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四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四下)

        “我呸!”张松龄笑骂,“绕了半天,原来你是想拉我跟你一道去当马贼!”

        骂完之后,却又不得不承认,黑铁塔赵天龙说得很有道理。TXT电子书下载

        塞外地广人稀的情况乃是他亲眼所见。由东往西骑着马狂奔一上午,都未必能遇到几个大活人。而由北往南的话,到了汉人聚居地带,则城市和村庄就会越来越密集。

        眼下小鬼子的攻略重点又在大武汉一带,没能力也没心思在草原上配置更多的兵力。只要他不主动进城,被鬼子抓到的机会就等同于零。如果执意要立刻返回关内,过了承德之后,就要面临一道接一道的关卡,稍有不慎,就会被大批的鬼子和伪军给盯上,恶虎难敌群狼……

        “怎么,你不愿意跟我搭伙?!”迟迟得不到张松龄的确定答复,赵天龙将眉『毛』竖了起来,气呼呼地追问。

        “怎么会呢?!”张松龄轻轻摇头,“能跟赵大哥并肩杀敌,小弟我求之不得!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清楚,咱们做什么买卖能折腾出的动静比较大?!”

        “当然是抢日本人了!这有什么好想的!”赵天龙立刻转怒为喜,耸耸肩,很不屑地回应,“牧民们都是苦哈哈,忙活一年也攒不下几块大洋,抢他们太缺德。那些蒙古王爷身边又带着太多护卫,咱们两个很难找到出手机会。唯独小日本儿,人没几个,又特别贪财。每个月都有成大车成大车的好东西往满洲国那边拉…….”

        “汽车还是马车?!”张松龄想了想,出言打断。

        “当然是马车,偶尔还有牛车!”赵天龙笑着回答,“咱们这连条正经道路都没有,汽车怎么可能跑得起来?!”

        “车队没护卫么?咱们可就两个人?”。张松龄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皱着眉头继续追问。

        “这你就外行了吧!”赵天龙得意地笑,摆出一脸我是专家的姿态,“见过狼怎么吃牛没有?狼怎么吃牛,咱们怎么折腾小鬼子的车队,保准一收拾一个准!”

        “没见过!”张松龄摇摇头,老老实实地回答。

        白做了媚眼给瞎子看,赵天龙甭提有多难受了。笑容僵在脸上好一会儿,才换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解释,“一头公牛至少六七百斤,一匹狼撑死了也就五六十斤。单打独斗,公牛一犄角,就能把狼给顶得肠穿肚烂??尚值苣闾怂倒浅耘?,听说过牛吃狼没?!”

        “没!”张松龄点头承认。

        “其实道理很简单。狼从来不拿自己的肚子往牛犄角上送。它先在旁边慢慢看着,抽冷子咬一口,然后跑掉。再慢慢兜回来,抽冷子再咬一口,再慢慢跑掉。这样反复折腾下去,用不了几下,牛的血就被放干净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扑上去,一口咬断喉咙!”

        “嘶!”张松龄配合地倒吸一口冷气。仿佛看到一头膘肥体壮的公牛,在野狼的牙齿下,发出最后的悲鸣。

        “怎么样,干不干?”赵天龙伸出一只手,继续热情相邀,“小鬼子的车队,个个肥得流油,多打掉几支,既让鬼子弄不明白你到底想去哪,又把你的盘缠钱凑出来了!”

        “干!”张松龄被说得热血沸腾,伸出右手,在半空中与赵天龙的手掌相拍,“赵大哥对这里的情况比我熟悉,具体怎么干,我全听赵大哥的!”。

        “这才有股男人劲儿!”赵天龙笑着点头,“首先,我带你去找个人,『摸』一『摸』最近有没有小鬼子的车队从附近经过?其他的,咱们边走边说!“

        “行!”张松龄牵过雪青马,利落地跳上马鞍。

        二人放松了缰绳,让胯下坐骑以小跑的速度不疾不徐地向西北方行进。一边走,一边商量具体的动手细节。大部分时间是赵天龙在说,张松龄瞪圆了眼睛听。偶尔张松龄有疑问之处,只要提出来,赵天龙也是言无不尽。

        “…….不瞒兄弟你说。今天看到你开了第一枪,我就相中你这个人了!”介绍完了鬼子运货车队的基本情况,赵天龙继续解释拉张松龄跟自己一起“发财”的理由?!昂凶优凇荷洹怀烫?,我自己干的话,每回都要冲到三十丈内才能开枪。而押车的小鬼子们,人手一支三八大盖儿。即便我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才很难从容撤下来!而有兄弟你在就不同了,可以提前在车队必经之路上埋伏,抽冷子地撂倒两个鬼子兵,立刻上马走人!”

        “他们不会骑着马来追么?”张松龄没有拦路抢劫的经验,对一切可能情况都问得非常仔细。

        “他们如果上马来追你,就轮到老哥我出来了!不是当哥哥说嘴,这黑市寨附近方圆三百里内,你找不到在马背上放枪,还比我有准头的人!”赵天龙笑了笑,满脸骄傲。

        见识过对方一枪打断马刀的绝技,张松龄笑了笑,轻轻点头?!罢源蟾绫臼?,小弟我当然信得过。但万一他们追上来的人太多……”

        “不会!”赵天龙笑着打断,“如果追上来的人太多,车队就更危险了。这草原上敢打日本人车队主意的,可不止咱们兄弟俩??銮曳⑾智榭霾幻?,咱们两个只管跑就是。小鬼子不熟悉地形,怎么跑也跑不过咱们!”

        “呵呵……”想到临出塞前,赵二子跟自己提及的那首顺口溜,张松龄咧嘴而笑。黑胡子,白胡子,黄胡子,红胡子,草原上马贼何其多也!就是不知道自己今天刚刚结识的这位黑铁塔是哪个,与几位“胡子先生”有没有牵连?

        “别笑,我跟你说正经的呢!”赵天龙看了他一眼,低声抗议,“打不过就跑,没什么可丢人的。有命在,才能把吃过的亏给捞回来。对了,你最远能打到多远?别老想着一枪夺命,能打到就算!”

        张松龄很认真的想了想,报上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数字,“大概二百来米吧!再远就没把握了!”

        “嗯,那就是六十丈!”赵天龙废了点儿力气,才将张松龄口中的“米”,换成了自己的习惯的“丈”,“还能更远些吗?能沾边就算!三枪中能中两枪也行!”

        “这个……”张松龄在心里反复考虑,小心翼翼地补充,“四百米,一百二十丈,在打猎时,也试过。如果有足够时间瞄准的话,一枪命中的概率有七成。但每次顶多开三枪的样子,再多,眼睛就模糊了!”

        “你还跟这铁蹄马似的,跑一会儿就得休息!”赵天龙笑着调侃,然后轻轻点头,“三枪就三枪,一百二十丈,每回打一枪就够了。负责押车的小鬼子,肯定不是什么好兵。那么远的距离,他们估计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定了,咱们两个动手之时,你在一百二十丈外开第一枪,不管打没打中,立刻上马就走。断后的事情全交给我!不管我遇到什么情况,你都不准回头!”

        “那怎么行…”张松龄将头晃得象拨浪鼓,“说好了是两个人一齐……”

        一句话没等说完,赵天龙忽然向他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勒住了骑,瞪圆了眼睛四下张望。张松龄心里头一紧,也连忙拉住了战马,抬起头来扫视周围的动静。只见四下白云如雪,绿草如织,连个出来觅食的野兔子都看不到,更甭说什么人影儿!

        正欲问问赵天龙到底发现了什么,突然间,远处传来一声枪响,“乒!”,经跟着,又是零星的数声,“乒、乒、乒、乒……”

        “那边!”赵天龙掏出盒子炮,朝前方不远处指了指,然后策马疾奔。

        张松龄催动坐骑紧紧跟上,跑了大约有半里多路,脚下地形突变。凭空里有一块巨大的洼地,横亘在了他的眼前。洼地当中,两伙人正在骑着马开枪互『射』。其中一方只有三名女子,明显寡不敌众,一边打,一边夺路狂奔。

        另外一伙人紧追不舍,七个老爷们跨着大洋马,象猫逗老鼠一样,将子弹尽数打在三名女子的战马周围,溅起一串串淡绿『色』的烟尘。

        “白胡子又出来糟蹋女人了!”赵天龙拉住马缰绳,用盒子炮指了指洼地里的追兵,大声说道,“兄弟,你能不能把带头的那个家伙,给我一枪撩下来?!”

        “我试试!”张松龄目测了一下双方的距离,翻身下马。一百七十米,对方又在高速移动中,他根本没多大把握。但不出手的话,那三名女子今天肯定在劫难逃。

        按照跟孟老汉学来的打猎要领,张松龄半蹲姿势,将三八枪架上了肩膀。洼地里的白胡子们显然也看到了他和赵天龙两个,呜哩哇啦地大骂了几声,兵分两路,其中三人继续追赶即将到手的“猎物”,另外四人拨转马头,直扑了过来。

        “找死!”赵天龙不肯在原地等着对方来砍,双腿狠狠一敲马镫,附着身子迎了上去。一对四,双方在高速奔驰中迅速靠近。距离从一百七十米,转眼就拉到了八十米上下。四名灰眼睛的白俄匪徒抢先开枪,却都因为战马的颠簸而打在了空处。又哇哇怪叫了两声,从腰间抽出了雪亮的马刀。

        “乒!”张松龄终于开了第一枪,打在一匹黑『色』大洋马的脖子上,将带队的匪徒头目摔了出去。其余三名匪徒没想到有人在如此远的距离上,居然还能打到运动中的目标,本能地拉了一下马缰绳。就在这个瞬间,赵天龙的身体从马鞍上挺直,手中双枪同时开火,“乒、乒、乓、乒、乒、乓…….”十几颗子弹呼啸而出,将三名匪徒统统扫到了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