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七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七上)

        宫自强不是个合格的营长。仙界小说网.xianjie他在指挥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天分。但是,他却是一个合格的中**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炸掉了鬼子的机枪和鬼子的中队长高桥次郎,为自家弟兄赢得了至关重要的几分钟时间。

        张松龄等人所面临的压力顿时大减。非但再也没有该死的机枪声在他耳边咆哮,周围的鬼子兵,也变少了许多。这些小鬼子虽然受武士道精神的毒害甚深,却绝不甘心死在自己一方的重机枪下。他们没勇气指责下令向自己开枪的上司,也没有勇气向那个炸翻重机枪的中**人致敬,他们却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以免与中**人靠得太近,成为其自家另外一挺重机枪的靶子。

        “弟兄们,加把劲儿,小鬼子怂了!”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情况变化,张松龄扯开嗓子大喊。距离太远,他看不清是谁炸掉了鬼子的重机枪,但他却绝不敢让这个人的血白流。手中大刀高高地抡起,力劈,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鬼子兵劈得倒飞出去,五腑六脏洒了满地。

        “弟兄们,加把劲儿,小鬼子怂了!”仅剩的三名特务团老兵齐声附和,护在小张连长的两翼和身后,寸步不落。他们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被鲜血润透,一半儿是敌人的血,另外一半儿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手中的大刀已经开始变得沉重,身上的伤口处也好像还戳着半截刺刀一般,一下一下往骨髓里头钻。但脚步却丝毫没有停留,这一刻,他们的『性』命,早就不属于自己。

        是其他弟兄用身体,替他们挡住了子弹。是其他弟兄用身体,替他们挡住了刺刀。是那些倒下去的弟兄,把生存的机会留给他们。他们必须努力去完成逝者的心愿,冲破敌军的阻挡,将陷入鬼子包围圈里的弟兄们救出来,带着他们返回核桃园营地,钉在那里,将更多的小鬼子活活地钉死!

        已经冲进包围圈多深?他们不知道!距离被困的弟兄们还有多远?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必须一刻不停地继续战斗。只知道在自己没有倒下之前,就必须继续向里冲,冲破面前所有阻碍,哪怕是刀山火海。

        “混蛋,给我上,杀死他们,杀死他们!他们只有四个人了,只有四个人了!”鬼子中队长小林觉从亲信的背后冒出来,举着指挥刀大声斥骂?!澳忝嵌际谴乐砻??你们手中的刺刀是干什么用的?你们这些家伙,简直是帝国的耻辱,给我上,快给我上!”

        在顶头上司的威『逼』下,几名消极怠工的鬼子分队长,不得不重新组织人手拦截。他们的动作很迟缓,尽量安排级别更低的下属带队,而不是自己往前冲。他们一边组织人手,还一边用眼睛四下偷看。以免在自己稍不留神之时,小林长官又把第二挺重机枪给调过来。

        两个小分队鬼子兵端着刺刀,慢吞吞的扑上。距离老远,就开始拉架势,分梯次。张松龄却不懂得跟小鬼子配合,一个箭步冲上前,手起刀落。

        “??!”一名鬼子兵被劈中的肩膀,身体裂开了两尺多深,惨叫着死去。又一名鬼子兵端着刺刀前窜后跳,动作像个猴子般灵活。张松龄一刀横扫过去,将对方『逼』出三尺开外。然后大步向前,根本不管对方如何自娱自乐。

        “八嘎!”那名鬼子兵感觉受到了侮辱,端着枪从张松龄的侧后方冲过来,直奔他的腰眼。负责断后的特务团弟兄猛地一个转身,将这名鬼子的刺刀拨偏,然后又一刀下去,将对方的一条大腿沿着裆部齐齐整整地卸了下来!

        “??!”小鬼子双手捂着自家大腿根儿,在血泊中翻滚,咒骂。没有人再理睬他,特务团四人组继续呼喝前进,见到人是一刀,见到禽兽也是一刀。鬼子兵们象受了惊的野狗一般散开,又象发了狂的野狗一般叫嚣着扑上。张松龄大刀横扫,扫断了一名鬼子兵的脖颈。然后迅速下挡,将捅向自己小腹的一柄刺刀压偏。刺刀的尖端贴着他的大腿下滑,割开他的军裤,留下一道又深又长的血迹。挡在他左侧的老兵扑过来,一刀砍掉小鬼子半个脑袋。

        失去头颅的小鬼子跌跌撞撞又跑出三步,瘫倒死去。张松龄继续前冲,大腿却突然哆嗦了一下,差点将其摔在鬼子的尸体上。他用大刀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挣扎着不肯倒地。有名鬼子伍长却看到了便宜,刺刀直奔他的前胸。

        张松龄弃刀,毫无荣誉感地主动摔倒,翻滚。鬼子伍长追着他『乱』捅,刀刀不离他的身体。三名特务团老兵上前营救,却被另外三名鬼子兵挡住,急得大喊大叫。眼看着自家连长就要死在刺刀之下,忽然间,不远处有道黑影窜了起来,直奔鬼子伍长的面门。

        “咣当!”鬼子伍长赶紧低头闪避,被黑影砸中钢盔,震得眼冒金星。趁着这个机会,张松龄从地上抓起一把上了刺刀的步枪,一刀捅进了鬼子伍长的小腹。

        “啪!”关键时刻救了张松龄一命的黑影落地,却是一颗没拧开盖子的手榴弹。石良材踩着手榴弹的落地声从鬼子堆中跳了出来,手起刀落,将一名正试图靠近张松龄占便宜的鬼子兵拦腰砍成了两截。

        “杀鬼子!”二营长王铁汉、一连长廖文化,还有十几个张松龄熟悉的面孔结伴杀出,大刀围着鬼子兵『乱』剁,顷刻间,将张松龄周围的鬼子兵全部解决,留下遍地的尸体。

        “别恋战,火把那边冲,那边是我布置的机枪阵地!”张松龄挣扎着站起身,拄着捡来的三八枪,大声招呼。

        “多谢了,兄弟!”王铁汉伸手扶了他一把,然后扭过头,冲着所有弟兄高喊,“往火光那边冲,咱们的大部队在那边!”

        “大部队来了,冲??!”

        “加把劲儿,大部队来了!”黑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齐声响应。从张松龄等人杀出的缺口冲过,互相搀扶着,直奔他提前点燃的那几个火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