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四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四上)

        “在下赵天龙,最喜欢结交英雄好汉,今天救了张松龄两回,呕……”黑铁塔也弯下腰,学着张松龄的模样在马鞍上前后『乱』晃,一张脸上充满了促狭的笑容。书包网

        张松龄原本就自觉受了歧视,此刻再见到赵天龙笑得如此古怪,争强好胜之心更炽,探身便去抢夺赵天龙手中皮口袋。赵天龙却不想真的把他灌趴下,赶紧将身体向马鞍另外一侧歪了歪,大声叫喊:“水,这两袋子是水。酒早已经被你给喝光了!”

        “那你刚才还问我要不要?!”张松龄又是失望,又是愤怒,涅斜着醉眼大声抗议。

        “我只是想试试你的酒量深浅!”赵天龙将手中的牛皮袋子重新挂回马背,微笑着解释。

        张松龄越看,越觉得对方实在刻意捉弄自己。干脆不再说话,用力夹了一下马肚子,埋头赶路。赵天龙却又笑呵呵地从背后追了上来,拱了下手,低声建议:“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去继续喝?但是这里不行,小鬼子的追兵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到!”

        “没那闲功夫!我得抓紧时间回关内去!”在酒精和恼怒的双重作用下,张松龄的行为远不及平时沉稳。侧头白了对方一眼,耸耸肩,将战马的速度又催快了数分。

        他胯下这匹雪青马是一等一的良驹,不一会儿,就跑出了二十余里?;赝吩倏凑蕴炝?,只见对方气定神闲地跨在黄骠马的背上,连三尺远的距离都没落下。

        张松龄不服,用靴子跟儿狠敲马镫。雪青马被『逼』得发出一声咆哮,四蹄张开,风驰电掣。黑铁塔赵天龙朝他的背影看了看,摇摇头,也轻轻夹了下黄骠马的肚子。

        聪明的黄骠马仿佛知道主人要干什么一般,优雅地迈开四条长腿,不疾不徐地跟在了雪青马之后半米距离。无论前者如何努力,都无法将彼此之间的距离再加大分毫。驮着枪支和弹『药』的大白马也不甘落后,嘶鸣一声,紧紧追上。与前两者跑了个马头衔马尾。

        三匹良驹撒开了欢,如三头起伏于万顷碧波间的蛟龙。身边小风轻吹,头顶蓝天如盖??缱诹持?,豪情陡然而生。跑着跑着,黑铁塔便又扯开嗓子唱起了无字长调,“嗨依也也赫依也也也,哎依也也依哟欧欧乌欧欧吼嘿依也也赫依哟……”

        “嗨依也也赫依也也也,哎依也也依哟欧欧乌欧欧吼嘿依也也赫依哟……”张松龄也不甘寂寞,张开嘴巴,一大堆毫无意义的声音脱口而出。

        一曲长歌吼罢,他肚子里的烦恶感觉尽散。只觉得放眼天下,无处不能去得。再回头看看陶醉于无边草『色』当中的黑铁塔,也觉得对方的目光和笑容都不象先前那样很令人反感了。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愣,暗道:“我今天是怎么回事?他分明两次救了我,我怎么一点都不感激他。反而巴不得早点儿将他甩开?!”

        答案其实清晰可见,他自己嫉妒病发作了而已!自从与雪花社众人被打散之后,无论是在铁血联庄会也好,二十六路军特务团也罢,他都被大伙当成了宝贝般捧着。特别是在孟小雨家养伤那半年里,更是意气指使,说一不二。然而自打与赵天龙相遇,便连连遭受挫折。非但枪法不如对方,骑术不如对方,甚至连酒量,都照着对方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我可真够无聊的!发现了问题所在,张松龄缓缓地放慢了马速。刚想找个说辞跟赵天龙缓和一下关系,却又被对方抢了先,“已经跑出五六十里了,咱们得让牲口歇一歇。否则,照这样跑上一下午,再好的牲口也得给跑废了!”

        “好!”张松龄心里头此刻已经没有了跟对方一较长短的意思,停住战马,飞身跳下。

        “拉着它慢慢走,不要立即停下来。等身上的汗落了,再给它喂点儿盐水!”赵天龙也飞身下马,一边拉着坐骑向前缓步走,一边出言指点。

        张松龄知道自己在摆弄牲口方面是个门外汉,也不逞强。学着赵天龙的样子,照方抓『药』。二人拉着马在草原上走了一会儿,赵天龙看了一眼张松龄,又开口问道:“你非常急着回口里去么?还是在口外有别的事情要做?!”

        “我来口外,就是为了追杀朱成壁!”张松龄摇摇头,笑着回应,“没其他事情要办了。刚才跟你讨价还价分枪,都是玩笑话。我只要四个盒子炮的弹夹,其他的都归你!”

        “我也要不了那么多!”赵天龙咧嘴而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我刚才也是跟你逗着玩。嘿嘿,我发现跟你讨价还价,特别有意思!”

        “你这该死的家伙!”张松龄笑骂,骂过之后,看对方却愈发地顺眼,“要不了你就想办法卖掉吧!这年头兵荒马『乱』,不愁找不到买家!”

        “我原本打的也是这个主意!”赵天龙笑着点头,“不瞒你说,老哥我最近手头紧得狠!”

        “如果急需用钱的话,我这里倒是还有一些!”张松龄终于也找到一个可以还对方人情的机会,连忙取下一直斜背在肩膀上的褡裢,随便用手分了分,将里边的银元分了一大半儿给赵天龙。

        “那可不行!”赵天龙立刻跳开半步,比对着枪口还要紧张,“兄弟你回关内的路远着呢,道上还得打点关口上的那些狗腿子。不像我,总是在附近跑,除了买酒之外,基本用不到这东西!”

        “你救了我两…”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劲!”赵天龙眉头一竖,怒目圆睁,“老子出手帮你,是觉得你值得老子出手。用这几块袁大头就雇了老子,你也不提着猪头肉到处打听打听,老子出手到底值什么价?!”

        “赵大哥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张松龄赶紧陪着笑脸解释。好话说了一大堆,却始终无法让赵天龙接受自己的馈赠。倒是双方之间的关系,在这一推一让之间,愈发拉得近了。

        “你说以前当过兵?!”为了早些结束关于银元的争执,赵天龙主动转移话题。

        “当过,二十六路军你听说过么?我在二十六路军特务团里边当连副!”张松龄点点头,如实回应。

        赵天龙脸上涌起一抹『迷』茫,显然不明白二十六路军是什么概念。但他的目的也不在于此,想了想,又继续追问,“那你怎么跑到我们这儿来了?就为追杀汉『奸』县长?他怎么得罪了你?!”

        “这个,说起来可就长了!”张松龄想了想,尽量简洁地将二十六路军在娘子关的战斗经过和追杀汉『奸』朱二的理由向赵天龙描述了一遍。本着为尊者讳的原则,他刻意略掉了娘子关战役当中指挥者的无能,把战役失败的原因归咎在了小鬼子武器精良上。而随后的抛弃伤员撤退,也以一句“不得已”匆匆带过。

        “什么他娘的不得已,分明是没把你们这些小兵蛋子当人!”赵天龙却听得义愤填膺,瞪着一双颇为古怪的眼睛破口大骂?!拔铱葱值苣慊故潜鸹厝ニ懔?。即便回去,也保证不了下次不被再拿去当炮灰?;共蝗绺伊礁龃罨?,在这里自由自在!”

        “长官们一直拿我当种子培养!”张松龄咧了下嘴,笑容里『露』出了几分苦涩。他心里头,又何尝不对国民『政府』的上层失望万分??衫瞎冻す偎档煤?,“这世道,咱管不了别人,咱却能管好自己!”

        “那倒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赵天龙完全以江湖人的眼光来看待张松龄对二十六路的感情,倒也严丝合缝?!凹热荒惴腔厝ゲ豢?,我也不能拦你。但你不能直接原路往回返。姓朱的被你给一枪崩掉了,小鬼子即便为了做样子给其他汉『奸』看,也得满世界通缉你。估计用不了明天早上,你的头像已经挂到各个关卡上了!”

        “赵大哥说得是!”张松龄是个聪明人,有些问题一点就透?!拔易急赶蛭髯?,横穿草原,去傅作义将军那边。然后再从他的地盘绕路回去!”

        “傅作义,就是前年在百灵庙砍得李守信大败而逃的那个?!”赵天龙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迅速暗淡,“恐怕不容易。路太远,你身上那点儿钱根本不够花!况且他那边,一直是鬼子防范的重点!”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张松龄脸上点点头,却不准备就此放弃,“我这么大个活人,总不会饿死在半路上!”

        “那是,你有枪有马,大不了跟我一样去做没本买卖!”赵天龙大笑,目光从头到脚重新将张松龄上下打量?!安还铱茨阏饽Q?,未必吃得了马贼这碗饭!算了,我帮你再想一个办法,保准让你能顺利回关内!”

        “什么办法?”张松龄喜出望外,追问的话脱口而出。

        “办法就是……”赵天龙压低了声音,满脸神秘,“咱们哥俩儿合伙儿,干几票大的。让小鬼子巴不得你早日离开这儿!乖乖给你让开南边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