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五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山居(五上)

        “在下张松龄,多谢游击队的救命之恩!”看到对面的人反应不对,张松龄这才察觉到自己的步枪摆在一个随时可以发起攻击的姿势上,赶紧站起身来,笑着朝救命恩人拱手。推荐[靖安小说网]:

        “都是中国人,客气什么?!”五短身材中年人愣了愣,还了一个很标准的军礼?!拔医形殚?,八路军一二零师的,现在奉命于娘子关一线组织游击队。张兄弟真是好枪法,一个人顶住了这么多鬼子和伪军!”

        “哪里顶得??!要不是你们来得及时,我早已经被伪军们用『乱』枪给打成马蜂窝了!”张松龄用手捂着胳膊上的伤口,苦笑着谦虚。托三八枪的子弹穿透力太强的福,这是一个贯通伤,没有波及骨头?;赝氛疑站葡聪?,再抹点儿以前用剩下的『药』粉,估计一个星期左右伤口就能结疤。

        “你受伤了?!”游击队长伍楠敏关切地追问,随即从腰间『摸』出一个脏兮兮的小油布包,“我这里还有一点儿消炎粉,你赶紧拿去敷上。天已经热了,小心伤口感染!”

        消炎粉对于贯通伤的确对症,可半年前那次伤口感染差点儿要了小命儿的经历,让张松龄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而伍队长手中的消炎粉,明显存放得很不正规,万一洒到伤口上没消得了炎反而起了什么坏作用,这荒山野岭里,可是找不到第二个李营长能救自己的命。

        “不用了,不用了,我家里头有自己配的金创『药』?!惫思暗蕉苑降难彰?,张松龄笑着摆手,“你弄点儿消炎粉不容易,还是留给伤势更重的弟兄吧!”

        “也好!”伍队长想了想,将手中油布包抛给自家弟兄,“小张,拿着这个给王老虎他们几个敷到伤口上。小心点,别弄进土去!”

        “哎!”有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伸开双手接住半空中飞过来的油布包,转身跑去救治自家伤员。张松龄本能地想提醒一下对方注意伤口感染的问题,话到了嘴边,又谨慎地咽回了肚子里。

        伍楠却不像张松龄这么拘谨,看看伪军们丢下的枪支弹『药』已经被麾下游击队员们颗粒归仓,笑着向张松龄发出邀请,“小鬼子向来不肯吃亏,估计会派人前来报复。如果张兄弟没地方养伤的话,不妨暂时先到我们那边休息几天!”。

        “也好,不过,你先等我一下!”张松龄先是点头,然后又迅速摇头。弯腰捡起三八大盖儿背在肩膀上,小跑着冲向大牛和孟小雨两人藏身之处。一边跑,一边焦急地喊道:“大牛,大牛,小雨醒过来没有,小雨怎么样了?”

        “哎,哪(我)们这就出来!”大牛早就将外边的情况看了个清楚,只是因为怕生,没敢从树林中『露』头。此刻听到张松龄的呼唤,低低的答应了一声,扶着哭成泪人儿的孟小雨往林子外走。

        “小雨,你怎么样?!”看到平素野小子般的孟小雨哭得梨花带雨,张松龄心里也是一阵难过,小跑着走上前,伸手去托孟小雨的胳膊。

        孟小雨立刻扑了过来,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大放悲声,“张大哥,呜呜……呜呜……”

        “不怕,不怕,我在呢,我在呢!”张松龄抹了把泪,温柔地轻拍孟小雨的头顶,“孟大叔的血债,我一定会替你讨回来!”

        “孟大叔是被朱二给打死的!”大牛在旁边,瓮声瓮气地『插』了一句?!熬褪歉詹糯私謇锓呕鸬哪歉黾一铩?br />
        话才说到一半儿,他又拔腿往村子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嚷嚷,“房子,哪(我)们家的房子。这遭瘟的朱二,早晚得下地狱!”

        “老乡,你去哪儿?”游击队长伍楠迎头拦上,却被大牛撞了个四脚朝天。几名游击队员见状,赶紧上前搀扶。却被伍楠一把推开,“拦住他,拦住他。已经来不及了!他现在跑进火场里去,肯定得被烧死!“

        闻听此言,游击队员们撒腿便追。一直追到了村子口,才将已经红了眼睛的大牛抱住。此刻村子早已变成了一个火焰山,浓烟夹着红星四下『乱』滚。被困在火场里的家畜厉声惨叫,东奔西突,却始终找不到可以逃命的通道,被浓烟熏倒在地上,悲鸣着变成了一堆堆烤肉。

        山区物资匮乏,所有房子都是硬木为梁,茅草做顶。春天的气候又干燥,几乎是火苗一滚,就能将整栋房子付之一炬。很多百姓发觉枪声已经停止,从藏身处跑出来,试图跑进村子抢出自家最珍贵的物品。他们都像大牛一样,被游击队员拦在了火场外。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房子燃烧,倒塌,最后和院子里的所有物品一块儿,变成一个硕大的火把。

        原本就已经穷得家徒四壁,现在连四壁都没有了,让大伙今后可怎么活?!赶回来的男人们象被抽了筋骨一般,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女人们则搂着自家孩子,放声嚎啕:“哪(我)的新柜子啊——”

        “哪的牛啊——”

        “哪给孩子存的娶媳『妇』钱啊,这帮杀千刀的,可是缺大德了!”

        ……

        大多数游击队员都是附近村落里的后生,跟龙泉寨的人沾亲带故。见到自家亲戚遭了灾,纷纷上前安慰,“四叔,别难过。先跟四婶和兄弟们去我家里头住吧。我家还存着十几根木头。等火灭了,就能帮你重新把屋子搭起来!”

        “是啊,三妗子,别哭了。这笔帐,咱们早晚跟小鬼子讨回来!”

        “您先去我家躲躲。明天,我就跟二顺子他们几个上山砍檩子去。就凭我们这些大小伙子,还怕给您起不了屋么?”(注1)

        山民们淳朴善良的一面,在这些游击队员身上表现得淋淋尽致。听着耳边温暖的话语,乡民们的哭声渐渐减小。游击队政委李国栋抬头看了看太阳,估计着鬼子的援军恐怕快赶到了,跳上村口的一块巨石,大声喊道:“乡亲们,乡亲们,先不要哭。这笔帐,不过是小鬼子在中国欠下的千千万万笔血债之一。咱们早晚,要跟他们算清楚……”

        刚刚遭受了飞来横祸的村民们抬起泪眼,满脸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的遭遇与此人口中的千千万万有什么必然联系。李国栋被看得很是沮丧,顿了顿,继续喊道:“但是眼下,咱们必须赶紧撤离这里。小鬼子向来不肯吃亏,发现他们的人被消灭之后,肯定会派大队人马前来报复……”

        这句话,大多数村民们都听懂了?;ハ嗖蠓鲎耪酒鹕?,准备去附近的村落里投奔靠得住的亲戚或者朋友。也有几家存着侥幸之心的迟迟不愿离开,继续眼巴巴地看着烧成火场的村落,希望在火灭之后还能从灰烬中捡回自家藏在地窖、墙缝或者其他隐蔽处的一些贵重财产。

        李国栋不是本地人,猜不透村民们的心思。见还有几个家庭没有挪窝,想了想,又大声补充,“如果实在没地方可以去,我们游击队可以在山中,给大伙临时搭几座马架子。反正天已经渐渐暖和了,大伙在马架子里先对付一阵子,等鬼子撤走了,咱们再回来,重建家园!”(注2)

        那些留在原地的家庭,对他的劝告置若罔闻。继续眼巴巴地看着村子,等待火势变小。张松龄恰巧搀扶着孟小雨走近,见大牛娘和大牛在蹲在火场边,便好心地补充了一句:“婶子,大牛,咱们走吧。他说得对,小鬼子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会前来报复。我刚才亲眼看到一个鬼子兵骑着马朝……”

        “都是你这个灾星!”蹲在火场边缘死活不肯离开的大牛娘忽然跳了起来,一把朝张松龄的脸上抓了过去?!岸际悄阏飧鲈中?,要不是你藏在哪们(我)村,鬼子怎么可能打上门来???!”

        张松龄猝不及防,脸上被抓了五条深深的血印儿。孟小雨见状,立刻象母豹子一般架住了大牛娘的胳膊,凄声喊道:“你要干什么?你疯了,刚才要不是张大哥,你早给汉『奸』打死了!”

        “你才疯了,不要脸的小养汉!要不是你把这个灾星招来,哪(我)们村子怎么会让鬼子惦记上!”大牛娘拉开架势,将攻击目标直接换成了孟小雨。(注3)

        这句话对于一个未婚女孩子来说,实在过于肮脏。孟小雨惨白的小脸儿腾地一下涨成了紫黑『色』,双臂猛一用力,将大牛娘推开了四五步,“婶子,你,你说什么呢。我跟张大哥可是清清白白……”

        “我说你是小养汉!”大牛娘瞪着孟小雨,满脸恶毒,“他叔,他婶儿,你们看看呢!就是这个小婊+子和她的野汉子,把鬼子勾引来的。咱们可得盯紧了他们两个,这全村的房子全得着落在他们两个身上……”

        孟小雨被骂愣了,抬起胳膊想打,却下不去手。大牛娘立刻坐在了地上,一边哭,一边用手拍打自家大腿,“孩子他爹啊,你看看啊,你看看啊。有人勾着野汉子,欺负哪(我)们娘俩??!孩子他爹啊,你怎么走得那么早啊……”

        “娘,你说什么呢!”大牛再也看不过去了,走到自家母亲身边,拉住她的胳膊向起拽,“小雨是个好女娃,你不能这样埋汰人家!“

        “我还说错了,我还说错了?!”大牛娘顺势跳起,吐沫星子如同毒『液』般飞溅,“她原先老是喊你帮着挑水,现在怎么不用你了?!她要不是看上了这遭了瘟的死胖子,会连咱们家过年时送的猪耳朵都给退回来!”

        “别说了,娘,求你了,别说了!”大牛虽然心里也恼恨孟小雨“喜新厌旧”,却不愿母亲用这种方式替自己出气,拉着她的胳膊,迈步朝村子外走。

        大牛娘没自家儿子力气大,挣扎了几下,却被越拉越远。猛然从头上抽出一个木头簪子,先扎了儿子的手背一下,然后趁着大牛被戳痛的时候挣脱出来,将簪子直接朝小雨的眼睛戳了过去。

        孟小雨刚刚失去的父亲,又被人如此侮辱,一时间,竟被气得浑身发抖,根本不懂得躲闪。眼看着木簪子就要戳到孟小雨的眼睛,突然间,张松龄从斜刺里冲了过来,一把将大牛娘推了个倒栽葱。然后拔出盒子炮,直接顶在了这个女人的脑门上,“你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说一句!”

        大牛娘这才意识到,对方是个杀过很多人的兵痞。一时间吓了个魂飞魄散,双手死死托住枪管,大声喊道:“哪,哪就不说!你有种就打死哪,哪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可是你自己找的!”张松龄咬着牙,慢慢用手指搬开盒子炮的保险。念在对方伤心过度的份上,他可以不计较几句恶毒的脏话。但他无论如何不能容忍有人当着自己的面儿试图戳瞎孟小雨的眼睛。

        即便不打开保险,当他身上的杀气外溢时,也绝非一个普通农『妇』能承受得住的。大牛娘吓得双腿『乱』蹬,声嘶力竭地喊道:“饶命,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他叔,他婶儿,快来帮哪说句话啊。你们不能看着一个外乡人……”

        众乡民赶紧上前,拉胳膊扯袖子,将张松龄从大牛娘身边扯开。先前被吓得愣在原地的大牛也猛然醒悟过来,扑过去,一把抱起自家母亲,“娘,你别怕。我来帮你。姓张的,有种你就朝我这儿打!”

        张松龄才没兴趣跟这娘两个继续纠缠,收起枪,转身去安慰已经委屈得无法站立的孟小雨。大牛娘躲在人群之后,勇气立刻又回到了身体内。一只手拉着大牛的胳膊,一只手冲着众人比比划划,“他叔,他婶儿,刚才你们都看到了!这个外乡人,根本不念咱们对他的好处。如果你们还不赶他走,等日本人再找上门来,大伙还得被押着去挡子弹!”

        众村民原本就因为房子被烧,心里头对张松龄有些怨气。听大牛娘这么一说,又联想到先前被汉『奸』押着去劝降的事实,再看向张松龄的目光,就立刻变得无比冰冷。

        可他们却谁也不敢带头去赶张松龄走,毕竟对方手里有两把枪。枪法又深得老猎户孟山的真传,想打掉谁的鼻梁骨,子弹绝对不会偏到眼睛上。

        游击队的李政委虽然擅长做百姓工作,却无法处理这种纠缠着男女恋情的人民内部矛盾。想了想,冲百姓们喊道:“大伙可别这么想,即便张,这位张兄弟不在你们村,鬼子过来祸害大伙,也是早晚的事情。这样吧,小张兄弟先到我们那住一段时间,等他的伤养好了,再决定去哪儿。你们呢,也赶紧离开这儿,别再耽搁了。说不定,鬼子的大队人马,这会儿已经在半路上了!”

        他原本是处于一番好心,既不将矛盾引到游击队与百姓之间,也给张松龄和孟小雨这二位当事人一个躲避机会。谁料张松龄正在气头上,看周围所有人,除了孟小雨之外都面目可憎至极。转过头,冲着村民们吼道:“想赶我走是吧?想赶我走就直接说出来!在小雨身上找茬算什么本事!放心,我不会赖在你们这儿。等给孟大叔过完了头七,我立刻就走。谁稀罕跟你们这些无情无义的东西住在一起!”

        “张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李政委眉头一皱,立刻开口批评?!八前涯悴卦诖遄永镅税肽甑纳恕?br />
        “孟大叔给了他们钱!所有粮食、『药』材,从没白拿过!”张松龄根本听不进劝,瞪圆了眼睛反驳,“不信你回头问问他们,孟大叔在世的时候,欠过他们谁家的人情?!”

        “你,你这……”李政委没想到张松龄的思想境界如此之低,一时间居然失去了反驳的能力。颤抖着嘴唇,半晌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老猎户孟山为人爽快,又有一手好枪法。每次打到大型猎物,从不忘了让小雨给左邻右舍们送一份肉食。故而全村三十几户人家,还真没有任何一家白白施舍给过孟大叔任何人情。相反,也找不到任何一家没受到过孟大叔的好处。

        此刻听张松龄开始翻旧账,村民们不觉心中有愧。叹了口气,纷纷将头扭开,不敢再看看张松龄和孟小雨。

        “这位长官的好意,我也心领了。但是我天生一个灾星,可不敢再拖累你们!”将头转向李政委,张松龄继续说道。对方刚才试图和稀泥的表现,实在让他心中很不舒服。所以干脆离远一些,免得彼此之间产生更多的纠缠。

        游击队长伍楠一听,心里就有些急了。跑上前几步,大声喊道:“那你到哪里去?你身上还带着伤,这位,这位姑娘父亲的丧事,也得有人帮忙『操』办一下!”

        “我们两个自己来弄。无须劳烦长官!”张松龄看了他一眼,冷冷地回应。受到老苟的影响,他对八路军原本就没什么好感。只是在见了苏醒之后,才觉得自己先前的看法恐怕有些偏差,进而对八路军产生了几分兴趣。但今天又见到一个『乱』和稀泥的八路长官,心中的好感和恶感就互相抵消了。再也不愿意跟对方扯上更多关系,以免日后见了特务团石良材等人,彼此觉得难堪。

        伍楠还想再劝,却被政委李国栋用一个眼『色』制止住了。只好悻悻地挥了下胳膊,低声说道:“那好,日后有用得到我们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到三台子那边找我们?!?br />
        “多谢,咱们后会有期!”张松龄笑了笑,扶着失魂落魄的孟小雨,再度走向深山。将燃烧的村落,和无数双憎恨或者懊悔的眼睛,统统丢在了身背后。

        注1:檩子,木结构房子的次梁。

        注2:马架子,简易窝棚。多用木头和树枝搭建,可以供夏天乘凉或者躲避地震。

        注3:养汉,骂人脏话,意思是未婚先与男子同居,并倒贴钱给男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