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九 下)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九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九下)

        张松龄瞪着苏醒远处的背影,心中好生为难。修真谷

        无论从二十六路军的历史角度,还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他都不该跟苏醒有更多的牵扯。人情债不是那么好欠的,你请别人帮一次忙,下回别人求到你头上时,你就无法拉下脸来拒绝。一来二去,彼此之间的联系就会越来越紧密,最后想互相摘清楚也摘不清楚了。

        况且眼下张松龄实在也想象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苏醒这个八路军的团政委出手相助。与公,他一个小小的连副肯定指挥不了任何**的军事行动,更牵扯不到与八路军的合作这等军国大事;与私,八路军那面按照老苟的说法,好像比要饭的富不到哪里去。张松龄所在的特务团既不愁武器又不愁军饷,哪里轮得到苏醒来锦上添花?!

        可直接把这个旧五角星当垃圾给丢掉,张松龄又十分舍不得。苏醒跟他接触的时间虽然短,却在他心中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坦诚、平和、谦虚,一笑起来满脸阳光。比起刚才按住他肩膀说体贴话的黄副司令,简直是来自地球的两极。

        扔,还是不扔。他在心里头反复权衡利弊,孟小雨的目光却被五角星给牢牢吸引。抓在手里,借着窗口处透过来的阳光把玩了个不亦乐乎。作为一个女孩子,喜欢形状匀称颜『色』鲜艳的事物乃为天『性』。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这颗红『色』五角星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既然你那么喜欢,就留着好了!”张松龄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

        “真的给我?!”孟小雨喜出望外,将五角星贴在掌心上,两颗眼睛亮得宛若夜空里的星星。

        “嗯!”张松龄笑着点头,同时为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而感到神清气爽。

        “谢谢!”得到了对方确认,孟小雨笑得像个小孩子般纯真。再度将五角星举到窗口,用阳光向地面上照影子??芍皇嵌潭塘艘恍』岫?,她脸上的笑容却又突然消失了,闷闷地走回床边,将五角星放回原来的位置,“还是你自己留着吧,这东西我可不敢要!”。

        “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张松龄对女孩子心理的认知程度,几乎等同于零。想都没想,顺口解释,“也就是颜『色』好看些罢了,你喜欢就留着玩,我拿它根本没什么用!”

        “可那是别人给你的东西!”孟小雨低垂着脑袋,不敢用目光看张松龄的脸和眼睛,“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凭什么替你保管?!”

        “嗯!”腾,张松龄一下子就愣住了,浑身的血都迅速往脸上涌。再看孟小雨,原本小麦『色』的皮肤已经变成了熟铜『色』,饱满的两颊娇艳欲滴。

        病房里的气氛立刻变得有些玄妙,两个当事人谁也不肯再说话,也不敢用眼睛去看对方,滚烫的呼吸从鼻孔里喷出来,一声比一声粗重。

        直到吴大姐的脚步声从门口响起,这种玄妙的气氛才被突然打破。孟小雨一改平素的大方,象头小鹿般从凳子上站起身,低着头就往外边跑。吴大姐被吓了一跳,赶紧放下端『药』物的托盘,伸手去拉。哪里还来得及,孟小雨的身影闪了一下,就在门口消失,转眼间,连脚步声都几不可闻。

        “这丫头,腿脚可真够利索的!”对着孟小雨的背影,吴大姐轻轻摇头。转身看到脸上红晕未散的张松龄,立刻把眼睛竖起来,低声奚落:“哈!看不出你还有这本事?!浑身上下都被包得像个粽子般了,还敢调戏人家小姑娘!警告你啊,她可是被我留下当护士了。如果你小子胆敢点了火之后不负责,我可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没,没,我真的没有!我刚才真的什么都没干!”张松龄的脸又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螃蟹般,赌咒发誓?!拔乙钦娴南竽档媚茄?,那样不堪,下次上战场,就让…”

        “可不敢瞎说!”吴大姐立刻伸出手,将张松龄的誓言强行按回了肚子,“老天在上头听着呢!别『乱』发誓!”

        松开手,她又突然展颜而笑,“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小孟这女孩子不错,又能干,又好学,人还长得挺漂亮。你小子啊,『性』子不要太急。山里的妹子怕羞,不像你们城里的学生,说几句体己话,拉拉小手什么的,比喝水还简单!”

        “我,我,我刚才真的什么都没说。我刚才,刚才…”张松龄急得额头汗珠子都往下滚了,根本无法向对方解释,刚才主动表白的不是自己,而是孟小雨,这个吴大姐眼里“怕羞”的山里妹子。

        “什么都没说,怎么把人家给羞得跑掉了?!”吴大姐笑着看了他一眼,满脸我是过来人,我什么都懂的模样?!澳忝钦庑┠昵崛税?,就是太心急?!什么事情都想尽快定下来。你好好想想,人家肯留在医务营帮忙,肯定就是因为喜欢上了你这臭小子了么?!否则,好好的黄花大姑娘,谁愿意给一群大老爷们端屎倒『尿』,还得天天跟血淋淋的纱布打交道?!”

        张松龄被弄得彻底没脾气了,干脆不再解释。反正在好心的吴大姐眼里,他跟孟小雨肯定是两情相悦,越解释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能翻身不?能翻身就翻过来,屁股朝上!”吴大姐取出一支蒸煮消毒过的注『射』器,安上针头,慢慢地往里吸『药』水。张松龄努力配合着去翻身,却根本使不上力气,反而疼得呲牙咧嘴。吴大姐笑了笑,放下注『射』器,还没等动手帮忙。孟小雨却又像个幽灵般迅速出现,仅用一只胳膊就完成了任务,顺势还扯下了张松龄的半截裤子,『露』出缠满了绷带的屁股。

        做完了这些,她又低着头迅速逃走。来和去,都如豹子一般悄无声息。

        “这丫头,好大的力气!”吴大姐佩服得五体投地,在重重绷带之间扒拉出一小块铜板大的空闲皮肤,一边用棉球消毒,一边继续对张松龄进行情感教育?!澳阈∽友酃獠淮?,找了个聪明能干的媳『妇』!不像某些人,总想着娶个林黛玉回家,却不看看自己有没有人家贾宝玉那家底儿。别『乱』动,我要扎了!”

        “嗯!”张松龄又哼了一声,一半儿是为了针刺的感觉,另外一半儿则是为了吴大姐的话。凭心而论,孟小雨身上的确有很多优点,除了肤『色』稍微深了些儿之外,身高和长相方面,基本上都配得起他这个小小的中尉连副??稍谒哪恐?,完美的女孩子却应该是另外一副模样,白皮肤,大眼睛,说话的时候,眼皮还会于不经意间轻轻开合……

        那是彭薇薇在他心里留下的影子,虽然两个人总计也就说了不到四百句话,单独相处的时间加起来还没超过两个小时!他喜欢彭薇薇的优雅,喜欢彭薇薇的沉静,喜欢彭薇薇的娇弱和多愁。对他来说,彭薇薇一切一切,都是独特而富有魅力,尽管这些魅力大多数来自他的追忆。

        相比而言,**而又能干的孟小雨,则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如果把彭薇薇比作一支“雨巷中凝愁而开的丁香”,孟小雨则是一支“山峦间的含苞怒放的野杏”,二者根本不是同一种美。既然钟情于其一,就无法再欣赏其二。

        “都怪那个姓廖的!”此时此刻,躲在门口偷听的孟小雨,也是满脸忧愁。如果张松龄长者一双透视眼,能看见她『潮』湿的眼睛的话,肯定再也无法得出那个关于丁香和野山杏的结论。她现在已经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那么勇敢地向张小胖子提出彼此身份的问题。更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头脑发热,答应吴大姐留下当一名护士。虽然吴大姐承诺的军饷很是令人心动,可再多的军饷,也买不回原来的无忧无虑时光。

        “只要能让他躲过这一劫,今后让他做哥哥还是做丈夫,你自己随便??!”每天看到张松龄,她就会想起廖连长的话。每想起一次,内心中的奢望就又炽烈一分。山里妹子没读过书,没学过如何去矜持。喜欢就是喜欢了,坦坦『荡』『荡』,不想掩饰。只是这份坦『荡』与炽烈,全医务营里凡长着眼睛的人都看见了,唯独张小胖子自己看不见。反而念念不忘跟别人解释,自己跟他没任何关系,仿佛自己想赖上他一般。

        ‘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儿么,谁稀罕!’孟小雨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决定等吴大姐一走,就收回刚才的试探。然后离开医务营,从此再不为“没长眼睛”的小胖子烦恼。谁料这边刚刚下定决心,那边又听见吴大姐在屋子里头大声吆喝,“小孟,小孟,赶紧进来帮忙。他身上的伤口太多,我一个人处理不过来。你帮我处理一部分,顺便拿他练练手艺!以后又特务团的人来住院,就全交给你收拾!”

        “嗳!”在某人绝望的目光中,孟小雨愉快地答应着,飘然而至。用镊子夹住一个巨大的酒精棉球,狠狠地按在了伤口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