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六 中)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六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山居(六中)

        “什么时候…….?”终于弄清楚孟小雨哭泣的原因了,张松龄的心脏登时被一股柔情填得满满当当。一秒记住【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然而,这个问题却令他非常难以坦率回答,特别是对着那样一双明澈得几乎可以看到心底的眼睛。

        “我是个军人!”一直逃避下去总不是办法,张松龄深吸了一口气,非常艰难地解释道,“如果伤愈之后还不归队的话,便等同于做了逃兵。非但会让弟兄们在天之灵瞧不起,我自己这辈子也再难于人前抬起头来!”

        “不过,你可以跟我一起走?!泵腿患?,心中灵光忽现,他非常急切地表示,“等杀掉了汉『奸』朱二,咱们两个就一起离开这儿,一起去找二十七师。你还是去做你的护士,我继续去打鬼子!”

        “你不嫌我没读过书?!”孟小雨终于破涕为笑,脸上的阳光亮得令人『迷』醉。

        “不嫌,不嫌!”张松龄连连摇头,“我可以教你识字,你脑子非常好使,学起来比我当年念书时还快!”

        “可我得给我爹娘守墓??!张大哥!”孟小雨还在笑,泪水却止不住地往外涌。如果阿爹没有去世的话,她当然可以跟着张大哥一起走??裳巯掳⒌厣系耐粱故切碌?,大牛娘那天又骂得那样难听。如果真的不顾一切跟着张大哥走了的话,不等同于默认了大牛娘的所有污蔑了么?!

        被孟小雨的笑容扎得心里生疼,张松龄伸开胳膊,将对方轻轻地搂在了怀里。大病之后的孟小雨身体变得很轻,很瘦,也很凉,几乎稍一用力就能『揉』得粉碎。张松龄不敢再给这具身体任何伤害,小心翼翼地抱着,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对方,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真诚。然后,他发现有丝湿漉漉的滋味从胸口透过肌肤和肋骨,一寸寸渗透到他的灵魂深处。

        丢下孟大叔的孟大婶的坟墓不管,作为一个读书郎,这种不带半点儿人『性』的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捎朊闲∮暧涝抖阍谏蕉粗谐は嘭耸?,也是绝无可能。按游击队长伍楠无意间透漏出来的消息,眼下日军已经席卷了半个中国,随时都可能朝武汉发起进攻。如果张松龄再继续躲下去的话,恐怕等到某天想走出山区时,国民『政府』已经退到崖山了。

        他思量着,权衡着,权衡着,思量着,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忠孝两全的办法。倒是孟小雨,趴在他的胸口哭了一小会,便主动抬起了头。抽了抽鼻子,低声表示歉意:“看我,又拖你后腿了。不哭了,哪天你决定走了,别忘记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给你做两双鞋子路上穿!”

        “嗯!”张松龄郑重点头,“现在肯定不会走。要走,也得先把你爹的仇报了,然后再等你的身体调养得更好些!”

        “要是我一直不好呢!”孟小雨擦了下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张松龄追问。

        “那我……”张松龄又被问得呆住了,沉思了好一阵儿,才笑着摇头,“傻丫头,哪有自己诅咒自己的。你这么年青,怎么可能生那种永远好不起来的??!”

        “真希望我的身体永远不会好起来!”孟小雨长长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然后又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扶住张松龄的肩膀,“张大哥,你扶我一把,我想下床走一走!”

        “这会儿急着下什么床?!躺下,病这东西,你越心里着急,它去得越慢!”张松龄小声呵斥,轻轻拉着孟小雨往下躺。

        孟小雨却突然又犯了倔,硬撑着不肯顺从张松龄的意思。二人僵持了片刻,最后,张松龄终究还是拗孟小雨不过,单手搂着对方的纤细的腰肢,将对方慢慢地抱到了地上。

        孟小雨则自己踢上鞋子,在张松龄的搀扶下缓缓迈动双脚。才走了两三步,大腿突然发软,差点一头栽倒。但是她却很快又拉着张松龄的胳膊站稳了身体,强忍着晕眩的感觉,继续缓缓向前走。一,二,三,四……每一步,都像走在荆棘丛中一样艰难。

        张松龄看着不忍心,连忙开口劝告,“少走几步就行了,一旦累到,反而对身体不好!”

        “我想去外边透透风!”孟小雨苍白的额头上挂着几滴汗珠,看上去就像一株晨风中摇曳的野山杏?!罢糯蟾?,你扶我出去。我已经好些天没看到太阳了!”

        “嗯!”张松龄清楚多晒晒太阳,对孟小雨的身体有益无害。点点头,笑着答应了孟小雨的请求。

        除了孟大叔下葬那天强撑着在外边坚持了几个小时之外,最近一段日子,孟小雨很少走出山洞。她仿佛将自己囚禁了一般,或者试图在逃避着什么,除了张松龄之外什么人都不愿意见,什么事情都不想理会。但今天,她却强迫自己重新走到了阳光下,让充满泪水的眼睛重新看到了生命的绿『色』,让单弱的身体重新感觉到了熟悉的山风。

        天还是象以前一样蓝,山还是象以前一样高,阳光比以前更暖和了一些,照得人皮肤有些发痒。世界并没有因为阿爹的去世而变成永远的长夜。高山和大树,也没有因为别人的风言风语,变得丑陋狰狞。

        她是猎户的女儿,从小被山风吹大,理应象山中的野杏树一样坚强。哪怕是被风雪压断了树干,第二年春天,照样会从根部生出新芽。哪怕是被山火烧光了枝条,当冰雪消融时,依旧会在料峭的寒风中仰起带血的冻脸,回报给春天第一抹嫣红。

        一步一步蹒跚,咬着牙,跌跌撞撞,孟小雨距离山洞越来越远。很快,她将张松龄环在腰间的胳膊推开,拒绝了对方继续搀扶,自己扶着树,自己一步步向前。从每一步都摇摇晃晃,到每一步都如履平地。

        一群山雀被惊动,呼啦啦拍动翅膀,冲上云霄。几只松鼠从树枝上探出脑袋,看到那个曾经让自己吃尽苦头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树林中,吓得“吱吱吱”惨叫几声,落荒而逃。孟小雨捡起颗松塔砸了过去,因为久病体虚,没有命中目标。她笑着弯下腰捡第二颗松塔,低头的瞬间,却轻轻抽了几下鼻子,“什么味道?你闻见了么?”

        “好像,好像有人在烧东西!”张松龄也用力抽了几下鼻子,将面孔迅速转向树林外朝阳的一处山坡,“在你爹的坟那边,好像又有人来拜祭他了!是,好几个人呢。要不要过去跟他们说几句话?!”

        孟大叔乐善好施,在村子里头的人缘非常好。村民们虽然那天因为家园被毁迁怒于他们父女,但在看了周围其他几个村子的下场之后,也慢慢明白,即便没有孟氏父女收留**伤兵这一档子事情,恐怕龙泉寨早晚也得被鬼子给烧成白地。那群来自东洋的禽兽根本没把中国人当人看,他们想进山杀人防火,有的是借口。他们甚至不用找借口,只要他们觉得这样作孽能让他们自己高兴就行了。

        明白了孟氏父女无辜,大部分善良老实的村民们,便开始后悔当日坐视孟小雨被大牛娘污蔑的行为。对于一个未婚姑娘家来说,名声比『性』命还来得重要。一群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的叔叔伯伯们,居然任由她被一个远近闻名的泼『妇』欺负,回头想想,大伙真对不起老孟山平素相待之义。所以,孟大叔下葬那天,几乎所有村民都带着几分负疚的心情前来帮忙了。一些躲鬼子躲得比较远,没及时得到消息的,随后几天内也陆续赶了回来?;蛘咴诿闲∮甏睬胺乓坏愣闪?,或者到孟大叔夫『妇』的坟头旁烧几叠冥纸。总之,做人不能无情无义,不能对孟猎户坟茔和他的女儿置之不理。那样,大伙过后想起来会一辈子心里都不安生。

        孟小雨只是在父亲葬礼的当天,强撑着出面答谢了邻居们的善意。随后便因为病情加重,再也没有走出山洞。对前来拜祭父亲的人,自然也没精力和心情再当面致谢。但今天,她却突然想去为父亲尽一份女儿的义务,拉住张松龄的胳膊,低声求肯:“要去。大哥,你扶我过去吧,我自己走得太慢!”

        难得见到孟小雨开始想跟自己以外的人交谈,张松龄当然不会阻拦。将孟小雨的一支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架着对方,缓缓朝孟大叔的坟茔走了过去。才走出树林,他的脚步猛然顿了顿,带得孟小雨也是一个趔趄……

        “对不起!”张松龄赶紧将对方扶住,低声致歉。

        “怎么了?!”孟小雨茫然看着他,不明白平素一向沉稳的张大哥此刻因何而表现失常?!八谀潜?,我看不太清楚!”

        “是大牛,他居然打了绑腿,身后还背了把大刀!”张松龄笑了笑,主动向孟小雨解释,“那是游击队的标准打扮。那天跟鬼子打仗时,伍队长和他手下的弟兄,都打着同样的绑腿!”

        游击队物资匮乏,发不起统一的军装。所以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方法,将自己与普通百姓区别开来。从脚踝处一直打到膝盖的绑腿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几项,张松龄其实也不确定,但用来辨别大牛此刻的身份,却已经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