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六 下)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六下)

        更令他们两个狂躁的是那些点在战场外围的火堆和火把。推荐[靖安小说网]:

        如果每一支烈烈燃烧着的火把下面都趴着一名中国士兵的话,那就意味着整个核桃园营地内的中国守军已经倾巢而出!但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中国守军不可能为了营救两个连的士兵,而放弃整个核桃园营地!况且此时此刻核桃园营地那边也象被捅坏了的马蜂窝一般,无数支步枪、机枪正朝着夜空漫无目的『乱』『射』。这么遥远的距离,他们不可能打中任何目标!他们开枪『射』击,除了浪费子弹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浪费的是大日本帝国的子弹!一想到中国守军如此奢侈的原因所在,高桥次郎和小林觉就心疼得心脏直抽搐。必须给中国人以教训,无论是为了帝国的颜面还是为了二十师团的武功!猛地一咬牙,他们两个互相看了看,并肩走向距离自己很近的重机枪组,“井上君,你为什么还不开火?”

        “报告长官!”小鬼子的重机枪手井上喜助如同触了电一般跳起来,大喊着回答,“『射』界内的帝**人比中国人还多,如果仓促开火的话,会造成大量的误伤!”

        “开火!”高桥次郎板起脸,大声命令?!拔酃咨?,是他们的荣誉!”

        “井上君,拜托了!”小林觉的话语相对柔和些,但要求却与另外一位中队长高桥次郎毫无差别?!安荒苋弥泄舜影锍宄鋈?,否则,明天我们很难拿下核桃园。如同打不通核桃园和故关那边的联系,前方的将士们就得饿着肚子跟中国人拼刺刀!届时,二十师团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拜托了!井上伍长!”

        为了保证行军的迅捷,两个前来偷袭核桃园的日军中队,都只随身携带了一挺重机枪。伍长井上喜助所负责的这挺隶属于小林中队,另外一挺隶属于高桥中队的,则被布置在包围圈的西方,一时很难接收到上司的“指导”。

        “这个…….”小伍长井上喜助不敢违抗两位上司的命令,然而,如果他奉命扣动扳机,将不远处混战在一起的帝**人和中**人同时扫翻的话,过后万一两位上司不肯认账,他这个小小的伍长就得上军事法庭去解释自己“突然发疯”的缘由。

        “八嘎!”高桥次郎根本不想给井上喜助留下权衡轻重的时间,一巴掌抽过去,将对方的头盔抽飞在地上。

        “嗨依!”双方军衔差距太大,在森严的等级制度面前,井上喜助不敢反抗,躬身行礼。

        “不要冲动!”小林觉一把推开高桥次郎,扳起井上喜助的肩膀,看着后者的眼睛问道:“井上伍长,你要违抗我的命令,并试图放中国人离开么?谁给了你这种勇气?!”

        抗命,通敌,两个罪名之中的任何一条,都足以让小伍长井上喜助被当场枪毙。他吓得象大风中的蚂蚱一般跳起来,大声辩解,“不是!请长官再给我一次机会!”

        说完,也不管小林中队长如何回答,扑到重机枪前,一把推开目瞪口呆的副『射』手,冲着远处混战的人群扣动了扳机。

        “咯咯咯咯…….”瘟鸡脖子特有的叫声突然响起,将挡在机枪正前方十几名鬼子兵和三名中**人一并扫倒。所有冲过去堵缺口的鬼子兵都被打傻了,抱着上好了刺刀的步枪,不知道该指向谁。张松龄和剩余的十几名中**人则迅速向“叫声”的来源看了看,然后猛然爆发出一声大喊:“杀一个够本!”再度举起大刀,冲进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群鬼子中间。

        隔着数十米的距离,他们不可能有机会冲过去将『操』纵重机枪的小鬼子剁成碎片。那么,大伙剩下的选择就只有一个,与周围的小鬼子们搅在一起,共同成为重机枪的靶子。以不到二十人的代价换掉数倍于己的小鬼子,这笔买卖做得值了!

        一板子弹消耗完毕,井上喜助的手指松了松,用讨饶的目光看向两位中队长大人,希望他们改变主意,不要再让自己进行无差别『射』杀。但是,两位鬼子军官却好像没看见麾下士兵被重机枪打倒一般,用手指了指张松龄等人所在的方向,一言不发。

        井上喜助无奈地调转枪口,再度扣动扳机,“咯咯咯,咯咯咯……”瘟鸡脖子咆哮者喷出一道火蛇,将沿途所有活物,不分敌我一并扫倒。又有四名高举着钢刀的中**人被打中,血从背后喷出来,溅了张松龄满头满脸。剩余的弟兄紧紧簇拥着他,高举大刀,奔向另外一群鬼子。那群鬼子兵如同躲避瘟神一般,四散逃开,唯恐脚步稍慢,就被自家发了疯的机枪手当成下一轮扫『射』的目标。

        “追上他,追上他!”高桥次郎大喊大叫,『逼』着井上喜助继续朝人群密集处开火。那群手举钢刀的中**人,是包围圈内其他中**人的希望。只要将他们尽数击毙,包围圈内的中**人,就会彻底失去突围的勇气,成为一群囚笼里的羔羊。

        每分钟二百发的『射』速,转眼之间,重机枪里的所有弹板就都被打空了,井上喜助叹了口气,拉开装填口,示意辐『射』手继续给九二式重机枪装填子弹。已经被小鬼子自己的尸体吓傻了的副『射』手村上木然捡起供弹板,接连装填了几次,都因为胳膊颤抖得太厉害,未能及时将供弹板卡进正确位置。

        “滚开!”高桥次郎一脚踢翻动作迟缓的副『射』手,亲自去给九二式重机枪装弹。只要能将包围圈里的中**人留下,他才不管自己会付出什么代价??銮艺馔χ鼗故切×种卸拥?,万一日后死者的家人上告,也会先控告小林觉这个蠢货,与他高桥中队长有什么关系?!

        “咯咯咯,咯咯咯…”瘟鸡脖子第三次发出刺耳的狞笑,追着张松龄等中**人的身影,杀死挡在枪口前的所有活物。井上喜助已经不愿再看自己的『射』击成果了,只求能早一点儿将那几个中**人打成马蜂窝。只要那几个手持大刀的中**人倒下,他的恶梦就彻底结束了,至于日后谁将为今晚的“误伤”负责,那是日后的事情,与今晚无关。

        那群手持大刀的中**人在弹雨中奔跑着,躲避着,互相用身体为自家兄弟阻挡子弹。仿佛每个人都有无数条『性』命一般,怎么杀都杀不光。一条供弹板上的三十发子弹迅速打光,正当高桥次郎红着眼睛将手伸向下一条供弹板的时候,忽然间,他看到有团黑乎乎的东西,从半空中向自己砸了过来!

        “小心!”一名亲信舍命扑上,将高桥次郎护在了身底下。黑乎乎的家伙“轰”地一声炸开,将九二式重机枪和重机枪旁边的正副『射』手,一并炸上了天空。

        中队长小林觉也被手榴弹的破片波及,肩膀上迅速冒出了一抹红『色』。两名亲信架起他来,拖着向后迅速撤退。手榴弹来的方向不明,但肯定已经有中**人趁『乱』『摸』到了重机枪附近。如果不立刻转移的话,难免会成为下一枚手榴弹的重点照顾目标。

        高桥次郎也被自己的亲信从一具尸体的下方翻了出来,拖拉着向黑暗处躲避。他不甘心付出了如此巨大代价,却没有将缺口封堵住,愤怒地大喊大叫:“别管我!把重机枪扶起来,扶起来。继续『射』击!”

        “小鬼子,别跑!”回答他的,却是一句地道的中国话。特务团一营长宫自强,攥着一颗冒着烟的手榴弹,从黑暗处冲出来。破碎的军装上,洒满了大片大片的血迹!周围的鬼子兵唯恐被手榴弹的破片波及,按着钢盔,四散奔逃。他却丝毫没有将手榴弹丢出去炸死那些人的打算,紧追着高桥次郎,半步不落。

        “杀死他!”“杀死他!”高桥次郎魂儿都吓没了,一边迅速后退,一边指着冲向自己的宫自强大声命令。谁都没看清此人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他身后还有没有跟着其他中国人。

        “挡住他,挡住他!”高桥次郎继续大声命令,转过头,拔腿就跑。宫自强轻蔑地笑了笑,将手榴弹丢向他的背影。然后俯身从地上捡起一把三八枪,将刺刀推上枪管。

        “轰!”手榴弹在半空中爆炸,数十枚弹片从背后钻进高桥次郎的身体,将其撕成了一堆烂肉。宫自强借助爆炸的火光,冲向一名鬼子兵,一枪捅穿了此人的小腹。

        看到顶头上司阵亡,附近所有隶属于高桥中队的鬼子兵都红了眼睛,嚎叫着扑向了宫自强。宫自强用步枪晃了晃,闪翻第二名鬼子兵,将其捅了个透心凉。第三名、第四名、和第五名鬼子兵急冲而至,互相配合着,将刺刀捅进了宫自强的身体。

        在鬼子们仇恨的目光中,宫自强忽然咧开嘴,大声狂笑,丢下步枪,抢在鬼子拔出刺刀之前,拉开了自己破碎的军服。

        两枚早已经拧开了保险盖儿的九一式手榴弹在笑声中落地,“轰”地一声,将宫自强和他周围的鬼子兵吞没在硝烟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