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三 上)

    第二卷 荒原 第一章 山居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山居(三上)

        “鬼子……”孟小雨吓得魂飞天外,转身就往屋子里跑。推荐[靖安小说网]:

        她知道张松龄久病体虚,准备背着对方一起进山躲避。却看见张松龄一只手拎着父亲打猎时盛子弹的棉布口袋,另外一只手正往挂在墙上的步枪处伸。

        “快跑,张大哥,外边来了好多鬼子,你挡不??!”大牛也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屋子,扶着门框大口大口喘粗气。

        “身边没趁手家伙,更挡不??!”张松龄平静地回了一句,将子弹推入枪膛。一只手拎着拴枪的帆布带,另外一只手推开了孟小雨?!肮碜邮浅逦依吹?,你跟大牛去他家红薯窖里头躲躲,我出去引开他们!”

        “不——!”孟小雨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张开双臂,紧紧抱住张松龄的后腰,“我跟你一起走,咱们两个今天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块儿!”

        “你……”张松龄接连挣了两下没挣脱,心脏处那层人为制造出来的硬壳终于被孟小雨的泪水给融化,叹了口气,低声应允:“也好,那就咱们两个一起上山。赶紧放开我,去仓房找几条肉干儿!这一走,还不知道得躲多少天呢!”

        “嗯!”孟小雨点点头,像个小童养媳一样从张松龄手中抢过装子弹的布口袋,扛在了自家肩膀上。

        时间紧迫,二人不敢再多耽搁。从仓房里又拎了两条肉干,便匆匆出了家门。邻居家的大牛酸溜溜地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突然把心一横,也拎了把铁锹,快步追了上来,“带上我,带上我,我跟你们一起走。张大哥,我跟你们一起走!”

        “小心鬼子连你一块儿抓!”孟小雨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声威胁。

        “我不怕,他们敢抓你,你和张大哥,我就拿铁锨跟他们拼命!”大牛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将张松龄的另外一只胳膊架在了自己肩膀上,“我力气大,他们打不过我!”

        孟小雨本能地想赶他走??纯凑潘闪涿皇裁捶从?,便也息了这个念头。三人互相搀扶着跑上村子正对面的山坡,前脚才踏进树林,身背后已经响起了凌『乱』的枪声。

        “站住,不准跑,太君找你没有恶意!没有任何恶意!”十几名刚刚招募入伙的伪军,举着三八大盖儿,冲着天空鸣枪威胁。跟在伪军的身后,则是半个小分队的鬼子,每个人都走得气喘吁吁。在这伙贼人的最后面,还有两匹东洋马。一匹马的背上坐着个留着仁丹胡须的鬼子军曹,另外一匹马的背上,则坐着一名身穿淡灰『色』长袍的二鬼子,长得斯斯文文,只是腰杆子一直半弯着,就像条被打断了脊梁骨的哈巴狗一般。

        张松龄才不相信伪军们的瞎话,什么叫没有恶意?没有恶意,犯得着这般兴师动众么?!要知道,自己这边只有一把步枪外加一把盒子炮,而鬼子那边,如果把伪军也包括在内的话,人数已经超过了二十。

        动用半个小分队的鬼子和一个班的伪军,只为了抓他这个伤号。小鬼子那边,可真是给足了他面子!张松龄是卖卖人家出身,向来讲究别人敬自己一尺,自己就还别人一丈。跑着跑着,突然一转身,冲着追在最前方的伪军就扣动了扳机。

        谁也没想到他居然还敢停下来还击,跑得最积极的那名伪军连最基本的闪避动作都没来得及做,就被子弹打穿了肺脏。丢下步枪,单手捂住胸口倒了下去,大股的鲜血夹杂着破碎的肺叶涌上嗓子,憋得此人无法呼吸,喉咙处“呼噜噜”如风箱一般作响。

        其余伪军吓得立刻趴在了地上,撅着屁股胡『乱』放枪,二百多米的距离,他们可没有张松龄那个准头。爆豆子的枪声响成了一片,却连张松龄、孟小雨和大牛三人的汗『毛』都没碰到一根,眼睁睁地看着三人逃进了树林深处。

        “八嘎!”鬼子军曹跳下战马,一脚一个,将伪军们踢成了滚地葫芦?!叭硕疾恢琅苣睦锶チ?,你们还在这里浪费什么子弹?都给我滚起来,进山去搜。咱们今天就是把这座山给翻个遍,也要把张中尉给找到!”

        他说话虽然略带一点儿东北口音,却是如假包换的汉语。伪军们被骂得面红耳赤,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身,在同伴的尸体前,重新整队。

        “刚才那一枪,肯定是蒙上的。他不可能次次都蒙得一样准!”灰袍子也从马背上跳下,板着脸给众伪军们打气儿,“这次行动,我可是在坂本长官面前夸下??诘?,一定会把那个**中尉给他带回去。你们几个,可千万记得给我长脸!”

        “是!”伪军们立正敬礼,回答得有气无力。

        对面树林里的确只藏着一个敌人,可人家是二十六路特务团的精锐。去年在核桃园那边,坚守了六天六夜的精锐!而大伙呢,自打穿上这身皮之后,连子弹都没正经打过几颗,拿什么跟人家二十六路特务团的人去较劲儿!

        “没吃饱饭么,你们几个,给我大声点儿!”在自家主人面前『露』了怯,灰袍子的狗脸有点儿挂不住了,扯开嗓子,再度高声命令。

        “是!长官!”伪军们又一次齐声回应,比先前那回效果稍好一些,却怎么都提不起精气神儿。

        “算了,朱君,他们,原本就不是用来对付正规军人的,没必要对他们要求太严苛!”不想给灰布袍子继续浪费时间的机会,鬼子军曹笑着阻止,“对付精锐,就一定得用精锐才行。小田君,你带咱们的人头前开路,让朱君的人跟在你身后,观摩,学习!”

        “嗨依!”被唤作小田的鬼子伍长早就憋得浑身痒痒,大声答应着,端起步枪,“所有人,呈散兵队形,进攻!”

        “进攻!”其他六名小鬼子迅速分成三组,每组两人。其中两组分左右向山坡上的树林包抄,最后一组则寻了个相对平坦的位置,将一门掷弹筒架了起来,缓缓调整『射』角。

        四月的山区,树木才长出新叶没多久,无法完全遮断人的视线。很快,掷弹筒手就在二百五十米外的一棵老树后,看到了枪管的反光。他迅速抓起一枚手榴弹,填入筒口?;姑焕吹眉袄鞣⒋?,耳畔忽然听见“啾——”地一声尖啸,紧跟着,掷弹筒就自己跳了起来,重重地砸在了他的鼻梁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