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三章 满江红 (七 下)

    第一卷 无家 第三章 满江红 (七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满江红(七下)

        第二天正午时分,张松龄被一阵刺耳的引擎轰鸣声从昏『迷』中吵醒。他艰难地张开眼皮,看到的是湛蓝湛蓝的天空。十月的太阳已经不是很毒,但晒在脸上还是有点儿难痒。他想抬手『揉』一下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被绑得像个木乃伊一般,手和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你醒了!”还没等张松龄挣扎,廖文化那张熟悉的面孔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带着发自内心惊喜,还有几分无法掩饰的佩服?!拔一挂晕阒辽俚没杷细隽教炝揭鼓?,没想到才半天多就醒了。赶紧喝点儿水,别让自己渴坏了!”

        说着话,他将一个硕大的水壶递到了张松龄的嘴唇边。张松龄根本无法抬头,仰着面孔喝水非常费劲。廖文化粗手笨脚地调整水壶位置,一不小心,就将冷水洒了他满脸!

        “我来吧!”孟小雨一把抢过水壶,将廖文化推了个趔趄。然后另外一只捞起张松龄的脑袋,重重放在自己的膝盖之上。张松龄身上的伤口被扯动,疼得腮帮子直抽。但总算能顺利将水喝到肚子里了,一口气逛灌了十几大口,侧开脸,喘息着说道:“谢,谢谢!”

        孟小雨看了他一眼,将水壶丢给廖文化,:“肉罐头是冷的,得用火热一下。他刚醒过来,吃了冷的东西会积在肚子里!”

        “唉,唉,我这就想办法去热!”廖文化丢下正在开的日本罐头,跳起来四下张望。附近的树倒是有几棵,可他手边却没有适合用来砍树枝的工具。正迟疑间,老猎户孟山白了他一眼,粗声大气地命令道:“我自己去就行了,你们几个还是在这儿等着吧!”

        “好!那就麻烦您了!”廖文化巴不得有人替你自己去找干柴,点点头,连声答应。

        “小心——”张松龄艰难地转了下脑袋,喘息着提醒,“小心鬼子的飞机!”

        “不用怕,不用怕!”廖文化蹲下身,美滋滋地看着张松龄的眼睛,“鬼子的飞机已经忙活一上午了,正往故关那边投饼干和罐头呢!没功夫搭理咱们!”

        “哦!”张松龄动了动脑袋,眼神有些茫然。他记得自己昏倒之前,正在向王铁汉移交援兵的指挥权。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完全不清楚了。而现在,他凭着直觉判断出,自己与廖文化等人不是在核桃园营地中。而是正处于一段颇为陡峭的小山坡上,靠着几块岩石休息。

        “故关上的小鬼子们弹尽粮绝了!”另外几名特务团弟兄凑过来,七嘴八舌地向张松龄介绍?!霸勖嵌铝撕颂以坝?,小鬼子的给养送不上去。只能用飞机扔?!?br />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扔了好几波了。根本顾不上朝咱们扔炸弹!”

        “刚才还有一个带着降落伞的木头箱子被风吹到了咱们头顶上那几棵大树旁,摔了个粉碎。里边全是些好吃的,廖连长顺手捡了不少!”

        “你们几个也没少捡!”廖文化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扯开嗓子反驳?!拔壹窳撕眉腹拮影滋?,细得跟面粉一样。等会儿有了干柴,我给你烧糖水喝!”

        后半句带着讨好口吻的话,明显是针对张松龄的。只可惜张松龄对糖水不怎么感兴趣,接连皱了几下眉头,迟疑着问:“苟团长呢?弟兄们从核桃园撤下来了?!”

        “还没!”廖文化晃晃脑袋,低声回应?!八腔故卦诤颂以澳潜?,上头说要全歼小鬼子的第二十师团,让咱们继续坚守三个整天。苟团长怕你坚持不住,就让我带几个人,先把你和其他两位重伤号送回后方去!”

        “哦!”张松龄又低低的回应了一声,闭上眼睛,慢慢消化刚才接受到的所有信息。这个完全无意识的动作,却让廖文化误解了,瞬间面红过耳,“是,是苟团长命令我带队送你们几个下来的,不是我自己要求的!不信你问小邹,他也是硬被苟团长『逼』着来抬担架的!”

        “是,是苟长官点了我们几个的将?!庇忠徽攀煜さ拿婵?,凑到了张松龄眼前,迫不及待地向他解释?!暗苄置嵌枷肓粼谀潜呱惫碜?,可苟长官不让。他说不知道还得坚守多长时间,如果拖得太久了,怕,怕你坚持不??!”

        这个人叫邹二狗,张松龄昨天前半夜曾经教他如何打掷弹筒,记忆里还有几分印象?!拔也皇悄歉鲆馑?!”这回,他咧了下嘴巴,艰难地解释。不小心牵动伤口,又是一阵刀扎般的疼。

        “你们几个别逗他说话!”孟小雨看在了眼里,眉头登时就竖了起来,冲着廖文化等人大声呵斥。

        廖文化等人这才意识到张松龄刚刚苏醒,神志还未必很清楚。讪讪地退开几步,嘿嘿傻笑。

        趁着这个机会,张松龄赶紧调整自己的脸部表情,尽量装作很『迷』糊的模样。刚才在内心深处,他的确曾经怀疑过是廖文化是想凭着“护送”伤员的借口脚底抹油。但那种想法只是在他心中闪了一下,就迅速消失了。毕竟最近几天廖老大的表现他都看在了眼里,那份勇敢,比起任何特务团的老人,都毫不逊『色』。

        当注意力不被廖文化等人吸引时,有股很特别的味道,就悄悄地渗入了张松龄的鼻孔。有点儿象汗水在衣服上沁润的味道,却不是很重,也不刺鼻。相反,还很好闻,至少比张松龄自己出汗时的味道好闻了十倍。

        他狐疑地转了下眼睛,试图搜索味道的来源。却看到老猎虎的儿子孟小雨光滑的脖颈。是一种很柔美的小麦『色』,上面挂着几点汗珠,汗珠再往上,则是尖尖的下巴,中间没有喉结!

        张松龄的身体猛然就僵住了,本能地想往地上滚。孟小雨仿佛也感觉到了哪里不妥当,一直扶着张松龄后背的手迅速抬起,将这名年青而又羞涩的男孩子抬离自己的膝盖,迅速丢到了地面上,“我去帮我爹找干柴,你老实在这躺着,别『乱』动!”

        张松龄又被摔了一下,疼得呲牙咧嘴。廖文化等人嘻嘻哈哈地围上前,还没等孟小雨走远,就迫不及待地压低了声音追问,“怎么样,刚才的感觉,很享受吧?!”

        “什么感觉?!”张松龄又羞又急,瞪着眼睛装傻?!拔叶伎焯鬯懒?,你们几个还好意思笑话我?你们走的时候,小鬼子又向营地发起进攻了么?”

        “没有,小鬼子也不是铁打的,昨天折腾了大半宿,今天哪里还有力气继续进攻咱们!”明知道张松龄在借机转移话题,廖文化还是顺了他的心思,想了想,笑着回答。

        “上头到底跟苟团长怎么说的?他们让特务团再坚持三天,苟团长就真的要坚持三天么?”张松龄想了想,继续追问。

        “还能怎么说,求着咱们特务团别往下撤呗!”廖文化想了想,眼神里也带上了几分『迷』茫,“今天早晨七点左右,那个前几天跑回太原的黄副司令长官,又给咱们苟团长发来了一封很长很长的电报。说是七十九旅和第三军,已经联手将突进关内的小鬼子联队给击溃了,干掉了一个姓鲤登的鬼子联队长,斩获无数?!保ㄗ?)

        “上头一致认为,是咱们特务团切断了鬼子补给线,起到了巨大作用。所以又追发了一大笔赏金,让所有在核桃园营地的弟兄,按人头分?!?br />
        轻轻咽了口吐沫,他继续补充,“苟团长本来看不上那几个赏钱,可架不住姓黄的层层加码?;拱言勖撬锍す俚脑补幕案岢隼戳?,说此时此刻,军人当以身许国,不计较任何个人得失。苟团长一听这话就没了脾气,只好回电报说咱们特务团损失过重,恐难完成任务。然后不一会儿,黄副司令就又发了第二封电报过来,答应从今天起,咱们特务团的弟兄每打死一个鬼子兵,赏大洋十五块,军官按级别递增,每一级再加十五块。如果能坚持到战役结束不撤离阵地,在场每个人,都赏大洋两百。不分级别高低!”

        “我要是不想着护送的人是张老弟你,才舍不得走呢!留在核桃园那边多好啊,趁小鬼子人困马乏的时候多杀他几个,等这仗打完之后,光赏金就够花一辈子了!”

        “谢谢廖大哥!”张松龄笑了笑,低声向廖文化致谢。从对方介绍的情况来看,第二战区司令部这回真的下定决心要跟鬼子死磕了。否则,也不会将赏金数额提到如此之高??衫瞎锻懦に悄芗岢值孟吕疵??毕竟昨夜偷袭鬼子炮兵失败,特务团至少又减员了一个连!

        总共不过是一千多名弟兄,偷袭核桃园营地时损失了一百多号,昨天坚守阵地时又损失了两百出头,再加上夜里的损失,眼下老苟手中,满打满算也就能剩五百来名弟兄。以规模只有五百左右的孤军,继续死卡鬼子的生命线不放,等整个战役结束之后,还有几个人能活着走下来!

        越想,张松龄越觉得担心。他虽然不懂得如何指挥大兵团作战,可这种战役目标从一开始就模糊不清的仗,他真看不出有什么大获全胜的希望。廖文化想法却不像他那么悲观,见到他愁眉不展的模样,笑了笑,继续补充道:“你在担心苟团长他们是不是?不用担心,黄副司令已经在第三封电报里头,亲口答应了,马上就派两支援军从后头抄小路赶过来配合咱们。一支是川军五十三旅,另外一支,是土八路的两个团!”

        “土八路?!”张松龄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按照老苟团长的说法,土八路跟二十六路军,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如今虽然携手抗日了,但两支曾经结下血海深仇的队伍硬凑在一起,能配合得象亲兄弟一般默契么?

        “你可别瞧不起人家!”廖文化又误解了张松龄的意思,连连摇头?!叭思宜淙唤型涟寺?,打仗的时候,可机灵着呢。当年我在……”

        话还没等说完,耳畔突然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去寻找干柴的孟老汉父女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手指不远处的山坡,脸『色』苍白如雪。

        “怎么了?!”廖文化再顾不得跟张松龄闲聊,站起身,顺着孟老汉的手指方向观望。只见山坡下影影绰绰,有数十余名头顶茅草盔的家伙象屎壳螂一般在慢慢移动。每个人身上都绑满了茅草,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行踪。

        “鬼子!”不用孟老汉回答,所有弟兄们都倒吸着凉气给出了答案。偷袭不是特务团的独家绝活,小部队穿『插』到敌后向关键目标发动攻击同样也不是??揭岳?,小鬼子已经用这两招阴了兄弟部队好几次,几乎每次都对整个战局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那批小鬼子显然也发现了廖文化等人,迅速从肩膀上解下三八枪,分成两个小组左右包抄了而上。不能留活口,为了完成任务,他们已经杀了很多中国人,不在乎再多杀几个。

        已经来不及考虑更多事情了,廖文化从担架旁抄起中正步枪,迅速命令:“小吴,小李和老冯跟我留下打阻击,其余人赶紧跟孟大爷离开这儿!”

        “是!”被叫到的几名弟兄答应一声,立刻分散开,寻找隐蔽位置。张松龄尽最大努力,在地上滚了几下,将双手探出绷带,大声喊道:“老廖,你赶紧走。我留下,我根本跑不动,别拖累大伙!”

        “你!”廖文化蹲下身,看着张松龄稚嫩地面孔,突然诡秘一笑,“兄弟,女人那地方,是三个孔,还是两个?”

        腾!张松龄的脸立刻又羞得通红,结结巴巴无法回应。趁着他发愣的瞬间,廖文化一巴掌切在了他的脖颈根儿上。

        “你要干什么?!”,孟小雨象头母豹子一般冲上前,死死护住再度陷入昏『迷』状态的张松龄。廖文化却象根本没看见她眼里的敌意一般,笑了笑,继续说道:“姑娘,我把他交给你了。只要能让他躲过这一劫,今后让他做哥哥还是做丈夫,你自己随便??!”

        注1:这是黄谯松旅在历史上的真实战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