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三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三上)

        光是这份定力,就已经能够让很多弟兄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小说排行榜

        欺负中**队没有防空力量,小鬼子的轰炸机故意飞得很低。每当听见那刺耳的引擎声从自己头顶上方飞过,即便是已经跟鬼子交过手的老兵,也吓得脸『色』煞白,唯恐哪颗炸弹不长眼睛,恰恰砸在自己的头顶上。至于队伍中的新兵,能不立刻跳出战壕逃走,已经是尽力在忍耐。有很多人裤裆处都湿了一大片,手和脚软得像面条般,根本提不起任何力道来。

        只有平素文绉绉的小张连长,此刻真的透出了几分大将风范。非但脸上看不到丝毫惧『色』,居然还有闲心拿刺刀在掩体墙壁上画“正”字。一笔一画,横平竖直,每个字都是同等大小,绝不走样。

        ‘这张副连长,可真不是个一般人!’韩进步偷偷望了张松龄一眼,心中暗挑大拇指。此时此刻,他越发后悔刚才自己脑袋发热,居然跟张长官顶起了牛。如果张长官拿这幅记录鬼子炸弹落地数量的心思来对付人,恐怕有多少个他加起来也是在劫难逃。

        “咱们平时的确狗眼看人低了!”非但韩进步,其余几个底层军官也在心中暗自忏悔。大伙平时都觉得张长官年青资历浅,偶尔招惹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还以敢跟张长官开玩笑为荣。现在看来,才明白人家原来是不愿意跟你认真计较,否则,就凭人家数炸弹的这份狠劲,收拾几个班长和排长,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如果张松龄知道几个“正”字儿能收到如此奇效的话,他肯定会乐得睡觉时都笑出声音来。他哪里是不知道害怕?分明是在咬紧了牙关苦撑!毕竟刚才把大话都说到前头了,此刻如果『露』了怯,今后非但在二连里再无立足之地,恐怕回到团部那边,也会让苟团长觉得大失所望!

        张松龄丢不起那个人,也不愿意轻易认输。从刚才跟韩进步等人的冲突里,他清醒的认识到,光会给弟兄们写家信,跟他们打成一片,还做不了一名合格的连长。关于如何带兵,老苟曾经指点过他四个字,恩威并施。施恩,对他来说很容易。而立威,他既然不愿凭着头顶的官帽找茬发落人,就只有一个笨办法,让大伙亲眼看到自己的狠辣,自己的硬气。从此不再把自己这个顶头上司,当成一位只会笑不会发火的老好人。从此在招惹自己这位顶头上司之前,好好掂量掂量,他够不够斤两。

        当正字画到第五个的时候,二排长韩进步终于看不下去了。顺着坑道爬过来,将两条破布,硬塞到张松龄手中,“连长,您……”

        周围的爆炸声铺天盖地,他的话根本无法清楚的传进张松龄的耳朵内。但是后者却从他的表情上,看到了一丝讨好之意。皱了皱眉头,目光迅速从布条上扫过,然后笑着把他的手推到了旁边,“我不需要,你…….”

        韩进步同样也听不清张松龄的话,但是他却唯恐被连长大人误解了自己的好意。迅速撩开上衣,指了指里边衬衫上的破口子,“是这儿,刚才从……,不是那……,真的不是!”

        在爆炸声的间歇里,声音时断时续。张松龄客气地冲韩进步点点头,取过后者刚刚从衬衫上撕下来的碎布条,团成两个团,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爆炸声瞬间就小了一大半儿,他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随即松弛了些许,摇摇头,继续拿着刺刀在土墙上画“正”字,每一笔,便代表着一次炸弹的轰鸣。

        韩进步不敢打扰他,老老实实地蹲在旁边,于心中帮忙默数,“一,二,三,四,五……”

        “嗖——”一枚航空炸弹带着凄厉的尖啸声,恰巧落在二人头顶不远处,砸得地面都晃了晃。旋即,便是一声剧烈的爆炸,战壕外的阳光突然消失不见,摆在掩体内部地面上的子弹箱子、手榴弹和水壶、步枪,都跟着跳了起来,摔了个横七竖八。

        韩进步一个踉跄栽倒,双手捂住头盔,唯恐有弹片能刺透近一米半深的地表,炸到自己的身上。被炸弹震落的土坷垃接二连三落下来,砸得他的头盔叮叮当当做响。当响声终于消失,他艰难地用胳膊支撑起上身,抬头寻找自己的顶头上司。却发现张长官浑身上下都洒满了泥土,脏得就像泥捏的一般,右手却依旧抓着刺刀柄,一笔接一笔记录不??!

        “连长!”他低低的叫了一声,尽管知道对方不可能听见自己的叫喊。张松龄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笑呵呵地扭过头来,伸手向外边指了指,“快结束了…….,你仔细听,…….要走了!”

        带着发自内心的钦佩,韩进步掏出耳朵里的布团和泥土,凝神细听。爆炸声依旧是此起彼伏,震得他耳朵生疼。但在爆炸声的间歇里传来的飞机引擎声,却明显比刚才要少了许多?!靶」碜印?,………配合,他们先前在良乡那边……”

        他尽一个下属的义务,提醒张连长,鬼子的飞机离开时,步兵就会紧跟着冲上来。但是只有几个字勉强能被听见,其余都被淹没在剧烈的爆炸声当中。

        张松龄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却从对方脸上焦急的表情中,勉强猜到了一二?!澳闶蹲植??”停止记录爆炸声,他拿刺刀迅速在地上写道。

        韩进步惭愧地摇摇头,从泥土中捡出一小截断树杈,在地上歪歪扭扭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韩进步。然后画了个圈圈将名字套住,意思是除了圈圈内的这三个字之外,不会认识其他任何一个。

        这可有些难办了!张松龄急得直咗牙龈,“嘶,嘶,嘶…….”突然,他把嘴巴伸到韩进步耳朵边,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爆炸声一停,就赶紧跟我出去清点人数。把所有活着的弟兄都从土里扒出来。随时准备跟小鬼子拼命!”

        “是!”韩进步被喊得头晕脑涨,脸上却『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把嘴巴也转到张松龄耳边,他努力用适中的音量回应,“长官放心,战壕够深,应该伤不到几个。爆炸声停下来之后,我立刻就去!”

        “小心些!”张松龄很自然地拍了下对方的肩膀,笑着叮嘱。

        韩进步又没听见他的话,却习惯『性』地挺了挺胸脯,摆出一副保证完成任务的架势。做完之后,才突然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习惯了被年龄小自己一倍的张副连长指使,心里头居然丝毫没有先前那种不适应。

        张松龄也敏感地察觉到这种变化,心里头又小小得意了好几分钟。从这一刻起,他终于开始进入自己的军官角『色』了,虽然有点儿慢,但总体还算顺利。做一名低级军官,除了能让麾下士兵服从命令之外,还需要懂得如何审时度势,处理战场上的突发情况。所以当头顶上的飞机引擎声刚一去远,他立刻带头冲出掩体,伸手去拉附近掩体中还在抱着脑袋瑟瑟发抖的弟兄,“赶紧起来,跟我一道去挖人。小鬼子的步兵马上就到!“

        每一名被他拉到的弟兄,都是本能地打了个哆嗦。然后茫然回转头,憔悴的脸上沾满了泥土。当看到二排长韩进步如同警卫一般,亦步亦趋地跟在连副大人身边时,无论新兵和老兵,都不敢再违抗连长大人的命令了,赶紧哆嗦着从藏身处爬出来,哆哆嗦嗦去抓铁锹。

        “一班长,二班长,三班长!”在弟兄们面前,韩进步则迅速换了另外一副模样,扯开嗓子,大声咆哮,“都死了没有,没死就赶紧给老子滚出来报数。小鬼子步兵马上就杀过来了,躲你能躲到哪去?!”

        这句话可比张松龄刚才那几句管用得多。很快,在被炸得已经不成样子的战壕里,就钻出了数个顶着钢盔的脑袋。托连长廖文化擅长保命的福,整个一营二连的坑道,都比团长老苟要求的标准深了三十公分左右。就是这短短的三十公分厚度,却救了很多人的命。张松龄所在二排,只有三名士兵在刚才的轰炸中丧生。一个是被吓破了胆子,跳出战壕逃走时,死于鬼子飞机贴地扫『射』。另外两个,则是不幸藏身的坑道被炸弹砸了个正着,活活震死在泥土下面。

        其他连队的情况就没有二连这么幸运了。张松龄放眼一望,几乎附近的每一段战壕里,都在不停地往外抬尸体。有的弟兄是直接死于轰炸,有的弟兄是被爆炸声震破了心脏或者体内什么关键地方?;褂械牡苄?,则是因为坑道挖得太浅,被附近的炸弹震塌,活活地憋死在泥土下。

        而整个核桃园营地,此刻已经面目全非。从距离第一道战壕五十余米外开始算起,数以百计的弹坑,一个接一个排到了核桃园正中央。正中央空地上原本小鬼子堆放物资和摆放野战帐篷的地方,则彻底地被炸弹犁过了一遍。如果不是老苟见机得早,命令弟兄们将分不完的手榴弹和子弹都丢进山谷中销毁的话,恐怕此刻连核桃园所在的小山丘,都要彻底从人世间消失了。

        “各连进入阵地,准备战斗!”还没等大伙来得及为在轰炸中殉国的弟兄们悲伤,老苟的声音已经在头顶响了起来。紧跟着,就是两记炮弹尖啸声,“嗖——,嗖——”,落在第一道战壕左右两侧,轰然炸开,掀起漫天的泥土。

        “鬼子的炮兵也上来了,正在调整『射』击角度!”有个老兵大声叫嚷,提醒所有人注意隐蔽。

        这一声提醒,救了包括张松龄在内的很多人的命。虽然他已经不是个新兵蛋子,然而以前跟小鬼子的几次交手,包括昨天夜里这次,都是主动偷袭别人,打的不是阵地战。而现在,他却要学会如何蹲在阵地上挨打。

        仿佛腿上拧了发条一般,所有弟兄都跳回战壕,寻找距离自己最近的掩体,钻了进去。重新用双手捂住耳朵。整个营地立刻变得一片死寂,连被炸弹点燃的帐篷上火苗跳动的声音,都能被听得清清楚楚。

        小鬼子不会让这份宁静保持太久,很快,他们手中的山炮就开始发飙。以六发为一轮,将炮弹一轮接一轮砸过来。从左到右,从外到内,从战壕正前方逐步向里推,一直推到第二道壕沟之后。稍作停顿,随即又将炮弹不要钱朝战壕附近猛砸。

        大部分炮弹都落到了战壕之外,溅起的碎石头和泥土遮天蔽日。也有几枚炮弹,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战壕当中。炮弹落点附近的弟兄们立刻被炸『药』和弹片送上半空。身体被炸得四分五裂,连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立刻死去。

        侥幸没被炸弹波及的弟兄们,则将头埋得更低,整个人团成一团,死死地缩进坑道中斜挖的掩体内。虽然心里头明知道这样做,未必就能绝对安全??稍谒郎衩媲?,除了这样做之外,他们找不出任何更好的办法。

        透过望远镜的玻璃片,第二十师团的炮兵联队长田中义则,将中国守军阵地上的烟尘和火光,看得一清二楚。眼前这群中**人,居然懂得挖避弹战壕了!这让他心里约略有些震惊。但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小野君!”放下手中望远镜,他将头扭向负责夺回核桃园营地的侦查联队最高指挥官,小野真二,“这群中**人,非常之狡猾。刚才的飞机轰炸,恐怕没收到太好的效果。道路崎岖,此番我部携带的炮弹也非常有限。如果你能让…….”

        诡秘地笑了笑,他拿手指向被抓来运送炮弹的中国农民,“小野君明白我的意思?!”

        “嗯!”侦查联队长官小野真二有些犹豫,驱使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打头阵,不是一个正直军人的作为??伞罢薄闭饬礁鲎?,肯定不如他的名声和其麾下的帝国士兵值钱。侦查联队一向是师团中规模最小的联队,总计才七百多号人。伤亡如果太大的话,会严重有损于他的名声。

        “朴队长!”他大喊一声,心中迅速做出决定。

        “哈伊!”被喊道名字的朝鲜籍运输队长朴连员大声回应着,如同哈巴狗一般跑上前,摇头摆尾,“小野君,在下能有什么为您效劳的事情?请明示!”

        “让你的人,押着那些中国人……”小野真二狞笑着指了指硝烟弥漫的核桃园营地,“去那边检视一下,看看还有活着的中**人没有!”

        虽然他没有明说要让朴连员去趟路,可后者却瞬间明白了自己的任务。额头上立刻就见了汗,低下头,不断用手去擦,“小野君,小野君,在下,在下……”

        “八嘎!你想跟我讨价还价么?”小野真二一个耳光打过去,将朴连员打得鼻孔喷血。后者却不敢用手去捂,弯下腰,大声道歉:“对不起,惹您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去!”

        说罢,像个丧家犬一般,弓着身子,摇摇晃晃冲向同样穿着日军旧军装,却明显长得不像日本人的朝鲜籍运输队员,“听我的命令!押上那些中国人,去打扫战场???,谁敢不听话,直接拿棍子打他的脑袋!”

        注:点击,鲜花,贵宾。老苟团长苦守阵地,需要炮火支撑。弟兄们,帮帮忙,别学阎锡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