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九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九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九上)

        这种对大难临头的直觉,令他非常的不舒服??从槔志酵季蜕?br />
        两个太阳『穴』立刻开始狂跳,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还是黄谯松理解一个军人对袍泽的担忧,想了想,低声向他通报最近两天的战局进展,“故关上的小鬼子补给全靠空投,正面又被咱们第三军压着打,肯定不敢再分兵下去夹攻核桃园!而咱们黄总指挥,这两天又陆续投入了好几支大军去包抄老鬼子川岸文三郎的后路。第二十师团处处被动挨打,兵力捉襟见肘。谅川岸那老家伙也不敢分出更多的人马来,去对付你们苟团长!”

        “是啊,小张你尽管放心养伤!”冯安邦也笑着出言安慰,目光里却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凌厉,“黄长官乃辛亥元老,吃得盐比咱们几个吃得米还多。连你这新兵蛋子都能看出来的局面,他老人家心里能没有数么?!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不是想这想那,而是尽快把身体养好。我们二十七师,可正缺象你这样的年青骨干呢!”

        这句话明着是拍黄副司令马屁,暗地里头所藏的机锋,却只有张松龄这个入伍不到半年的新兵蛋子听不出来。其他几个人,脸『色』登时瞬息数变。特别是黄副司令,竟然难得地谦虚了一次,轻轻摆了摆手,干笑着说道:“化民老弟,你这话就太高抬老哥了。老哥我虽然名义上是前线总指挥,实际上真正能指挥得动的人马,恐怕加起来也不到一个军!唉,其中苦水,我就不在小张兄弟面前倒了,免得他说咱们这些老家伙太没担当。总之,就一句话,老哥我虽然是被赶鸭子上架,却也会尽最大努力去争取最好结果?!?br />
        “季宽公过谦,季宽公过谦!”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同时向黄副司令拱手。

        黄副司令摇头而笑,不再于这个话题上继续浪费精力。转过头,又向领大伙进来的吴护士长吩咐,“你回头给李营长说一声,让他给小张兄弟尽量用进口的好『药』,别心疼钱。别的事情我做不了主,几千块大洋,却还是批得下来的?!?br />
        “多谢长官!”吴大姐和张松龄异口同声地回应。

        “不用谢?!被聘彼玖羁戳丝绰持赡鄣恼潘闪?,笑着说道,“你是英雄,我不能让英雄流完了血继续流泪。好好躺着休息吧!我手头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就不多打扰你了?!?br />
        张松龄挣扎着要起身相送,却被黄副司令再度拿手按住了肩膀,“不用起来,真的不用起来。你这小家伙很合我脾气,看到你,我就想起我自己年青的时候。唉……”

        长长叹了口气,他摇着头离开,头上的花发从军帽下『露』出老大一截,被张松龄看了个清清楚楚。

        级别最高的黄副司令要走,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做下属的自然得出去送一送。只是他们二人并不想再跟长官挤同一辆车,找了个过得去的理由,便双双留了下来?;な砍の獯蠼阋沧烦隽嗣磐?,目送着汽车一溜烟跑远,扯了扯冯安邦的袖子,低声说道:“老冯,你跟我交个实底儿,那个黄副司令的计划,究竟靠不靠谱?!我刚才怎么听怎么觉得,他好像是诚心想要把苟有德丢给小鬼子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黄长官可是辛亥元老,桂系智囊,每走一步都要看十步的主!”冯安邦吓了一跳,敏锐地举目四下张望。确信四下没有不可靠的人偷听,才压低了嗓子,向吴护士长交待,“小吴,不止你一个人担心苟有德那厮,咱们二十六路上上下下,谁手心里头没捏着一把汗?!可你我都是军人啊,再担心还能怎么样?难道还真能用枪『逼』着长官,让他把特务团给撤下来不成?!”

        吴大姐一听就红了眼睛,拉着冯安邦的衣袖乞求“你,你就不能跟老营长说说!那,那特务团,可是咱们二十六路的培养种子的地方???!”

        冯安邦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种子又怎么样?杨虎城的教导总队,不照样是种子么?!结果你也看到了,一千多人上去,最后撤下来几个?!唉!不说这些丧气话。如今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向前,争取早日将故关里的小鬼子全歼。故关拿下来了,咱们跟特务团就能直接联系上了,无论怎么给苟有德那小子撑腰,别人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拿下故关,拿下故关,这话你们几个两天前就说过了?现在呢,谁的部队『摸』到过故关城墙一回???!等你们把故关拿下来了,苟有德和他麾下那几百弟兄,早就被鬼子杀干净了!”吴大姐一着急,直接就揭了大伙的短。

        “小吴,小吴,我们也着急,可着急并不等于能有办法。小鬼子天天有飞机助阵,咱们这边,可连一门山炮都找不到??!”两个将军被数落得满脸通红,讪讪地辩解。

        “你们不敢去跟老营长提,是吧!不敢提,我去。反正我是女流之辈,天生就头发长见识短!”吴大姐发作起来,根本就不与别人讲道理。甩开冯安邦的胳膊,伸手就去拉拴在医务营门口的战马。

        冯安邦见状,赶紧追了几步。不顾男女之妨,从背后紧紧将她抱住,“小吴,小吴,你冷静,冷静!”

        “有德他被人丢在了虎口里,你让我怎么冷静!”吴大姐流着泪,拼命挣扎?!翱魉鼓媚忝堑迸笥?,你们这些个王八蛋,为了自己的官帽,连良心都可以不要,还在乎什么朋友!”

        “大姐,大姐,我的好大姐!”黄谯松被骂得面红耳赤,也跑上前,帮助冯安邦一起劝阻吴护士长?!澳阍趺粗牢颐敲徽夜嫌??我们早就跟老营长通过电话了!可如今的情况,甭说老营长不敢命令特务团撤下来,就是你找到南京那边的蒋先生头上,他也没勇气下这道军令??!”

        吴大姐被黄谯松的话给吓住了,停止挣扎,瞪起泪汪汪的眼睛,愣愣地看着他?;期鬯勺罂从铱?,然后长长叹气,“我的好大姐啊,你这叫关心则『乱』??!如今不但是整个二战区,全中国的眼睛,都看着娘子关这里呢。无论黄副司令的作战计划有多不靠谱儿,只要特务团往下一撤,苟有德他就得背上“临阵脱逃,使得全歼日军第二十师团的计划功亏一篑”的责任!届时,他就是全中国眼里的懦夫,罪人!以前无论立下多少战功,都照样得被当众枪决!”

        “到时候,不但是他自己身败名裂,连带着咱们二十六路,还有给他下撤退命令的那个人,都要万劫不复啊,我的好大姐!”冯安邦放开双臂,后退了两步,气急败坏地补充。

        “那,那……”吴大姐在军营中打了这么多年的滚,有些猫腻并非真的不明白,只是不肯往深处想而已。经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一提醒,立刻把眼前的所有『迷』雾看了个通透。直吓得眼泪都不敢流了,半蹲在地上,仰起的面孔上充满了绝望,“那怎么办?难道就让苟有德他,他死在核桃园阵地上?!”

        “他也是枪林弹雨里打过多少年滚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在小鬼子手里!”冯安邦也半蹲下去,看着吴大姐的眼睛,低声安慰,“如今全部希望,都得压在黄副司令的作战计划能尽快完成上面。只要能重创了二十师团,苟有德那边自然就能转危为安。即便不能重创二十师团,咱们这边攻得越狠越猛,苟有德那边的压力也就越小。反正上面现在也是朝令夕改,说不定明天计划就又变了。核桃园营地失去了原来的作用,特务团自然就能悄悄撤下来了!”

        这些话,说了等同于没说。吴大姐继续愣愣的看着冯安邦,绝望的眼神令后者恨不能立刻转身逃走?;期鬯墒懿涣苏庵制?,咬了咬牙,低声保证:“大姐,你放心。当初反捅小鬼子一刀的方案,是我跟有德两个提出来的。他如今被当作了棋子使,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边。真的到了情况完全无法挽回的时候,我会直接给他发电报,通知他放弃阵地。反正英雄我已经跟他一起当过了,狗熊干脆也一起来当!”

        “我也向你保证!”冯安邦将手举起来,对天发誓?!案玫饺盟返氖焙?,我绝对会跟小黄一起给苟有德发电报。咱们二十六路的人,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兄弟去死!”

        有了这两句话做铺垫,吴大姐心里终于好受了些。低声向冯、黄两位将军道了句谢,抹着泪返回了军营。冯安邦和黄谯松两个本来还想再去张松龄床边坐一坐,说几句嘘寒问暖的话,以便日后有机会将他挖到二十七师来。经历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心里也觉得空『荡』『荡』的,再也提不起什么精神。

        二人互相看了看,带着各自的亲信,转头去找医务营的人借战马。走了几步,又不约而同地停住脚,相对着低声叹气。

        “克立,你跟有德那天的事情,有些莽撞了!”叹完了气,冯安邦低声责怪?!八淙换聘彼玖钇挠行男?,可你们不该趁他不在场的时候,越俎代庖!更不应该直接软禁了他身边的那些人!这等于在拿大耳刮子,一下又一下地抽他的老脸??!“

        “我,我只是不甘心让小鬼子那么嚣张!”黄谯松脸『色』瞬息万变,又是尴尬,又是痛恨,唯独不见半分后悔,“我是个军人啊,长官!近十万大军被一万出头鬼子压着打,我受不了?。?!”

        好像早就料到黄谯松会如此回答自己,冯安邦咧嘴苦笑,“可这世道,几曾容得下真正的军人?!事情已经做下了,我这当上司的,就不多说你了。反正这回,有老营长和我替你们两个扛着。如果哪天,我是说如果,如果哪天老营长跟我都不在了,我希望你遇事多留几分心眼。你跟老苟都是好军人,我不希望你们两个最后落得死无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