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二章 出塞 (六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二章 出塞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出塞(六上)

        带头的公狼应声而倒,红『色』的狼血和白『色』的脑浆溅了满地。书包网

        跟在它身后的几十头野狼迅速转身,夹着尾巴向远方逃去。直到又听见狼王低沉的嚎叫声,才小心翼翼地将头扭回来,望着张松龄藏身的位置,以愤怒的嚎叫声相应。

        “嗷——嗷——嗷——”凄厉的狼嚎此起彼伏,响彻群山。无数只刚刚歇在崖壁上的野鸟儿受到惊吓,噗噗拉拉飞起来,遮断张松龄头顶上最后一丝的星光。在如墨的夜『色』中,马灯的灯芯显得那样微弱,仿佛随时都会被吞没一般,看不到任何坚持下去的希望。

        趁着狼群嚎叫示威的功夫,张松龄撕开骡子身边的包裹,将里边的杂货不分贵贱抓了几大把,连同地面上的野草堆成一小堆,然后调转马灯,将里边的灯油和灯芯一起倒扣在了杂货堆上。

        “腾!”火焰夹杂着黑烟跳起数寸,将周围的黑暗『逼』得大步后退。在百米外干嚎的野狼们愈发愤怒,扯开嗓子大声长嚎,“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嗷——嗷——嗷——嗷!”躲在岩石后的狼王仰起头来,发出低沉的咆哮。连绵的狼嚎声嘎然而止,随即是群山的回应,“嗷——嗷——嗷——嗷……”

        当山间的所有回声消失,狼群再度振作起来,在百余米外分成十几个小组,第二次向张松龄围拢。这一回,它们的行动小心了许多,轻易不肯再跳上岩石顶端,而是用身体贴着地面,借助夜『色』的『乱』石的掩护一点点向前『逼』近,尽量不给人类痛下杀手的机会。

        张松龄缓缓拉动枪栓,退出弹壳,将新的一颗子弹顶到等待击发位置。周围的光线太暗,群狼也太狡猾,除了代表两只眼睛的绿『色』鬼火之外,他很难找到更合适的瞄准目标。而动物的头部是最难被准星捕捉的地方,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上下左右晃动。

        晃动,晃动,回避着不可预知的危险,回避着火堆上的亮光,狼群继续向前迫近。它们是黑夜的王子,它们是万里燕山的真正主人。而人类和其他牲畜,不过是上天提供的宵夜。无论对方有多强大,只要薪柴燃尽,周围被夜幕笼罩。他们就会立刻扑将上去,将其彻底撕成碎片。

        一小堆杂货很快就烧完了,光明的势力范围慢慢减小。黑暗和狼群一起向张松龄迫近,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捌?!”张松龄再度扣动扳机,打死一头跑在最前方的公狼。然后看都不看其余野狼的反应,腾出一只手,从包裹里抓了第二把杂货,扔进已经变弱的火堆里。

        火焰再度腾起,黑暗再度大步后退。狼群却没有象第一听见枪声那样慌『乱』,或者说,他们曾经听到过很多次枪声,已经总结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对付手段。只见它们将身体压得更低,倒退着向后挪去,一步步挪出火光照『射』范围内,将身体藏进距离张松龄只有二十米左右的『乱』石下,然后井然有序地蹲了下来,围成半个圈子,等待着黑暗的第三次降临。

        “乒!”“乒!”“乒!”张松龄又开了三枪,打死了三头公狼,将狼群又向后『逼』退了十余米。但他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了,四十米的距离,他无法保证自己在如此暗的条件下,每一枪还都能命中目标。而在狼王的约束下,野狼们对近在咫尺的死亡毫无畏惧,甚至有几头公狼还将同伴的尸体拖到了藏身处,低头去啃食伤口附近的血肉。

        “咯嘣,咯嘣,咯嘣……”张松龄被狼牙啃噬骨头的声音,刺激得周身发紧。他强迫自己镇定,强迫自己不要紧张。将新的子弹推入弹仓,端起枪口,寻找狼王的头颅。必须尽快打死那头经验丰富的老家伙,否则,当火堆熄灭之后,有多少子弹也保不住他自己的命。而行囊中能用来当柴烧的杂货非常有限,即便象目前这样一小把一小把勉强对付,顶多再能坚持一个小时,也就彻底告馨了。

        狡猾的狼王岂肯轻易被他瞄???虽然不断发出呜呜嗷嗷的声音,约束麾下的爪牙。自己却从不肯将头探到藏身的岩石之外,不给人类任何可乘之机。有几次,张松龄变换着角度,几乎已经能看到它的耳朵了,可在将枪口转过去的一瞬间,狡猾的狼王却象能预知危险一般,迅速将头缩了缩,让三八枪的准星再度套了个空。

        “乒!”“乒!”“乒!”“乒!”“乒!”“乒!”几度捕捉狼王失败之后,张松龄只好退而求其次,全力『射』杀狼群中最为活跃的成年公狼。转眼间,就又有六七头公狼死在了他的枪下,但对于整个狼群带来的影响,只是象微风吹湖面一般,转眼就消失了痕迹。

        “嗷——嗷——嗷——嗷!”狼王被张松龄肆意屠戮它属下的行为激怒了,仰起头,再度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嚎。张松龄迅速调转枪口,冲着狼王愤怒中『露』出岩石外的嘴巴扣动扳机?!捌?!”子弹拖着两点火苗飞了过去,打飞一颗白亮的獠牙。

        “呜呜——”嚎叫声瞬间变成了悲鸣。狼王的嘴巴前端被子弹打烂,血顺着两吻大股大股地往外冒。它的眼睛迅速从惨绿『色』变成了金红『色』,后退半步,将身体藏得更深,然后强忍疼痛扯开嗓子,“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所有野狼都抬起头,冲着群山厉声长嚎。中间夹杂着清脆的『射』击声,将山谷里的所有野兽都从睡梦中惊醒,缩卷起身体,瑟瑟发抖。

        当山崩海啸般的狼嚎声终于宣告一段落,张松龄脚下的山坡上,出现了更多双碧绿的眼睛。每一双眼睛里都充满了愤怒的火焰,每一双眼睛里都充满了报复的**。

        “完了!”纵使在鬼门关打过好几次滚儿,张松龄心中也涌起了一股绝望。从开始遭遇狼群到现在,他至少已经打出了三十颗子弹。虽然没有做到枪枪毙命,但顶多也就是其中两三发子弹落到了空处??陕叫9吹穆獭荷谎劬?,已经无法数得清楚。即便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还有足够的精力确保每一颗子弹都不浪费,也无法将这么多的野狼统统杀死。

        当最后一声枪响结束时,便是生命的终结。不是很恐惧,只是身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完,心里头还藏着太多太多的遗憾。又狠狠抓了一把杂货丢进火堆,张松龄将一直舍不得用的盒子炮从腰间抽了出来。那里头还有七颗子弹,如果他能顺利冲到狼王身边的话,也许在被撕成碎片之前,还能跟对方拼个同归于尽。

        青花骡子已经彻底吓瘫,肯定难逃狼口。剩下的杂货如果不烧尽的话,天明后也许还能被过往的商贩们捡走,算是一小笔横财。身上的三十块大洋,也是狼群看不上的,不如掏出来,与杂货放在一起?;褂?,就是二十六路的臂章和宝鼎勋章,如果商贩们捡到大洋之后,能顺便看上一眼的话,也许,还能根据臂章和勋章上面的文字,推算出今夜是谁在此跟狼群搏命,推算出有个男人在生命最后一刻,也没有向野兽屈服…….

        低头检查了一下裤腿和鞋子,张松龄整理衣衫,准备主动向狼群发起最后一击。就在这个当口,忽然间,山道上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号角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令人绝望的深夜里,这一声由人类用嘴巴吹响的号角声,是如此地惊心动魄。居然让张松龄这个已经准备面对死亡的人,心脏都狂跳不止。紧跟着,就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无数号角刺破黑漆漆的长夜,伴随着群山的回应,将光明与希望重新送回人间。

        火把,数十支的火把在山道上拐弯处亮起,由远而近。然后是爆豆子般的枪响,“乒,乒,乒,乒…”“乒,乒,乒,乒…”,子弹在群狼身上跳跃,血肉横飞,哀鸣不断。半分钟前还嚣张无比的群狼迅速败了下去,夹着尾巴,四散奔逃。

        “乒,乒,乒,乒…”“乒,乒,乒,乒…”来人不依不饶,追着狼群继续开枪。从声音里判断,有张松龄最喜欢的盒子炮,有『射』程长远,弹道精准的三八枪,还有击发便捷,一百五十米之内堪称最佳的中正式。甚至连张松龄最不喜欢的老套筒都有,沉闷地击发着,不断向狼群喷吐愤怒的子弹。

        狼王在几头母狼的?;は?,匆匆逃走。临别前兀自不忘回头恶狠狠地瞪上张松龄一眼,仿佛要记住他的模样,以便今后报复。而张松龄仓促发出的子弹,只是在它身边的岩石上擦起了一串凄厉的火花。神经绷得太紧,绷得时间太长,即便是子弹堆出来的神枪手,此刻也无法保持其一贯的水准。

        发觉自己已经彻底脱离危险,张松龄索『性』停止对狼群的追杀。收好盒子炮和三八枪,静待援军的到来。大约在半刻钟之后,一队持着各『色』武器,身上做商贩打扮的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带头一个大约在四十岁上下,发现火堆旁只有张松龄一个,诧异地将手中两支盒子炮向上举了举,然后笑着走上前打招呼,“呵!够种!我还以为是另外一支商队遇到狼群了呢,没想到只是你老哥一个!”

        “多谢各位大叔仗义援手!”张松龄笑了笑,赶紧向对方鞠躬失礼。低头间,背上的汗渍清晰可见。刚才对付狼群的时候,他背后的衣服几乎被汗水给浸透了。先前因为紧张没有察觉,此刻被夜风一吹,才体味到透骨的冷。

        “大叔?!”中年人愣了愣,借助身后火把的光亮重新端详张松龄的面孔。待确认对方着实该叫自己一声大叔,才笑了笑,将手中一双盒子炮『插』回腰间,抱拳还礼,“小兄弟太客气了。这伙狼群把山路都给堵上了,今夜即便不为了救你,我们也得开枪闯过去!我叫吴云起,他们都是我手下的伙计,小兄弟你贵姓?”

        “我叫张松龄!”明知道对方不是个正常生意人,张松龄还是报上了真名。

        “松龄鹤寿,好名字!”吴云起信口道出张松龄名字中的含义?!澳闶堑谝淮纬鋈??否则,也不会只记得拼命赶路,连山下的窝棚都不??!”

        “嗯,是第一次!”张松龄点了点头,脸上有点儿发烧??寂实墙畔抡庾街?,他曾经在道路两边看到过几座破旧的窝棚,也知道那些窝棚前辈行脚商人给同行专门准备下的。无论是谁,都可以免费进去歇息。甚至还可以一边恢复体力,一边在窝棚里头同住的商贩人中间找人搭伴儿。但是为了早日从塞外返回,他自动忽略了那些窝棚的存在。也导致了今夜他被狼群包围,差点儿再也没机会活着走下山去。

        “以后不要那么『性』急。赚钱重要,但是得有命花才行!”吴云起摇了摇头,以老前辈的姿态笑着数落。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地上的子弹壳,愣了愣,迅速向身后回头。

        他麾下的那些“伙计”们,已经将死狼拖在了一起,借着火把的光亮开始剥皮。高高的狼尸堆了三大堆,明显不完全是他们自己刚才的成果。

        “把小兄弟应得的那一份给他留出来!”吴云起的脸『色』迅速恢复了平静,冲着自己的伙计大声命令。

        “知道了!”正在剥狼皮的伙计们答应着,开始给张松龄分账。

        “谢谢大叔!”张松龄赶紧出言拒绝,“我不要了,我就一个人,牲口还被吓瘫了。连自己的货物都拿不了,跟甭说再拿上狼皮!”

        “没事,我帮你带下山。走到前头路上的第一个镇子,就直接丢给当地商人!”吴云起非常大气的摆摆手,拒绝了张松龄的好意。

        夏天的狼皮虽然质量差了些,卖不上好价钱。但架不住数量足够多,一次『性』出手,至少能换回十几个大洋。本着童叟无欺的原则,吴云起麾下的伙计们就将猎物分配完毕。不认真看则已,一认真看,他们也立刻满脸惊诧。在脚下的狼尸里头,居然有三分之二是张松龄一人所杀,并且几乎枪枪命中两眼之间,很少有『射』到野狼身体上的其他要害。

        神枪手?!几个距离张松龄最近的伙计们本能地走上前,护在吴云起两侧。饶是事先已经有思想准备,吴云起自己也被清点出来的战果吓了一跳??戳丝凑潘闪?,低声询问:“当过兵,还是做过炮手?”(注1)

        “当过兵,部队在娘子关被打散了!所以只好改行做小买卖混口饭吃!”张松龄从地上捡起先前丢下的臂章和勋章,向吴云起亮了亮,然后慢慢收进贴身口袋。吴云起身边的伙计们愈发警醒,伸出手,悄悄地『摸』向了腰间盒子炮。

        抢在伙计们有进一步动作之前,吴云起笑着摆手,“你们几个给我赶紧收拾狼皮去,别站在这里愣着!趁着夜里头凉快,咱们还能走好几十里路呢!”

        “嗯,知道了!”伙计们不敢违抗他的命令,答应着转身向后。但彼此的动作却错开了半拍,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能看见张松龄的一举一动。

        “我们这些做买卖的,就怕遇到当兵的老总!”吴云起又笑了笑,冲着张松龄解释。

        这个解释很无力,但张松龄却没资格计较。毕竟自己的命都是对方救的,他不能,也不该在救命恩人的真实身份上纠缠不清。

        “小兄弟准备去哪里发财?”见张松龄默不作声,吴云起笑呵呵地又靠近几步,弯下腰,主动帮他搀扶瘫在地上的青花骡子。说来野怪,先前还赖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的青花骡子,只是被吴云起轻轻在脖子上拍了几下,精神和体力就恢复了大半儿。挣扎着自己站起身,将头贴在吴云起的肩膀上,不断挨挨蹭蹭。

        “我去黑石寨。听说那边干货便宜。我带了一些布匹和女人用的头花,希望能买上个好价钱!”张松龄看得奇怪,想了想,低声回答。

        “黑石寨海拔高,那边的蘑菇质量,在草原上的确是排得上号!”吴云起好像非常懂行,顺口就报出了黑石寨最主要特产?!澳愦牟己屯坊ㄒ捕月?,都是女人们最喜欢的类型,比较容易出手!不过光是在黑石寨内的话,你可能赚不到多少钱。如果有机会,不妨到牧民家转转。他们手里的货物,比当地商人手里的质量好,价钱也更便宜些!”

        “噢,多谢大叔指点!”张松龄将信将疑,笑着说道?!按笫迥?,您这是准备带队去哪?”

        “你说我??!”吴云起笑了笑,『露』出一口非常整洁的牙齿,“多伦诺尔,听说过么?那边有个老朋友订了些茶砖和铁器,数量有些大,所以我只好亲自带队给他送过去!”

        很显然,这又是一句假话。张松龄自幼跟在父亲和哥哥屁股后头转,对各种杂货的味道非常熟悉。此刻山路上停着的那些马车里,散发出来的决不是什么茶叶味儿,而是一股子若有若无的机油气息,凡是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