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一 上)

    第一卷 无家 第六章 长城谣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章长城谣(一上)

        带领一支十二人的小分队去救援袍泽,最后只剩下四个生还,并且救援任务也是假他人之手来完成的。tu.duoyou无论用什么方式算,这次救援行动恐怕也与胜利搭不上关系。因此,在归途中,大伙都没有精神和力气说话,一个个低头耷拉脑袋,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谁想到更郁闷的事情还在后头,当大伙来到与三十一师**团约定的汇合地点,时间已经是第三天早上。刘豁子等人还在等,但是,据他所说,三十师和三十一师,已经于一天多以前撤向涿县了。

        “你说什么……?”老苟跌跌撞撞地扑过去,一把揪住三十一师**团团长刘豁子的脖领子,双目中暴戾之气清晰可见?!澳阍俑宜狄槐?,池疯子他跑哪去了?!”

        刘豁子事先没有任何防备,骤然遇袭,被憋得差一点儿断了气,双手用力将老苟手指向外掰了几厘米,喘息着回应,“什么跑啊跑的?是老营长的命令!二十九军被小鬼子彻底打垮了,咱们再不撤,后路就得被小鬼子给断掉!”

        “你,你们……”老苟根本不愿意相信刘豁子的话,大手扯着对方的脖领子用力摇晃,“你们说鬼子的大炮厉害,老子跟老纪就去炸大炮。老子跟老纪把特务团弟兄全添进去了,你们,你们却……”

        他的膂力甚大,暴怒之下,卡得刘豁子两只眼球直往外突。**团的弟兄们立刻着了急,纷纷涌上前,试图将老苟的大手从刘豁子的脖上掰开。石良材和张松龄见状,赶紧冲上去,一个紧紧抱住老苟的后腰,一个用力去拉老苟的胳膊,“营长,长官,你冷静点儿,冷静点儿!刚刚刘团长说了,是上头,是老营长的命令!”

        听到老营长三个字,老苟眼睛里的暴戾之气终于渐渐衰退,缓缓地将手从刘豁子的脖领上挪开,失魂落魄,“不可能,这不可能。老营长不会下这种命令,他不会让**团的弟兄白白去送死,不会….…”

        “是二十九军跟中央军都顶不住了!”刘豁子拼命喘了几口粗气,然后轻轻拍打老苟的肩膀,“鬼子先突破了二十九军的防线,然后又『逼』退了关麟征所带的中央军。咱们的阵地本来就一直突在最前方,小鬼子『逼』退了中央军之后如此立刻向西移动……”

        “不可能,不可能…”老苟继续喃喃自语,忽然眼前一黑,仰面朝天栽倒??鞯昧趸碜雍褪疾牧礁龇从ψ愎豢?,才抢在他的头颅着地之前将他紧紧抱住。再仔细看,只见老苟双目紧闭,一股暗黑『色』的血『液』顺着嘴角缓缓淌了下来。

        “营长,营长!”

        “长官,长官!”张松龄等人大急,抱着老苟不断晃动??晌蘼鬯窃趺椿味?,老苟都不肯再睁开眼睛,原本古铜『色』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额头也烫得几乎能烙煎饼。

        “怕是累坏了!人累,心也累!”眼睁睁地看着铁打般的汉子在自己身边倒下,三十一师**团团长刘豁子心里也涌起一股悲凉之意,拍了拍小分队剩余三名成员当中军衔最高的石良材,低声说道:“池师长撤退之前曾经给你们留话。说老营长命令,要你们回来之后,立刻跟我们**团的人一道返回总部!”

        “是!”石良材先立正敬礼,表示接受命令。然后又换了祈求的语气,低声跟刘豁子商量,“团长,能不能派两名弟兄给我们做个担架。我们好抬着苟营长走!”

        “你们几个放心休息,老苟跟我也是多少年的弟兄了,我不会丢下他不管!”刘豁子点点头,郑重承诺。

        转过头,他叫来几名身高力大的弟兄,命令他们砍树做担架,轮流抬着苟营长南撤。然后,又把**团的医护兵叫了过来,吩咐他给特务团剩下的三名弟兄清洗伤口,做简单的包扎。待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差不多了,才又松了口气,走到石良材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样,找到老纪他们了么?”

        “找到了,但是没绑上什么忙!”石良材叹了口气,强忍着酒精洒进伤口的疼痛,将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向刘豁子做了一个简明扼要的汇报。当听说特务团三营有将近三分之二的弟兄倒在了一个无名山谷当中,刘豁子的脸轻轻抽搐了几下,叹息着说道:“怪不得老苟急火攻心,这一仗下来,恐怕你们特务团就只剩个空架子了。那可是老纪跟他费了好几年的劲才折腾出来的家底儿,唉!就一个晚上……”

        “关键是,弟兄们的血全白流了!”石良材陪着对方叹了口气,幽幽地补充。

        特务团冒险偷袭日军炮兵阵地,为的是扭转二十六路军被动挨打的局面。谁料到,鬼子的炮兵阵地被特务团敲掉了一大半儿,二十六路军却放弃阵地大步后撤了!如果事先知道是这么一个结局,特务团又何必去冒那么大的风险?!

        “那老纪呢,你们后来打听到老纪他们突围后去了什么地方没有?”刘豁子又叹了口气,继续追问。

        “老纪他们是向南突围的,我们也顺着同一条路往南追。本打算从背后给小鬼子一下,替老纪他们分担点儿压力…”石良材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汇报。三天前与小鬼子那场恶战的具体过程,他说得很详尽,包括每一名小分队成员英勇牺牲的场景,都丝毫没有落下。但说到战斗的最后结局之时,他却尽量一笔带过,“我们当时一看见从山坡上突然冒出来的那支队伍的规模,就知道小鬼子肯定完蛋了。负责清理后路的小鬼子一完蛋,前面追杀老纪他们的那些小鬼子,肯定也不敢冒腹背受敌的危险。所以,我们就赶紧回来给三十一师报信了!”

        “那倒是,小鬼子虽然好勇斗狠,却也不是傻子!”听闻老纪等人终于转危为安,刘豁子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沉『吟』了一下,他又将声音压得极低,“那伙人,我是说帮了你们忙的那支队伍,他们打的什么旗子?你看清楚了么?”

        “没看清楚!”石良材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满嘴跑舌头,“当时天『色』已经晚了,我们怎可能看得见他们打的什么旗号?有可能是土匪,也有可能是附近老百姓自己组织的义勇军,人家不愿意搭理我们,我们也没敢向人家跟前凑!”

        “管他呢!”胡丰收脸颊上塞了一个棉球,说话漏风走气,“反正他们打的是小鬼子,说的也是中国话!”

        明知道这二人是信口敷衍,刘豁子也不戳破。这年头,有些事情,糊涂着比弄明白了强。想得越多,心里头越累得慌,并且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就像老苟兄弟,原本是铁一样的身板儿…。低头又深深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老苟,他脸上的悲悯之『色』更浓。

        当天下午,老苟就在担架上说起了胡话。一会儿在睡梦中大叫老纪的名字,一会儿要带着大伙去炸小鬼子的飞机。医护兵用大烟膏子熬了水给他灌下去,才勉强让他恢复的安静??砂簿擦税敫鲂∈被共坏?,他又忽然从担架上坐了起来,愤怒地抗议,“老子不要你们救,老子宁可死也不用你们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你们这些赤_匪,老子跟你们不共戴天!”

        “长官,长官!”石良材一个虎扑跳过去,将老苟重新按倒,“是义勇军救的咱们,是铁血会,张小胖子找来铁血会的人救的咱们。你别着生气,别生气。咱们不用他们来救,不用他们来救!”

        “你是谁?”老苟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他,目光非常渗人。

        “我是小石头儿,被你从路边捡回来的小石头。咱们跟三十一师的弟兄们在一起,跟三十一师的弟兄们在一起!”石良材急得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噢!”老苟低低的答应了一声,目光一暗,仰面朝天倒回了担架上,沉沉入睡。

        这回,谁都知道是哪支队伍在最后关头救了小分队成员一命了。抬担架的三十一师**团弟兄和走在担架旁的军官们互相看了看,谨慎地保持了沉默。胡丰收心里头觉得憋闷,『摸』了『摸』腮帮子上的棉花,瓮声瓮气地嘟囔,“赤_匪怎么了,赤_匪怎么了?蒋委员长都跟他们握手言和了,咱们又何必太执着!”

        “你闭嘴,咱们二十六路军跟赤_匪不同戴天!”石良材从担架旁扭过头来,冲他怒目而视。二十六路军当年奉命去江西剿匪,结果却被“赤_匪”打了个落花流水??鞯玫笔敝醒搿赫换顾阏桃?,过后又给二十六路军补了一部分将士,才勉强保住了番号。否则,老营长孙连仲早就成光杆司令了。

        胡丰收当然也清楚这段恩恩怨怨,但他却对仇恨没有石良材和老苟两个那样执着,“当年的事情,就是一笔糊涂账!真的要记仇的话,我跟你们还不共戴天呢,现在不照样一个锅里抡马勺?!”

        “懒得理你!”石良材原本就不擅长跟人辩论,白了胡丰收一眼,将头扭到了旁边。凭心而论,胡丰收的话,未必没有道理。当年胡丰收隶属的察绥抗日同盟军,被中央『政府』联合各方势力剿灭之后,才将其残部编入了二十六路军当中。如果胡丰收执着于当年的仇恨,前几天就不该跟大伙一起去杀鬼子,而是应该给鬼子带路,掉过头来跟大伙为敌才对!

        可胡丰收的情况,与二十六路军跟“赤_匪”之间的情况,好像也不完全相同。至于到底不相同在哪里,石良材也不知道。他只是希望,自己跟那伙衣裳上打着补丁的家伙,再也不要碰面,这辈子永远不用碰面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