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二章 山居 (三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二章 山居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山居(三上)

        几乎所有的商号店铺,在钱财控制方面的规矩都非常严格,即便是东家和东家的子侄,也不能随便挪用货款。书包网

        否则,今天掌柜的随便调走一部分资金,明天伙计们在利润上动手揩油,用不了多久,商铺就得关门大吉了。

        张松龄打小就受父兄的耳濡目染,知道赵仁义说的话占理儿。所以也不敢再过分『逼』迫,点了点头,笑着道:“二十就二十,我原本也没打算多要。不过良民证的事情,六哥你得抓紧时间帮我办好。我第一次到这边来,对什么事情都两眼一抹黑!”

        “三少爷您稍等!”赵仁义起身走到窗台前重新推开窗子,探出半个脑袋朝楼下大声招呼:“顺子,你先上来一下!”

        “哎!”被唤作顺子的小伙计大声答应着跑上搂梯,一溜烟来到屋门口,“六哥,您找我?”

        “有点事情需要你搭把手!”赵仁义点点头,转身走向里边的套间,从床底下掏出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包裹?;榈乃匙釉虿挥萌魏稳朔愿?,主动将门窗重新关好,随即麻利地点上了一个油灯。

        借着窗纸透进来的日光和昏暗的灯光,赵仁义从包裹里的一堆旧鞋子、新袜子之间,翻出一个半旧长靴。取下堵在靴子口臭袜子,将一小包现大洋和一个账本掏出来,摆在了张松龄面前的桌子上,“少爷您别亲自动手,顺子,你去给三少爷数二十块大洋出来!”

        “哎!”小顺子麻利地打开包在银元外的牛皮纸,当着其他两个人的面儿,一五一十地将二十块大洋分出。然后又将牛皮纸重新包好,再度交回到赵仁义手中。

        “三少爷再点一遍!”赵仁义笑了笑,将分出来的大洋和账本一道推给张松龄。

        张松龄明白这些都是规矩,笑呵呵地将二十块大洋点收,然后提起钢笔,在账本上写了挪用资金理由,再端端正正地签好自己的名字。

        赵仁义一丝不苟地“监督”他走完了整个过场,才重新将账本和剩余的大洋藏起来。随即从自己的贴身口袋又掏出两个带着体温的银元,拍进小顺子之手,“你马上去磨坊口刘老二那,给三少爷买一个空白的良民证。要快,别在路上磨磨蹭蹭!下去的时候顺便提醒东子一声,咱们今天遇到三少爷的事情,对谁都不准再提!”

        “知道了,六哥!”顺子躬了下身,攥着银元,小跑着下楼。赵仁义目送他的身影出了院门,转过头,笑着向张松龄解释:“这孩子办事非常牢靠,大少爷很喜欢他。临行前特地叮嘱我,要在他身上多下些功夫。估计这次回去之后,他就能顶上我原来的位置?!?br />
        “能得到六哥的指点,是他的福气!”张松龄笑呵呵地拍了一句,顺手从刚刚拿到的银元当中取出两块,递还给赵仁义。

        “算我送给三少爷的见面礼!”赵仁义连忙后退了几步,连连摆手,“这次没想到能遇上三少爷,否则,我还会在身上多带些盘缠!”

        “怎好让六哥破费!”张松龄不愿用赵仁义的私房钱,毕竟对方也到了成家立业年龄,攒点儿媳『妇』本儿并不容易。

        “三少爷你还跟我客气什么!”赵仁义将脸一板,坚决不收“穷家富路,我再不济,还能从大账上借呢!你离了这里,到哪找钱去?!”

        “那我就先欠着六哥的!”张松龄拗对方不过,只好将大洋又收进腰包。然后歪了下头,笑着问道:“记得斜对门老朱家的小芹她娘曾经答应过,只要六哥出了徒,就可以找请媒人上门提亲……”

        “唉,别提了!”赵仁义挥了下胳膊,咬牙切齿地打断,“那一家人到乡下去躲兵灾,却在半道上遇见了日本人的搜索队。朱大叔当场就被鬼子用刺刀给捅死了,小芹她娘和小芹…….,反正小鬼子什么『操』『性』你也知道。她们娘俩过后想不开,双双抱着跳了大清河。唉!三少爷,我今天不敢问您在跟着谁干,但我希望,您下次杀鬼子的时候,替我多开几枪,最好冲着鬼子裤裆打,把他们那玩意儿全给打烂!我就是没您那本事,我要是由您一半儿的本事,也早就…….”

        他说不下去了,转过身,将面孔冲向了墙壁,双肩耸动。张松龄默默地站起,伸手按住对方肩膀,“六哥,我答应你。下次遇到小鬼子,一定冲他们那地方开火。你也别太难过了,这笔帐,早晚咱们都要连本带利一道讨还回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韩『主席』给人毙了,南京也丢了!”赵仁义抽了下鼻子,低声回应。

        “老话不是说,君子报仇,是年不晚么?况且国民『政府』还没有向鬼子投降!”张松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胜利的希望,但他却不相信这么大个中国,会亡在小日本手里。一年多来,他亲眼看到了中**人是如何在恶劣的条件下浴血奋战。亲眼看到了,这个国家,不止有韩『主席』、黄副司令,不止有秦德纲,朱成碧。这个国家,还有老苟、老廖,还有周珏、田胖子,还有二十六军特务团,杨虎城部教导队,还有还有,娘子关上那一个个不肯瞑目的英魂。

        冲着墙壁默默流了一会儿泪,赵仁义擦干眼睛,讪讪地转过头,“三少爷读书多,我相信三少爷?!?br />
        “六哥当年就比我聪明,如果继续上学,肯定比我读得好!”张松龄不敢再说有关家乡的事情,笑着将话头往其他方向岔,“对了,六哥去过黑石寨没有,对那边的情况熟不熟?!”

        “你要去黑石寨?!”赵仁义低声惊呼,旋即迅速夸张地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我不打听,不打听。三少爷是干大事的人,不该问的,我绝不『乱』问!”

        “我要去那边办点儿事儿!”张松龄笑了小,含混地回应?!傲缛绻ス谑?,就简单将那边的情况跟我说说。免得我跟张家口这里一样两眼一抹黑,连个假良民证都弄不到!”

        听自家三少爷说得模糊,赵仁义果然不敢再多打听。半闭着红肿的眼睛想了片刻,斟酌着回应,“大少爷去年入冬前,曾经带着我去过那一趟。很多教诲,我当时都记在了本子上。三少爷请等等,我这就去把本子找出来!”

        说罢,又是跑到套间里边,从隐蔽处『摸』出一个牛皮纸本子。翻开前面几页,献宝般端到张松龄眼前,“是这里了,大少爷当时说得很详细,我怕自己记不住,就都誊在了这里。黑石寨,在当地人嘴里又叫大石头砬子。距离赤峰大概是二百六十多里,规模大概有咱们老家那边半个县城那么大吧!那边有汉人,也有蒙古人和朝鲜跑过来的流民。一般汉人都住在城里边和城周围的村子里边,喜欢买河北产的茉莉花茶和咱们山东产的加厚老棉布。蒙古人住城外边各自的部落里头,喜欢喝非常浓的砖茶,青岛产的仁丹和同仁堂的?;平舛就?,他们也经常购买…….”

        “我不是问你怎么做生意。我是问你那边现在的治安情况,还有,当地都有什么势力?平素需要小心哪些人?”张松龄越听越不耐烦,低声出言打断。

        “看我这脑袋!”赵仁义这才想起来,三少爷身上还担负着一个“秘密任务”,伸手拍了自己一下,重新开始讲解,“去年我们去的时候,日本人已经占了县城,但对周围的蒙古人很客气,说要搞什么自治!但那些蒙古王爷、贝勒们谁也不服谁,所以一直没搞起来。眼瞅着又大半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弄成没有!”

        “不过三少爷你甭管这些。日本人把妖蛾子弄成了也没用。黑石寨周围除了草甸子,就是大沙漠,您随便找个地方一藏,把小鬼子累死也甭想找到您?!毙⌒囊硪砜戳丝凑潘闪涞牧场荷?,赵仁义继续补充,“但是到了那边,有几个人,您能不招惹最好别招惹。他们可都是地头蛇,比小鬼子难对付多了!”

        听了大半天,张松龄总算听到了一句有用的。立刻抓住赵仁义的话头,低声追问,“哪几个人,我大哥跟你说过么?“

        “说过说过!我全记下来了,在这呢,在这呢?!闭匀室辶阃?,象念顺口溜一般低声朗诵:“黑胡子黑,白胡子白,见了黄胡子没棺材。红胡子请你喝杯酒,平平安安到西台??绫Φ?,骑红马,金砖铺地王爷家。前贝子,后国公,不让须眉雄中雄。真英雄,假英雄,谁人识得入云龙……”(注1)

        整首顺口溜又臭又长,听得张松龄脑袋直发懵。好不容易等到赵仁义念完了,才赶紧将小本子抢在手里,一边看,一边皱着眉头追问,“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比军队里的暗号还复杂?六哥你能不能跟我讲讲?这里头到底说的什么东西?!”

        注1:清代为了遏制蒙古各部重新统一,特地在漠南分封了四十九个旗,漠北分封了六十五个旗。亲王、郡王、贝勒、国公不计其数,均可世袭。民国时期为了图省事,基本对清代政策没有变动,所以一个县大的地域,往往就能找出好几个贝子,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