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二 下)

    第二卷 荒原 第三章 风云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风云(二下)

        “疯子!”张松龄被歌声搅得游兴全失,丢下手里的烂树杈,转身去牵自己的坐骑。黑铁塔般的汉子目光很亮,仿佛一眼就能看出他这个行脚商人是冒牌货一般。庆幸的是,此人跟城里的鬼子和汉『奸』们不是一伙,否则,张松龄估计自己现在已经躺在黑石寨的监狱中了。

        至于此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张松龄可没时间去刨根究底。他已经在追杀汉『奸』朱二这件事情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而特务团的同伴们还在某个未知的地点等着他。他得赶紧结束塞外的行程去追赶队伍,去跟特务团的兄弟一起去杀鬼子。无论这个国家的上层官僚是何等的糜烂,军队整体上在战场表现是得等的拙劣,他都要尽一个匹夫之责。正如老苟团长生前曾经告诉他的那样,“别人的事情,咱管不了。但咱们自己至少能管好自己!”

        闷闷地想着,他在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黑石寨南门。负责检查过往行人的几个伪军见到是熟悉面孔,挥了挥手,连身都没有搜,就放他进去了。待进入了暂时落脚的小饭馆,余老四已经早早地替他准备好了晚饭,连同最近三天的账单一并端了上来。

        “我明儿个还得出去一趟!”张松龄一边往嘴里扒菜,一边大声跟余老四交代,“那些货物还是放在你店里,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店钱我可以提前结给你,还有,你再帮忙我准备五十个豆包,我走的时候带在路上吃!”

        “哎!”余老四干脆地答应着,抓起账单,将原来的数字划掉,重新写上另外一个金额?!耙蚵砻??我可以帮你寻『摸』一头。光是您现在这匹黑综,恐怕驮不动这么多货物!”

        “我走着,让它只驮货!这次来是为家里头探路,身上没带买大牲口的钱!”张松龄想了想,顺口敷衍。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想把货物带走,当然也用不着再浪费钱买另外一匹坐骑。

        “噢!”余老四点了点头,声音里透出了一抹不加掩饰的失望。最近几天,在张松龄这个刚出茅庐的“肥羊”身上,他刮足了油水。突然发现一笔计划中的外快成了空,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张松龄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的情绪变化,吃了几口菜,仿佛很不经意地问起了另外一个话题,“城外那个巨石圈,经常有人去里边野炊么?”

        “野炊?”余老四眨巴着眼睛想了好一阵儿,才明白张松龄嘴里的“野炊”一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旋即将两眼瞪得滚圆,失声追问:“您看到有人在里边点火了?天哪!您居然看到有人在里边祭天!”

        “祭天!”这回,轮到张松龄发愣了。他曾经猜测巨石圈一个远古先民遗留下来的祭坛,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今天两次遇到的那个黑大个子,居然真的在巨石圈里头向苍天献祭。

        “您看到祭天的人长什么模样了么?他用的祭物是什么?”余老四脸『色』变得苍白如雪,嘴巴却像连珠炮般问个不停。

        对于这个爱占便宜的老家伙,张松龄是一百二十个不放心。摇摇头,装出一幅不愿意招惹是非的模样,“我只是在进去玩时,发现有烧过的灰烬?;挂晕腥嗽诶锉呖救饽?,没想到是在献祭!”

        “灰是旧的还是新鲜的?!”余老四脸上的表情愈发凝重,抓住张松龄的胳膊问个不停。

        张松龄咧了下嘴巴,满脸无辜,“我哪分辨得出来???!您老要是想知道,明天早晨自个儿骑马过去看看不就行了?!”

        “我才不给自个儿找灾呢!”余老四松开张松龄的手臂,悻悻地说道。然后又第二次从桌上拿起账单,一边涂改上面的数字,一边低声建议,“要是不着急的话,你最好在我这里多住几天。咱们还是老规矩,三天一结。饭钱和住宿钱,我都给你打七折!还有,明天的事情如果不重要的话,也别出城了。在城里头随便逛逛,城里头的喇嘛庙,你还没看过呢!”

        “怎么了?四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张松龄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话语里的好意,抬起头来,满脸困『惑』地望着余老四的眼睛。

        “具体怎么了我也说不清楚!”余老四不肯跟张松龄的目光相对,将头侧向旁边,躲躲闪闪地回应,“反正你这几天,最好不要出城就是了!”

        “你看”张松龄拖长了声音,宛若一个好奇宝宝般盯住余老四不放,“不出城,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要不然我有家不能回,整天晃着膀子在城里头转悠,还不得憋出『毛』病来!”

        “当年黄胡子和黑胡子火并,事先也有人在巨石圈那儿看到过火光!”被张松龄『逼』问不过,余老四只好隐晦的提醒,“乌旗叶特四旗跟兀立兀特四旗开战之前,达克喜王爷也带人在巨石圈里头祭过天。再远就是嘎达梅林造反的时候,巨石圈里头的火光据说整整亮了三天三夜!”(注1)

        “噢!”张松龄隐约听明白了。原来在巨石圈里头点火献祭,就是要求老天对某件官府不想管或者管不了的事情做出裁决。而老天爷一旦裁决起来,便是不死不休,血流成河。

        明白归明白,他却不想因此改变自己的计划。傍晚在巨石圈里头祭天的那个黑铁塔,不像是个喜欢殃及无辜的人。这一点,从此人今天的行为当中就能推断得出。尽管在今天的两次遭遇当中,此人都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然而此人却在占尽上风的情况下,没有进行任何威险的动作。特别是第二次,张松龄记得自己当时手中只有一根临时捡来的烂树杈。黑铁塔如果想杀人灭口,估计连枪都不用拔,光凭着别在腰间的蒙古刀就能解决问题。

        不理睬余老四苦口婆心的劝告,第二天早晨,张松龄还是早早地出了城门。按照他从余老四的几个“朋友”口中套问到的情况,汉『奸』县长朱二极有可能今天会去乌旗叶特前旗拜访那个什么镇国公。提前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得手的几率会非常大。并且还可以顺势“栽赃”给昨天傍晚在巨石圈里头献祭的那个黑铁塔,自己事后平安脱身的概率也同样大增。

        由于还是清晨的缘故,大路上的行人愈发显得稀少。张松龄装作欣赏风景的模样,骑着马慢吞吞地向南溜达,很快,就找到了合适机会,将包裹着枪支和弹『药』的牛皮桶子,从昨天埋下的地方取了出来。

        盒子炮『射』程短,『插』在腰间备用。三八大盖的枪管和所有部件都重新擦拭干净,涂上枪油,以保证其在关键时刻可以发挥出最佳『性』能。压进弹仓里的五颗子弹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哑火的概率被压到了最低。很久没有用过的刺刀也被磨洗一新『插』在绑腿里,稍一蹲身就能拔出来杀敌。

        仿佛又回到了偷袭鬼子核桃园营地的前夜,张松龄利落而又条理分明地准备着,已经晒成古铜『色』的面孔因为专注而散发出别样的光泽。这一刻,他的眼睛里没有紧张,也没有仇恨。只有一片井水般的宁静,风吹不动,落雨无波。哪怕秋天的野火已经将地表烧成了一片废墟,井中的世界依然故我。

        如果老苟团长看到此刻的张松龄,肯定又会在心里头偷偷地自我表扬一番:怎么样?还有人比老子更有眼光么?是老子把他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老子从见面第一天起,就决定拿他当作特务团的种子来培养!老子有先见之明吧?!有他和小石头两个在,还用愁咱们二十六路会断了薪火传承么?

        “哈依也也赫依也,哈依也也赫依也,哈依也也赫依也,耶耶耶耶耶……”早起的牧人唱着歌,赶着羊群,从张松龄藏身处附近经过。却看不到草丛下的刺客,也丝毫感觉不出附近有什么异样。长长的三八枪和他的主人,已经完全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即便以目光锐利而著称的草原金雕,也无法在二十米外将其找出来。虽然它们会看见草原上有一匹独自徘徊的黑马,但将坐骑丢在草地上喝『露』水,自己找干燥处继续晒着太阳补觉,是蒙古族中那些酒鬼和懒鬼们的传统,无论谁见到了,都不会觉得大惊小怪。

        “遭瘟的活猪,早晚得被人宰了下锅!”一小队行脚商人骂骂咧咧地赶着牲口,迤逦南行。冒着被土匪打劫的风险跑到黑石寨来,他们图的不就是利润会稍微高些么?谁曾想到新任县长是个蚊子腿上劈肉的主儿,仗着背后有日本顾问撑腰,居然把交易税额提到了货物总价值的三成以上。如此一来,此番出塞能保住老本儿就烧高香了,根本不用想能有什么收益!

        “咯吱,咯吱,咯吱…….”拉盐的牛车排成长队,以极慢的速度在草海间挪动。赶车的人无论蒙古族、汉族还是其他什么民族,都步履蹒跚,满脸忧愁。牛车走得慢,盐池距离远,百姓们手头又越来越紧。湖盐虽然是人人都离不了的必需品,可手中没钱了,做菜时自然会少放一些。他们这些靠帮人赶盐车为生的汉子,前途也就越来越渺茫,谁也不知道明天的日子该怎么过,更没心思去留意周围的风景。

        ……

        各『色』行人陆续从张松龄眼前走过,当天空中的太阳终于将草尖上的『露』水晒干的时候,一阵清脆的銮铃从远处的大路上响起。四名胸脯敞『露』在外,霸气四溢的保镖骑着清一『色』的大红马,将一个骑着白马的官老爷团团护住,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班的伪军,个个都背着崭新的三八大盖儿,一边徒步追赶马匹,一边不断地张嘴打哈欠!

        “小鳖王,你他妈的给老子精神一点儿,昨天晚上没睡觉啊,还是交了一整宿公粮!”护在官老爷正后方的保镖猛然回头,冲着伪军班长怒斥?!郝丁还堑脑嗷?,立刻引起一阵会意的哄笑声。骑着红马的另外三名保镖,骑着白马的官老爷,还有两条腿赶路的伪军们,纷纷裂开嘴巴,调侃的言语滔滔不绝。

        “对啊,王班长,你可得仔细点身体!”

        “要不到了镇国公那,让县长大人帮个忙,给你弄几条羊鞭来补补!”

        “好主意,好主意。别的东西不好找,牛羊的那玩意有的是!你们几个谁还想要,别藏着掖着,赶紧直接跟我说…”

        被上司和同行们调侃得面红耳赤,伪军班长侧开头,顾左右而言他,“我,我昨天回到家时,已经醉得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所以,所以今天,今天才没精神。不是,不是…….”

        猛然间,他停住了辩解。目光直直地看向侧前方的草丛。周围的伪军和保镖们被吓了一跳,齐齐顺着王班长的目光扭头。当发现不远处只有一匹低头吃草的黑马时,猛然醒悟过来,大声数落,“好小子,又玩这一手,你当老子是吓大的不是?!”

        “王班长净吓唬人。上回他打赌输了想赖账,也是整这么一出!害得我们几个白搜了一上午,连个兔子都没发现!”

        “对,狼来了的谎话,就能喊一回,下次就不灵光了!”

        “我,我刚才…”伪军班长跺了跺脚,鸡头白脸地替自己辩解,“我刚才分明看到草丛里有东西反光。真的,不骗你们!”

        “在哪呢,在哪呢?”众人继续起哄,谁也不肯相信王班长的人品。

        伪军班长用力『揉』了几下眼睛,却找不到刚才的反光。猜测可能是自己看走了眼,登时笑得更窘迫,举起手,大声赌咒,“不骗你们,真的不是骗你们,我发誓……”

        “去你的吧!”众人笑骂,“你他娘的发誓,从来都是比放屁还轻松!”

        “看见了你就自己去找,赶紧去找。说不定是宝物现世的反光呢,找到后你就发大财了!”

        唯一没有将低估伪军班长人品的,只有官老爷自己。他迅速将身体朝保镖身后缩了缩,皱着眉头打断,“都别闹了!连老三,带几个人去查查。最近我跟镇国公走得太近,已经得罪了不少人!”

        “哎!”被称做连老三的保镖答应着,策马离开大路。他不相信伪军班长的誓言,但他不能违背自家雇主的命令,“小鳖王,你过来给我指指,在哪,哪个方向!”

        “那,那,好像是那边,我,刚才就是一晃……”伪军班长跑到连老三的马头前,伸朝草原上『乱』指。**的阳光下,草原被熏风吹得波光粼粼,根本看不到任何异常颜『色』。很快,他自己也『迷』糊了,低下头,讪讪地补充,“就是那边,刚才我好像看到了……”

        “去你娘的,敢消遣老子!”保镖连老三扬起手,狠狠给了伪军班长一个大耳光,“连县长大人你都敢骗,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我,我真的没有啊。我,我刚才是看错了,看错了。朱县长,我真的没胆子骗您??!”伪军班长立刻双膝跪倒,冲着骑白马的官老爷磕头作揖。对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一旦记恨上自己,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这个保安队的班长,就得成为保安队的囚犯。至于具体罪名,随便安一个就是。绝对没有谁敢因为自己这样一个小角『色』,而得罪此刻日本顾问眼里头最红的县长大人!

        “起来吧!无论你刚才是不是看错了,小心点儿,总不是坏事!”伪县长朱成壁皱了皱眉头,沉声吩咐?!袄先?,你也别动不动就打人。大小他也是个班长呢,不能在弟兄们跟前失了颜面!”

        “哎!”“大人教训得是!”伪军班长和保镖老三答应着作揖,动身归队。在走上大路的瞬间,前者又不甘心地回了一下头,忽然发现,就在自己刚才用目光扫描过的地方,有一个棍子状的东西悄悄地探了出来!

        “小心”伪军班长大叫,双手抱头,缩颈蹲身。大路上的其他人被吓了一哆嗦,各自凭着本能闪避?!捌?!”一颗子弹伴着枪声飞来,钻过两名保镖身体之间的嫌小空隙,正中汉『奸』朱二的脑门!

        “乒!”张松龄再度扣动扳机,将正在从腰间拔枪的一名保镖击落于马下。然后快速从藏身处跳起,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受了惊的大黑马。抢在大黑马撒开四蹄之前翻上鞍子,双腿用力一磕…….

        “喺”大黑马发出一声悲鸣,纵身跳出了一丈多远。然后四蹄发力,风驰电掣般逃远。到了此时,剩余的保镖和伪军们这才缓过神来,端起长枪短枪,冲着伏在马鞍上的刺客一阵『乱』打。子弹呼啸着从大黑马身边飞了过去,打飞了无数草尖,也彻底打破了碧波间的宁静。

        “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乒乓…….”

        “抓刺客啊,县长大人遇刺了……”“抓刺客,抓刺客……”

        枪声和叫喊声中,张松龄的背影渐渐消失。只留下几行血珠,稀稀落落洒满阳光下的草尖,殷红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