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一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七章 满江红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七章满江红(一上)

        天快亮的时候,日军第二十师团的指挥官川岸文三郎才通过无线电波全方位搜捡反馈,发现了中**队的真正意图。黑道小说

        然而此刻为时已晚,核桃园营地在两点三十分点左右发出“玉碎”电文之后,已经完全断绝联络。另外一个前进道路上的重要节点,老虎山营地,也同样是悄无声息。紧邻老虎山营地的关沟,倒是依旧能收发电报。但从鲤登联队长气急败坏的语气上看,显然此刻他正承受着中**队的轮番进攻。

        先前无往不胜的第二十师团,居然被中**人连夜切成了三大截。尾巴和头之间再也无法互相照应,腰腹部最关键的故关一线,也彻底落入了中**队的重重包围。只待中**队吞掉鲤登联队之后,便可以调集优势兵力,彻底夺回娘子关战场的主动权。

        站在刚刚由参谋人员根据最新形势标记过的巨幅地图前,第二十师团长,川岸文三郎中将久久不能言语。自打一九一一年陆军大学毕业之后,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窘迫的情况。特别是两个多月来,无论是在华北战场还是东北战场,中**队都是一触即溃。很少能在一个阵地上坚持三天以上时间,更甭说有勇气发起反攻了!

        进进出出的参谋和其他文职人员都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以免成为川岸中将的出气筒。即便如此,也有人没能逃掉被当作替罪羊的命令。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时刻,沉默了半晌的川岸文三郎转过身来,冲着一名大佐喊道:“佐佐木,你不是夸口说,中**队的一举一动都尽在掌握么?怎么如此大的战术动作,你麾下的情报人员居然一点儿消息都没送回来?!”

        “佐佐木辜负了您的信任,请长官原谅!请长官务必原谅佐佐木,给佐佐木一个解释的机会!佐佐木知道错了,佐佐木一定会尽力补救!”负责情报收集工作的佐佐木明训大佐接二连三的鞠了十几个躬,同时大声哀告,脸上不敢有半点儿委屈之意。

        其他参谋和文职人员感同身受,纷纷将头低下,假装看面前的各类电文。第二十师团一夜之间从势如破竹落入被动挨打局面,完全是因为师团长川岸文三郎轻敌大意的缘故。然而如果川岸文三郎下定了决心要让他们中间的某个人背黑锅,他们也只好咬着牙挺着,非但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并且过后还绝不能喊冤枉。否则,即便川岸文三郎现在不拿战时条例来处置大伙,日后随便弄弄手脚,也能让大伙去太平洋上某个孤岛数星星去!

        “光承认错误有什么用!身为帝**人,就要学会承担责任。具体该如何处置你,稍后我会做出决定。但是现在,你必须尽快去弄清楚,中国守军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见佐佐木明训非常理智里摆出了任人宰割的低下姿态,川岸文三郎悄悄松了一口气,皱着眉头,继续大声“指导”。

        “嗨依!”佐佐木明训立刻恭恭敬敬地向上司敬了个军礼。然后掉转头,以最快速度向指挥部的电台所在地奔去,留在众人眼睛里的,只剩下一个湿漉漉的背影。

        望着替罪羊的背影消失,川岸文三郎又皱了几下眉头,低声口述命令:“记录,命令鲤登联队长,将整个联队都收?;乩?。暂且放弃对中**队退路的包抄,回头去进攻老虎山。争取在正午之前,重新打通与故关方向的联系!”

        “嗨依!”一个作战参谋小跑着上前,提笔记下川岸文三郎的命令。

        “命令竹下联队长,带领他的联队与鲤登联队长夹攻老虎山,尽早汇合。不要管他的后路,核桃园那边,我自然会另外安排人去夺回来!”

        “嗨依!”作战参谋又扯着嗓子回应了一声,然后将记录下来的战术调整措施拿给川岸文三郎审阅之后签字,小跑着去通讯中队去发送电文。

        每个日军师团,都有直属的通讯中队。里边配备有高达二十四门电台,随时都可以将命令发送到前线具体执行战术部署的大佐、中佐们手里,也能随时接受到前线最新情况反馈。那名作战参谋跑出去没多久,很快又满头大汗地跑回指挥室。见到川岸文三郎,不待其发问,立刻喘息着汇报:“将军,将军,竹下大佐回电!”

        “念!”川岸文三郎很满意属下的尽职尽责,大声命令。

        “嗨依”战术参谋又偷偷看了一眼川岸文三郎的脸『色』,鼓起全身勇气朗诵电文?!爸安恳丫蠲箍卸?。但职部随身所携带的弹『药』量,已经难以支撑一场中等烈度的战斗。请将军阁下…….

        还没等他将电文第一段念完,川岸文三郎已经跳了起来。劈手将电文夺了过去,用力拍在了桌案上,“大山中佐,这是怎么回事?!”

        “是属下失职,是属下失职!”掌管运输联队的中佐大山一郎赶紧九十度鞠躬,向顶头上司表示认打认罚?!笆粝伦蛱彀才帕嗽耸涠酉蚬使夭钩涞阂缓透闪?,但是,娘子关这一带的山路过于崎岖,运输队只将一小部分物资送到了竹下联队长所在的故关。大部分物资…”

        说道这儿,他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用极其小的声音继续补充,“大部分物资,都临时囤放在核桃园……”

        “八嘎!”当着一大堆中级军官的面而,川岸文三郎一个耳光抽过去,将大山一郎抽得满嘴冒血?!八心惆盐镒识诜吭诤颂以暗??难道你事先已经跟中国那边联系好了么?知道他们装备低劣,所以故意将前线将士的补给输送给他们!”

        这个罪名如果坐实了,恐怕大山一郎立刻就得切腹。一众参谋和文职人员个个觉得心寒如冰,将同情的眼睛转过来,落在大山一郎的身上。

        已经一只脚踏进阎王殿的大山一郎退无可退,不得不在临死做最后的挣扎,“属下失职,属下承认失职。但是将军阁下,核桃园营地是奉您的命令建立的。您曾经说过,那里是通往故关阵地途中,唯一比较宽阔平缓的地方,适合作为中转营地。在座诸君,当时都曾经听得清清楚楚!”

        “我说过这样的话?!”没想到大山一郎居然胆敢倒打一耙,川岸文三郎气极而笑,“大山君,您真的是好记『性』,不去做情报人员真的委屈了!的确,我说过核桃园适合作为物资中转营地,可我命令你将物资囤积在那里么?伊藤,去查备案,如果我真的给大山君下过类似命令,就直接给我拿过来!”

        “嗨依!”作战参谋伊藤光夫大声答应着,脚步却没有挪动??聪虼笊揭焕傻哪抗饫?,充满了兔死狐悲之意。

        此时已经是十月初秋,清晨的山脚下凉风习习。但是,在场的所有中低级军官和文职人员,都淌得满脸是汗。他们谁也部敢拿手去擦,用无比悲凉的眼神看向运输联队长大山一郎,仿佛后者已经为帝国“玉碎”,此刻晃动在大伙眼前的,只是一具不甘心的遗体。

        大山一郎满脸悲愤,一边用手掌擦额头上的淋漓冷汗,一边继续低声抗议,“将军阁下的确没有给我具体命令,但将军阁下却给了我足够暗示。如果将军阁下要求我承担责任的话,我当然不能找借口逃避。但将军阁下的名声,恐怕会因此受到极大的损害!”

        “佐藤,去找军令记录!所有向第一线运送补给的记录,都找出来!”川岸文三郎怜悯地看了死到临头还不肯觉悟的大山一郎一眼,冷冰冰地强调,“大山君,如果在场有人能给你作证的话,我也不会逃避任何责任!”

        还没等作战参谋佐藤光夫挪动脚步,大山一郎已经先支撑不住,惨笑着摇摇头,低声回应:“我找不到证人!佐藤君,你也不用忙碌了,将军大人的确没有下过类似命令!我承认错误,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川岸文三郎当然知道,参谋们拿不出自己有关将物资囤放在核桃园营地的命令记录,在场更不会有人冒着得罪一名中将的风险,去救助一个平素就不受待见的中佐。冷冷地扫了一眼已经瘫在地上的大山一郎,微笑着道:“大山君,我记得你也是帝国陆军大学毕业的吧?”

        “是!大山是帝国陆军大学毕业生,比将军晚三届!”已经心如死灰的大山一郎不知道川岸文三郎的问话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带着几分期益回答。

        学长对学弟,理所当然会照顾一二。众参谋和文职们偷偷松了口气,看向川岸文三郎将军的目光里头,重新出现了几丝敬服。谁料川岸文三郎早已下定了决心要找几个替罪羊出来承担责任,根本不会念任何香火之情。只是笑了笑,便继续以非常平淡的语气问道:“大山君既然是陆大毕业,应该知道当年寺内元帅曾经对第十五期毕业生的期许吧?!”

        寺内正毅曾任三届日本陆相,在职期间,吞并朝鲜,『插』手中国东北,甚至出兵西伯利亚,一度把俄国在东亚的几处重要城市给硬抢了到手中。虽然其晚年因为日本国内局势动『荡』而被迫下野,但是日本军队中的战争狂徒们,却都视其为人生偶像。特别是陆军大学的毕业生,时刻自己的母校曾经有过这样一位校长为荣,几乎将其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奉为金科玉律!

        大山一郎既然是陆军大学毕业,自然记得寺内正毅曾经对第十五届毕业生讲过什么话。惨然笑了笑,立正站好,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荣誉高于『性』命!”然后摇摇头,低声说道:“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请将军阁下命人给我准备个清静房间!”

        “放心好了,我会对军部上报你的忠勇行为!”川岸文三郎笑着拍了下大山一郎的肩膀,然后命人将其领下去“捍卫荣誉”。

        众参谋和文职们敢怒不敢言,低着头,唯恐大山一郎的命运会落在自己头上。川岸文三郎却非常和蔼地笑了笑,大声说道:“怎么了?觉得心里头难过是不是?!作为大山君的学长,我心里头比你们任何人都难过!诸君,都给我抬起头来,我们必须竭尽全力,重新夺回战场上的主动!”

        “嗨依!”屈服他的冷酷,众军官齐声回应。

        “小野联队长!”川岸文三郎扫了大伙一眼,沉声招呼。

        “嗨依!”师团直属的侦查联队长小野真二心脏一哆嗦,赶紧大步上前听候调遣。川岸文三郎非常满意地上下打量他,笑着问道:“侦查联队的士气怎么样?”

        “枕戈待旦!就等将军一声令下!”小野真二毫不犹豫地大拍顶头上司的马屁。川岸文三郎被拍得很舒服,笑着点了点头,继续命令:“你立刻率部赶赴核桃园,今晚之前,必须把营地给我夺回来。所有中国守军,全部杀掉!我要用中**人的血,给大山君壮行!”

        “嗨依!”小野真二敬了个礼,转身小跑着出门。川岸文三郎目送他的背影在门口消失,皱了下眉头,沉声命令:“田中联队长,把你的山炮分出一半儿,给我以最快速度运到核桃园附近。随时向小野联队长提供支援!”

        “嗨依!”被叫到名字的炮兵联队长田中义则大声答应,然后躬下半个身子,用祈求般的口吻商量,“可是中国的道路,实在太差了。野战炮在一天时间内,很难运到核桃园附近!”

        “能运几门算几门,把所有朝鲜义工都拉上去推大炮,不要怕他们减员!”川岸文三郎也清除娘子关附近的道路情况,想了想,微笑着替田中义则出主意,“如果还不够的话,就去附近的村子里抓中国农民,让他们帮忙推大炮。记得要你的人注意形象,不要胡『乱』开枪杀人,如果不得不杀的话,就不要留下任何中国目击者!”

        炮兵联队长会意地点点头,快步出门去安排人手运送山炮了。川岸文三郎回头看了一眼地图,再度陷入了沉思。要想尽快重新夺回战场上的主动权,最好要求飞机协助。然而飞行联队却是归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直接指挥,作为二十师团最高长官,他只能提供下一步重点轰炸哪里的建议,却不能向飞行员们发号施令。

        如果主动跟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沟通,请求他们安排飞机把轰炸重点转向核桃园和老虎山一带,而不是先前那几处进攻目标的话,恐怕昨天夜里的失误,立刻就会被司令部那边知晓。如此一来,大山中佐就白死了,自己指挥不利的责任,还是遮掩不住。

        正犹豫不决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紧跟着,全权负责收集整理情报的佐佐木明训满头大汗地跑进来,大声汇报:“报告将军阁下,情况弄清楚了。前天几个少壮派中**人,趁着黄绍竑将军回太原商量对策的机会,越权制定了新的行动计划,并且将中国第二战区司令部留守前线的所有人员,给软禁在了前线指挥部内。我们的老朋友昨天也在被软禁之列,无法传出最新情况变化。但是……”

        “以下克上?”包括川岸文三郎在内,所有在场的日军将领都觉得脑袋嗡了一声,惊诧的话脱口而出?!傲硗庖桓龆??中**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血『性』了?!”

        去年二月二十六日,日本的一些少壮派军官在东京发动兵变,要求增加军人在内阁当中的说话分量,进而征服亚洲和全世界。虽然兵变最终被镇压,但日本帝国也从此正式进入了战争的轨道,再也不会刻意隐藏它锋利的獠牙了。

        如果中国方面也换一群年青热血的军人取代那些垂垂老朽,恐怕三个月到半年内征服整个中国的计划,就会遇到激烈的抵抗吧!如果那些大胆的中国少壮派军人,因为守住了娘子关而名声大噪的话,恐怕帝**队的对手,就再不会是黄绍竑、刘峙这种老朽了。

        不行,无论如何也要避免情况向更恶劣的局面发展!迅速权衡利弊之后,川岸文三郎立刻决定把个人前途暂且放在一边,“佐佐木君,你直接去给华北方面君司令部发报,把我们遇到的困难和挫折,如实汇报上去。请求军部派轰炸机支援。另外,给太原的朋友发电报,请求他们为黄将军主持公道?!?br />
        不待佐佐木明训答应,顿了顿,他又将目光转向在场的所有部属:“为了帝国,为了二十师团的不败之名,诸君,请务必都振作起来。我们用一个上午做准备,下午一时,全方位向娘子关发动进攻,一定要把中国人的嚣张气焰给打下去!”

        “一切为了帝国!”鬼子军官齐声呼应,如同一群发了疯的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