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二章 山居 (四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二章 山居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山居(四上)

        “这个入云龙,倒也有点儿意思!”见赵仁义一脸崇拜,张松龄笑呵呵地在旁边捧哏??从槔志酵季蜕?br />
        对方嘴里的塞外和他以往去过的任何一处地方都大不相同。这让他对即将展开的旅途充满了兴趣,甚至在内心深处,隐隐多出了几分期待。仿佛此行不止是为了去杀人报仇,而是要去开始一段与以往不同的生活,进行一场全新的历练与冒险。

        冒险是深藏在男人骨子里的天『性』,越是年青,越不愿意重复从前的日子,特别是从前的日子当中,还充满了太多太多的遗憾和无奈。

        在少年的冒险天『性』驱使下,张松龄又问了很多关于此行的目的地,黑石寨的事情。有些问题是他刺杀汉『奸』朱二必须做的准备,有些则纯属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大伙计赵仁义难得能在自家少爷面前找到一个炫耀机会,对所有问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即便自己一时回答不上来,也要东拉西扯地胡『乱』编排一番,反正凭着二人之间从小玩到大的交情,日后张松龄即便发觉他是在信口开河,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在谈谈说说当中,一上午的时间就飞快地过去了??纯赐獗叩娜展庖丫鹊媚苌购盎е?,赵仁义站起来,快速推开屋门,冲着楼下喊道:“东子,顺子回来没有?我让你们点的午饭呢,让厨房赶紧送上来!”

        “回来了,回来了!”被唤作东子的小伙计连声答应着,转身去安排厨房上菜。先前被打发去给张松龄买良民证的顺子,也笑呵呵地走上搂,双手交给赵仁义一个牛皮纸信封。赵仁义抽出信封里的良民证,先对着阳光仔细检查了一遍做工。待确信其的确到达了以假『乱』真地步之后,才满意地冲着顺子点点头,低声吩咐:“嗯,辛苦你了。进屋吧,等会儿东子上来,咱们几个一起吃饭!”

        “不辛苦,不辛苦!”小顺子受宠若惊,连连摆手,“您和三,您和客人一起吃吧,我跟东子两个去伙房随便对付一口就行!”

        “让你吃,你就吃,别那么多废话!”在小伙计面前,赵仁义将前辈架子端得十足,“吃完饭,我还有事情要安排你们两个去做!”

        “那,那我就谢谢六哥抬举!”不敢违背赵仁义的命令,小顺着侧着身子走进门,从洗脸盆架子下层抓起一块干净抹布,手脚麻利地帮忙擦拭桌椅。

        不一会儿,东子也领着几个客栈的伙计走上二楼。将几样精心准备的山东特『色』菜肴在桌子上摆好,然后向赵仁义和张松龄两个各鞠了一个躬,倒退着向屋子外走。

        “东子,你也留下一起吃饭!”正在拉开窗帘的赵仁义背对着大伙命令,“把酒给倒上,今天高兴,每人可以喝两杯。喝高了不准撒酒疯!”

        “哎,谢谢六哥,谢谢三,谢谢三爷!”东子受宠若惊,欠着半个屁股坐在了靠近门口的椅子上。

        同样是给张记货栈打工,他和顺子这种连学徒资格都没混上的伙计,和经历过东家亲手栽培,并且已经出徒的大伙计赵仁义,地位有着天壤之别。平素甭说坐在同一张桌子吃席面,就是在路上随便打尖,都得先服侍着赵六哥吃饱喝足了,自己才敢抽空嚼几口硬煎饼。而今天,赵六哥非但非要拉着他们两个同席,而且还准许他们碰酒,简直给了天大面子。当然,得了这个面子之后,赵仁义再安排他们干什么,他们也轻易不能再拒绝。

        “今天遇到三少爷的事情,除了老东家和大少爷之外,跟谁都不准再提起!”待送菜的伙计们都已经走远,赵仁义用筷子敲了下桌案,正『色』提醒,“若是谁嘴巴上没有把门的,给货栈招来麻烦。即便老东家过后不愿追究,我赵六子也绝对让他在鲁城混不上饭吃,连着爹娘都跟着丢人!”

        “六哥放心,我们就是再坏了良心,也不敢出卖三少爷和老东家!”顺子和东子立刻站了起来,信誓旦旦的保证。

        “坐下,我不是不相信你们,之所以提前跟你们两个说这些,是为了你们好!”赵六子看了看二人,又看了一眼张松龄,板着脸命令,“三少爷是什么身份,想必你们两个猜也能猜得到。眼下咱们山东虽然被日本人给占了,但凭小鬼子那德行,恐怕嚣张不了太久!”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顺子和东子连连点头,看向张松龄的目光里边,无形中又多出了几分畏惧。

        凭心而论,张松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什么身份。他头上那个少校的军衔是追赠的,一旦被国民『政府』发现他还活在世上,恐怕收不收回去还两说着??銮也皇栈厝?,以他入伍不满一年,要人脉没人脉,要资格没资格的情况,也未必能捞到与军衔相符的官职做。即便是回到二十六路孙长官麾下,能升到营长也顶天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继承老苟当年的位置。

        而他即将要做的事情,更与职务和军衔无关。完全是为了兑现给孟小雨的承诺,或者说是为了了结一段个人恩怨。从某种角度上而言,他现在的行为更像一个江洋大盗,而不是什么铁血军人。虽然他自己一直想着要回归队伍。

        张松龄没有仗势欺人的习惯,也不愿意拿着一个空头少校的军衔吓唬人。听赵仁义说得实在太离谱,笑了笑,低声制止,“六哥别吓唬他们了!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街坊,他们不会故意害我?!?br />
        “听到没,三少爷有多信任你们!”赵仁义迅速接过话头,继续给两个小伙计敲警钟。

        “我们两个发誓,不会将三少爷行踪说出去!否则,就让我们全家都不得好死!”顺子和东子畏畏缩缩地举起手臂,对天赌咒。

        “发誓就发誓,说自己就行,别拉上家人!”赵仁义又用敲了下桌案,宣布结束这个话题,“都把面前酒杯端起来,咱们几个一起敬三少爷。虽然没本事学三少爷拿枪杀鬼子,但过了今天之后,三少爷的功劳里头,咱们几个也算出过力!”

        两名小伙计闻言,赶紧用双手举起酒杯。只是胳膊哆哆嗦嗦,一杯酒,倒有大半儿洒在了自家衣襟上。

        尽管觉得赵仁义做得有些过于谨慎了,张松龄还是很感激六子哥的良苦用心,举起面前酒盏,挨个与其他三人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吃菜!说实话,明早一别,咱们几个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再坐在一起呢!”赵仁义跟在张家大少寿龄身后,早把一身驾驭下属的本事,学得青出于蓝。刚刚『逼』着两个小伙计发下重誓,立刻又开始大谈亲情。

        东子和顺子哪里放得开,小心翼翼地用筷子挑了几片青菜叶子,就又抬起头来等候下一步命令。张松龄见到此景,愈发觉得过意不去,赶紧将桌子上最好的菜肴夹了一些,先后放进两个伙计的碗里。

        两个伙计用目光向赵仁义请示了之后,才小口小口地吃了。赵仁义却不会把更多精力花费在他们两个身上,一边替张松龄斟酒,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这地方人多眼杂,我就不邀请三少爷您过来一起住了。明天一大早,我让顺子过去接您。咱们先把您送出张家口北边那道关卡,然后我们再在路上等其他商贩追上来?!?br />
        “放便不方便?如果很麻烦的话,我自己走也行!”张松龄接过酒杯抿了一小口,轻声询问。

        在对付哨卡方面,赵仁义无疑经验比他丰富得多。所以张松龄不在乎听听对方的意见。而赵仁义心里头也清楚,自家三少爷如今虽然做了军官,却没有多走南闯北的经验。想都没想,就低声回应,“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跟带队的孙大哥打个招呼便是。如果不是怕被人认出三少爷您来,给东家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把您塞进商队里一道走都行!”

        “我还有两件吃饭的家伙必须带上!”张松龄将声音压得更低,小心翼翼地提醒。

        “没事,塞在装绸缎的骡子车里!守关卡的那帮家伙都是喂熟了的老面孔,只在乎你给不给他好处,根本没心思管你带了什么东西出关!”赵仁义跟哨卡上的人打交道不止一天两天了,早就将这些家伙的脾气秉『性』『摸』了个透。

        听他说得轻松,张松龄便不再哆嗦,任由对方替自己安排好所有出关事宜。赵仁义一边劝着酒,一边跟张松龄商量着,很快就敲定了明天早晨的出发时间和一些具体准备工作的细节。然后将这些细节从头到尾又检查了一遍,并且要求两个小伙计在旁边查缺补漏。待两个小伙计也找不出任何疏忽之后,放下酒杯,低声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早晨,咱们三个,帮少爷混出关去。顺子,一会吃完饭,你送少爷回他住的地方,顺便在路上买两件衣服,置办一点南边的杂货,帮少爷换个打扮。他现在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做小买卖的!”

        “嘿嘿嘿嘿……”张松龄讪讪地笑了起来,很是为自己的疏忽而惭愧。顺子则高兴得挺起胸脯,好像得到了莫大荣誉一般。

        赵仁义又想了想,将目光再度转向另外一个伙计,“东子,吃完了饭,你去牲口市场,挑一匹脚力给三少爷。最好是骡子,不要马。骡子虽然没有马跑得快,但是比马便宜,并且比马更抗得住辛苦?!?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