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三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三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三上)

        半个小时之后,张松龄蹲在奄奄一息的大黑马身旁,欲哭无泪。tu.duoyou

        这匹由吴云起替他挑选的蒙古马堪称良驹,在腹部中了两颗子弹的情况下,还驮着他狂奔了二十余里才力竭而倒,临倒地之前,还不忘将四条腿弯下来,以免他跌落时摔伤。(注1)

        然而,张松龄这个不称职的主人能回报给大黑马的,却只有一把被太阳烤热了的青草。平生第一次当刺客,他虽然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却依然准备得错误百出。眼下身上非但没携带逃命时必备的干粮、食盐和『药』品,甚至连野外取水的家具都忘记了拿。除了武器之外唯一没落下的是十几块叮当作响的银元,可脚下这片大草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一堆银元又能到哪里去花?!

        “老伙计,对不起了!”张松龄喃喃地将左手搭在大黑马的嘴边,低声忏悔??闪男笊丫挥辛ζ倩赜λ幕?,只是轻轻张开了眼皮,目光中『露』出无限眷恋。

        “对不起,不要看,乖!”张松龄的左手迅速上挪,轻轻盖住了大黑马的眼睛?!安灰?,不要怕,你很快就会好起来,很快就会好起来…….”

        他将嘴巴贴近大黑马的耳朵边,用无比舒缓的语调安慰,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温柔。同时,慢慢地用右手抽出腰间盒子炮,顶在大黑马的耳根后,轻轻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枪响结束了大黑马的痛苦,也带走了他眼中化不开的忧伤。随即,他将盒子炮『插』回腰间,从马鞍后解下装满三八枪子弹的布口袋,一颗一颗摆在了草地上。

        黄澄澄的步枪子弹摆成长长的四整排,在太阳下散发出温暖的光芒,与草尖上点点滴滴的血珠交相辉映。那是大黑马奔跑时流下来的血珠,从张松龄的脚下,一直延伸到数里之外,甚至更远。如果汉『奸』朱二的手下要给他们的主子报仇的话,循着血迹,很容易就会追上来。而在平整宽阔的大草原上,张松龄自问跑不过战马,所以干脆放弃了继续逃命,准备跟追杀自己的人来一场硬碰硬,看看有没有机会死中求活。

        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他在大黑马的遗体旁,用刺刀开始挖掩体。草原上的浮土层很薄,刺刀挖进去还不到半尺深,便碰到了大量的碎石块。待将碎石块清理干净,又遇到了干硬的胶泥层。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挑出了一条可供自己平卧的小沟,刚刚将三八枪架在马鞍上,目光通过准星,已经能看到疾驰而来的追兵。

        共有五个人,五匹『毛』『色』光鲜的骏马。其中三人做保镖打扮,另外两人则穿着伪军的制服。循着大黑马留下的血迹一路追来,每个人的眼睛都被怒火烧得通红。

        他们没法不着急!县长朱成壁虽然在民间臭名远扬,却深得藤田老鬼子的器重。而通过与其妹妹联姻,将乌旗叶特前旗的主人,镇国公保力格拉进“蒙古联盟自治『政府』”阵营,又是连瞎子都能看得出来的“阳谋”??筛盟赖拇炭腿匆磺勾蛩榱酥煜爻さ哪源?,同时也将老鬼子通过拉拢镇国公保力格进而一统乌旗叶特四部的梦想打了个稀巴烂。如果他们几个不能把刺客及时抓回去交差的话,恐怕明天这个时候,他们的人头就得挂在黑石寨的城墙上。

        张松龄深吸一口气,用准星套在一名保镖的胸口。大黑马所中的两颗子弹都来自盒子炮。这说明保镖们的枪法,远好于拿着三八大盖儿的那两名伪军。在战马进入冲锋距离之前,每多干掉一名保镖,他自身所要面临的危险就会减少一分。如果能抢先下手将三名保镖全都干掉,剩下的两名即便冲到一百米之内,也未必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

        只可惜对方根本不肯再给他抢先下手的机会,隔着五百米,就纷纷拉住了缰绳。其中有位身材最宽的保镖好像是领头人,遥遥地冲着大黑马的遗体方向拱了拱手,扯开嗓子高喊:“道上的朋友,麻烦留下个万儿!既然连家四兄弟们的饭碗让你给砸了,你总得让我们知道饭碗是砸在哪位高人手里?!”

        “老子不是道上的朋友,老子是国民革命军。到此地来只是为了诛杀汉『奸』!你们几个不想遗臭万年的话,最好不要跟小鬼子搅在一起。他们甭看现在嚣张,但那都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张松龄也放平了枪,远远地向对方拱手还礼。

        五百米的距离,他根本没有击中目标的能力??銮叶悦嫖甯鋈说敝?,至少有四个人是用枪的好手??柘碌恼铰硭淙徊辉傧蚯白?,却一直小幅度左右腾挪,让他根本无法从容瞄准。

        “国民革命军?!朋友真会说笑话!”宽肩膀保镖根本不相信张松龄的说法,一边反驳他的话,一边用目光示意其于几人跟自己拉开距离?!肮窀锩皇歉崭兆轿浜好??什么时候又把手伸到草原上来了?麻烦朋友给透个实底儿,要不然的话,我们家老四走的也不安生!”

        “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特务团少校连长张松龄!别废话,想给汉『奸』朱二报仇,就放马过来!”张松龄皱了下眉头,再度将三八枪架起,将表尺框扳到仍直立状态,将游标缓缓下移,用游标上的第三个缺口充当照门。

        这是三八枪远距离瞄准的必要调整,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用到这个功能,所以也很少为此而去浪费子弹。但是今天他却不得不冒险试一试了,宽肩膀刚才的举动,明显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胯下的战马能恢复起足够的体力发动一场冲刺。按照大黑马的标准,五百米距离只够它冲刺半分钟。如果任由宽肩膀的图谋得逞,接下来他将不得不在半分钟之内用三八枪攻击五个不同方向上的高速移动目标。

        对面的五个人,显然也没指望如此简单的计谋,真的能骗过他??吹秸潘闪涞髡角贡沓?,立刻来了个镫里藏身。五个人影同时从马背上消失,五匹百里挑一的铁蹄马敏捷的斜向一窜,如同烟花般在草原上分散开来。张松龄还没来得及瞄上任何一个目标,对手就已经向前冲了近一百米,呈扇面形,向他高速靠拢。(注2)

        “乒!”从没跟骑兵打过交道的张松龄心中大骇,迅速朝其中一匹枣红『色』的战马扣动扳机。子弹带着阳光从枪口飞了出去,打在枣红马的前腿膝盖部位,溅出一连串血花。

        马背上的保镖立刻双腿离镫,抢在坐骑跌倒之前,跳到了半空当中。脚刚一落地,他就举起手中盒子炮,一边向前继续奔跑,一边朝张松龄藏身的地方倾泻子弹。

        “当当当当…….”盒子炮很难在三百米外创造奇迹,却打得张松龄周围草屑和泥土『乱』飞。后者的视线受到了严重干扰,仓促之间发出的第二枪和第三枪都落到了空处。眼看着另外四匹战马已经迫近到了二百米距离,张松龄把心一横,干脆不管奔雷般的马蹄声,调转枪口,稳稳地瞄向了徒步奔跑者的脑门。

        接近正午的日光下,奔跑者脑门上的汗渍清晰可见。张松龄一枪打过去,在亮津津的汗渍之间掏出一个猩红『色』的弹孔。然后迅速拉动枪栓,调转枪口,冲在距离自己的最近的那匹战马扣动了扳机。

        “乒!”三八枪发出一声脆响,将战马的脖子打出一个细小的单孔。高速奔行的战马悲鸣一声,鼻孔,眼睛,嘴巴里头同时喷出大股的血浆,轰然倒地。马背上的骑手猝不及防,惨叫着被向前摔出。连人带枪落在距离张松龄不到一百米的位置上,砸得地面微微颤抖。

        不用看,张松龄也知道此人活不成了。但他自己的情况也比对方好不到哪里去。三匹铁蹄马已经近在咫尺,而他的步枪里头,却已经没有了子弹。没有任何时间更换弹夹,甚至连站起来挪动位置的时间都没有。

        “去死!”马背上的连家两兄弟,同时从战马侧面翻回马鞍,手中的东洋马刀寒气四『射』。刺客趴在死马尸体之后,盒子炮很难打到。但马刀却没有这个顾虑,只要冲到他身边,轻轻向下一挥,就可以结束今天这场噩梦般的战斗。

        “你去!”张松龄将打空了的三八枪当作投矛,砸向自己正前方的战马。这匹『毛』『色』雪白的战马只是稍微侧了侧脖颈,就躲开三八枪的攻击。藏在腹部的伪军狞笑着挺起身,顺势举起雪亮的马刀。

        三把马刀,从三个角度,急袭而来。刀刃处映出炽烈的阳光。张松龄已经没时间考虑如何应对,完全凭着本能从腰间拔出了盒子炮,反转手腕,扣动扳机平推。

        “当当当当当当….”最后六颗子弹倾泻而出,将一名举刀而来的保镖『射』翻。失去主人的战马凌空跳起,飞出一丈多远,前踢直奔张松龄的脑门。后者狼狈地做了一个侧翻,躲开战马的践踏,然后抓起一把三八枪子弹向前翻滚,让两柄交替砍来的马刀落在了大黑马的遗骸上。

        “噗!”血光飞溅,将张松龄背后的衣服染成一片通红。他用右手从地上捡起三八枪,继续向前狂奔。趁着两名敌人冲过了界,无法及时转换方向的机会,一边跑,一边拉动枪栓,将另外一只手中匆忙抓起来的子弹朝弹匣里填。

        “噗、噗、噗、噗!”大部分子弹在慌『乱』中落地,只有一到两颗如愿进入弹匣。张松龄继续埋头狂奔,身背后,宽肩膀保镖和另外一名伪军兜转马头,红着眼睛,紧追不舍。

        两条腿无论如何跑不过四条腿。张松龄只向前冲了二十几米,就果断地放弃了逃命。只见他原地打了旋子,急转向后,三八枪稳稳地顶在肩膀上,枪口瞄向了追过来的敌人。

        十五米,顶多四秒钟。他仅有的最后一次开枪的机会,瞄准了宽肩膀保镖??砑绨虮幌帕艘惶?,果断镫里藏身。张松龄将枪口迅速调转,几乎顶着另外一匹战马的脖颈,『射』出了子弹。

        “乒!”马倒,人飞。雪亮的马刀在草地上摔出二十余米远。不待张松龄再度调转枪口,宽肩膀保镖已经杀到他身边,狞笑着举起利刃…….

        他已经清晰地看到了年青人眼睛里的不甘与恐惧,他甚至听到了刀刃破空所带来的风声。但是,他的马刀却在下挥的瞬间,一分为二。上半截倒飞着戳向他的眼睛,下半截借助惯『性』,擦着张松龄的脖子砍过,带起一串鸡皮疙瘩。

        “乒,当!”时间仿佛突然变慢,经历了许久许久,枪声和马刀被击中的声音才交替传入张松龄的耳朵。再看从自己身边做试图拨转马头状的宽肩膀保镖,整个人就像触了电一般,在马背上哆嗦个不停。其胯下的坐骑也仿佛突然失去了灵魂,不安地打着响鼻,四蹄不断交替后退。

        “把枪和马留下,你自己滚!”有个骄傲地男声从五十米外响了起来,不高,却威严无比。正在“触电”的宽肩膀保镖打了个冷战,如蒙大赦一般从马背上滚下来,解下腰间的一对盒子炮,双手放在地上。然后倒退着躲开数步,一转身,撒腿就跑。

        被狼王盯上的感觉又出现在张松龄的两眼之间区域。他惊愕地回头,压低枪口。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内,虎背熊腰,从头到脚洒满了金『色』的阳光。

        注1:普通蒙古马虽然不以速度见长,但在全力奔跑时,可以达到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速度。如果不在乎马的死活,每缓步休息一个小时后,还可以发起第二次,第三次,乃至第四次狂奔。

        注2:铁蹄马,蒙古马中的名种。以耐力和敏捷著称,曾经创下过五十八分钟奔走五十九公里的行军记录。不考虑战马生存的话,单日最大可奔行四百里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