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五 中)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五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山居(五中)

        望着那一对相互搀扶的背影去远,游击队长伍楠摇了摇头,将满肚子的遗憾暂时抛在脑后,“马上整队,咱们得抓紧时间离开这儿!小鬼子有汽车代步,几十里的路程眨眨眼皮就到。书包网shubaowang.yaochi上次在二道梁那边有个村子的人就是因为撤得太慢了,被鬼子堵在了里边,男女老少六十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这话他是冲自己麾下的游击队员们说的,只是好像嗓门稍大了些,不小心传到了蹲在火场边的几家村民耳朵里。结果,先前无论任李政委说哑了嗓子都不肯起身的那几家人,立刻象被针扎了般跳了起来,头也不回地逃了个无影无踪。

        既然百姓们都已经撤了,游击队也就没有了继续逗留的意义。他们毕竟才刚刚组建了不到半年时间,无论在武器方面和人员素质方面,都不具备跟鬼子大部队硬拼的资格。当即,大伙带上刚刚从战场上收集到了武器和弹『药』,沿着另外一条道路从容撤退。临走之前,还不忘了给地上的每具鬼子尸体再补上一刺刀,免得其中还有漏网之鱼。

        这场仓促而又简短的战斗,并不是游击队组建以来的第一仗。但论及战果,却远非先前任何一场战斗所能企及。以前伍楠和李国栋两个也带着麾下游击队员们偷袭过鬼子和伪军,然而因为自身战斗力还有待提高的缘故,每次打翻几名敌人就得赶紧撤退。从没进行过一场哪怕是小分队规模的歼灭战,更甭说从容打扫战场了!

        唯独这次,大伙非但将剩余的三个真鬼子全部给包了圆,还顺带着吓跑了整整一个班的伪军;缴获了步枪十九条,指挥刀一把,甚至连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掷弹筒,都从战场上捡回来一门。

        这批九成新的武器,足以把游击队的整体战斗力向上再提高一个台阶。特别是那具一发榴弹都没打过的掷弹筒,更是让大伙如虎添翼。虽然掷弹筒的管身上被子弹打得凹进去了一个洞,即便修好之后也达不到原来的『射』击精度,可比起用竹子做得原始投石机来,至少也领先了四、五百年!

        “我刚才还在想,怎么这回小鬼子变抠门儿了,居然没带掷弹筒?原来不是没带,是还没来得及用就被打废了!”游击队长伍楠用手『摸』着掷弹筒身上的凹洞,用钦佩的口吻感慨。

        李国栋和他是从同一支队伍中派到基层的干部,彼此之间相识多年,几乎对方一开口,就能猜到这句话想表达的真实意思是什么。笑了笑,低声道:“那当然了,毕竟是孙连仲用大洋堆出来的军官种子,本事可能太差劲么?不过他再好,你也不用惦记着了。不是一家人,进不了一家门。就凭他刚才对待大牛娘那个态度,咱们游击队里,恐怕也不能有他的位置!”

        “刚才那事儿,可真不怪他!”伍楠摇了摇头,低声替张松龄辩解,“换了任何年青人在他那个位置上,恐怕也不能由着大牛娘把自己未过门媳『妇』的眼睛戳瞎掉??銮夷忝豢醇?,从始至终,他手中的那支盒子炮保险都没打开!”

        “无论打开没打开,他都不能那样干!大牛娘是泼了些,可他是军人,不能跟老百姓比谁素质更低?!崩罟捌擦似沧?,满脸轻蔑,“为什么他们国民党的军队,在敌后很难扎下根;而咱们**的军队,却能在鬼子眼皮底下发展壮大?关键就在这里!你得能跟老百姓打成一片,有些时候,明知道自己在理,也得先让老百姓把这口气顺过来!而他们**呢,老觉得自己劳苦功高,老是在老百姓面前摆架子,充大爷。所以在老百姓眼里看来,跟小鬼子基本没什么两样。甚至不愿意冒半点儿风险帮助他们!”

        毕竟是政工干部,他可以把任何事情都上升到英雄抗日大局的高度。数落起来,丝毫容不得别人辩驳。队长伍楠反应慢,几次想出言打断,都没找到合适时机。直到李国栋把所有话都说完了,才清清嗓子,低声回了一句,“我怎么听说,他是被老猎户从死人堆里偷偷给捡回来的呢!那老猎户,怎么着也应该算是百姓的一员吧?”

        “那是因为,老猎户想招他做女婿!”李国栋将声音提高了一些,皱着眉头驳斥。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他从见到张松龄的第一眼那时起,对此人就半点儿好感都欠奉。虽然他心里头明明知道,此人无论是枪法还是战场感觉,都超过了游击队中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任何成员。一旦被拉进队伍,所带来的好处,肯定远远大于十几条步枪和一门破损的掷弹筒。

        “那些龙泉寨的村民也没有向小鬼子举报他!”不理解老搭档今天为什么如此执拗,伍楠心中有些上火,说话的声音也在不知不觉间大幅度提高?!拔揖醯冒?,咱们不能因为他今天与百姓发生了矛盾,就将他拒之门外。是,他『性』子是有些野,对大牛娘也的确不够礼貌,可咱们这边,不还有你李政委么?你可以慢慢教育他,一点点帮助他改正错误!要知道,象他这样打过大仗的老兵,即便放在咱们主力部队中,都是宝贝疙瘩。你今天不要,以后有的是人抢他走!”

        “那是你一个的看法!”李国栋轻轻耸肩,“我知道,你从去年冬天,眼睛就已经瞄上他了??墒悄惚鹜?,他是二十六路的军官种子!连续获得过两枚国民『政府』的宝鼎勋章,在**兄弟那边,前途远大得很!你把这样一尊大佛给留在咱们这小座刚刚盖起来没几天的小庙当中,就不怕房顶被人家捅穿了么?到时候,人家孙连仲将军一招手,你是放人走呢,还是让他把咱们整支游击队都拉到国民党那边去?!”

        “你这话有点儿强词夺理了吧!”游击队长伍楠越听越觉得老搭档的话不靠谱,瞪着眼睛提醒,“他如果能把游击队拉到**那边去,岂不证明了咱们两个都是废物?!老李,你今天到底哪根筋拧着了,怎么专捡这些不着边的话说!”

        “反正我这个政委,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李国栋也知道,刚才自己最后一句话有些危言耸听,想了想,板着脸补充,“他枪法好,战场生存能力强,战机把握能力高,这都是事实??伤嵌肪?,对咱们**的队伍一贯持敌视态度,也是事实!我不能因为一时惜才,就任由你冒盲目军事至上的险!”

        “那你意思是说,我拉一个国民党兵进来,就是不讲政治了?!”伍楠忍无可忍,皱着眉头质问。

        李国栋耸耸肩,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那是你自己想的。我只是尽我自己的职责。虽然眼下国共合作是主流,可咱们也不得不留着点儿心眼儿。毕竟再来一次”四一二”,咱们八路军恐怕很难承受得起!”

        二人都是参加过北伐的军中骨干,对“四一二”事变记忆犹新。那场在中国历史上无法回避的悲剧中,**人因为没有做丝毫防备,被突然翻脸的盟友杀了个血流成河。虽然眼下国共联手抗日是主流,但凡是目睹耳闻过那场事变的人,恐怕都不敢确信哪天友军会不会再突然翻脸。要知道,就在“四一二”之前的一个星期,今日主持全国抗战大局的同一个人,还亲手赠给了被屠杀者一面写着“共同奋斗”四个大字的锦旗!

        “总不能因噎废食!”伍楠气得已经忘记了争执的原因,大声抗议。

        “不吃这块肉,也不至于饿死!”李国栋看着伍楠的眼睛,针锋相对。

        两个人自从搭档以来,很少当着队员的面争执,更不会吵得如此激烈。走在前头的游击队员们被争吵声给吓到了,纷纷回过头来,小心翼翼打探两位领导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伍楠和李国栋立刻意识到争执的时机不对,各自缓了一口气,笑着冲队员们挥手,“去去去,别『乱』打听。我们两个交流,交流感情呢!”

        “对对,我们交流感情呢。我们一直这样交流感情!”

        交流感情,两个大男人之间?!游击队员们愣了愣,笑着将头转开了。李国栋不愿因为一个国民党兵的去留,影响到自己跟伍楠的配合,犹豫了片刻,主动退让,“如果你真的觉得,收留他对咱们来说,利大于弊的话,我不阻拦你。但我会一直盯着他,以免日后出现什么问题!”

        “我倒是想留呢,可刚才人家走的时候你不让我留,现在再去三顾茅庐,恐怕也没什么效果了!”伍楠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

        有本事的人通常都比较有个『性』。从他的角度观察,张松龄绝对是一位非常有个『性』的年青人。表面上待谁都彬彬有礼,骨子里头却透着一抹宁折不弯的狂傲。游击队没在第一时间向他发出邀请,恐怕以后,也很难再得到他的认可。特别是在他心里已经对游击队有了成见,又非?;衬钤刺匚裢诺那榭鱿?,任何努力,恐怕都是徒劳。

        “那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李国栋先前真没想到一个受了伤的国民党兵,居然在老搭档心中占了这么重的分量,愣了愣,询问的口气里再度带出了浓烈的不满。

        “想办法先找到他,帮他把孟大叔的遗体从伪军手里赎出来吧!”伍楠看了自己的搭档一眼,叹息着道,“这也算替咱们七十九团的苏政委还了个人情。去年临被分下来的时候,苏政委曾经跟我说过,他在第二十七师的医务营养伤时,曾经遇到过一个叫张松龄的爱国青年,并且跟此人请教过日军的作战特点。苏政委临出院的时候,还给过他一个五角星,希望日后有机会,能把他拉入咱们的队伍……”

        没等伍楠把话说完,李国栋跳起来打断,“苏政委提起过他,你怎么不早说!”

        “我还没等说呢,你倒先开始给我上纲上线了!”伍楠又看了他一眼,耸着肩膀抱怨。老搭档什么都好,就是太教条了些,并且功利心也有那么一点点儿重。所以两人这段时间配合虽然默契,感情上却始终疙疙瘩瘩的,彼此很难做到肝胆相照。

        “我这就派人去找他!”既然主力部队的老政委都看好那个年青人,李国栋便不觉得此人会给游击队带来什么风险了,想了想,主动亡羊补牢,“他那个小媳『妇』是猎物的女儿,恐怕在山中早就预备下了临时藏身的地方。我多派几个人进山找他们,同时联系咱们的关系户,看能不能让伪军主动把老猎人的遗体丢到城外『乱』葬岗里。嗯,苏政委那边,最好在咱们也去一封信,告诉他,他提到的那个爱国青年,如今就在咱们眼皮底下养伤。如果主力部队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派人来把他接走…….”

        “嗯!”伍楠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他不看好这些补救措施的效果,但能做一些事情,终究比不做要强。毕竟今天游击队的收获,其中有一大半儿功劳得算在小胖子头上。就凭着这一点,游击队也应该还他一个人情。

        至于日后他继续去当**也好,改投自己这边也罢,又何必太苛求呢。毕竟,他都是中**人,打的都是小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