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六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六上)

        纵横万里,不能停步。因为一停下来,就是生命的终结!看着周围苍茫的夜『色』,张松龄心中陡然涌起一股寒意。从头到脚,从脊柱再到顶门。他发现自己有些明白白天时赵天龙为什么不肯与斯琴相认了,那绝不仅仅是因为上一代人的仇恨延续。然后在他心中又涌起更浓的悲凉,浓得几乎无法呼吸。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张松龄长长地吐了口气,低声说道:“赵大哥今后有什么打算?我是说,帮我凑足了西去的路费之后?!”

        “杀鬼子,杀坏人!”赵天龙的回答非常简单直接,仿佛这些是自己人生的全部,根本不用仔细去想。

        “没想过多找几个帮手?”张松龄笑了笑,继续追问。

        “不好找。本事太差的,带着反而是拖累。本事太好的都像你一样,自有一份好前程在等着,不能随便给人家耽搁了!”赵天龙也笑了笑,摇着头回答。

        “那你还不如跟我一起去投傅作义!”张松龄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时机,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一样是杀鬼子,杀汉『奸』。凭你的骑术和枪法,想必不难在军中立足?!?br />
        “投傅作义?!”赵天龙轻轻皱眉,歪头看着张松龄,目光里充满了疑问。

        “人多,打鬼子会更容易些?!闭潘闪湮ǹ稚说秸蕴炝淖宰鹦?,绕着弯子说道,“等哪天傅作义将军的队伍打过来,赵大哥也能衣锦还乡?!?br />
        “衣锦还乡?!什么意思?”赵天龙的眼睛在黑夜中闪闪烁烁,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恼怒还是困『惑』。

        “就是以军官的身份风风光光的回来!”张松龄赶紧出言补充,“让从前的朋友和邻居知道你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让地方官员和蒙古王爷们,也主动上前来巴结你,请你原谅他们过去对你的无礼!”

        “你就直接跟我说,让我不要继续当马贼就是了!”赵天龙咧嘴大笑,“连小兄弟你都看不起马贼,人家傅作义将军就能待见我?!我千里迢迢赶过去,不是拿热脸贴冷屁股么?!”

        张松龄急得在马背上连连摆手,“赵大哥真的误会了,我真的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你是个侠客,从古至今都受人景仰的侠客!这个我早就知道。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你投军的话,可能前途更好些。至于傅作义,如果他不待见你,咱们两个就南下去找我的老部队。我的老长官姓纪,是个非常爽快的人,肯定能跟你谈得来!”

        唯恐对方不信,他又将自己进入二十六路军的经过、投军初期的那些见闻,以及特务团的辉煌战绩,用非常简短的语言向赵天龙介绍了一遍。对方起初只是半信半疑地听着,越听,眼睛越亮,越听,目光变得越柔和。最后,居然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道:“如果二十六路真的象你说得这样,倒是值得赵某人去投奔一回!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当务之急,咱们还是先想办法凑足盘缠,把你送回关内去!”

        能从心高气傲的赵天龙嘴里得到这样一句承诺,张松龄已经心满意足。虽然赵天龙很有可能是信口敷衍。兄弟两个谈谈说说,彼此之间越谈越觉得投缘。不知不觉,就把头半夜在聊天和赶路中混了过去。

        随便啃了几口又冷又硬的干『奶』豆腐当宵夜,二人继续向北。大概在凌晨两点左右,来到了一片起伏的丘陵地段。赵天龙竖起耳朵四下听了听,确定没有异常动静。拨转马头,绕向最高的一处丘陵背后。

        刚转过弯,数座灰扑扑的旧毡包就出现在丘陵背后的缓坡上。借助头顶上的璀璨星光,张松龄可以清楚地看到毡包周围那一圈低矮的木头栅栏。几乎每一根栅栏上都积满了鸟粪,很久没人收拾,白花花得非常扎眼。

        “汪汪汪……”听到有马蹄声靠近,栅栏里的牧羊犬咆哮着跳起,冲着外边张牙舞爪。紧跟着,有火光一闪,从最靠近栅栏门的毡包里头跳出来两个矮小却粗壮异常的黑影,一人手里端着把前头带叉子的古怪步枪,另外一人拎着火把和鬼头大刀,齐声断喝:“谁,不说话就开枪了!”

        “查干,乌恩,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开枪给我试试!”赵天龙张开空空的双手策马上前,冲着栅栏里边怒斥,“老疤瘌平日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客人来了先给他个下马威?!”

        “没,没有!”听对方开口就叫出了自己和师父的名字,两个粗壮少年知道来者必然是熟人,讪讪地垂下的武器,“刚才黑灯瞎火,没看出大叔是谁来!”

        “现在呢,看出来了!”隔着一道栅栏,赵天龙将头凑到火把照得到的范围内,促狭地笑。

        查干和乌恩二人左看右看,还是没从记忆中翻出同样的面孔。红着脸,讪讪地赔罪,“没,没有!大叔别怪,我们两个记『性』,记『性』不算太好!”

        “你们记不住我就对了!”赵天龙跳下马,轻轻地给了两小伙子一人一巴掌,“开门,开门,开门,把马帮我牵进去喂上。多放点儿豆子,别心疼钱,没人能从你那缺德师父手里占到便宜??!”

        他说得越大大咧咧,两个少年越不敢违抗。手忙脚『乱』地开锁推门,放外边的客人和马匹入内。然后一个人小跑着去张罗饲料,另外一个则束手束脚地站在“贵客”身旁,等待下一步命令。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那缺德师父给喊起来!”赵天龙丝毫没有做客人的觉悟,瞪了身边的小伙子一眼,低声呵斥。

        “师父,师父…….”粗壮少年乌恩红着脸,不知道该怎样跟“贵客”解释,“师父已经睡下了!今晚,今晚还有……”

        说着话,他的眼睛偷偷地瞄向栅栏内的空地。张松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辆硕大无比的双轮马车躺在不远处,每个木头车轮都足足有一米高,车厢上描金画银,在星光下显得华贵而又神秘。

        “你把这个给老流氓看!”赵天龙仿佛早就料到乌恩会有此一说,从信手从腰间『摸』出半块银元,递给了对方?!叭盟颜卑锏呐烁熳?。都什么岁数了,还这么风流。就不怕得了马上风??!”

        “唉!唉!”乌恩既不敢接茬,也不敢还嘴。连声答应着,抓起银元,跑向最大一座毡包。片刻之后,明亮的烛光在毡包内亮起,紧跟着,毡包门打开,有名妖娆的女子打着哈欠从里边走了出来。

        “大半夜的,谁这么没眼『色』??!”被人从热被窝里撵走,女人显然非常不满。明知道打扰自己的人肯定是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还明知故问,“赶着看绝症么?!还是马上要生孩子了?!”

        “高云,别『乱』说话。来的是我的老朋友!”一个须发皆白,脑门上有一道暗红『色』刀疤的老者从门口追出,先冲着女人呵斥了一句,然后笑呵呵地跟赵天龙打招呼,“小龙啊,你怎么想起来看四叔了?!里边坐,里边坐。乌恩,把枣枝喊起来,给她龙叔烧茶!”

        “我来看看,长生天什么时候把你这老流氓收回去!”赵天龙狠狠地瞪了老者一眼,怒其不争,“估计快了,照你现在这个作孽法!”

        “呸呸呸,晦气,晦气。你这孩子,从小就跟四叔过不去。长大了也不知道改一改!”老者向门外吐了几口吐沫,连连跺脚,“进来,进来,别在外头说话,夜风太硬。你们小年青儿火力壮,我这老骨头可禁不起吹!”

        “你是自己把自己给淘空了,怪得了谁?!”赵天龙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拉着张松龄,大步朝毡包里头走,“这是我刚结识的好兄弟,姓张,他有一批上好的猎物要出手。这是老疤瘌,江湖郎中。你们口里人平日说的蒙古大夫,就是他这种人!”(注1)

        “见过四叔!”张松龄可不敢象赵天龙一样,胡『乱』开一个比自己大了足足三倍的长者玩笑,快步上前,冲着老疤瘌深深鞠躬。

        老疤瘌没想到他如此礼貌,赶紧伸手搀扶,“别客气,别客气。都是一家人,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来,来,赶紧毡包里坐。乌恩,等会儿再去杀一头羊煮了,咱们好好招待一下贵客!”

        说着话,他仔细端详张松龄的模样。越看,越觉得顺眼?!靶』镒涌诶锬牡娜税??是官宦之后吧?!小龙这孩子,平素没心没肺的,你多替我管管他。让他也做点儿正经事儿,涨涨出息,别二十好几了,连个媳『妇』都找不下!”

        “老不正经,你还好意思说我!”赵天龙跳过来,一脚踢上毡包门,“都奔七十的人了,居然还找『妓』女过夜。你就不怕被她吸成人干!”

        “六十五,六十五!”老疤瘌红着脸摆手,“离七十还远着呢…”

        “四舍五入!”赵天龙气呼呼打断。

        “哪有你这么入法?!”老疤瘌满脸委屈,低声辩解,“况且我这也是积德行善。你想想,我给她治那种病,肯定得去根儿不是?如果跟我睡了却没传染给我,不就证明她病已经全好了么?!”

        “对,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长生天下辈子肯定把你变成一匹种马!”赵天龙继续数落,恨铁不成钢。

        张松龄在旁边听得浑身发痒,偷偷将自己刚刚被老疤瘌拉过的手在裤子上抹了抹,以防传染上某种莫名其妙的病毒。这个动作却丝毫没能瞒过另外两个人的眼睛。赵天龙哈哈大笑,指着老疤瘌的鼻子乐不可支。而老疤瘌,则讪讪的摇了摇头,淡然道:“你放心好了,我这贝辈子就靠给女人治脏病吃饭,绝不会让自己也染上??銮夷慊故峭凶?,阳气十足,等闲阴邪根本侵不进身体里头!”

        注1:口里,张家口以南。在塞外,对中原来的人统称为口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