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四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四上)

        韩进步的判断并不准确,在炮火的掩护下,小鬼子们选择的冲击方向不是二连,而是一营一连与二连阵地的结合处。书包网

        这些疯狂的鬼子兵战场经验非常丰富,光凭着刚才的短暂对『射』,就发现了守军阵地中央偏右五十余米的地方,火力远不如正面强大。把所有剩余兵力一股脑压上去,肯定能冲出一个突破口。

        大半个中队的鬼子兵,总人数已经与二连不相上下。几乎在炮声停止的那一瞬间就扑进了战壕,与附近的特务团弟兄们纠缠在了一起。狭窄的壕沟,限制了攻守双方的组织配合。很多地段都是一个鬼子面对一个特务团弟兄,其他人根本无法上前帮忙。而此时此刻的特务团弟兄,训练程度远不及偷袭鬼子炮兵阵地时的那斜弟兄。很多新兵连大刀的招数都没来得及记清楚,更多弟兄手中根本就没学过刀法。与鬼子在一定距离上用步枪互相瞄准『射』击的时候,这些新兵们在老兵的监督和带领下,勉强还能有勇气扣动扳机。真正需要跟小鬼子面对面白刃战,受训程度不足的缺陷,就立刻暴漏了出来。

        “不要慌,背靠着背。朝小鬼子胸口招呼!”连长廖文化大喊大叫,试图用叫喊声来提高自己一方的士气。无奈在心理素质和作战技能两方面,特务团的新兵们都与小鬼子差距甚远,往往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被鬼子的刺刀捅了个对穿。

        “娘——!”一名十六、七岁的新兵惨叫着,伸手去捂肚子上的伤口。殷红的血浆顺着他的手指流下来,将刚穿了没几天的军装迅速湿透。他绝望地挣扎着,又把另外一只手捂了上去,血依旧狂喷不止。小鬼子用脚将他踢倒,踩着他的肩膀扑向下一个目标,那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后生,长得肩宽背阔,大刀在胸前挥舞得象风车一样,几乎没有任何空隙可被捕捉。

        对付这种毫无技巧『性』可言的『乱』挥,小鬼子非常拿手。先一枪虚刺晃花了大个子的视线,然后趁着对方格挡招架的瞬间,把步枪抽回来,从斜下方向上急挑?!鞍 贝蟾鲎邮勘吹么笊医?,丢下刀,伸手去抱鬼子的双腿。小鬼子一个后撤步躲开,紧跟着又是一枪,从大个子后背刺进,将他刺了个透心凉。

        第三名中国士兵转身逃走,慌『乱』中却无法爬上壕沟边沿,只能顺着壕沟的方向疯跑。猛然间,撞到了一名正与小鬼子放对厮杀的老兵背上,将后者撞得失去重心,踉跄前扑。两名鬼子互相看了看,迅速形成配合。一前一后,将苦战的老兵和逃命新兵一并捅死在战壕中。

        二连的阵地很快就成了烂筛子,新兵们如同没头苍蝇般到处『乱』撞。老兵们则各自为战,被小鬼子分割成了十几段。他们在每一段几乎都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一边应付着鬼子,一边还要防止自己人拖后腿。连长廖文化几次试图组织当作预备队的三排进行反击,却被十几名小鬼子用刺刀堵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没能前进一步。不得不收缩兵力,固守待援。而小鬼子则趁机扩大战果,将被分割包围的特务团老兵们,一组接一组捅死在战壕当中。

        一连那边的情况稍好,石良材身先士卒砍死了数名鬼子,勉强保持了阵地完整,却受战壕的宽度限制,一时间派不出任何人手过来支援二连。

        相比之下,张松龄所在的位置,反而是压力最小的地段。不知道是为了避免出现『射』击死角,还是美术功底不足的缘故,老苟团长当初设计的战壕形状时,就将双环线画得凸凹不平。有些地段向前探出,有些地段大幅度后缩。张松龄和二排所在位置,正好是几处后凹战壕其中的一段儿。鬼子中队长猪饭三郎把有限的兵力都集中在一连和二连结合点了,兼顾到张松龄这边的只有六个鬼子兵。其中三个结着伴儿从二排副冯宝身边跳下。另外三个则恰恰跳在距离张松龄五米远的位置,与他隔着三名特务团弟兄。

        那三名特务团弟兄当中,有两名是新兵。举着大刀站在老兵背后,根本不懂得在如此狭窄的区域里,该怎样施以援手。而小鬼子们的配合,就比特务团这边娴熟多了。半空中几下斜刺,硬生生给其自身『逼』出了一块落脚点。然后两名鬼子兵背靠背向前向后攻击,第三名则半侧着身子跟他们贴在一起,随时准备向其中一人提供支援。

        “让开!我来!”见挡在自己身前的两名新兵蛋子只有碍事的本领,张松龄低声怒喝。那两名新兵如蒙大赦般各自跳开半步,却根本没给张松龄留出足够的前进空间,远离张松龄方向的那名鬼子兵已经得手,凭借一个利落的劈刺,将挡住他去路的三班长王喜子放翻在地。然后又是一个直刺,将躲避不及的另外一名新兵捅了个透心凉。

        听到来自背后的惨叫声,两名挡在张松龄身前的新兵蛋子更加紧张了,其中一个居然蹲了下去,双手抱住脑袋嚎啕大哭。另外一名情况稍好,两只大腿哆哆嗦嗦,向前也不是,向后也不是,如同根木桩子般,将战壕挡了个结结实实。

        “蹲下,你个废物!”张松龄气急败坏,一肘子敲在了新兵的脖颈之上,将其敲了个趔趄。随即单手持刀,另外一只手拔出盒子炮,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小鬼子就是一枪。

        “乒!”子弹贴着正在跟小鬼子拼命的老兵耳朵边擦过,打在小鬼子的面门上,将此人打了个脑浆迸裂。红的、白的,夹杂在一起,瞬间溅了老兵满脸?!岸紫?!”还没等老兵从惊愕中缓过神,张松龄已经扑到他的身后,胳膊从他的脖颈子上探过去,瞄准平端着刺刀扑过来的另外一名小鬼子就开了火。

        如此近的距离,枪口几乎是顶在了小鬼子的头盔上?!捌?!”沉闷的枪声响起,鬼子兵被打得倒飞出去,颈骨断裂,吐着血死掉。第三名小鬼子兵正杀在兴头上,猛然感觉到背后情况好像不太妙,赶紧侧过头,观望具体发生了什么变故?!捌?!”又是一声枪响,奉命督战的韩进步贴在张松龄身边开了枪,在鬼子的肩胛骨处掏开了一个血洞?!鞍烁?!”小鬼子疼得丢下三八大盖,用另外一只手去掏腰间的四十八瓣儿。张松龄岂肯给他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机会,大刀脱手飞出,将鬼子的胳膊连同没拧开保险盖儿手榴弹一并切下来,血淋淋地落在了地上。

        “乒!”韩进步又抢先开了一枪,打死了双臂皆废的小鬼子。然后讨好地冲着张松龄笑了笑,扯开嗓子大喊,“连长说了,不会用大刀的,赶紧蹲下。手里有盒子炮的,直接拿盒子炮招呼,别跟小鬼子讲什么公平不公平!”

        “不会用刀的给我蹲下。别挡道!”张松龄心中立刻闪过一道灵光,接着韩进步的话头大声命令。挡在他与另外一群鬼子中间的新兵们愣了愣,本能地选择了服从命令。几名原本就隶属于特务团的老兵猛然醒悟过味道来,从腰间拔出盒子炮,贴着冯宝的耳朵根儿就搂了火。

        跟冯宝捉对厮杀的小鬼子没想到中**人居然敢在拼刺刀的时候打冷枪,捂住被『射』成了筛子般的胸口跌跌撞撞的后退,满脸难以置信?!叭ニ?!”冯宝一刀扫掉此人半个头颅,又一刀将其拍飞,清理出自己的视线。随即来了一下力劈华山,将刚刚冲上前补位的一名鬼子,连人带枪劈成了两片。

        二排阵地上的最后一名鬼子立刻成了所有人的出气筒。一名老兵从正面堵过来,与其背后的冯宝形成二对一?!鞍逶?!”鬼子兵绝望的大叫,用尽全身力气冲向老兵。冯宝从背后追上,先一刀剁断了他的两截大腿。然后又是一刀,将剩下的半截身体再度切成了上下两个部分。

        “老冯带着新兵留下,用掷弹筒和步枪封锁战场正面。别让其他小鬼子趁机冲上来!”张松龄踩着鬼子的尸体赶到,冲着四下就是一通『乱』吼,“其他人,跟我去支援老廖。能用盒子炮就用盒子炮,实在不行的,再跟鬼子玩大刀!”

        这回,没人再质疑他这位年青连长的命令了??揭院笳舛潭贪敫鲂∈?,大伙已经对这位平素象个书呆子般的年青连长,心服口服。韩进步拎着张松龄的驳壳枪,狐假虎威地将命令补充完整。一班副贾老二和二班长许蔫巴则抽出盒子炮,侧身贴着战壕往前冲杀,替所有人开辟道路。

        “别用三八大盖儿,那东西一枪俩眼儿!”亏得张松龄及时补充了一句,否则,几位从兄弟部队抽调而来,手里没有盒子炮的老兵,肯定会用三八枪来给廖文化那边来个远距离支援。

        听到连长大人的话,甭管他说得是不是属实,老兵们都顺从地丢下三八枪,重新举起雪亮的大刀?!吧毙」碜?!”张松龄豪情万丈地叫了一句,带着七八名老兵,拐过战壕的弯曲部分,迅速向廖文化所在位置靠拢。

        才短短几分钟功夫,廖文化这边已经险象环生。很多新兵连鬼子的模样都没看清楚,就死在了刺刀之下。队伍中的老兵们虽然凭借着手中的大刀,砍翻了二十几名小鬼子。但自身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大约三十多人被刺成了重伤,在狭窄的战壕中翻滚挣扎?;褂屑该媳砸皇韬?,就被受了重伤的小鬼子磕响了手雷,互相拉扯着一同走向了生命的终点。

        经验丰富的鬼子兵们迅速扩大战果。他们在一名小队长的指挥下,彼此之间相互靠近,屠杀掉被分割开的中国士兵,将几个小组汇聚在一起,牢牢控制住一小段战壕。然后又从战壕左右两段向外扩张,拉进来更多的小鬼子,充实自己的力量。吞噬掉更多的中**人,消磨防守方的战斗力和士气。

        张松龄等人刚转过弯,去路就被几名新兵给挡住了。那几名新兵原本想绕过拐弯处暂避鬼子锋芒,却不料被副连长堵了个正着。又羞又怕,满脸通红,抱着大刀片子掉头就往回跑。

        “你们排长呢!”都到这个时候了,张松龄哪有力气跟几个新兵计较。推开长贾老二和许蔫巴,大步追上那几名新兵,“别『乱』跑,赶紧给我让路。你们排长呢,他在哪边?!”

        “排长,排长被小鬼子捅死了!”听出张连长没有拿大伙正军法的意思,新兵们脸贴着战壕壁,让开一个身子的空隙,大哭着回应。

        一排长叫刘大发,今天早晨的时候还死皮赖脸要求自己带他去逛太原城最好窑子!张松龄的眼神黯了黯,迅速又被仇恨点燃,“小鬼子,爷爷来了,有种别躲!”

        他想让廖文化知道自己已经赶过来支援了,又不愿让对方失掉面子,只好采用这种折中办法。老兵油子韩进步心领神会,带着其余几名老兵们齐声高喊,“小鬼子,有种奔这边来,爷爷用大刀等着你!”

        七八个人的声音不算高,汇集在一处,却令已经陷入苦战的弟兄们精神为之一振。已经成功控制了近二十米战壕的鬼子兵们,显然也发现了有生力军赶到。立刻加强右侧的扩展速度,并且从队伍中多分出了两个小组,与最边缘处那个小组一道,顺着战壕迎上前,准备给来增援的中**人兜头一击。

        被夹在两支队伍中间的那些特务团新兵们立刻遭了殃,根本没有躲闪的空间。鬼子兵们则一边劈刺一边大步前进,绝不肯在途中留一个活着的中**人。一些胆子小的新兵实在坚持不住了,掉转头,就往张松龄这边逃。但同一时间想逃命的人太多,他们彼此拥挤在狭窄的战壕当中,反而阻塞了敌我双方的道路。

        “八嘎!”带队的鬼子曹长大怒,一枪将挡在自己前面的中国兵给挑飞,甩向战壕外面。其他小鬼子纷纷效仿,轻蔑地冷笑着,彼此配合着,用刺刀清理战壕中一切活着和死了的阻碍物。

        他们的冷笑还没持续上半分钟,就被一阵剧烈的盒子炮声打断。张松龄无法忍受小鬼子在自己眼前杀戮自己的弟兄,虽然这些新兵的行为非常令他感到丢脸。跳上一个手榴弹箱子,居高临下探过盒子炮,手背向上手心向下,冲着鬼子队伍就是一轮横扫。

        “乒!”“乒!”“乒!”“乒!”“乒!”“乒!”,至少有三名鬼子兵被子弹打中,手捂着胸口软倒?;褂辛矫匚裢诺男卤蛔拥?,肩膀上溅起了一串血花,大叫着蹲在了地上?!叭叶紫?,蹲下!”

        一班副贾老二贴着张松龄的身体挤上前,单脚踩住手榴弹箱子边缘,一边冲着小鬼子开火,一边大声嚷嚷。新兵们吓得魂飞天外,捂着耳朵缩卷起身体。张松龄和贾老二两人眼前登时一空,扣动扳机,将盒子炮里的剩余子弹全部打光。然后丢下盒子炮,侧转身体跳起来,踩住沿途遇到的任何肩膀和脑袋,直扑剩下的几名鬼子!

        拜战壕狭窄所赐,带队的鬼子曹长和第一组三名鬼子,被直接打成马蜂窝。第二组鬼子当场一死一伤,剩下一个完好无缺的则端着刺刀呆呆发愣。张松龄踩过最后一名中国士兵的肩膀,凌空扑向他,“去死!”随着一声大喝,小鬼子胸前中刀,肋骨、胸骨和肚皮相继被切开,五腑六脏同时滚了出来,立刻死了个透。

        其身后的两名鬼子上步挺枪,挤在一起给张松龄来了个上下交刺。一班副贾老二用大刀替张松龄挡住了刺向他上身的一支,张松龄自己挡住了另外一支。随即,他用双手握住刀柄,从下向上斜撩。小鬼子的胳膊吃不住劲,不得不将刺刀抬高。张松龄继续猛地一用力,用刀刃别着鬼子的步枪向前推。与他放对的小鬼子被推得踉跄着后退,令第三名鬼子的偷袭计划彻底落空。二班长许蔫吧也踩着新兵的肩膀跳上前来,先一枪结果了受伤的小鬼子。然后盒子炮迅速探过贾老二的肩膀,顶着鬼子的脑门开了一枪。接着丢下满脸血浆的贾老二不管,调转枪口,指向被张松龄推得不断朝后退的鬼子兵。

        怕误伤了自家连长,他迟迟不敢扣动扳机。贾老二抹了把脸上血,挤上前,挤过许老蔫儿和战壕之间狭窄的缝隙,从侧面捅鬼子两条大腿中间一刀。

        “??!”被阉割的剧烈疼痛,让跟张松龄放对的那名小鬼子跳起来,惨叫连连。张松龄又一刀劈过去,扫掉了他的太监头。然后双手抡刀,冲向挡在自己面前的最后一名鬼子兵。

        那名鬼子兵知道自己不可能挡住三名中**人的合力攻击,将上了刺刀的三八枪朝张松龄眼前一掷,然后趁着张松龄回刀格挡步枪的当口,迅速从腰间拔出两颗四十八瓣,狞笑着扭开了保险盖,相对磕了下,张开双臂冲向眼前被惊得目瞪口呆的几名中**人。

        “乒!”贾老二凭借本能开了一枪,打爆了小鬼子的头颅。随即,他一把推开张松龄,扑上前,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小鬼子的尸体和两颗手榴弹?!昂笸?!”仰起头,背对着张松龄大叫,双目当中,没有任何悔意。

        “轰!”“轰!”两声剧烈的爆炸在战壕中响起,许蔫巴张开双臂,挡住了后退中的张松龄等人,挡住贾老二破碎的遗体和所有飞向自家袍泽的弹片。

        他们两个都没读过书,也没有正经的名字。他们俩个却与这个时代无数没有名字的中**人一道,为身后的破碎山河,为身后的兄弟姐妹,撑起了一片没有硝烟的天空。

        我未曾做出过任何承诺,但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敌人伤害到你们。

        因为我是士兵!

        我永远都是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