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八 下)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八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八下)

        孟小雨甭看在张松龄面前装出一幅天不怕地不怕模样,听到吴大姐的声音,立刻象猫一样跳了起来,乖乖地站在床边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小说排行榜

        张松龄挣扎着想坐起来表示一下对上司的尊敬,可惜孟小雨没眼『色』上前搀扶,身体欠了欠,又疼得一头栽了下去。

        “别,别起来,千万不要起来,一但扯动了伤口,可就麻烦了!”有个看不出来年纪,但是慈眉善目的老者快步赶到,伸手轻轻按住张松龄的肩膀。他身后,则跟着二十七师师长冯安邦和刚刚从火线上撤下来的七十九旅旅长黄谯松,二人都笑呵呵地看着张松龄,满脸疼爱。

        “长官,请原谅我的失礼!”不用想,张松龄就知道老者官衔恐怕还在冯安邦之右,咧嘴笑了笑,惭愧地表示歉意。

        老者身上,当真是半点官架子都没有,摆了摆手,笑呵呵地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张老弟你是刚刚从火线上下来的大英雄,身上还带着伤,黄某怎么敢受你的敬礼?!黄某要是真的如此不近人情,不用别人来骂,光是化民老弟和克立老弟两个,就要拿眼睛瞪死我了!”

        “多谢长官体谅!”张松龄又笑了笑,非常小心地回应。他已经不是几个月前那个初出茅庐的稚嫩读书郎,在没弄清老者身份之前,轻易不敢失了礼数。

        “张连长还不知道吧?这位就是咱们娘子关前线的总指挥,辛亥革命元勋,黄司令长官!”敏锐地看出张松龄的拘束,黄谯松快步上前,笑着替双方介绍?!盎瞥す?,张连长伤重无法下床,但对您的尊敬却是发自内心。这个军礼,请容我替他向您敬了!”

        说罢,站在张松龄身边,恭恭敬敬地向黄绍竑行了个军礼?;粕芨f点点头,笑呵呵地将手举到耳朵边还礼。然后又摇摇头,叫着黄谯松和冯安邦两个的字说道:“克立你也是,我跟你们孙长官两个是什么交情,你还跟我弄这一套虚头八脑的东西?!坐下,化民老弟,你也坐下。你们两个都坐下,咱们别让张老弟仰着脖子说话!”

        “季宽公面前,哪有我们两个的座位?您老坐,我跟克立两个权给您老充当一回亲兵!”冯安邦笑着摆手,缓步走到张松龄床边,低声问道:“怎么样,身上的伤口还疼不疼了?你这小子,跟你们苟团长一个德行。都象个拼命三郎一般,什么龙潭虎『穴』都有胆子往里头扎!”

        “让长官担心了!属下只是想尽一份军人之责而已!”张松龄跟冯安邦以前就有过接触,知道他是个很随和的人,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自谦。

        “好一个军人之责!”黄绍竑抚掌赞叹,“若是中**人都像你们特务团这般模样,还何愁倭寇不灭?!甭说小小的故关,就是东瀛三岛,早晚也得被咱们给拿下来!”

        “呵呵……”张松龄咧嘴而笑,有点儿无法习惯床边这位黄长官的风格。虽然对方说话时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但是他心中却总觉得此人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雾,根本看不清雾背后的真实面容。

        黄绍竑却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当,笑了笑,继续说道:“了不起??!你们特务团了不起??!仅凭着一个团的力量,就把第二十师团的小鬼子硬生生从中间切成了两截,首尾互难相顾。整个娘子关的战局,一下子就变得明朗起来。昨天听说你从前线上被抬下来了,我当时就想,无论如何,我要亲自过来看看你,向你的忠勇行为,表示应有的敬意。向你们整个特务团的忠勇行为,表示一份敬意!”

        “多谢长官厚爱!”张松龄收起笑容,大声表示感谢。

        “张老弟不要客气!说实话,你们特务团这一颗子落下去,让整盘棋都活了起来。我已经打电报给南京,替你们特务团将士请功了。估计小张老弟,这回又能有一枚宝鼎勋章落袋。咱们国民革命军中,年龄不到弱冠就能两度获得宝鼎勋章的,你老弟可能是第一人。呵呵,少年有为,真是少年有为??!”

        “多谢长官栽培!”张松龄赶紧又大声致谢,然后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特务团其他弟兄,如果知道长官对我等如此厚爱的话,肯定也会使出加倍的力气,杀敌报国。但是,有件事情属下不敢隐瞒长官,那就是我们特务团的力量实在太单薄了。在我下来之前,阵地上还能站着开枪的,已经不足五百人。如果长官还让他们继续钉在核桃园,大伙恐怕会辜负了长官的信任!”

        “知道,我知道,这个情况你们苟团长已经在电报里头,三番五次地向我强调过了!”黄绍竑笑呵呵地点头,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我呢,也尽最大努力,派人过去支援你们特务团了。只是在山区里头,通讯条件太差,电报总是无法及时发回来。而他们,可没有你们特务团那么好的运气,能一下子抢了小鬼子的好几台发报机!”

        “长官可以发电报给苟团长,问问他看没看到援军!”闻听此言,张松龄心里立刻就急得火烧火燎,顾不得自己人微言轻,大声向黄副司令提议。

        “发了,发了。张老弟你放心,我现在时时刻刻都关注着的情况!”黄绍竑点点头,非常耐心的解释,“你尽管放心养伤,其他事情,就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来做。等你能下床走路了,随时欢迎你去我的前敌指挥部,去向参谋们提出你的建议。说实话,我那边,正缺一个像你这样,对前线具体情况了解非常深入的人!”

        既然对方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松龄也无法再步步紧『逼』。但心里头,却愈发觉得不踏实。就好像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梦游者,踏出的那只脚感觉不到丝毫支撑,有一个声音却信誓旦旦告诉自己,前面是一片坦途!

        偏偏做梦的人,自己无法把自己叫醒!只能继续向虚空迈动双脚,直到坠入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