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五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五上)

        前后不过是半分钟功夫,四名匪徒三死一伤,统统栽倒于血泊。书包网

        赵天龙策动坐骑从尸体旁掠过,径直扑向另外三名匪徒的后背。那三名追截女子的匪徒听到身后动静有异,忍不住回头张望。发现自家兄弟已经尽数了了账,俄罗斯人血脉里特有的凶『性』立刻被激发了出来。嚎叫一声,放弃前方的三名女子,掉头向赵天龙冲了过来。

        张松龄岂肯让他们三个以众凌寡?转过枪口,瞄着冲得最快一人扣动扳机?!捌?!”三八枪子弹飞过近两百米距离,在草地上扫出一道深沟。

        “该死!”他毫不气馁地拉动枪栓,再度举枪瞄准。高速奔驰中的目标渐渐变得平稳,渐渐被套进了准星,“乒!”又是一弹飞窜,正中战马的脑门!

        “轰!”高速前冲大洋马如同炮弹一样飞了起来,将背上的马鞍连同骑手一并摔出老远。

        “乒乒乓…”“乒乒乓…”赵天龙手中的盒子炮也左右开弓,两串点『射』,将剩余两名匪徒的胸口打成了马蜂窝。

        “我去抓马,地上的人都交给你。别给他们掏枪的机会!”扭头冲张松龄大喊的一声,赵天龙直奔无主的战马而去。那些受了惊的牲口都是白俄人从其老家带过来的名驹之后,经过与蒙古马的杂交,继承了父系和母系的双重优点。非但个头,模样和冲刺速度俱是一等一,耐力与抗病『性』,也远远甩出了其他西洋马种好几条街。(注1)

        张松龄不懂马,却毫无保留地相信自家同伴。扯着嗓子答应了一声,立刻拎起步枪去检验地上的土匪尸体。头四名土匪当中,有三人被赵天龙用盒子炮打烂了内脏,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从战马上摔下来的那名土匪小头目也不幸栽折了脖子,再也没有“诈尸”的可能。当张松龄走向另外三名土匪落马处附近的时候,却有一具“尸体”稍微动了动,然后抬起一张已经摔烂了的脸,用极低的声音喊道:“饶,饶命。我,我不是,不是老『毛』子。我,我是被他们『逼』着入伙的。我家里头还有老婆和孩子,需要,需要……”

        “你说什么?!”听见对方说得是汉语,张松龄犹豫了一下,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稍稍松动,“你伤得重么?能不能自己爬起来?!”

        “不,不重,别,别杀我。别……”幸存的土匪呻『吟』着,喘息着,一点点支撑起上身。血肉模糊的脸上,淌满了痛苦的汗水与懊悔的眼泪。

        毕竟对方也是中国人,张松龄不忍心看自家同胞在血泊中挣扎。将步枪交到左手上,伸出另外一张胳膊试图将他拉起?;姑坏人氖终铺降酱巳艘赶?,对方忽然向前踉跄了一步。整个人撞进了他的怀内,手中的短匕寒光四『射』。

        “该死!”张松龄暗骂自己糊涂,丢下步枪,伸手去抓对方腕子。狡猾阴险的土匪岂肯丢掉唯一一个抓了人质逃生的机会?右腕一翻,短匕绕开张松龄的阻拦,再度刺向他的颈部动脉。张松龄后退半步,抬腿向此人的裆部踹去。对方侧身让开,短匕首第三次刺到张松龄咽喉前,近在咫尺。

        “该死!”张松龄不得不迅速后退,躲开匕首的攻击范围。凶悍的土匪紧追不舍,刀刀直戳年青人的要害。张松龄仗着腿脚便利向后猛跳数步,拉开半米距离,右手朝腰间一探,拔出了压满子弹的盒子炮。

        “饶命!”土匪僵在了前扑路上,手中的短匕无力的掉下?!昂煤喝拿?,我家里……”

        “乒!”一声脆响打断了无耻者的乞怜,但开枪的却不是张松龄。他惊愕地抬起头,看到三个彩『色』的身影疾驰而来,裙发飘飘,被风吹起数道流光。

        是刚才被土匪追杀的那三名女子,走在正中间的那个明显地位稍高一些,开枪杀人的也是她。另外两个则是一对双胞胎姐妹,骑着同样的枣红『色』骏马,穿着一样的淡粉『色』蒙古袍,连发型和饰物也成双成对,令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倒影!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睛挖出来!”被张松龄盯得浑身难受,双胞胎姐妹当中靠右侧的一个竖起眼睛,厉声呵斥。

        “荷叶,别使小『性』子!”还没等张松龄来得及尴尬,走在正中间的女子主动开口替他争辩,“看你两眼又不会少块肉?!今天如果不是两位壮士仗义出手,咱们三个,这会儿恐怕就得自己抹脖子了!”

        她说话的声音不高,却透着一股子不容反驳的威严。双胞胎姐妹立刻收起了怒容,可怜巴巴地跟在她身后,用非常小的声音嘟囔:“人家只是不习惯被他这么盯着么?又没说不领他的情??銮腋詹胖饕鸵膊桓霉樗?,那个高个子大哥才是……”

        “好了!不说话,没人把你们两个当哑巴!”走在正中间的女子收起小巧的短枪,翻身下马,“乌旗叶特部左旗斯琴,见过壮士,多谢壮士的救命之恩!”

        在马背上看不出来,当她走到近前,张松龄才意识到此女居然差不多跟自己一样高矮。心中不觉微微一愣,侧开了身体,抬手还了个军礼,“斯琴女士客气了。刚才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当不得一个‘谢’字!”

        名叫斯琴的女子莞尔一笑,摇摇头,非常认真地补充,“对你们哥两个来说是举手之劳,对于我们姐妹三人,却是生和死的差别!救命之恩,说什么都属于多余。请两位壮士跟我到我家毡包中一坐。我乌旗叶特左旗有的是好酒好肉,恭请贵客品尝?!?br />
        “不了,不了!”根本没打算问赵天龙的意思,张松龄连连摆手,“我和赵大哥还有要紧事。改日吧,改日有空,一定到你的毡包中去喝酒。乌旗叶特左旗对不对,你叫斯琴,我记住了……”

        忽然间,他觉得斯琴这个名字很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说过一般。本能地停住了正挂在嘴边的推辞话语?!氨醋?,后国公,不让须眉雄中雄!’乌旗叶特左旗,斯琴,莫非眼前这位就是威名赫赫的女郡主,乌旗叶特左旗的唯一继承人??正惊愕间,却听见对面的声音由温柔转向了急切,“是你?赵,赵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注1:顿河马与蒙古马的杂交品种。个头高大,体格健壮,耐力强,适合长途行军。短途冲刺中,奔跑速度也高于蒙古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