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八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八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八上)

        将张松龄送到苟团长指定的野战医护营地之后,老猎户孟山又不顾身体的疲劳,悄悄地潜入了昨天下午与鬼子兵遭遇的地方,试图收敛勇士们的遗骸。黑道小说

        令他失望的是,那个地方已经被野狼光顾过了,非但无法找到廖文化等人的尸体,连一片完整的军装都捡不到。唯一能证明勇士们曾经在此战斗过的痕迹,是一块沾满了干涸血浆的石块。上面画着几道歪歪斜斜的深沟,凑起来,恰巧是一个完整的“正”字!

        他把这块石头收了起来,找了个合适机会送给了张松龄。后者则将这片石块当作护身符放在了包裹里,带着它走南闯北,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

        当和平的曙光再度降临于华夏大地之时,张松龄专程去了一趟廖文化提到过的故乡,试图寻找到他的家人,替救命恩人尽一份人子之义。然而当他费尽周折找到那个小村落时,看到的却只是一片暗黄『色』的滩涂。

        整个村子在一九三八年六月被黄河水无情地抹掉了,由于两位天子门生,桂永清和黄杰不战而逃,国民『政府』不得不采用挖开黄河大堤的手段阻滞日军的进攻。廖文化的家人和其他八十余万中国百姓,事先没有得到任何通知,统统葬身鱼腹。河南、安徽、江苏三省四十余县,一日夜间化为泽国。

        四个月之后,武汉失守。

        数年之后,桂永清高升为中华民国海军总司令,一级上将?;平芨呱渡辖?,台湾警备司令。二人皆得善终!

        坐在那片暗黄『色』的滩涂上,张松龄整整发了一个下午呆。他突然就明白了廖文化最初为何那么怕死!然后又忍不住茫然自问,如果当年廖文化知道他的家人会落到如此悲惨结局的话,他还会不会留下来打狙击?会不会把生存机会留给平素一直看着不是很顺眼的自己?答案还是肯定的,因为廖文化和老苟、宫自强、王铁汉等人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军人。

        国难当头,军人当以身许国,虽百死而不旋踵!

        在那场历时八年的卫国战争中,象廖文化这样的军人太多了。只有极少数留下了名字,大多数连名字都没能留下一个。尽管他们身上有这样那样的坏『毛』病,尽管他们活着时卑微、懦弱,甚至还有一点点刻薄,但他们在人生最后时刻,灵魂都站得笔直,顶天立地。

        张松龄在离开之时,将廖文化留下的那个“正”字石块,埋在了那片暗黄『色』的滩涂中,与天边的晚霞遥遥相对。

        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再度绕路去那片暗黄的滩涂,却发现滩涂早已变成了一座颇为繁华的县城。曾经埋着那个“正”字的地方,现在是一所中学的『操』场。上面有很多十七八岁的孩子,在吵吵嚷嚷地踢足球。

        他们踢得极其不守规矩。

        他们每个人长得都像廖文化,但又与廖文化没有丝毫相近之处。

        看到他们,张松龄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年青时的自己。那天,当他再一次从昏『迷』中醒来,已经又是一整天过去了??掌衅拍盐诺南居盟兜?,耳畔,则是非常轻微的呼噜声,象猫一样,低沉而温柔。

        他将脑袋稍微侧开了一点儿,在自己耳边发现了呼噜声的来源。那是一个留着寸头的女孩子,肤『色』很深,骨头架子也很大。医护营女兵们专用的白大褂裹在她身上,整整小了两号,两个肩膀处都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可能将身体从衣服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是孟小雨!张松龄不用细看,就知道谁正趴在自己头顶上睡觉。只有这个质朴的山里妹子,才拥有如此结实的肩膀。也只有这个质朴的山里妹子,才如此大大咧咧,随便找个地方就能安然入梦。

        “喂,喂,麻烦你醒醒!”张松龄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将脑袋向床铺另外一侧尽力捭了捭,低声呼唤。

        孟小雨的耳朵象猫一样动了动,然后继续呼呼大睡。根本不在乎张松龄制造出来的那点儿微弱动静。倒是邻床的一位中年伤号,听见了他的喊声,转过头来,笑着说道:“让她睡一会儿吧!从昨天后半夜到半个钟头前,她一直跟在护士身后忙来忙去,连饭都没顾上吃几口。你要是想喝水,我去帮你拿。值班的那位护士大姐跟着李营长抢救伤号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过不来!”

        “不用,不用!我不渴,您自己身上也有伤,小心别抻到!”张松龄轻轻摇了摇头,连声阻止。

        对方却没理睬他的客气,缓缓地从床上翻起身,先『摸』出双半旧的布鞋穿好,然后扶着床沿走到放暖壶处,轻手轻脚倒了半缸子开水,又从另外一个陶瓷缸子里倒出一部分凉白开兑在一起,笑呵呵地端给了张松龄,“能坐起来喝不?要是不能的话,我就得喂你了。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笨手笨脚,洒你一身水!”

        “能!”张松龄挣扎着想往起坐,才动了动,一阵剧烈的疼痛就直接扎进骨髓。他闷哼的一声,无奈地摔回床铺,将床板砸得“咚”地发出一声巨响。

        “??!”孟小雨立刻敏捷地跳了起来,伸手去抓挂在床头的盒子炮。将盒子炮掏出了一半儿,才发现周围的环境好像非常熟悉。用手背狠狠『揉』了几下眼睛,脸上『露』出一抹狂喜,“你终于肯醒了!我还以为白抬了你一回呢!想喝水是不是,别着急,我这就拿勺子喂你!”

        说着话,丢下盒子炮,劈手从中年伤号的手中夺过茶缸和勺子。舀出一勺子水,先放在自己唇边试了试冷热,然后尽量轻手轻脚地递到了张松龄唇边。

        “我,我不太渴??瓤?,咳咳,咳咳,麻烦你慢一点儿,水淌到我脖子里头了!”张松龄从没被年青女『性』如此温柔地服侍过,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不好意思纯属多余。孟小雨的动作再轻,也与“温柔”两个字沾不上多大关系。只要自己不及时将嘴巴张开,水肯定直接往鼻孔里头狂灌。

        孟小雨也意识到自己喂得太急了些,尽量将动作放得更迟缓。小巧的饭勺,登时就变得象孙猴子的金箍棒一样沉重,压得她的手臂不断颤抖,颤抖,将更多的水倒进了张松龄的鼻孔和脖颈子里头。

        “姑娘,你太累了?;故侨梦依窗?!”邻床的中年伤号强忍住笑意,从孟小雨手中接过茶缸和饭勺。后者立刻如蒙大赦,笑呵呵地站起身,撒腿向用木材和茅草搭建的临时病房外边跑,一边跑,一边大声交待:“我去给你领饭,顺便报告给门口的警卫一声。上午时有位大官儿来看过你,他曾经说过,让我看到你醒过来,立刻找人去通知他!”

        “这都哪跟哪???”张松龄咧了咧嘴巴,苦着脸小声嘀咕。端着茶缸的中年人也被孟小雨逗得哑然失笑,放下饭勺,低声问道:“你媳『妇』?小伙子好福气??!”

        “不是,不是!”张松龄急得脸红脖子粗,大声否认?!八盖资歉浇嚼锏牧曰?,被鬼子抓去当炮灰。我们团在打鬼子时顺手救下了他们父女。然后我又被他们父女从核桃园那边抬到了这里!”

        “核桃园?!”中年伤号的手颤了颤,差点儿没把缸子里的水泼在张松龄脑袋上?!靶⌒值苁嵌肪匚裢诺??”

        “嗯!”张松龄低声答应,目光迅速扫过对方披在肩膀上的军装。那是一身灰蓝『色』的细布服,用的应该是山东或者河北一带的仿洋布面料,张家货栈曾经帮人转过手,价格比洋布便宜一半儿多,容易掉『色』,但胜在结实耐磨。

        “刚从二战区军需处领了不到三天,还没来得及怎么穿,就被小鬼子的炸弹给撕了道大口子!”中年人笑了笑,很是心疼地解释。

        那道口子位于左胸偏下,再稍稍向上挪半寸,就可能伤到心脏。已经被人用粗线简单地缝上了,但接缝处的血迹,却没有洗得太干净,看上去红殷殷的,甚为狰狞。

        光凭着伤口的位置,张松龄便相信对方不是一个孬种。笑了笑,低声问道:“长官是哪部分的?看您的打扮,像是晋绥军。但据我所知,晋绥军根本没派兵过来!”

        “我?!”中年人又喂了张松龄一大口水,然后笑呵呵地回答,“我说出来,你可别后悔??!我是八路,就是原先跟你们二十六路军打过仗的**。不过我可不是什么长官,只是一个负责抄抄写写的文职而已!”

        “八路?!”张松龄的身体瞬间僵直,扯得大小伤口无一处不疼?!澳前寺??八路怎么到这里来了?!”

        “打小鬼子呗?怎么,兴你们二十六路军跟鬼子拼命,就不兴我们八路军在旁边帮忙敲敲战鼓?!”中年男子一边继续给张松龄喂水,一边笑呵呵地反问。

        张松龄戒备地将头偏开一些,不肯再喝对方勺子里的凉白开。身为二十六路军的副连长,他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但他无法反驳中年人刚才的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二十六路军有跟鬼子拼命的资格,八路军也同样有!

        中年人敏锐地觉察到了张松龄的情绪变化,笑了笑,将茶缸和勺子放到了床边的木头架子上?!安缓攘??不喝我就先放下了!等会儿那女娃子打来了饭,我再帮她喂你!她一看就是被父母当娇小姐养着的,不懂得怎么伺候人!“

        “她可不是什么娇小姐!”张松龄皱了皱眉头,本能地替孟小雨辩护,“她跟他爹,曾经带着我们特务团的人去偷袭鬼子的炮兵阵地。如果是娇生惯养的小姐,恐怕没这份胆气!”

        “哦,那就是我看错了!”中年八路非常勇于承认错误,仿佛根本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我向你,不,向小孟护士道歉!”

        “那倒不用!”张松龄无法翻身用脊背冲着对方,只好闭上眼睛装睡。

        中年八路却很没眼『色』的凑上前,继续低声追问,“小兄弟,小兄弟!能先别睡觉么?把你们特务团这几天的战斗情况跟我说说,我这个人,最爱听别人讲打小鬼子的故事!”

        “那不是故事,是血写的事实!”张松龄猛然睁开眼睛,怒目而视,“是用几百条命写下来的事实。想听故事,你去找外头的说书先生,别来烦我!”

        “是,是事实。你看我这个人,书读得少,用词老是出错!你再原谅我一次,别跟我计较!”中年八路笑了笑,再度道歉?!拔抑皇窍胫乐?,小鬼子的战斗力到底怎么样?本来我是有机会上战场的,谁料想,大前天才下了火车,就挨了一枚炸弹。嗨,差点就那个,那个,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张松龄心里头非常不想理睬此人,但对方的态度,却让他无法硬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勉强抬了抬眼皮,低声纠正:“那句话是说诸葛亮的,普通人担当不起!小鬼子的战斗力当然很强了,但也不像传说中那么玄乎。只不过他们武器好,训练度高,彼此之间的配合默契,并且作战经验也远比咱们这边丰富!“

        “是吗?!”中年八路一屁股坐在地上,从上衣口袋掏出个小本子和钢笔,快速记录?!靶⌒值苣懿荒芩档酶晗感?,我们学了之后,好想办法对付小鬼子。你放心,不让你白说我请你,请你…”

        放下纸笔,他用手在自己口袋里继续『摸』索。费了好大力气,却只『摸』出了一袋子旱烟沫儿。实在没脸用来贿赂人,又讪讪地放了回去?!拔颐堑娜私裉煜挛缇凸唇游?,等他来时,我让他给你弄点儿紧俏货,小鬼子的罐头,你吃过没有?有牛肉的,味道特别棒!”

        “太咸,并且也不是纯肉,里边放了荞面粉!”张松龄翻翻眼皮,很瞧不起对方的土气。

        “呵呵,我忘了你们特务团刚刚端掉小鬼子囤积物资的营地!”中年八路讪讪地笑,藏好旱烟,继续跟张松龄套近乎,“小兄弟怎么称呼?看你这身伤,恐怕是刚刚跟小鬼子拼过刺刀吧!”

        “特务团一营二连副连长,张松龄!”张松龄看了中年八路一眼,冷冰冰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你呢,八路长官?如果我没想错的话,这里是二十六路军医务营的军官病房。一个小小的文书,恐怕住不进来!”

        “八路军七十一团政委,苏醒!”中年八路缓缓站起身,向张松龄敬了一个军礼,“我代表我们团,向二十六路军特务团的全体将士致敬,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