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三 中)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三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三中)

        嗡!一众朝鲜运输兵立刻像苍蝇般叫嚣了起来。tu.duoyou说是去打扫战场,谁知道还有多少中**人拿着枪在战壕里等着?!就这样一股脑冲上去,不是纯属送死么?!

        然而不满归不满,长时间受奴役形成的习惯,却让他们鼓不起勇气抗命。嘟嘟囔囔叫嚣了一阵之后,看到有十几个日本兵端着枪向自己靠近,立刻举起手中的木头棒子,没头没脑打向被临时抓来做苦力的中国农民,“太君有令,让你们去战场上给中**人收尸。赶紧给我行动起来,别让太君们等得着急!”

        那些被抓来的中国百姓也猜到小鬼子和高丽棒子们没安好心眼儿,互相看了看,撒腿便向树林里头跑。在旁边的鬼子兵早有准备,立刻瞄准逃得最快的几个人扣动了扳机,“乒——”“乒——”“乒——”沉闷的枪响从众人背后响起,逃得最快几个百姓被子弹击中,晃了晃,一头栽倒!

        “谁敢跑,就以此为例!”朴连员狗仗狼势,挥着棒子大喊。许多朝鲜运输兵都会说中国话,一边骂着,一边举起棒子冲上前,将被吓呆了的中国百姓驱赶成一堆,然后用棒子敲打着,『逼』迫他们往山坡上走。

        为了避免成为神枪手的目标,高丽棒子们都不敢走得太快。几乎每个人身前,都要档上好几个中国百姓。而另外大约一个中队规模的鬼子兵,则遥遥地坠在了高丽棒子身后。抬着重机枪、抱着掷弹筒,小心翼翼地寻找有利攻击位置。

        他们出发地点距离核桃园营地颇为遥远,足足用了有一刻钟,才勉强来到了半山腰处。高丽棒子们腿脚发软,走得越来越慢。被『逼』上战场的中国百姓则彼此搀扶着,哆哆嗦嗦挤在一起,谁也不知道,山上的弟兄们到底会不会顾及同胞情分,会不会向大伙扣动扳机。

        “小鬼子,不要脸!”战壕内的特务团弟兄,早已居高临下地将鬼子的花招看了个清清楚楚。因为有一大群自家百姓挡在前头,大伙手中的重机枪和轻机枪就成了摆设?;故置侨绻胍窘璧乩攀瞥碜用巧ā荷洹?,首先肯定要打中自己人??刹卦诎傩彰巧砗蟮哪切┕碜颖?,心里头肯定没有同样的顾忌。只要让他们的机枪手和掷弹筒手从容找到有利攻击点,肯定会给大伙造成巨大的压力。

        “必须把那些手里拎着木头棒子的家伙先干掉,否则,即便咱们这边不用重机枪,等会儿跟小鬼子交起火来,百姓们也不敢跑!”韩进步轻轻扯了下张松龄的衣角,小声提议。

        一营二连所在阵地,并没有正对鬼子的进攻方向。但是从侧面处借助地利之便,反而能将鬼子的小动作看得更加清楚。

        “嗯!”张松龄点点头,架起今天早晨才领到手的三八大盖儿,冲着躲在百姓队伍中的高丽棒子们瞄准。三八大盖儿的稳定『性』和在近距离上的威力都不如德国的一九二四年式,但三八大盖儿却有一个非常独具匠心的优点,那就是表尺上有三个缺口照门,可以对五百米之外的目标做精确『射』击。

        “得出战壕,到侧面去打!”韩进步踩着用空弹『药』箱子临时搭起来的支撑物,继续向张松龄示好。二连的壕沟挖得太深,个子稍低的人,脚底下就必须垫上东西,才能把步枪探出战壕。

        “嗯!”这一点,张松龄也想到了。但他没有指挥权,不能随便调动弟兄。此外,他也很犹豫到底该不该派人走出战壕去。如此简单的破解办法,小鬼子事先未必没有预料。万一小鬼子们还有其他后招,出去救人的弟兄,恐怕就很难活着撤回来了。

        还没等他想明白到底该如何做,一营长宫自强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二连,你们那边出几个弟兄,绕到战场侧面去,给我把高丽棒子敲掉!”

        “是!”廖文化在战壕里答应了一声,迅速点出两个名字,“耿星火,黄小弟,你们各自带一个班上!”

        “狗娘养的!”被点到名字的两位班长低声骂了一句,也不知道骂的是小鬼子,还是廖文化。二十几名弟兄在他们两个的带领下,沿着壕沟向战场左翼运动,很快就来到壕沟的拐弯处,趁着小鬼子们没注意,迅速翻出。然后连续几个滚翻,躲进了附近的石块之后。架起步枪,冲着已经走进壕沟前二百米距离内的人群扣动了扳机。

        “乒!”“乒!”“乒!”中正式步枪的『射』击声,瞬间打破战场上的宁静。几名拎着木头棒子的朝鲜运输兵晃了晃,仰面朝天栽倒。更多的高丽棒子意识到大难临头,不顾日军森严的军纪,撒腿就往后跑。

        那些被押上战场趟路的百姓们则全愣住了,根本弄不清哪里在打枪,也弄不清山上的弟兄瞄得是谁。直到廖文化在战壕里扯开嗓子大吼了一句,“快跑啊,你们这群傻蛋!分散开跑,别扎堆儿!”

        “轰!”不知道听没听清楚他的提醒,百姓们四散着逃开,有的直接冲向战壕,有的拼命跑向战场侧翼?!翱?!”宫自强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多时的迫击炮和掷弹筒组同时发『射』。十几枚炮弹和手榴弹带着尖啸声落在了百姓们身后,轰然爆炸。溅起的烟尘足足有两丈高,将鬼子兵的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

        “乒!”“乒!”“乒!”“乒!”耿星火和黄小弟带着各自的弟兄又打了几枪,转身就往距离自己最近的战壕处跑。才跑出没几步,两颗炮弹就呼啸而致,落到他们刚才藏身的位置,将几块巨石炸了个粉碎。

        三名跑得最慢的弟兄被弹片波及,倒在地上,痛苦地来回打滚。耿星火带着几个手下转过头去,试图将受伤者背回来?;姑坏人巧斐龈觳?,又是几枚炮弹从半空中落下,将救人者和被救者的身影一并吞没在硝烟中。

        “哒哒哒——”鬼子攻击中队的重机枪和轻机枪也开始喷吐火焰。隔着爆炸掀起的硝烟,胡『乱』向守军的阵地扫『射』。许多百姓没等跑到壕沟前就被子弹打中,惨叫着死去。侥幸没被子弹追上的百姓们则尖叫着迈开双腿,直接从第一道壕沟上方跳过,然后跌跌撞撞,在弹幕中辗转徘徊。

        “下战壕,下战壕!”“趴下,趴下!”特务团的弟兄们红着眼睛提醒,却没几个人肯听。大多数百姓都被机枪声和爆炸声吓坏了,只想着尽快从这个血与火的地狱中逃离。根本没想到脚底下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有名年龄大约四十几岁的山西汉子,一手拉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贴着张松龄藏身处跑了过去?!罢獗?,这边,赶紧到这边来!”韩进步带着弟兄们大叫,二十几个人的声音叠加在一起,足以压过机枪的咆哮。那名汉子愣了愣,迅速转身,脸上堆满了感激。就在此时,一颗由小鬼子盲目发『射』的手榴弹落在了爷三个的背后,将三人推得向又前冲了数步,一头扎进了战壕。

        张松龄张开胳膊接住一个少年人,踉跄着坐倒。不顾身上的疼痛,他笑着向怀里的少年表示安慰,“不怕,不怕,跳下来就没事了!”

        少年人没做任何回应。张松龄低下头去,恰恰看到对方不肯合拢的眼睛。数股鲜红的血浆从少年人破碎的脊背上汩汩而出,淌过他僵直的手臂,滴滴答答溅落在地上。

        另外一老一少也在落入战壕的瞬间气绝。鲜血从他们的脊背上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烧红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疤焐钡男」碜?!”一名刚入伍没几天的弟兄踩着空弹『药』箱子扑上壕沟沿,冲着手榴弹发『射』的方向扣动扳机?!捌?!”“乒!”他只打了两枪,第三次枪栓还没来得及拉到位,一颗子弹从烟幕后飞来,将他的头盔打得向后倒飞,人的脖颈也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折成了直角。

        “隐蔽,注意隐蔽!”廖文化又在大伙侧面喊了起来,声嘶力竭。

        数枚炮弹紧跟着从半空中落下,在第一道战壕的前方和后方爆炸,掀起一片片红褐『色』的烟尘。

        “轰!”“轰!”“轰!”“轰!”小鬼子的山炮又开始肆虐了。十几名探出身子来向一线鬼子『射』击的弟兄被爆炸波及,哼都没哼,仰面朝天倒栽回了战壕当中,瞬间气绝。其余弟兄们则按照老兵和军官们的提醒,将身体紧紧贴在战壕壁上,双手捂住耳朵,再也不敢『露』头。

        到底救出了几个百姓,张松龄没有机会去数。但是他却清楚地看到,在鬼子的这一轮炮火覆盖下,光是一营所在的战壕里,就躺倒了三十多名弟兄。这些弟兄都是平素训练最为努力,最有军人样子的家伙。这些军人用生命,守护了供养军人的父老乡亲。

        “天杀的小鬼子!”他喃喃地骂了一句,身体靠住战壕壁,怀中紧紧抱住自己的步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