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六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六上)

        张松龄心里有些失望,但老苟团长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能再跟上司硬顶。咧了咧嘴巴,讪笑着建议:“那我去教人打掷弹筒吧!我今天下午浪费了那么多手榴弹,总算『摸』到了点儿门道!”

        “把各营的掷弹筒手都集中起来,今晚就交给这个小胖子!让他带着大伙,临阵磨枪!”老苟非常高兴地点头,然后向麾下军官们大声吩咐。

        “好!那就拜托张连长了!”众位军官齐声回应,都觉得张小胖子这人爽快大方,绝对值得一交。事实上,即便张松龄自己不主动请缨,他们也早就起了让麾下掷弹筒手们过来拜师的心思。掷弹筒那玩意虽然看上去简陋,可是用得好了,绝对能顶得上一门小型火炮,还是曲『射』型的,不存在任何『射』击死角。用来进行火力压制再方便不过,特别是对付敌人的轻机枪,简直是“小鸡吃蚂蚱!”,一吃一个准儿。

        以前二十六路军很少缴获到鬼子的掷弹筒,偶而得到一支,也没有足够的九一式手榴弹供应,所以军官们谁也不对其抱什么奢望。如今核桃园双环型战壕下的坑洞中,堆满了成箱子成箱子的九一式手榴弹,谁要是再不想着最大限度发挥掷弹筒的威力,那就真是脑袋被驴踢过了。

        “还有!”抢在老苟宣布散会之前,张松龄又赶紧补充,“如果去『摸』鬼子炮兵阵地的话,问问老乡们知道不知道具体位置吧。今天咱们战壕里头,不是拉进来好几十号人呢么?趁着他们还没离开,派人去问一下。实在不行,就多给点儿钱。反正只要有人肯带路,就比咱们自己瞎找要强!”

        “行,你小子真行!”连老苟都没想到此节,其他几位军官更甭提了。听张松龄说得及时,大伙再度将目光转向他,大拇指挑得老高,“这脑袋瓜儿究竟是怎么长得?简直像装了金条在里边。跟你小子比,我们几个的脑袋瓜子简直都是榆木疙瘩雕出来的!”

        “要不人家怎么能高中毕业,你连初小都没念完!”

        “那我好歹能写几个字吧!不像某些人,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其他一概两眼一抹黑!”

        军官们一边互相打趣着,调侃着,一边群策群力,将今晚的夜袭计划补充得愈发完整。早有人奉老苟之命去寻找白天跳进战壕里避难的老乡,许下重谢,请他们指点鬼子的火炮所在位置。但老乡们大多数都被鬼子给吓怕了,宁愿从此躲进深山里忍辱偷生,也不愿再冒险带领本国的军人们去找小日本鬼子报仇。只有一个姓孟的老汉,趁着其他百姓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朝老苟派去的人使了个眼『色』。

        “既然大伙都不知道鬼子的大炮在哪儿,就赶紧趁天黑回家去吧。记着别直接往山北边走,鬼子的营地在那边,被他们看见了,还得把你们给抓回来。往西,往南,都有放羊的小路。虽然又窄又陡,旁边就是山谷,却不用担心遇到鬼子!”奉老苟之命去寻找向导的警卫员小李子也是机灵鬼,猜到孟老汉是害怕有人过后告密,笑着开始劝百姓们离开营地。

        “哪们(我们),哪们(我们)介(这)就兴(可以)走了?”死里逃生的老乡们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该立刻下山,还是继续留在营地里躲避风险。

        “可以走了。我们在这里顶多再坚持一天,也会主动撤离。那时候,就照管不了大伙了。我们团长说了,给你们每人发两个罐头带在路上吃,鱼肉的,味道非常好!”小李子点点头,一边向大伙解释原因,一边叫人抬来两个大木头箱子。

        一个个铁皮罐头被取了出来,硬塞进老乡们手里。老乡们晚餐时刚跟大伙分享过罐头,知道这是个味道非常鲜美的稀罕玩意,千恩万谢地接了,然后结着伴儿离开。孟老汉领着自己的儿子走在队伍最后,趁众人不注意,身体晃了晃,藏进了两条战壕的连接通道处。小李子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立刻扶住孟老汉的胳膊,低声许诺:“您老人家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您老冒险。只要把我们的人领到鬼子的大炮附近,您老就可以带着儿子离开了。刚才答应您的五十块大洋,出发之前就可以兑现!”

        “长官,我不要大洋。您给我一杆好枪,还有五百发子弹中不?!”孟老汉说话是典型的河北邯郸一带口音,虽然略有些古怪,却不像山西话那么难懂。

        小李子愣了愣,本能地就想问一句为什么!还没等他把疑问的话说出口,孟老汉已经抢先补充道:“要是,要是您觉得五百发子弹太多,两百,一百发也行!长官您就当我用五十块大洋买您的。我是个猎户,今天手里如果有把好枪的话,孩子她娘,孩子她娘,就不会死在小鬼子手里了!嗨!”

        狠狠向通道壁上砸了一拳,老汉将通道壁砸得簌簌土落。他的儿子快速上前,一把架住住父亲的胳膊,嘴里一句话都没有说,双眼却喷『射』出两道寒冷的火苗。

        父子两个都没有流泪,也许是早就把眼泪哭干了,也许是知道这会儿流泪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他们父子两个眼睛里仇恨的火光,却让见到过的人都心里直哆嗦。小李子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然后很干脆的回应,“行,那有什么不行的!不过,这事儿我不能擅自做主,得先跟我团长说一声。如果他肯答应,甭说五百发子弹,一千发也没问题!”

        “中!”老汉重重点头,拉着儿子的手就往通道外走?!拔艺饩透闳ゼ懦ご笕?,如果他肯给我们爷俩一条好枪,老汉我这条命,就是他的!”

        “您老先别着急,等其他人走得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小李子赶紧挡在孟老汉父子面前,请二人不要过于『毛』躁。待其他百姓都出了战壕,四散去远了,才悄悄地领着两人,转到了团长苟有德的临时指挥所。

        此刻特务团手里,最不缺的就是枪支和子弹。故而听完了孟老汉的要求,苟有德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为了拉拢老人家,他还专门派人取了一只全新的三八大盖儿,亲手向孟老汉父子演示如何使用。然而当孟老汉的儿子迫不及待地上来接枪时,他却又明显地愣了一下,迟迟未曾将手松开。

        “山里孩子没教养,长官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孟老汉赶紧走上前,将儿子藏在了身后,拱手向苟有德赔罪。

        “没关系,呵呵,没关系!”苟有德尴尬地笑了笑,将三八大盖儿递到了孟老汉手中,“我见他年纪小,怕他弄走了火。您老拿着,保险栓在这边,没事儿时候千万别打开!”

        孟老汉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接过枪,千恩万谢。苟有德又笑了笑,命小李子带孟老汉父子下去找二营长王铁汉做出发前准备。待三人走得远了,才回过头,冲着空气小声嘟囔,“他『奶』『奶』的,居然是个小娘们儿。怪不得两只眼睛贼亮贼亮的!这老孟头,拿丫头片子当儿子养,还生怕别人认不出来!”

        嘟囔过了,转身去找张松龄,看他指点今天上午刚成立的几个掷弹筒组如何瞄准儿。后者身上的伤口已经又被卫生员重新包扎了一遍,衣服也从头到脚都换了备用的,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干净利落。听到老苟的脚步声,他扭过头,笑着打招呼:“团长来了,您找我有事么?!”

        “团长!”“团长!”其他弟兄也纷纷站起,恭恭敬敬地向团长大人敬礼。苟有德被敬得浑身不自在,回了军礼,然后大声吩咐道:“行了,现在是休息时间,别整这些虚头八脑的玩意!老子不在乎!有那功夫,你们跟张小胖子多学学怎么打掷弹筒。人家也是今天下午才『摸』到的,可那准头,比小鬼子的掷弹兵也没差多少!”

        “团长大人过奖了!”张松龄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讪笑着摆手,“我就是胆子大,打得多。所以越打手越熟!弟兄们如果跟我一样不怕浪费手榴弹,保准个个都比我强!”

        “行了,你也别谦虚了,接着讲,我在旁边抽根儿烟!”老苟挥挥手,笑着打断。新任警卫班长小刘乖觉地打着火机,替长官点燃烟卷,扶着他靠战壕壁坐好。老苟深吸了一口劣质的卷烟,满足地叹了口气,紧绷了一天的精神终于得到了片刻放松。

        有团长大人在旁边亲自监督,所有掷弹筒小组成员明显注意力更加集中。张松龄先是用最简单的语言,把抛『射』原理给讲了一遍,又解释了抛物线起始角度和跨越距离的关系,然后再根据德制迫击炮和掷弹筒之间相同点和相异点,详细补充自己下午总结到的『射』击要领。

        其实这两种武器从原理上讲根本就是同类,德制迫击炮当中,也有一种超轻型的,别名就叫掷弹筒。而小日本儿因为一直梦想着吞并中国,所以专门针对中国恶劣的交通条件和军队缺乏重武器的特点,在掷弹筒上下了更大的功夫。

        小鬼子的掷弹筒『射』程不如德制三四型八十毫米迫击炮,但远超过了德制掷弹筒。并且重量也更轻,发『射』速度更快,并且既能发『射』专门的榴弹,也能发『射』加了『药』盂的手榴弹。

        在瞄准的方便『性』上,小鬼子的掷弹筒则不如德制迫击炮。虽然二者的瞄准原理大抵相同,但德国人更喜欢依赖工具而不是人力,故而迫击炮上所有瞄准器械一应俱全,即便不懂得其发『射』原理,照着说明书练习一番,也能将炮弹送到差不多位置。而小鬼子的掷弹筒,精度则完全取决于发『射』者对这种武器的熟悉程度。虽然也配有简单的瞄准器械,但基本上不怎么管用。至少,今天下午张松龄在『射』击时,完全忽略了瞄准器的存在。

        “…….还有,就是发『射』时炮口一定要稳。别太着急,越急越瞄不上!”一边讲解,张松龄一边演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苏桓霭胄∈?,才将掷弹筒基本发『射』要领全都讲述完毕?!肮碜踊共豢赡芰⒖叹蜕ü?,你先偷偷看他几眼,估计一下距离,然后再把掷弹筒推出战壕去,摆稳!然后再偷偷看他几眼,调整角度。什么时候心里觉得有了,就立刻拉发『射』杆!”

        “有风时候怎么办?!”一名叫邹二狗的战士犹豫着提问。

        “给我感觉,风力对它影响不是非常大!”张松龄想了想,快速回答,“不过今天下午时也没什么风。如果逆风,你就将掷弹筒口稍微调高一些。顺风就稍微低一些?!?br />
        “山坡呢,山坡和平地应该不一样吧!”邹二狗显然是个非常好学的小家伙,追着张松龄刨根究底。

        “咱们现在就位于山坡上,居高临下打鬼子?!闭潘闪渖ι竽陨?,继续补充?!拔腋詹胖饕驳木?,也是说的咱们这里怎么打!至于平地上,日后咱们再继续总结。道理都是一样的,就是角度调整问题?!?br />
        听张小胖子也终于有了回答不了的问题,弟兄们都善意地笑了起来。正得意间,猛然,脚下的战壕晃了晃,然后就听见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得手了!”刚才还在闭着眼睛假寐的团长老苟第一个跳起来,踩着一个空弹『药』箱子,朝战壕外看去。张松龄等人也再不上探讨如何『操』作掷弹筒,纷纷学着老苟的模样,踩着空弹『药』箱爬上战壕边缘。

        “轰!”“轰!”“轰!”在距离众人左下方大约两三里的位置,手榴弹爆炸声接二连三。紧跟着,就是马克沁重机枪的咆哮,还有鬼子的瘟鸡脖子式重机枪的嘶鸣。炮弹和子弹出膛时的火苗跳跃飞溅,将山坡上的『乱』石枯树,照得象魔鬼的影子般,跌跌撞撞!

        老苟的脸『色』迅速变得一片铁青。不是日军的炮兵阵地!小鬼子的炮兵阵地没有那么近!一营和二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摸』到鬼子的大炮前!唯一可能就是,宫自强和王铁汉两人在途中与小鬼子遭遇上了,敌我双方立刻战做了一团。

        “报告!”通信兵小吴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冲着老苟敬礼,“前线司令部黄总指挥来电!”

        “念!”老苟强压住心中担忧,大声命令。

        “欣闻二十七师特务团攻克日军核桃园营地,成功切断故关以南日军与其后方之联系。前线指挥部特别决定,奖团长苟有德及其麾下勇士大洋两万元。一干战功已经上报南京,稍后加倍奖励。兹命令,苟有德上校必须率领所部弟兄,再坚守核桃园三到五日。待我军将故关和关沟的两支日军联队尽数歼灭后,配合友邻部队,为全歼日军第二十师团而……”

        “去他『奶』『奶』的!”没等小吴念完,苟有德一把将电报抢过来,团了团,丢进了泥坑当中?!肮丶笨掏?,发现有便宜可占了,就又想一口气吃成大胖子!再坚守三天,老子就一千来号弟兄,拿什么坚守?!”

        即便不懂得指挥大型战役,张松龄等人也明白,黄副司令长官给特务团下达的作战命令非常不靠谱??上衷诓皇歉贤反虻绫ü偎镜氖焙?,宫自强和王铁汉两个只抽调了各自营里的老兵随行,万一遭遇到大规模的鬼子兵,恐怕很难从容脱身。

        “团长——!”三营长李清风从战壕另外一端跑过来,满脸焦急,“我带三营去,把老王和老宫他们给接回来!团长,您别担心,我立刻就去!”

        “回来!”苟有德一声断喝,阻止了李清风的莽撞,“他们遇到了多少鬼子,是新来的还是今天下午那批,你清楚么?”

        “我…”李清风被问得愣住了,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麾下只有三个营长!”老苟的额头上,青筋一条条地都跳了出来。宫自强和王铁汉能否平安归来是个未知数,如果李清风再搭进去,他这个团长就彻底成光杆司令了。非但接下来的战斗无法灵活指挥,弟兄们的士气也会大受挫伤。

        “我去吧!不用带太多人,一个排就足够。反正黑灯瞎火的,小鬼子也弄不清咱们派了多少援兵下去。只要能把小鬼子给吓住,宫营长和王营长他们肯定能找到机会脱身!”知道老苟的为难所在,张松龄挺身而出。稚嫩的小胖脸上,充满了自信。

        “你……”老苟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小胖子的话的确有道理,但小胖子已经有伤在身,并且从昨天夜里到现在未曾合过眼。

        “我跟张连长去!”

        “我跟张连长去!”

        几个专程跑来请缨的连长、排长们,齐声嚷嚷。老苟的脸颊猛地抽搐了几下,看了看张松龄那白净稚嫩的面孔,断然挥手,“好,张连长带队去接应。老李,从你们营抽两个排给他。把所有轻机枪都给他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