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五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五下)

        “姑娘你认错人了吧!”牵着五匹高头大马返回来的赵天龙瞪着古怪的大眼睛,脸上的惊诧表情要多假有多假,“在下姓赵的确不错,但在下却不记得曾经跟你打过交道!”

        “你不认识我了?!”女郡主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愣愣地看着赵天龙,双目间隐约有萤光闪动,“我是斯琴??!乌旗叶特右旗的斯琴,小时候跟着你学骑马的那个…….”

        “我没教过人骑马,除了我这位表弟之外!”赵天龙端起一张死人脸,轻轻摇头。书包网

        “姑娘你真的认错人了!赶紧回家去吧,眼下兵荒马『乱』的,土匪比?!好换苟?,女人家最好不要老往外边跑!”

        说罢,不敢看对方眼睛里的失望,迅速将头扭向张松龄,“还不赶紧走!还等着人家以身相许是怎么的?!”

        虽然前后两次恋爱都谈得稀里糊涂,张松龄勉强也算得上是一个过来人。不用动脑子,就能猜到赵天龙与这位名叫斯琴的蒙古郡主之间必然有问题。当即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向自己的战马。

        两条腿刚刚踩上马镫,猛然间,又听有个凄厉的女声在背后喊道,“阿尔斯楞,你还要跟我装到什么时候?!我能认错你的人,还能认错你这双眼睛?!你的屁股蛋子上的牙印是什么东西咬的?还有你左手背上的伤疤,谁还能烫出个一模一样的来?!“

        “阿尔斯楞…….?”仿佛刚刚从一个噩梦中醒来般,赵天龙长长的出了口气,回转头,大声冷笑,“阿尔斯楞早就被烧死了吧!我记得当年是乌旗叶特右旗的额尔德穆图王爷亲自带人放的火。那火烧的啊,整个小黑山上,连只兔子都没跑出来!”

        仿佛被当头狠狠打了一棍子般,斯琴的身体踉跄了几下,软软委顿于地,“我阿爸是对不起你,可他当年也是被人『逼』着才动的手!过后我阿爸一直派人四处寻找到你们,找到赵大叔和……”

        “找到我们干什么?砍了脑袋去送给李守信邀功么?”赵天龙冷笑着打断,口中的话语宛若毒箭,“有劳你们父女惦记了!只可惜我不会再上当!”

        “不是的,不是的!”斯琴跪在地上摆手,泪水如溪流般从瓷器般的面孔上淌过?!拔液桶终娴拿幌牍δ忝?。不信你去问栓子,我阿爸很早以前就偷偷放掉了他。他现在…”

        “他现在活得好好的!”双胞胎小美女红着眼睛冲上前,一左一右,用力将斯琴往起拉,“不信你去喇嘛沟那边找他。这两年,斯琴姐为了找到你,到处求人帮忙。你不能这么没良心,一上来就没完没了诬陷她!”

        “诬陷?!”赵天龙笑得愈发大声,在马背上伸出手指,凌空直戳斯琴的心脏所在,“你问问她自己,我有没有诬陷她?!当年她爹对我师傅是怎么说的,然后又是怎么做的?宝力德、诺墩他们,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

        “我不知情!我真的不知情!”斯琴的身体如同秋天的芦苇一般,在赵天龙的目光中摇摇晃晃,“我阿爸一直很后悔,直到临去世前,还念念不忘说要…….”

        回应她的只是一阵慌『乱』的马蹄声,赵天龙狠狠地夹了一下黄骠马的小腹,逃也一般去了。张松龄向三名女子投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拉着其余几匹战马紧紧跟上。直到跑出五六里之外,耳畔还隐隐约约能听到风中送来的哭声。

        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赵天龙,也不知道后者跟斯琴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是觉得斯琴刚才哭泣的模样很无助,很可怜,而自己刚结识不到一天的这位赵大哥心肠又太狠了一些,狠得有些让人无法理喻。

        “咱们换俄国大鼻子的马,他们的鞍子坐着更舒服!”一直沉默赶路的赵天龙突然开口,声音听起来又冷又硬,好像肚子里堆着一块万年寒冰。

        “嗯!”张松龄答应着从雪青马的背上跳下,扯过一匹暗红『色』的牲口,抬脚踩上马镫。这匹有着俄国血统的战马比先前那匹高出了足足十厘米,水曲柳打造的马鞍又宽又厚,坐上去后,屁股处立刻传来一阵轻松的感觉,眼前的视野,也登时变宽了许多。

        “往南!让雪花青和大黄在后边跟着,恢复体力!”赵天龙又丢下一句冷冰冰的命令,迅速拨转了马头。

        这回,他没有如先前那样拼命赶路,而是刻意放缓了速度,以便雪花青和黄骠马不至于掉队。在缓慢奔跑中,刚刚缴获来的五匹混血马身上的优点立刻体现得淋漓尽致。每一步几乎都迈得四平八稳,每一步都和上一步保持着同样的节奏?!暗牡牡?,的的的的!”宛若跳舞一般,顺滑而又轻柔。

        赵天龙象条标枪般戳坐在马背上,目光不断四下逡巡。两只耳朵也在无意间,轻轻地抖动,仿佛在欣赏马蹄击打地面的节奏,又好像在监听旷野里的其他声音。

        张松龄也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却除了微风卷过草尖的声音之外,听不出其他任何特别动静。二人就这样缓缓走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直到西边的太阳慢慢落向了草尖,才在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河边停了下来。

        “让牲口喝点儿水。咱们两个也把水袋装满!”赵天龙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又恢复了正常,还是跟上午时一样平和,沉稳?!罢饫锊环奖闵?,咱俩先用肉干对付几口。等到入了夜,再给你弄顿像样的!”

        “哎!”张松龄这个马贼行当的小菜鸟当然提不出任何异议。一边低声答应着,一边跳下混血战马,牵着缰绳朝河岸边走。他先前骑过的那匹雪花青非常嫉妒,轻轻了哼哼了几声,小跑着跟上前献媚。赵天龙的那匹黄骠马则猛然咆哮了起来,仰起前蹄,冲着主人刚刚骑过那匹混血马猛踹!

        “行了,大黄,我只是想让你省点力气!”赵天龙被黄骠马的动作逗得哑然失笑,走过去,双手抱住它的脖子,“行了,别叫了。再叫,就把狼给招来了!”

        “嗯哼哼……”黄骠马成功地抢回了主人的关注,示威般小声嘶鸣着,警告其他马匹不要试图跟自己争宠。赵天龙又轻轻在它的脖颈上拍打了几下,才让它彻底恢复了安静了。一双耳朵却始终关注着四周,仿佛空旷的原野里随时都会出现什么异常般。

        异常却始终没有出现,当最后一抹阳光从草海上消失的时候,张松龄又骑着马跟在赵天龙的身后往北走。路还是原来的路,假如草地上先前留下的那些马蹄印记可以称做是路的话。人也还是原来的人,只是心情不再是原来的心情。

        “其实,老一辈的错,不应该算在咱们这辈儿人头上!”一边在马鞍上摇摇晃晃,他一边试探着说道。老气横秋,仿佛自己真的经历过很多风雨一般。

        “你一小孩子,『毛』都没长齐呢,懂个屁!”赵天龙从马背上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呵斥。

        “好像你比我大很多似的!”张松龄撇着嘴反驳,“我只是不忍心看着某人心里头难受而已!”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老子都奔三十的人了,还要你这小屁孩来『操』心?!”赵天龙又恶狠狠骂了一句,心里终究发虚,不敢看张松龄的眼睛。

        张松龄大声冷笑,看着赵天龙脖子上的汗『毛』撇嘴。赵天龙被笑得浑身不自在,回头迅速瞪了他一眼,大声说道:“有完没你?实在闲的蛋疼,就想想怎么提高枪法。别每次都专门朝着牲口下手,一匹这样的大洋马,能卖七八十块钱呢!“

        “不是你先前跟我说的,随便开枪,打到就行么?!”张松龄冷笑着耸肩,“别岔话,白跑了好几十里冤枉路,我心里正烦着呢!你刚才都听见什么了?过了那条河,是不是就到了什么乌齐叶特右旗的地盘?!”

        所有隐藏的猫腻都被人瞧了个清清楚楚,赵天龙理屈词穷,古铜『色』的面孔下缓缓渗出了一抹淡粉,“刚才,刚才是为了让你熟悉坐骑,熟悉坐骑。顺便,顺便补充淡水。你笑什么,不准笑。今天看到的事情,全给我烂在肚子里,跟谁也不准提!”

        “不提,不提!”张松龄笑得像头偷到鸡的小狐狸般得意,“我说某些人啊,何苦呢!你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么?何必非要计较别人已经死去的老爹做过什么?为了个死人让俩大活人难受,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么?!”

        这回,赵天龙没有呵斥他。而是轻轻地摇头,轻轻地苦笑。一直笑得眼泪都淌了出来,才抬起手,胡『乱』在脸上抹了几把,低声道:“你不懂!真的不懂!你才来,不知道当年老辈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行了,别『乱』『操』心了。抓紧时间赶路吧!咱们两个今天要去的地方,距离这儿还有一百多里路呢!”

        “这么远?!”张松龄累得直吐舌头。骑马看似风光惬意,实际上却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苦差。特别是今天这种不断换马赶路的方式,一整天跑下来,几匹牲口没觉得怎么样,他的后背和大腿,却已经累得不再是自己身体一部分般。

        “这还算远?!”赵天龙轻蔑地看了看他,微笑着补充,“明天需要走的路更多。咱们这一行,就象草原上的狼,必须一刻不停地向前跑,永远不能停下来。哪天跑得慢了,也就活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