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二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章长城谣(二上)

        很多很多年以后,张松龄躺在自家的葡萄架下,在享受着夏日习习凉风同时,总喜欢把自己的所有勋章拿出来,让阳光晒上一晒??从槔志酵季蜕?br />
        那枚六等宝鼎勋章按照时间次序,放在案子左首第一个位置。与另外数枚他后来获得的,前后由两届中国『政府』颁发的各种勋章一起,曾经给他带来无尽的荣耀,也曾经差一点将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然而到了最后,所有这些勋章的意义就都只剩下的一个,那就是,回忆。

        对于一个已经九十多岁的垂垂老者而言,所有回忆,无论高兴的还是悲凉的,都弥足珍贵。无论其中任何一枚,都能让他回忆起一段自己走过的路程。都能让他对着记忆里的那个已经成为过去的自己笑一笑,骄傲或者嘲弄!

        当孙连仲第一次将宝鼎勋章别在他胸口上时,张松龄心境可不像九十多岁时那么平淡。那时他还年青,虽然已经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还做不到视荣华富贵粪土的地步。那时的他相信功名但在马上取,那时的他相信凌烟阁上无书生,那时的他,单纯得像一块冰,又狂热得像一团烈火。

        六等宝鼎勋章,中尉军衔。已经足以让一个十七岁的年青人心中生出视为知己者死的念头。要知道,在一个半月之前,他还是新兵蛋子。而现在,他却成了中尉副连长。职位和军衔,都稳稳压了军中老前辈胡丰收一头。若是单论升级速度,则超过了特务团中所有前辈。包括团长老苟,后者从中尉升到上校,不过是连跨三级。而他从新兵升到中尉,却是跨过了二等兵到少尉,足足八个台阶。

        有一股因为兴奋而产生的眩晕感,迅速包裹了他,并且越来越浓烈,直到全连新兵老兵站在一起接受他的检视那一刻,彻底升到最**。张松龄事后无论如何都记不住自己当时具体都跟弟兄们讲了些什么激励士气的话,只记得自己每说一句,就赢得一阵热烈的欢呼。当欢呼声结束之后,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抢了连长大人的风头。而那位与他军衔相同,年龄却大了他足足一倍的连长,正是他的老熟人,从三十一师**团被拨过来的基层军官,中尉廖文化。

        不过张松龄也不怎么在乎。一营长宫自强是他的老熟人,一营一连连长石良材,是他的铁哥们。再加上特务团团长苟有德这位老上司在背后撑腰,他这个一营二连副连长在特务团中的地位,甩了外边调来的正连长廖文化不知道多少条街。后者即便心里头再不高兴,也只能憋着,绝对不敢给他小鞋儿穿。

        而一营二连的连长廖文化,也的确不愿意招惹自己的副连长。因为在调进特务团的第一天,团长苟有德就亲口拜托他,对张松龄这位小兄弟要多加照顾。并且在话里话外透漏出一个消息,那就是,他之所以能被调进别人求爷爷告『奶』『奶』都加入不得的特务团当连长,全亏了副连长张松龄的举荐。否则,人家苟上校才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老打败仗的三十一师里头,居然还有一位姓廖的中尉可堪大用。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廖文化,他这个连长要看副连长的脸『色』做事么?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再说了,谁求爷爷告『奶』『奶』要求加入你们特务团来的?咱老廖不想在三十一师里头,是因为不想带队打冲锋。你们特务团打一仗就要阵亡三分之二弟兄,咱老廖求爷爷告『奶』『奶』进特务团,不是寿星老上吊,活腻歪了么?

        可是无论心里头如何恼怒,廖文化表面上也得笑呵呵的,精神头十足。因为眼下特务团在二十六路军,也就是整编后的第二集团军第一军团中,是最为耀眼的明星。无数长官都在旁边盯着,盯着特务团里边所有人的表现。如果他老廖胆敢把心里话说出来,恐怕第二天就得被调到二十七师爆破队里去,带头扛着手雷捆子去炸鬼子的坦克车。

        忍,忍一时心宽体胖,退一步海阔天空。咱老廖福薄,找不到团长大人当干哥哥,也没长着一张人见人爱的小胖脸儿。咱老廖让着你不行么?无论大事小事儿,『露』脸的事情还是丢脸的事情,都让你这个副连长来。能者多劳么!咱老廖怎么敢抢胸前挂着宝鼎勋章的抗日英雄风头?!

        日常训练?没问题,咱们张副连长负责就行了!不用事事向连长请示。张副连长是老特务团里头的精兵,接触到训练方法和训练手段都比三十一师那一套强得多。替弟兄们讨要军械补给?没问题,咱们张副连长负责。张副连长的面子大,管军需的老钱每次见到他,总是哥们儿长,哥们短地叫个不停。只要张副连长出面,多少枪支带『药』拿不出来?鼓舞士气,给弟兄们讲抗日救国的大道理?那更没问题了!咱们张副连长可是山东省国立一高毕业的大才子,肚子里的文化水能淹死你,讲讲抗日救国的道理,还不是小鸡吃蚂蚱,轻悠悠地!

        明着倾轧自己的副连长这种蠢事,二连长廖文化肯定不会干。不但不会干,他还会摆出一幅忠厚长者的面孔,跟自己的副连长称兄道弟。随时给自己的副连长张松龄创造锻炼机会,随时往自己的副连长肩膀上压担子,以促进他快速成长。但是暗地里玩人的那些手段,二连长廖化文却一样没省下。在军旅里混了这么多年了,谁没学到点儿绝招,损招。拍桌子摔凳子,当面骂娘,甚至动手厮打,那是蠢货才干的勾当。用软刀子笑呵呵的杀人才是真本事!并且过后还能落得两手干干净净,一滴血都不会沾!

        于是乎,张松龄这个二连副连长,就成了整个特务团除了团长大人之外最忙碌的人。忙碌到一连长石良材都看不过眼了,几次私下跟张松龄商量,要把他调到自己的一连里,继续跟自己搭伙。张松龄却总是笑呵呵地回应:“不累,这才哪到哪啊。人家老廖也是好心,否则啥都不让我上手,我就真的啥都学不到了。石头哥,你千万别跟团长去说,你要是跟团长说,我就跟你绝交!”

        “不知道好歹的东西,谁稀罕你!”石良材气得直撇嘴,却终究没敢再打把张松龄拉到一连去帮自己管账本的主意。小胖子心气高,本事大,前途肯定不是一个小小的中尉。拉他到一连去管账本儿,有可能反而是害了他。趁着现在不打仗,让他好好学学如何当军官,说不定过几天,他就能把头上那个副字去掉。反正二连长廖文化最近的表现上头都看见了,特务团可容不下这种捞便宜时朝前跑,打仗时往后窜的家伙!

        张松龄其实也早就察觉到了,连长廖文化好像在变着法子折腾自己。但是他却认为,这点儿小事儿不值得让老苟来摆平。自己不是个『毛』孩子,打架打输了就要找家长出头。自己可以凭着一身本事,让廖文化放下成见,心服口服。

        况且他也很享受一天从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的感觉。这让他觉得,自己又距离完成周珏、田胖子他们几个的心愿接近了一点儿。二连的新兵老兵们,也非常喜欢张松龄这位终日笑呵呵的,从不端官架子的副连长。特别是有麻烦需要帮忙的时候,求到连里哪位军官的头上,都不如求副连长好使。往往别人推三阻四好半天的事情,到张副连长这,几分钟就能搞定。并且还不用给他塞烟卷儿,人家张副连长根本不抽那玩意!

        “那是,人家张连长跟苟团长是铁哥们,什么人敢难为他!”在某些有心人的暗中推动下,张松龄是团长苟有德的私人亲信的说法,越坐越实。

        不过这种说法,根本对张松龄构不成什么实际伤害。二十六路军乃西北军余脉,西北军中,向来就有优先提拔亲信的传统。老长官冯玉祥这么干,老营长孙连仲也这么干,特务团长老苟继续将传统发扬光大,就不能算什么错儿!况且人家张连长也不是没真本事的,否则六等宝鼎勋章也不会挂在胸口上。

        与此同时,另外一种说法也在特务团中流传甚广。那就是,二连的张连长是山东省国立一中的高材生,不折不扣的文化人。如果不是扛了枪,此刻,人家一只脚早已经踏入北平大学了。

        这年头,文化人扛枪的例子可不多见,而西北军又素来有重视文化人的传统。不信你自己掰着手指头数,山东省『主席』韩复渠,是文化人吧?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是文化人吧?咱们老营长孙连仲,那也是读过四书五经,写诗做词一挥而就的。以此类推,张连长升得快,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既然张连长那么有本事,他怎么去去考北平大学?”也有人对传言不屑一顾,私底下小声反驳。

        “笨蛋,北大不是被日本人给占了么!”立刻有无数张嘴巴,大声反驳。

        “怪不得张连长提起日本鬼子来,就两眼冒火。原来是把他前程给毁了!”联想到张松龄的入伍时间,弟兄们很快得出了另外一个结论。与事实相差万里,却更容易令人信服。

        这年头,读书在很多人心里,还是一件神圣的事情。特别是到清华、北大、中央大学这种地方读书,换做前清,那就是中了举人,日后前程不可限量的。

        “怪不得咱们张连长的字写得那么好,原来是个秀才老爷!”人的思维方式很奇怪,往往认定了一件事情后,就会替此事找出无数旁证。张松龄的字,特务团的很多弟兄都见过。虽然说不出什么颜体、柳体这些道道,却也知道,这写字如果拿出去,足以让街上替人写信为生的那些家伙羞得直接收了摊子。

        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就有的排长、班长们,抱着跟长官套近乎的心思,提了点心水果,求张松龄帮自己写家信。张松龄对此是来者不拒,信写得工工整整,水果和点心坚决拒收。

        闲下来的时候,他也会写两封家信,托邯郸邮局的人给寄到鲁县去。对于父亲和哥哥,他当然不会实话实说,告诉二人自己已经去阎王爷那里打过两次照面儿。而是编了个很轻松的故事,说自己在投军路上遇到了二十六路军的一个团长,受团长大人的赏识,从此青云直上。短短两三个月,就升到了中尉连副。反正父亲和哥哥对军旅的认识,还停留在评书《三国演义》阶段,谎言编得再离奇也不怕他们看穿。

        为了让老父安心,张松龄还以一支王八盒子为代价,请南京来的美女记者给自己拍了一张黑白单人照。照片上他穿着一袭戎装,胸前别宝鼎勋章,腰里挎着两支盒子炮,看上去英俊潇洒,倜傥风流。才冲洗出来,就让女记者自己的眼睛冒出了星星。从此又找借口往军营里跑了好几回,差点耽误了回南京的飞机。

        因为总白替弟兄们写家信的缘故,张松龄在二连的威望愈发高涨。很多弟兄都公开地说,张连长文武双全,日后的前程肯定不止是一个尉官。连长廖文化没想到自己几番使下小绊子,都没能让张松龄摔到大跟头,反而成就了后者的声名。心里头越发憋得难受,忍无可忍,终于找了个自认为妥当的场合,以开玩笑的口吻搂着张松龄的肩膀说道:“人都说张老弟能文能武,无所不知。但是我保证,有一个问题,张老弟肯定答不出来!”

        “不可能!什么问题还能难住咱们张连长?!”弟兄们不知道廖文化肚子里的小九九,还因为他在闹着玩儿,嘻嘻哈哈地在旁边起哄。

        “您快说啊,快说??!”

        “连长快说,让咱们也开开眼界!”

        “这个问题么?呵呵!”廖文化四下看了看,故作神秘,“张老弟,你知道女的那个地方,是一个窟窿眼儿,还是两个窟窿眼儿么?”

        “哈哈哈…….”老兵们哄堂大笑,望着张松龄,满脸促狭。新兵们先楞了一下,然后也跟着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齐声起哄,“告诉他,告诉他。张连长,你告诉他!女人的那个地方,到底……”

        在一片善意的笑声中,张松龄的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他高中的时候跟班上的女生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怎么可能知道如此“深奥”的生理问题?!“应该是一个吧!难道还是两个?”带着几分求饶的味道,他可怜巴巴地看着众位弟兄们,“我不知道,我这的不知道??!”

        “我就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都知道的人么?”终于成功地打击到了张松龄,连长廖文化心满意足,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拿草棍儿剔着牙,晃晃悠悠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