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四 下)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四下)

        韩进步的阵亡,令二排剩余的几名老兵都红了眼睛。书包网

        他们再不顾自身安危,拎着大刀、盒子炮,前仆后继地往前冲。小鬼子的刺刀拼刺水平再厉害,也不如盒子炮速度快。转眼之间,就又被打到了六个,尸体上淌出来的污血象溪流般,将战壕浇得不堪泥泞!

        二排的老兵也只剩下了三个,后面还跟着一个瘸了腿的张松龄。四人手中的盒子炮也都没了子弹,却没有时间换弹夹,直接拎着大刀向前猛劈。

        小鬼子的小队长田中秀赖从没见过如此勇悍的中**人,一时间,心中竟涌起了几分惧意。在他以往的作战经验当中,中**人最怕白刃战。往往面对着机关枪的扫『射』还能坚持不退,当帝国武士一亮出刺刀,立刻就可以将他们冲得溃不成军。

        而今天,整个核桃园阵地上的中**人表现都极不正常。在他左侧战壕里的那个中尉连长,分明已经吓得呐喊声都变了调子,却带领着一伙人咬牙坚持,一步不退。而他的右边的那个年青的中尉,虽然此刻身边所有兵力加上他自己也只剩下的四个人,居然还在挥着大刀左劈右砍。

        “佐藤君,右边那些人交给你了。务必尽快将他们杀死!”点手叫过一名伍长,田中秀赖大声命令。他身边此刻还剩下二十三人,控制着近二十米的战壕,已经非常吃力。如果再让右侧那个国民革命军中尉继续一步接一步向前冲杀,帝国武士们恐怕很难坚持到后续部队的到来。

        “哈伊!”姓佐藤的伍长大声答应着,脚步却挪动得非常慢。这当然不仅仅是由于战壕过于狭窄的缘故,潜意识里,还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劝说着他:不要靠过去,千万不要靠过去。最好让别人先顶一下,多顶一会儿是一会儿。那名中国中尉马上就要不行了,等他累得筋疲力尽时再收拾他才会安全。否则,贸然带队冲上去跟他白刃战,恐怕会落到前几个小组一样的下场。

        “佐藤君,你犹豫什么?还记得你入伍时的誓言么?!”小分队长田中秀赖被麾下的表现气得两眼冒火,举起指挥刀,厉声质问。

        “一切为了帝国!”佐藤伍长激灵一下打了个冷战,然后如同吃了好几罐子**一般,端着三八枪向右侧冲了过去。

        “一切为了帝国!”与他同组的一名上等兵和两名二等兵齐声附和,端起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儿,跟在佐藤伍长身后,跌跌撞撞往右侧挤。沿途的几名上等兵和下等兵都将身体靠近战壕壁,用非常复杂的目光,同情、庆幸甚至怜悯,看着他们。直到他们的身影冲到正与中**人交手的另外一个小组之后,与那个小组的人象蛆虫般挤在一起。

        张松龄身前的老兵又倒下了一个,是个胡子拉碴的河北人,他没记清楚此人的名姓。只记得上午时此人曾经找他往黄纸上写过“刀枪不入”四个字。

        那四个字没起到任何作用,小鬼子的刺刀,就捅在老河北胸口藏了黄纸的地方,血沿着伤口像泉水一般往外冒,将黄纸和军装一并染得象落霞般的红。

        另外两名老兵争着补上了老河北空出来的位置,将张松龄死死护在了身后。张副连长是个好人、张副连长读过很多书、张副连长才十七岁,还没『摸』过女人的手……,上述几条理由只要有一条就足够了,他们就宁可自己先走一步,也不会允许小胖子张松龄战死在自己眼前。

        包括佐藤伍长在内的五名小鬼子,分成前后两组扑了过来。每个人脸『色』都带着狰狞的笑容。以五对三,刺刀对大刀片子,同样受狭窄的战壕所限制,同样发挥不出最大威力。五个鬼子算是以逸待劳,而对面三个中**人,却个个伤痕累累。鬼子们,无论如何都已经没有再输的理由!

        他们几乎就成功了,挡在张松龄身前的一名察哈尔籍老兵只坚持了两个回合,就被鬼子用刺刀捅穿了肚子。临死之前,他把大刀甩了出去,砸晕了一名小鬼子。却无法再为同伴提供任何?;?。一名鬼子兵迅速前『插』,从侧翼偷袭另外一名老兵。张松龄跌跌撞撞扑过去,挥刀砍向小鬼子的后腰。半途中却力量不足,刀刃急转向下,抹在鬼子兵的膝盖处,砍掉了半截小腿。

        “啊——”受伤的鬼子兵满地打滚,大喊大叫。张松龄俯身下去,又一刀锯断了此人的喉咙。当他艰难地再直起腰时,最后一名挡在他身前的老兵也被鬼子刺中,丢下大刀,双手抓住鬼子的步枪,用尽全身力气往前推,“连长——”

        “来了!”张松龄摇晃着响应,一刀从下方捅过去,戳中了小鬼子的大腿根儿。受伤的鬼子丢下步枪,惨叫着倒地,垂危的老兵则扑在了鬼子身上。两个人在战壕中不断打滚,血如喷泉般四下飞溅。

        佐藤伍长的去路被堵住了,张松龄的去路也被堵住了。二人隔着不到一米远的距离,端枪、举刀,互相试探。另外一名小鬼子看到便宜,试图挤到佐藤身边帮忙,却被佐藤用枪托给挡在了身后,“山田上等兵,这里不需要你,去向田中队长汇报,就说……”

        还没等他把牛皮吹完,一道雪亮的刀光,突然从张松龄的身侧飞了过来。紧跟着,就是一个矫健的身影,双**替踩着战壕壁,在半空中如同鹞子般下扑?!班?!”佐藤伍长连招架都没来得及,就被刀光扫掉了半颗人头。剩下的半颗人头带着身体在地上滴溜溜打转,到死也没弄清楚对手是从哪个位置冒出来的。

        “弟兄们,冲啊,把小鬼子剁成肉馅!”一脚踢开佐藤伍长的尸体,特务团长老苟人随刀落,紧跟着又是一招横扫千军,将另外两名小鬼子『逼』得接连后退了五、六步,才勉强站稳了脚跟。

        “把小鬼子剁成肉馅!”老苟新招的警卫员徐志强带领其余十几名警卫一拥而上,推开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的张松龄,与自家团长一道,冲向其余的鬼子兵。团部与一营二连这边间隔有点儿远,沿途战壕又过于拥挤,他们不得不利用第二道战壕与第一道战壕的连接路段兜了一个圈子,才气喘吁吁地赶到。

        虽然总人数只有一个班,虽然都已经跑得满头大汗。但这支生力军的突然出现,却将胜利的天平直接压向了特务团这边。鬼子小队长田中见势不妙,赶紧再度从左侧抽调人手上前封路。他左侧的战壕里边,廖文化却敏锐地把握住了反攻机会,将大刀高高地举起来,与自家团长遥相呼应,“弟兄们,冲啊,把小鬼子剁成肉馅!”

        “冲??!把小鬼子剁成肉馅!”二连一排和三排中所有剩余的新兵老兵,都举起大刀,跟在廖文化身后,冲向了战壕中负隅顽抗的小鬼子。

        “把小鬼子剁成肉馅!”“把小鬼子剁成肉馅!”弟兄们呐喊着,欢呼着,将剩余的十几名鬼子兵砍翻在地,然后每名从尸体旁经过的人都随手又补上一刀。

        “冲??!把小鬼子剁成肉馅!”一连阵地上,也响起了山崩海啸的呐喊声。石良材带着弟兄们,围住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的鬼子中队长猪饭三郎,『乱』刀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