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五 中)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五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五中)

        大约于半个小时之后,小鬼子在山炮的掩护下,再度向核桃园营地发起了强攻。一秒记住【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次,他们的突破点还是选在了二连所处位置。只“可惜”老苟团长不肯配合,早早地就把三营一连给调了上来,接手了二连的阵地。已经只剩下一个排兵力的一营二连则调往一营一连,与后者共同承担一段战壕的防御任务。

        上一轮进攻当中,石良材所带的一连也损失过半。弟兄们肚子里憋了一股子怒气正没处发,此刻见到小鬼子故技重施,立刻将枪口调转过去,从侧翼朝鬼子头上倾泻火力。张松龄和廖文化两个也有心洗刷前耻,带领冯宝等手脚麻利的弟兄,拖着两具掷弹筒,不断朝鬼子的机枪手藏身处投弹。

        他们的准头不佳,很难将手榴弹抛『射』到目标附近。但特务团昨晚缴获的手榴弹和发『射』『药』实在太多了,根本不怕浪费。一枚打不到来两枚,两枚打不到来四枚,十几枚手榴弹由两具掷弹筒交替打出去,即便还是蒙不上机枪,至少也能炸翻好几个小鬼子。

        “偏了,快躲,小鬼子要报复!”廖文化把腰一弯,拉着张松龄就朝隐蔽处跑?!翱┛┛币淮鼗棺拥粜プ糯铀驼潘闪涠烁詹拧郝丁煌返牡胤缴ü?,紧跟着,又是两枚手榴弹。虽然没能伤害到他们,却把战壕的边缘给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张松龄回过头来,身体贴着战壕壁,满脸佩服。虽然在胆气方面有所欠缺,但论及战场经验,廖文化在整个特务团内绝对能排得上号。二人好几次遇到危险,都是廖文化提前一步做出了预警,才没有让小鬼子的图谋得逞。

        “老冯,下次你先上!”廖文化却没时间为同伴的赞叹而得意,一边麻利地装填着发『射』『药』盂,一边调整策略,“到跟三连交界的那块儿去发『射』,别瞄机枪,照着小鬼子堆里给他们来一下!”

        “嗯!”冯宝低低的答应了一声,和另外一名老兵拖着掷弹筒和弹『药』箱,慢慢挤向三连的阵地。那个地方距离鬼子的主攻方向有点儿远,从侧面发『射』手榴弹,已经接近掷弹筒的最大『射』程。所以打中鬼子机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能暂时后退一步,以杀伤鬼子有生力量为目标。

        正在朝小鬼子『射』击的一连和二连弟兄们,都将身体向战壕壁贴了贴,尽量给掷弹筒手留出足够宽的通道。冯宝低低的说了声“谢谢”,逐渐加快脚步。三连和一连的交界处,也有两组掷弹筒手和一组迫击炮手在向鬼子头上瞄准儿,见到冯宝,愣了愣,默契地给他腾出一个位置。

        “我跟你们一起打!”冯宝迅速将掷弹筒架在一个弟兄们特意堆出来土包之后,从容调整发『射』角度。

        三连的掷弹筒手们点点头,目光转向自己的排长杨凡。杨凡探出半个脑袋,朝鬼子那边看了看,然后轻轻举起手臂,迅速挥落:“打!”

        “嗵!”“嗖!”“嗖!”“嗖!”,一门德制迫击炮和三具掷弹筒同时发『射』,炮弹和手榴弹在空中画出一长三短四条弧线,狠狠地砸在了鬼子队伍当中。正在向二连原来所处位置迫近的鬼子兵们被炸翻了十好几个,硝烟裹着残破的肢体飞起老高。

        未被弹片波及的鬼子们慌忙寻找掩体躲避,整个进攻节奏为之一滞。就在此刻,张松龄和廖文化两人的掷弹筒迅速推出战壕,瞄着一具小鬼子的掷弹筒扯动了击发带?!班?!”手榴弹迅速升空,落地,爆炸,将小鬼子的掷弹筒分解成了零件。

        “轰!”一声更大的爆炸响起,浓烟直冲云霄。鬼子还没发『射』的手榴弹殉爆了,数以百计的弹片四下『乱』飞,将周围十米内的所有生物都切成了碎肉。

        “打得好!”一连和二连的弟兄们大受鼓舞,从战壕后探出步枪、轻机枪,朝着小鬼子就是一通猛『射』。鬼子们嚣张气焰登时被压了下去,重机枪组和掷弹筒组忙转移阵地,轻机枪手也躲在岩石后,半晌才敢重新扣动扳机。

        “再来,象刚才那样再来几发,小鬼子就被吓破胆子了!”石良材高兴地手舞足蹈,冲着张松龄和廖文化两人大声提议。

        张松龄冲他翻翻眼皮,以示鄙夷。要是每一发都能命中鬼子的弹『药』箱,自己一个人就把阵地守住了,何必再劳烦其他弟兄们?!石良材却不介意被自家弟兄鄙视,笑着蹲下身,讨好地帮张松龄和廖文化两人打开一个新弹『药』箱子,“谋乎其上取乎其中么?你不把目标订得高一些,怎么会努力去实现?!我再找两个弟兄帮你们抬箱子,你们俩尽管打,手榴弹咱有的是!”

        “不如让机枪组多配合一下!”张松龄又翻了翻眼皮,低声吩咐。刚才那雷霆一击,绝对是蒙上的,他自己都没想到有那么准。而下一回好运临头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他只能依靠提高发『射』频率来加大再度蒙中目标的可能『性』。

        “好!”石良材愉快地答应着,跑到一连的机枪组附近,低声要求他们配合廖、张两位连长的行动。然后又把一连的几个掷弹筒手叫过来,命令他们跟在张松龄身后,不管发『射』,只管帮忙装填『药』盂和手榴弹。

        这下,廖文化和张松龄两人手中的掷弹筒发『射』机会大增,从三分钟左右发『射』一枚,直接变成了一分钟左右发『射』一枚。并且越来准确度越高,手榴弹落地点几乎是围着目标的前后左右在打转。

        小鬼子的四十八瓣手榴弹威力远远超过了特务团弟兄们手中的山西造,爆炸时杀伤半径高达五米,即便落地点距离目标稍微远了一些,也给鬼子的机枪手和掷弹筒手们造成极大心理压力。一些机枪手和掷弹筒手在多次目睹手榴弹在自己周围爆炸,吓得魂飞天外。竟然擅自改变攻击区域,抱着手中的家伙尽量远离中国“神炮手”藏身的那段战壕。

        “八嘎!”此次进攻的一线指挥官小林觉气得两眼冒火,叫过两名枪法最好的士兵,命令他们尽快解决掉进攻路线左侧上那门越来越嚣张的掷弹筒?!肮?!”两名鬼子神枪手大声答应,抱起三八枪,弯着腰不断在弹坑中跳跃迂回。很快,就来到了距离特务团一营一连阵地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各自找了块石头藏身,将三八大盖儿架在石头上,等待目标的出现。

        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才一分钟不到,目标就出现在不远处一个隐蔽的土堆后。两名鬼子神枪手迅速调转枪口,还没等扣动扳机,目标就又突然消失。紧跟着,掷弹筒口朝半空中『射』出一枚手榴弹,歪歪斜斜地掠过五十几米距离,一头扎进了泥土当中。

        “好险,好险!”廖文化一把扯回张松龄,又一把将掷弹筒扯回战壕,拉着所有同伴迅速转移?!坝猩袂故?,我看到了准星上的反光!”唯恐张松龄责怪自己,他又大声地解释。仿佛自己不是张松龄的上司,而是后者的下属一般。

        张松龄对廖文化的战场生存能力一向都佩服得紧,笑着冲他点了点头,然后迅速跑向石良材,“石头,有鬼子的神枪手在瞄着我们,刚才多亏了老廖,要不然我就被人给开瓢了!”

        石良材也正为好朋友刚才那一下大失水准而感到疑『惑』,听张松龄如此说,立刻将头顶上的钢盔取下来,用步枪托着探出战壕数寸?!暗?!”随着一声清脆的巨响,钢盔倒飞出去,正面被子弹穿了个大洞。

        “有水平!”石良材不怒反笑,抄起一把德制二十四,又犹豫着放下。再度抄起一把昨夜缴获来的全新三八大盖儿,“轻机枪,给我往这个方向扫!”他指了指子弹飞来的可能位置,大声命令。然后弯着腰向左挤了二十余米,在另外一处比较隐蔽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探出了枪管。

        张松龄也抄起一把三八大盖儿,紧跟着石良材走向了战壕凸起处?;姑坏人箍谔匠?,“哒哒哒,哒哒哒!”轻机枪手已经冲着石良材所指的方位,发起了反击。两名鬼子神枪手注意力被轻机枪所吸引,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缓缓地挪动枪管,寻找将轻机枪手一举点杀。

        “去死!”石良材瞄准其中一个,果断扣动扳机?!班?!”三八枪发出一声清脆的爆鸣,一百五十米外的鬼子神枪手应声而倒。

        另外一名鬼子神枪手被吓了一跳,连滚带爬地跳进一个弹坑,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将头抬起一个角度,偷眼观察守军的火力点。

        轻机枪还在愉快地发『射』,掷弹筒也又恢复了活力,虽然打得没先前准,但频率依旧非常高。正在努力向前推进的帝**人们,不得不一次次停下来,躲避凌空而至的手榴弹,进攻节奏大受干扰。

        “八嘎!”想起小林中队长那阴冷的眼睛,鬼子神枪手强压住心头恐惧,将头又抬高了一些,重新将三八枪摆在脸侧。对方也有一个本领非常高明的神枪手,他必须先把那个人干掉,才能继续执行未完成的任务。

        “啾!”一发子弹贴着他的脸颊钻入地面,溅起一连串的泥土。小鬼子神枪手心中大喜,迅速抬起头,准备在对手拉动枪栓的空隙,将其狙杀。又一发子弹破空而至,正中他的鼻梁骨处,从一侧太阳『穴』下方钻出来,带出几点脑浆。

        “『奶』『奶』的,跟老子玩这一手!”石良材朝地上吐了口吐沫,放下三八大盖儿,继续去指挥弟兄们。张松龄则对他的笑了笑,丢下另外一把三八大盖儿,重新从廖文化手里夺过掷弹筒。

        其他几个连队的掷弹筒手们也在实战中迅速提高了自己的准头,手榴弹越发频率越高,越发落地点距离目标越近。小鬼子重机枪、掷弹筒和轻机枪很快就被压制住了,不得不退向更远的位置,以免连人带武器被炸成一堆零件儿。失去了机枪和掷弹筒的掩护,鬼子兵们的攻击威力大减,三八枪即便打得再准,也无法跟马克沁重机枪和mg30轻机枪抗衡,更何况中**人手中的掷弹筒多达十余具,将四十八瓣儿手榴弹不要钱般往他们头顶上砸。(注1)

        “退后休息,先放敌人多挣扎一会儿!”鬼子中队长小林觉不愿让麾下爪牙白白送死,想了想,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山坡上的鬼子兵如蒙大赦,拖着枪,撒开双腿就往后跑。经过接连两次硬碰硬,他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核桃园营地的守军与先前他们遇到过的那些中**队无半点儿相似之处。如果先前他们遇到的那些中**队可以被比作一堆软骨头的话,此刻驻守于核桃园的这一批,则是一块不折不扣的百炼精钢!

        侦查联队长小野真二早就铁青着脸等在了山脚下,看到满面愧『色』的小林觉和高桥次郎,走上前去,劈手就是几个大耳光,“八嘎!你们两个还有勇气活着回来,帝**人的荣誉在哪里?你们入伍时的誓言呢?又在哪?!是不是已经被你们丢到臭水沟里面去了?!”

        中队长小林觉和高桥次郎不敢躲闪,老老实实地低着头挨打。待上司的火气发泄得差不多了,才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半躬着身体回答,“辎重队把重机枪和掷弹筒都留给了中国人,还有上万枚带着发『射』盂的手榴弹。继续强攻下去,只会徒增伤亡。请长官体谅我们的难处!”

        “哟西!我非常体谅!”小野真二被气得直『摸』刀柄,恨不得拔出指挥刀来,劈了手下这两名笨蛋。然而想到整个侦查联队才只有四个中队的规模,又摇着头将手收了回来?!澳忝橇礁?,敢把刚才的话写下来,上报给川岸师团长么?”

        “我们愿意为自己的言论负全责!”小林觉和高桥次郎毫不犹豫地齐声答应。负责辎重队的大山中佐已经被强迫剖腹了,多向他头上泼几盆污水不会带来任何不良后果??銮叶艘膊皇峭耆谕菩对鹑?,下午的两度强攻中,守军方面的重机枪和掷弹筒,的确令帝**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那好,我就暂且再相信你们两个一回!”小野真二抬头看了看静悄悄的核桃园营地,冷笑着说道?!安还?br />
        将声音陡然提得很高,他盯着两名下属,目光冷得象两把钢刀,“小林君,高桥君,你们两个今夜,必须自己去洗刷耻辱。侦查联队是整个二十师团的旗帜,这面旗帜上,不能有任何污点。你们两个,明白我的意思!”

        “嗨依!”小林觉和高桥次郎再度俯身鞠躬,声音里底气十足。二十师团的侦查联队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加入者必须熟悉各种常用武器的『操』作,并且身体强健,意志力超群。两个月前跟中国的五十四军交手,他们曾经借助夜『色』的掩护『摸』到对方指挥部旁,差一点将中国的关麟征将军给生擒活捉。今天,他们要用同样的手段来捍卫自己的荣誉。

        “对面的那个中国团长姓苟,在北平之战中,曾经摧毁过帝国的炮兵阵地!”又朝核桃园营地看了一眼,小野真二低声强调?!澳忝橇礁霭阉氖甯掖乩?,寺内大将对此人很感兴趣!”(注2)

        注1:mg30,德国人在1930年发明的气冷轻机枪,『性』能非??煽?。试制成功之后,德**方因为有了更好的选择,并未大批量采购。但是卖了一大批给其他国家。中国曾经得到过一批,现有实物陈列在北京军事博物馆。

        注2:寺内大将,日寇华北方面军总司令,日本陆军元帅寺内正毅的长子寺内寿一,在鬼子队伍中威望极高。卢沟桥事变的推动者之一,1946年病死于盟军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