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六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章长城谣(六上)

        话音落下,张松龄自己都被自己的话给吓了一跳。txt.最近几天,二战区长官们拙劣的表现和四下里传来的坏消息,仿佛阴云般在他的心头越积越深,越积越厚。让他困『惑』,『迷』惘,疲惫不堪,有时甚至辗转无寐。而这一瞬,却仿佛有万道阳光突然从夜空里扫了下来,将他心里的所有阴云一扫而尽。

        再看其他几个特务团的军官,也被张松龄的话烧得热血沸腾。大抵在他们心里,从来没将自己的行为与国家兴亡联系于一处。而此时此刻,大伙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单薄的肩膀上,居然扛着整个民族。

        “你小子,当个小连长的确屈才了!”老苟恰恰也转过头,先是一愣,然后笑着低声夸奖?!昂煤酶?,等打完了这一仗,我跟老营长说,让他保举你去南京读中央军校!”

        刷!几位军中同僚齐齐地将眼睛转向张松龄,目光里充满了羡慕。特别是一营二连长廖文化,一想到此后张小胖就要踏上升官发财的快车道,嫉妒得眼睛都要冒出火来。谁料张松龄本人却压根儿不领老苟的情,仿佛不知道的南京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在国民革命军中的意义一般,轻轻摇了摇头,低声拒绝:“谢谢长官栽培!不过,我更愿意在前线杀小鬼子!那个名额,长官还是留给别人吧!”

        “你……?”老苟又是一愣,直勾勾地盯着张松龄的眼睛看,却没从中看到一丝虚伪与慌『乱』。转念一想,便知道对方不是在欺骗自己,笑着爬过来,抱了抱找张松龄的肩膀,低声骂道:“不识抬举的小胖子!你以为我是蒋校长呢,想把谁塞进中央军校就能塞谁进去?!咱们特务团,不就你一个高中生么?”

        “我得先给我姥爷报仇!”张松龄笑了笑,低声强调。

        “我知道了!”老苟摆出一幅了然于胸的表情,再度用力抱了抱张松龄的肩膀,“我不勉强你去!我只是觉得,如果你将来做了将军,至少能珍惜咱们这些弟兄,不会像姓黄的那样,连战场情况都没搞清楚,就『逼』着弟兄们去跟小鬼子拼命!”

        “是啊,小胖子若水做了二战区长官,肯定不会闭着眼睛瞎指挥。更不会在战事最紧急时候,丢下弟兄们自己跑回太原去!”石良材也爬过来,压低了声音调侃。

        “那将来谁要再给老子小鞋穿,老子就报张小胖的字号,吓也吓死他!”廖文化也收起复杂的心情,笑着在旁边帮腔。

        “那是自然,小胖子跟咱们一起抡刀杀鬼子的交情么!”王雪松和赵大峰等人也加入“攀交情”大军,爬过来,掀起张松龄的钢盔就是一阵搓『揉』。

        张松龄则红了脸,双手抱住头盔左躲右闪。一不小心压断了某根枯枝,“啪”的一声,将所有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有名小鬼子的哨兵仿佛也听到了这边的异常动静,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大步朝众人藏身的小山梁走来。走到了一半儿,又觉得腿脚发酸,卸下刺刀,端起朝山坡上『射』击!

        “乒!”子弹从张松龄等人头顶上飞过去,打下一小段带着叶子的树枝。廖文化被吓了一哆嗦,本能地去掏盒子炮,却被石良材死死地按住了胳膊?!氨稹郝摇欢?,万一暴『露』了目标,大伙全得死在这儿!”

        廖文化被压得喘不过气,只好点点头,表示遵从。半山腰上的小鬼子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没得到任何回应,再度端起三八大盖,朝另外几个可疑方向扣动扳机“乒!”“乒”“乒”“乒!”

        子弹四下『乱』飞,打得树叶和树枝不断掉落。特务团的骨干们在老苟和石良材两个的严厉监督下,趴在地上大气儿也不敢出。时间突然变得很慢,每一秒钟,都仿佛上万年一般长。四野里的其他嘈杂也完全消失不见,只有单调的步枪声,“乒!”“乒”“乒”“乒!”,一下接着一下。

        “高桥二等兵,你在干什么?!”终于,有一声斥责从鬼子营地那边传过来,中止了令人窒息的枪响。

        “那边,我听到那边有动静!”二等兵高桥向老苟等人藏身的地方指了指,大声汇报。

        “你发现了什么?!”一个小鬼子伍长带着另外两名士兵急匆匆跑过来,顺着高桥手指的方向观看。

        此刻天『色』已经擦黑,稀疏的树影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仿佛藏着千军万马。鬼子伍长只看了两眼,就觉得脊背后一阵发凉。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中**队有翻越好几座山头潜伏到自己眼皮底下,却不被飞机和其他友邻部队发现的本事。皱了皱眉头,大声呵斥:“二等兵高桥,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被几棵小树就吓成了这个样子,真的遇到中国士兵,还不吓得立刻缴枪投降了他们!”

        “嗨,嗨伊!长官教训的极是,高桥知道错了!”二等兵高桥不敢犟嘴,收起步枪,立正敬礼。

        “回去吧,别疑神疑鬼的!自己吓唬自己,能把自己活活吓死!”鬼子伍长又往老苟等人身后的重重山峦望了望,更坚信不肯能有中**队杀到自己眼皮底下这个位置。帝**队的前锋已经抵达了娘子关后边的关沟一带了,距离这边足有好几十里路,中间还隔着一个故关要塞。如果中**队想攻击这里的话,至少要先把故关要塞给拿下来才行。

        那可真的是痴人说梦。就凭中**队那可怜的训练程度和低劣的装备水准,怎么可能?娘子关这多么军队,居然连一门山炮都没装备。在没有炮兵辅助的情况下,想重新夺回故关,那得多少条『性』命来堆?

        想到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鬼子伍长更坚定了二等兵高桥刚才是草木皆兵的念头。狠狠地瞪了后者一眼,继续呵斥道:“以后注意一些,子弹不要随便浪费。要知道,你刚才那几枪,已经是中**人一个月的训练开销!”

        “嗨,嗨伊??!”二等兵高桥恭恭敬敬地答应着,像个小哈巴狗一般跟在伍长身后返回了营地。虽然听不懂日本话,但老苟却将小鬼子们的肢体动作看了个清清楚楚,悄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转过头,低声呵斥:“全撤下去等待战机!谁敢再弄出动静,老子就亲手毙了他!”

        众人吐了吐舌头,猫着腰,悄悄地退回了大队人马藏身的所在。和其他弟兄们一道抓紧时间休息,积蓄体力。转眼之间,后半夜就到了,随着几声巨大的手榴弹爆炸,各处中**人的阵地上,又吐出了大股大股的火光。弟兄们按照事先的约定又发起了新一轮佯攻,借以干扰小鬼子的注意力。

        “出发!”老苟用力挥挥手,带领全团人马,迅速向小鬼子的营地『摸』了过去。所有人屏住呼吸,像山羊一般,敏捷地在山坡上爬行。不断有石块和泥土被大伙用脚踩落,顺着山坡迅速向下翻滚,发出雷鸣一般的轰隆声。但是,这些令特务团弟兄们头皮发乍的声音,却完全被天空中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所掩盖,根本无法传进值夜鬼子兵的耳朵里。

        “轰!”“轰!”小鬼子的炮兵也被激怒了,开始朝中**人的阵地上倾泄炮弹。每一枚炮弹落下,都溅起巨大了火光。脚下的大地被炮弹震得微微晃动,身后长城也被震得微微晃动。不肯晃动的,却是军人的背影,一个挨着一个,宛若巨石擎天。

        “最后一次,检查绑腿!”老苟的身影在距离鬼子营地不到五百米的树林边缘停了下来,沉声命令。

        “检查绑腿!”低级军官们一个接一个,将命令传递到到所有人耳朵。弟兄们低下头,借着天空中的火光和星光,仔仔仔细细扫视身上每一处地方,唯恐有任何遗漏,耽搁了稍后的冲锋。

        老苟的望远镜又被张松龄赖了过来,借助鬼子营地内明亮到刺眼的电石灯,他可以清楚地观察整个营地的动静。值夜的鬼子士兵不多,但在营地靠近路口的关键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用麻袋堆出了几个临时堡垒。几挺重机枪从麻袋后探出半个身体,冰冷的枪管反『射』着灯光。(注1)

        “如果用迫击炮吊『射』的话,可以让这几挺重机枪发挥不出任何作用!”凭借上次偷袭鬼子火炮阵地积累的经验,张松龄在心中暗想?;姑坏人约旱南敕ㄏ蚶瞎痘惚?,对方已经发出了第二道命令:“重机枪组和迫击炮先潜过去,构建阵地,压制鬼子火力!”

        重机枪组的弟兄们从背上解下数个大号水壶,倒进几个洋铁皮铜里,开始给马克沁通水。片刻之后,他们抬着所有装备悄悄溜出树林,神不知鬼不觉向敌军靠近。紧跟着,特务团仅有的四门迫击炮也被抬了出来,借助夜『色』的掩护,寻找合适发『射』位置。

        为了最大限度保证『射』击的准确『性』,机枪组和迫击炮组冒着被鬼子哨兵发现的危险,一直推进到距离目标三百米之内才停住了脚步??吹郊钢Щ鹆ρ怪贫游橐丫急妇臀?,老苟最后一次举起手,低声喝令:“二营抄左边,三营抄右边,一营直接捅正面。出发,杀鬼子!”

        “杀鬼子!”弟兄们在心里齐声响应,跃出树林,迅速向鬼子营地扑了过去。

        注1:电石灯,发明于1897年。用碳化钙与水反应,生成乙炔。点燃后用以照明。二战时中国战场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