起手来,冲着赵天龙拍将过去,“又糊弄你四叔,你这缺德孩子!”

        赵天龙笑着躲开,大声否认,“哪???我哪敢糊弄您??!您老日进斗金,还在乎这点儿小钱儿!”

        “我不在乎钱,但不能坏了规矩!”老疤瘌摇着头,满脸高深,“算了,谁让我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呢,说吧,你想打听什么?!”

        赵天龙收起笑容,缓缓说道:“是这样的,我听说小鬼子最近有一批货物,要从黑石寨送到赤峰。您知道什么时候车队出发么,具体走哪条路?”

        “什么,你要打日本人的主意!”老疤瘌立刻跳了起来,头发胡子全部倒竖,“你,你,你不要命了!他们可是这儿的太上皇,连王爷们见到了,都得躲着走!”

        “您的规矩,向来是只卖消息,不干涉买家干什么?是不是,四叔?!”赵天龙的脸『色』忽然严肃了起来,丝毫不见方才的媚献。

        老疤瘌被吓得心头一凛,猛然想起眼前这位便宜侄儿在江湖上的名号,叹了口气,低声道:”小龙,四叔是为了你好。日本人将来肯定要坐天下的,你得罪了他们,最后不会有好果子吃。再说了,张学良的部队,也是日本人给打垮的。你爹和你师父当年的仇……”

        “那是家仇。现在是国恨!”赵天龙眉头轻挑,双目中『射』出两道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