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三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三下)

        “是你?!”疑问的话脱口而出。瑶池电子书.yaochi昨天他曾经两度与这个黑铁塔般的壮汉相遇,两度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轻蔑与敌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天在危难关头,却被这个敌视过自己的人出手相救。

        “怎么?你不希望我帮忙么?!”黑铁塔的眉『毛』向上挑了挑,目光如同两把有形的刀子一般,明晃晃地扎了过来!

        张松龄被这两道凌厉的目光瞪得非常不舒服,手中的三八枪本能地就往上抬。但只抬了一半儿,就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黑铁塔对他没有恶意,否则也不会出手相救。虽然此人说话的语气冲了些,气势也有些过于咄咄『逼』人。

        “哼!”黑铁塔的反应速度比张松龄见过的所有人都快,几乎在看到三八枪的枪口颤动的瞬间,就抬起了盒子炮。同时身体在马背上迅速侧转,与坐下鞍子顶端逞四十五度倾角,悬停在了半空中。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兄台不要误会!”张松龄赶紧丢下三八枪,用力向黑铁塔摆手。甭说此刻三八枪里头顶多只有一颗子弹,就是压满了整个弹匣,他也不愿意跟黑铁塔发生冲突。首先,双方无冤无仇,没有必要以命相搏。其次,他没有丝毫把握能击中对方,更没有丝毫把握能躲过对方的反击。

        “哼!不识好歹!”看到张松龄主动丢下的步枪,黑铁塔也将盒子炮收起,重新在马鞍上坐正?!霸缰勒庋?,还不如让你给连老大剁了!”

        听对方主动提起救命之恩,张松龄愈发觉得尴尬,抱拢双手做了个揖,讪笑着赔罪,“刚才不是有意拿枪指着兄台,只是习惯反应而已!在下张松龄,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我叫赵天龙!”黑铁塔也学着张松龄的模样在马背上抱拳还礼,“什么救命之恩不救命之恩就甭提了。我欠了你的人情在先,所以赶过来还给你?!”

        “欠我的人情?!”张松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加上今天这次,他与黑铁塔总共才见了三次面,双方认识时间还没有超过四十个小时,怎么可能会有人情给黑铁塔欠?!况且从刚才连老大的反应来推断,黑铁塔赵天龙在草原上肯定是个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又何须让他这个初来乍到的无名小辈帮忙?!

        “我今天本来在路上等着某个人!”壮汉笑了笑,眼神依旧凌厉,但黝黑的脸上已经充满了阳光,“没想到你在头前把我该做的事情给做了,让我白白傻等了一??!”

        “你也想杀朱二?!”惊诧的话语再度脱口而出。随即,笑容也涌了张松龄满脸。如果不是想对付狗汉『奸』朱二,赵天龙昨天又怎么会两度跟他走在同一条路上?!如果不是想为民除害,赵天龙怎么恰巧在他跟几个狗腿子拼命的时候及时赶到?!

        “那杂碎坏事做绝,想杀他的可不止我一个!”黑铁塔赵天龙又笑了笑,冰冷的双眼里多少出现了几丝温暖,“但谁也没有你下手果断。昨天才开始踩盘子,今天上午就一枪打烂了他的脑袋!”

        用手在胸前比了个端长枪的姿势,赵天龙笑着继续夸赞,“隔着四十多丈远,从人缝子里打进去。我盯他不是一天两天了,却从没想到用这招!”

        “赵大哥是没有趁手的家伙!”张松龄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摆手否认?!叭饲沟淖畲筇氐憔褪堑牢?。如果我手里只有盒子炮的话,也不敢离着那么远就开火!”

        “即便有长家伙,我也没你使得好!”黑铁塔笑着摇头,“我见过的人,也没一个比你使得好。你当过兵,还是当过猎户?!”

        “都当过!”张松龄点了点头,诚实地回答?!靶痔隳??!”

        “你能猜到,又何必非叫我自己说出来!”黑铁塔赵天龙斜了他一眼,忽然拔出盒子炮,指向自己和张松龄的侧面,“乒!乒!”

        张松龄迅速侧头,看到先前从马背上摔下来被他认为必死无疑的那名伪军头上挨了一枪,身前不远处,横着一把崭新的三八大盖儿。而另外一名刚刚被赵天龙击毙的伪军姿势更危险,俯身而卧,手指已经勾在了步枪的扳机处。

        他心中暗叫一声“丢人!”,赶紧弯下腰,将周围的尸体逐个翻检了一遍。确认不会有第二个漏网之鱼了。这才抬起头来,再度向赵天龙拱手,“谢谢!要不是你发现了他们,我就…”

        “这个时候的草地软,很难直接把人给摔死!”赵天龙大咧咧地摆了摆手,笑着点出对方判断失误的原因,“你把地上的家伙收拾收拾,我把那两匹马给撵过来。咱们得赶紧走了,要不然,等小鬼子的骑兵追过来,就咱们两个可是顶不??!”

        说罢,径自策动坐骑去追徘徊在战场边缘的两匹无主战马。等他拉着两匹铁蹄马又返了回来,张松龄把地上的枪支弹『药』也都收集完毕了。一共是两杆三八大盖儿,六柄盒子炮,还有三把小鬼子骑兵专用的马刀。汉『奸』朱二非常舍得在保镖身上花钱,给连家兄弟每人都配了双枪,二十几个备用弹夹里也都塞得满满。

        这下,可是解了张松龄的燃眉之急。自从被孟氏父女偷偷藏起来之后,他钟爱的盒子炮就基本成了摆设。每回与敌人遭遇,里头的七颗子弹都要反复被检视过好几遍,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敢扣动扳机。而今天不但子弹又凑齐一个基数,左右开弓的幸福感觉也重新捡了回来。汉『奸』朱二给连家兄弟所配的六把盒子炮当中,竟然有三把是德国原装。枪口上的膛线还是九成新的,看样子,压根儿没正经用过几回!

        正高兴间,却又听黑铁塔赵天龙大声提议,“战马一人一匹,长枪和长枪子弹都归你。短家伙和短家伙的子弹全归我,你看怎么样?!”

        “不行,不行!”张松龄笑着摇头?!拔乙敲炊嗳舜蟾嵌挥?!咱们还是无论长短,都对半儿平分好了!”

        “你这家伙!”没想到张松龄居然敢厚起脸皮跟自己讨价还价,赵天龙两眼中再度涌起一抹怒气“你要那么多盒子炮干什么?你又不在马背上讨生活!”

        “我原本就是两短一长。上次给小鬼子打仗时,丢了一把短的!”虽然接触时间没多长,张松龄却已经料定了赵天龙不是难缠的人,一边将武器和子弹往白马的背上挂,一边笑着补充,“如果回口里的话,带着长家伙,很难通过鬼子的关卡。倒是盒子炮,随便找个货车往里头一塞,就能把检查应付去!”

        “也是!”赵天龙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张松龄的说法,“那就再给你留一把短家伙,子弹对半儿?;褂?,大白马归你,雪青『色』的这匹留给我!”

        “长枪全给你,子弹对半儿!但是雪青马给我,白马给你!”张松龄摇摇头,翻身跳上雪青马的鞍子。

        换了新主人的战马不甘地发出几声嘶鸣,前窜后跳。张松龄单手狠扯缰绳,同时双腿用力夹紧马肚子。这是在北行路上,吴云起教给他的绝招。用来对付不听话的牲口非常有效。雪青马被勒得眼睛凸起,嘴角冒血。勉强又跳跃了几下,便停止了抗争,听天由命了。

        “你从哪学来的这一招?!”赵天龙从背后追上来,惊诧地追问。

        “跟一个路上结识的朋友学的?!闭潘闪涠宰约耗苋绱怂忱匮狈┣嗦硪簿醯糜行┮馔?,想了想,顺嘴回答。

        “应该是个懂马的高手!”赵天龙一边策马向走,一边笑着点评?!安还阏馔降懿辉趺囱?!你怎么不要白马,它可是比这匹雪青『色』的温顺多了!”

        “刚才跟几个伪军交手,我第一反应,就是打骑着白马的家伙!”张松龄笑着接口?!翱銮疑绷酥於?,小鬼子肯定发告示抓刺客。我骑一匹白马到处晃,不是嫌别人看不见自己么?!”

        “你可真不傻!”赵天龙又笑,信手从自己的马鞍子后扯下一个皮口袋,“喝酒么?马**酒!”

        “还行!”张松龄大仇得报,心里头痛快,笑着伸出一只手。

        赵天龙将手中皮口袋丢给他,再度从马鞍后解下另外一只,高高举起,“来,咱们两个先整一大口!”

        “好!”张松龄将皮口袋举起,在空中与赵天龙手中那一只碰了碰,然后冲着自己嘴里猛倒。

        马**酒远比粮食酒度数低,味道酸酸甜甜,非常适合周围的风景和张松龄此刻的心情,一口下肚,顿觉神清气爽。不用赵天龙接着劝,他便如饮甘『露』般喝了起来,转眼间,就将袋子里的马『奶』酒喝掉了一大半儿。

        “好汉子!”赵天龙没想到张松龄居然喝得如此爽快,心中对此人的好感大增。也学着对方的样子仰起头,鲸吞虹吸。

        张松龄本来已经打算停下来了,眼角的余光瞅见赵天龙喝酒的姿态。心中顿时被带起了几分豪气,张开嘴,将余下的酒水一吞而尽。

        短短几个呼吸之内,喝空了整整一袋子马『奶』酒。即便马『奶』酒度数再低,也烧得他浑身发烫??吹秸蕴炝纸窖难酃饪聪蜃约?,张松龄哈哈一笑,丢下空口袋,伸开左手,“还有么,再来!”

        “痛快!”赵天龙大声赞叹,再度丢过来一个装满马『奶』酒的皮口袋。张松龄解开袋子口的绳索,边走边喝,很快,就将第二袋酒又喝了个干干净净。

        他的酒量其实非常普通,仗着年青体力充沛,才不至于每回都『露』怯。然而今天的酒水实在喝得太多,太急,远超过了他的承受上限。因此只片刻功夫,肚子里就开始翻江倒海,额头上也有黄豆大的汗水滚滚而下。

        “还要么?”赵天龙却如同变戏法般,从马鞍后『摸』出了第三,第四个皮口袋。一手抓起一只,在张松龄眼前晃动。

        不知道是喝晕了头,还是事实如此,张松龄总觉得赵天龙的眼睛很古怪,僵硬,凌厉,即便脸上带着笑,也无法改变眼睛里的冷傲。

        这种古怪的眼神令张松龄很不舒服,尽管明知道自己未必喝得过对方,心中也涌起了争一争的念头,“既然有,干嘛不喝个痛快!”他醉醺醺地探出手去,身体在马背上前后『乱』晃?!霸谙抡潘闪?,最喜欢结交英雄好汉,你今天救了我两回,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