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三 下)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三下)

        当炮击声终于再度宣告结束的时候,两道战壕附近的地表上,已经找不到一个活着的人。大部分百姓都惨遭日寇毒手,只有极少的一小部分,或是幸运地逃进了战场两翼的山谷,或者是被特务团弟兄们强行拉入了战壕,从而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而那些与小鬼子狼狈为『奸』的朝鲜人,基本上也没落到什么好下场。除了十几个反应最机灵的家伙之外,大部分都死在了中日双方士兵的枪口下。因为他们身上的军装与刚才野蛮残忍的表现,被特务团弟兄不加区分地当作了日本鬼子。而在真正的日本鬼子眼里,则把这些朝鲜奴才和中国百姓其实没什么两样,都属于可以随便压榨,随时抛弃的消耗品,无论牺牲多少也不值得心疼!

        借助刚才的卑鄙伎俩,担任前锋的鬼子中队,则顺利进入了攻击位置。两挺重机枪距离第一道战壕二百米左右的石块上架了起来,主『射』手和副『射』手撅着屁股躲在石块后,将一板又一板的子弹从背包里掏出,娴熟地填进了抢身上的装弹口。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三重机枪喷『射』出数道弹幕,每挺负责一小段战壕,贴着张松龄等人的头皮来回扫『射』。

        这种气冷式重机枪,内部几乎完全抄袭了法国“哈奇开斯”重机枪的设计,却又怕遭人耻笑,故意掩耳盗铃地将外观改成了鸡脖子型。模样丑陋到了极点,非常能吸引人的注意力。以至于连张松龄这个才当兵不到三个月的新手,都能在第一时间寻找出它栖身的位置。

        “掷弹筒,分给咱们排的掷弹筒呢?!”扭头看了一眼紧贴在自己身边的韩进步,他大声询问。昨夜廖文化曾经在缴获来的物资中,翻出了十二具掷弹筒。按老苟的要求,分了十门出去给其他连队,二连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独自留下了两门。

        “冯排副那边呢!”韩进步非常迅速的回应,“需要我把他给您叫过来么?!”

        “不用,你让他给我瞄准瘟鸡脖子,看看『射』程够不够。如果够,就直接把那个瘟鸡脖子给干掉!”张松龄用手指了指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门小鬼子的重机枪,低声命令。

        “瘟鸡脖子?”韩进步愣了愣,旋即被这个生动的比喻给逗笑。跳下空弹『药』箱,小跑着去找二排副冯宝所带着的掷弹筒组。

        小鬼子的步兵已经开始加速推进,三个人一组,每两到三个小组互相呼应着,在重机枪和轻机枪的掩护下,交替前冲。每次前冲十几步,就会找个有利位置藏起来,用步枪向战壕处瞄准开上几枪,然后再爬起身,继续互相呼应着向前推进。

        战壕中的特务团弟兄们,则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将步枪于泥土上架稳。正对鬼子进攻方向的是一营一连,没有营长宫自强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开火。包括昨夜被迫击炮炸翻,又被石良材重新修好的两挺瘟鸡脖子,都在沉默中静静等待。

        “开火!”当小鬼子的身影距离大伙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宫自强终于大叫着,扣动了手中的轻机枪。

        “哒哒哒————”一道火蛇从他藏身处飞窜出去,扫翻两名小鬼子。鬼子的重机枪迅速调转方向,咆哮着扫向宫自强?;姑坏人峭耆髡轿?,数枚手榴弹和炮击炮弹从一营的三个连队同时发『射』出去,围着两挺瘟鸡脖子,炸出几道巨大的烟柱。

        “轰!”“轰!”“轰!”“轰!”刚刚拿到手掷弹筒没多久,弟兄们打得相当不准。但是架不住数量足够多,小鬼子放在核桃园营地的手榴弹又不要大伙出钱。四门掷弹筒和两门迫击炮第一轮速『射』,就将战场左侧的瘟鸡脖子打成了红烧鸡块儿。紧跟着,第二轮又是六枚手榴弹和迫炮弹飞出,将另外一挺瘟鸡脖子和趴在瘟鸡脖子下的禽兽们,也还原回了零件状态。

        第三挺瘟鸡脖子见势不妙,一个打滚翻下了石头,被小鬼子们倒拖着躲向其他位置。掷弹筒组和迫击炮组失去了目标,调整角度,轰向鬼子最密集位置。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这回,轮到石良材手中的瘟鸡脖子尽情发威了。三十粒一板儿的子弹,转眼间就打光了四条。小鬼子们听到熟悉的“咯咯咯咯”声,还以为自家的最后一挺重机枪又找到了合适进攻位置,当子弹打到身边,将冲得最快的两个攻击小组全都拦腰打成了筛子时,才猛然回过神,『乱』纷纷地扑到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弹坑中。

        “乒!”“乒!”“乒!”“乒!”特务团弟兄们手中的中正式和德制一九二四式,也纷纷对准小鬼子的脑袋开火。一百米左右的距离,非常适合中正式和一九二四式发威。十几名小鬼子先后被爆了头,脑浆夹着血水,瞬间窜起了老高。

        小鬼子们则用轻机枪和步枪迅速反击,他们的枪法虽然不像廖文化说得那么夸张,但动作干净利落,彼此间配合娴熟。一枪打完之后,随便用手一划拉,就能立刻开第二枪。并且每次『射』击,都是全组人默契地瞄准同一个目标。挡在鬼子正面儿的一营一连弟兄,只要头『露』在外边稍微高一些,肯定就会被两、三组鬼子同时瞄上。七八颗子弹瞬间飞过来,即便不能保证每颗子弹都能命中,至少也能蒙上一两颗。

        战壕的边缘迅速淌满了鲜血,很多新入伍的特务团弟兄因为战场经验不足,惨叫着倒下。医护兵则默默地跑过去,将伤者从血泊中拉起来,抬进事先挖好的洞『穴』中,止血,敷『药』。如果遇到阵亡者,则将对方的上衣口袋翻开,取出一张标记着名姓的卡片收进腰间书包,然后再默默地替对方合上眼睛。

        所有畏惧都突然消失了,包括事先最怕死的人,都趴在战壕边缘处,将步枪探出去,瞄准距离自己最近的小鬼子,以最快速度开火。轻机枪和重机枪则交替扫『射』,压制小鬼子的轻机枪,让他们无法给其他鬼子提供有效火力支援。掷弹筒和迫击炮瞄准鬼子的掷弹筒,抢先将他们送上西天。

        二营的掷弹筒组和机枪组也奉命赶过来支援。从战场侧翼,向鬼子们倾泻了一轮手榴弹和子弹。一门鬼子的掷弹筒被掀翻,旁边的弹『药』箱发生了殉爆,“轰!”一声,将周围五米之内的所有鬼子兵都炸成了碎片。一名小分队长打扮的鬼子拎着轻机枪跑过来,试图填补火力空档。被二营的弟兄们用机枪扫中,身体颤抖着,跳动着,忽然拦腰断成了两截。

        没想到中**队居然用有如此强大的火力,充当前锋的鬼子中队被打懵了。所有人都趴在藏身处,再也不敢将头抬高。他们的『射』击准确度与彼此之间的配合,立刻大打折扣。再也做不到每轮『射』击都能命中目标,给特务团一营的压力大大减弱。趁着这个机会,特务团的新兵们开始从容瞄准儿,未必能每一枪都打得中,但下一枪肯定比上一枪距离目标更近几寸。

        “轰,轰,轰!”鬼子的指挥官见自家前锋不争气,又开始让炮兵出马。数十枚炮弹结着组,轮番飞来,在第一道战壕前后炸起大团大团的烟雾。

        十几名弟兄躲避不及,倒地身亡。其余弟兄不得不缩回战壕,以免受到弹片波及。包括重机枪和掷弹筒,在威力巨大的山炮面前,它们都不得不暂避锋芒,藏进掩体内,等待下一轮复仇时机。

        小鬼子的先锋中队则借助炮弹的掩护,迅速整理队伍。在一名中队长的指挥下,重新分成二十几个小组,迈动双腿,直扑第一道壕沟。他们这个中队携带的重机枪和掷弹筒已经都被中**队给敲掉了,在重火力不如守军的情况下,如果想要创造奇迹,只能凭借武士道精神,冲进战壕里与守军混战。相信后面的联队长阁下能及时把握住机会,不让武士们做白白的牺牲。

        “小鬼子要拼命了!这回好像冲着咱们这边来的!”韩进步竖起耳朵倾听夹杂在炮击声间歇里的鬼子呐喊声,脸『色』有些发白。一旦让小鬼子冲进战壕,大伙手里的重机枪和掷弹筒就发挥不了作用。而狭窄的战壕,又令特务团无法发挥局部人数优势。只能让距离鬼子最近的人先拼,拼完了其他弟兄再接着上。在以往战斗中,每次小鬼子开始使出这种亡命战术,都会给挡在鬼子正面的二十六路军弟兄们造成巨大的损伤。

        “拿好你的盒子炮!”一到这种时候,张松龄身上的书卷气就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比亡命徒还亡命徒的狂热,“谁退,你就给老子毙了谁!”

        老军师在天上看着,田胖子他们在天上看着,刚才死于鬼子炮火之下的无辜百姓在天上看着,此时此刻,他没有勇气畏惧。从身边拎起大刀,用手在刀刃处迅速摩挲了一下,特务团一营二连副连长张松龄大声招呼身边的中**人:“弟兄们,举刀,杀小鬼子!”

        “杀小鬼子!”除了愣在一旁的韩进步之外,其余所有二排弟兄都丢下步枪、从脚边抄起各自的大刀,背靠着背,静静地等待炮声停息的那一刻来临。

        这一刻,他们顶天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