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五 下)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章长城谣(五下)

        说来也怪,先前还摇摇晃晃的弟兄们,在几句流氓话的刺激下,居然立刻就精神抖擞。谁也不肯承认自己腿肚子软,谁也不愿被误认为昨天夜里偷偷干了什么丢人的事情。而当连长廖文化许诺打完了这场仗,他将请在战场上表现最出『色』的十名弟兄去太原城里最好的窑子开洋荤的之后,所有人简直立刻两腿生风。谁也没仔细去想一想,以廖文化那微薄的薪水,究竟能付得起付不起他自己的一夜风流之资?

        看着满脸『淫』笑的新兵老兵们,张松龄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副连长其实并不怎么称职。他从来都做不到像廖文化这样,肆无忌惮地跟弟兄们开玩笑?而弟兄们对待他,也从来不像对待廖文化那样亲密无间。虽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弟兄们看向他这个副连长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敬意,但那种敬意是下级对上级,小兵对英雄,普通人对待读书人的尊敬,总隔着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玻璃墙,永远不可能真正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

        这让他感觉自己被抛离在了二连这个整体之外,就像狮子在看着自己领地上的狼群。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头非常不舒服,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该去跟老苟说一声,调回去给后者当副官算了,而不是继续做这个未必受欢迎的副连长。

        正在垂头丧气地想着,耳畔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马达轰鸣声。是小鬼子的飞机!张松龄的心脏骤然缩紧,回过头,低声招呼所有弟兄,“分散开,找石头后隐蔽,不要跑,更不要胡『乱』开枪!”

        “隐蔽,隐蔽!”队伍中老兵们迅速做出反应,拉扯着新兵,四散寻找藏身之所。光秃秃的半山腰中,一时哪里找得到那么多合适的藏身之所。正当大伙急得火烧火燎间,娘子关正面偏左方向,突然响起了一阵高亢的唢呐声。如龙『吟』虎啸,瞬间响彻所有山谷。

        “答答,嘀嘀答答,嘀嘀嘀答……”“答答,嘀嘀答答,嘀嘀嘀答……”“答答,嘀嘀答答,嘀嘀嘀答……”娘子关正面偏右,还有大伙的身侧很遥远处,也同时响起了无数唢呐。伴着那古朴的旋律,无数机关枪和步枪从藏身处探出来,喷出数万道火舌。紧跟着,有几百人齐声喊了一句,“冲啊,杀小鬼子!”,再然后,上万人的呐喊声压过马达轰鸣声,压过机枪咆哮声,压过高亢的唢呐声,成为天地间唯一旋律。

        第十七师的弟兄们在反击!第三军也加入了进来!更远处,还有第二十七军!明知道在白天时面对面的展开进攻,大伙根本不是小鬼子的对手。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

        突如其来的全线反攻,迅速干扰了鬼子指挥官的判断。鬼子飞行员的注意力,也完全被娘子关正面的战斗给吸引。很快,天空中的飞机就调转了方向,直接奔十七师那边扎了下去。笼罩在特务团头上警报迅速解除,鬼子飞机顾不到这边了,大伙不用担忧挨炸弹,更不用担忧这次行动被鬼子识破。但是,所有人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庆幸之『色』,大伙都转过头去,翘着脚,朝喊杀声最激烈处张望,张望。虽然在这个距离上不可能看见任何身影。但弟兄们却静静地站着,用目光,给远去的勇士以壮行『色』。

        那边的弟兄,是为了掩护大伙才主动出击的。老苟没向任何人提醒,张松龄也没有向身边的弟兄解释。但特务团的所有人却对此心知肚明。很快,他们就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来,重新整理队伍,迈步前进。

        这回,无需石良材的英雄故事和老苟的『色』-情演说了。大伙的时间是别人用『性』命换回来的,每耽误一分钟,就有无数弟兄倒在小鬼子的枪炮之下。在一个个远去的生命面前,谁也不敢在轻言疲惫。

        四座山头,六十余里的羊肠小路,还没等到中午就被弟兄们用双脚给量完了。在距离目标不到五里远一个山间洼地处的小树林中,老苟将队伍又停了下来,“隐蔽,就地休息,恢复体力。天黑之后,咱们去干小鬼子!”

        “隐蔽!”“隐蔽!”在底层军官的指挥下,弟兄们迅速找到合适的藏身地点,倒头睡下。谁也不敢制造出多余的动静。当太阳再次落山,老苟又带着几个营长,连长,挨个将弟兄们给推了起来,“吃饭,喝水,检查各自的枪械和绑腿…….”。

        充当午餐和晚餐的干粮是特务团自己准备的,为了避免被鬼子提前得到风声,黄谯松冒着被上头责怪的风险,派了一个连的弟兄,将整个前线指挥部都给包围了起来。无关人等,只准进,不准出。其他几支参战部队的联络官则对此毫无异议。最近几天的战斗处处透着邪门儿,让大伙很是怀疑指挥部中就有日本人安『插』的眼线。虽然大伙没有权力抓内鬼,但趁着黄绍竑不在的时候,欺负欺负他手下那些文职的胆子却还是有的。

        匆匆吃过晚饭,老苟带领着十几个军中骨干在暮『色』的掩护下,又缓缓向前渗透。当翻过长满杂树的最后一个小山梁,核桃园就近在咫尺了。

        此刻天还没有黑透,还不是发动进攻的最佳时机。在等待天黑的同时,军官们凭着手中望远镜,开始近距离观察敌军的动静。

        驻扎在核桃园的小鬼子显然没听到任何风声,透过从老苟那里借来的高倍望远镜,张松龄可以清晰地看见鬼子的哨兵在百无聊赖地四处晃悠。在哨兵们的身后,则是几十座临时搭建起的军用帐篷。很多来不及送到第一线的弹『药』箱子都堆在帐篷附近,一摞挨着一摞,就像无数座小山。

        间或有小队的鬼子兵沿着山路爬上,走到帐篷附近,坐下来休息,喝水,恢复体力。复杂的地形,将鬼子们也一样折腾得精疲力竭。一个个解开领口,用军帽当扇子拼命朝脖子里边扇风。

        从比核桃园更高的地方,则不停有民夫跌跌撞撞地走下。其中大部分时被小鬼子强行抓来的中国百姓,还有一小部分是朝鲜人。后者已经被小鬼子征服了四十余年,早已习惯了做狗的生活。见到歇息的鬼子,则立刻躬身施礼。直起腰来之后,则迅速又换了幅穷凶极恶的面孔,冲着中国民夫挥舞起手中的木棒子。

        “『奶』『奶』的,怪不得叫高丽棒子,就是欠揍!”二连长廖文化朝地上吐了口吐沫,低声痛骂。作为一个连的主官,他的手中也有一只配发的望远镜,不如老苟的那支精密,却也能把远处朝鲜人的行径看得清清楚楚。

        “哪呢,哪呢,给我也看看!”三连的连副赵大峰挤上前,媚笑着向廖文化伸开手掌?!靶」碜游壹?,高丽棒子却只是听人说过。让我也开开眼,开开眼!”

        “怎么不找你们武连长借?!”廖文化小声数落了一句,却很满意对方先找自己借东西,而不是找张小胖子。将望远镜塞过去,又迅速补充,“等会儿杀上去时,千万别对高丽棒子手下留情。那些王八蛋,都是小鬼子养的狗,然他咬谁就咬谁!”

        附近还有其他二营和三营的几个骨干,听廖文化说得认真,都收起笑容。将望远镜架在树枝上朝核桃园方向仔细观看,很快,就把鬼子和朝鲜仆从的模样,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些高丽棒子,长得不是跟咱们差不多么?”赵大峰第一个结束观察,躺在草地上,小声嘀咕,“反倒是小鬼子,个个都是胡萝卜腿儿,一看就跟咱们不是同类!”

        “还用你说!”廖文化白了他一眼,低声卖弄,“在房山那边,三十师的一个连,在打伏击鬼子的辎重队时,就吃了高丽棒子的亏??醋潘浅さ孟裰泄?,还以为是被抓来干活的老乡呢。就光顾着招呼小鬼子了,结果被高丽棒子从背后给打了黑枪!当场倒下了好几十个,差点把整个连都给交代在那!”

        “王八蛋!”赵大峰又骂了一句,然后皱着眉头追问,“可我刚才看着,小鬼子也不怎么待见他们??!他们对小鬼子那名忠心干什么?”

        “当奴才当惯了呗!”廖文化耸耸肩,顺口回答,“好像他们的国家在大清那时候,就被小鬼子给灭了。天天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时间长了,就不觉得委屈了!”

        回转头,他看了一眼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张松龄,心里突然有点儿发虚,“是吧,张老弟,高丽棒子的国家是不是大清那时候,就被鬼子给灭的,我记得不太清楚!”

        “廖连长说得对,朝鲜是在甲午战争的时候,被小鬼子给占领的。大清还为了朝鲜,跟小鬼子打了一场海战,结果没打赢!”张松龄点点头,非常仔细地解释?!熬咛逵Ω迷谝?*四年到一**五年之间,从那之后,朝鲜人就跟在小鬼子身后,一起开始祸害咱们中国人了!”

        说到历史方面的知识,廖文化可就只有倾听的份了。其他几名特务团骨干也放下望远镜,缓缓往张松龄身边蹭,一边蹭,也一边好奇地提问,“那么久了,怪不得他们对小鬼子毕恭毕敬。他们当时自己就没反抗过,就任由小鬼子给亡了国?!”

        这个问题,可是把张松龄也给难住了。搜肠挂肚想了好一阵儿,除了一个安重根之外,还真想不起其他曾经抗争过的朝鲜人来。只好摇了摇头,笑着回答:“应该有人反抗过吧,但是反抗的人不多!书上没有讲,我也没听说过!”

        “朝鲜国有多大?”二营的一连长王雪松想了想,低声请教。

        “大概跟东三省差不多大小吧!至少等于辽宁加上吉林!”回忆着中学课本和课外读物,张松龄耐心地回应大伙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难得与大伙交流的机会。必须好好珍惜。否则,几位同僚弄不好又像一连的弟兄们那样,都被廖文化给拉成了同党,而他自己则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路人甲。

        “那小日本儿呢?!”

        “也差不多,可能比朝鲜稍还小一点儿!”

        “才那么小一丁点儿??!”几个连长们惊诧于日本国的狭小,目光里头充满了困『惑』,“日本国那么小,就吞掉了朝鲜,然后又吞掉了咱们的东三省。他们怎么这么厉害?!”

        这个问题,又超出了张松龄的能力范围。想了许久,他才沉『吟』着回应,“日本人跟西洋人学得早,有自己的工厂,能自己造飞机、坦克和大轮船。咱们国家当时被满族统治者,觉得这些都是没有的东西,不肯学。所以就被日本甩在身后了!”

        “那小日本儿会不会吞掉咱们?就像他们吞掉朝鲜那样?!”

        “是啊,咱们能打赢么,张老弟?你读书多,您跟我们说道说道,咱们国家,能打得过小日本么?”

        “能打得过么?”“能打得过么?”“能打得过么?”一时间,张松龄耳朵里再听不见任何其他动静,翻来覆去,全是同一个声音在回『荡』。

        老实说,张松林自己也非常困『惑』。特别是在看了二战区长官们最近几天的表现之后,这种困『惑』更深。但他却不敢把心里的困『惑』宣之于口。老苟团长就在不远处观察敌情,万一被他听见,张松龄肯定逃不掉一顿呵斥!

        “呵呵!”他干笑着,想逃避这个问题。却被几位同僚们的目光看得心里头阵阵发虚。特务团最年青的中尉就是他,同僚们在平素交往时,也很少再把他当个半大孩子对待。大伙尊重他的原因不止是他曾经追随在老苟身后立下过大功,更重要的是,他是整个特务团读书读得最多的人,“满腹经纶”!

        “呵呵,呵呵….”此时此刻,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作为老苟团长的好兄弟,张松龄也不能给后者丢人。接连干笑了几声之后,他终于有了一个好主意,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廖文化、张大峰和王雪松等,笑着肯定:“当然能赢!当年整个朝鲜,都没有几个人抵抗??芍泄?,至少还有咱们这些人在!”

        注:今天只有一更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