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上前线 (四 上)

    第五章 上前线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上前线(四上)野羊肉闻起来很膻,嚼在嘴里,透出一股浓浓的油香。txt.很是可口,并且略带一点淡淡的咸味儿,让大伙吃得笑容满面。更开心的是,队伍中有胡丰收这么一个擅长打猎的家伙在,至少粮食补给在短时间内是无需发愁了。整个营救行动的成功可能『性』无形中又增添了几分,走山路时也不再是那么枯燥。

        “野羊肉还不是最好吃的!”自觉『露』了大脸,胡丰收一边走路,一边低声跟大伙炫耀起丰富的狩猎知识,“我们老家那边有一种鸟,长得就像咱们的拳头这么大。重量不多不少,刚好半斤沉。我们都叫它傻半斤儿!特别容易受惊吓,但是起飞时却不知道看路。经常一头就撞到树干上。我很小的时候,经常跟跟大哥二哥一起去找它们的窝,找到了,就把它们往林子里头撵。都不用拿弹弓打,就等着它们自己往树上撞!”

        “你就吹吧你!”大伙根本不相信胡丰收的话,很明显,世界上如果有那么傻的鸟儿,早就被人给捉绝种了。胡丰收却死犟到底,梗着脖颈,低声抗议:“你们又没到过我家那边,你们怎么知道没有?想当年,老子跟着吉大胆在察北……”(注1)仿佛触犯了什么禁忌,营长老苟把眼睛竖起来,目光冷得如同冬天早晨里的寒冰……胡丰收的后半截话被硬生生地瞪回了肚子里,低下头,不服气地嘟囔:“我只是说,我们老家那边有傻半斤儿,又没提别的事情!况且当年我们打的也是鬼子,又不是……”

        “头前探路去,再胡咧咧,小心把鬼子给招来!”军官老苟又狠狠瞪了胡丰收一眼,低声怒喝。

        胡丰收耸了耸肩膀,背着羊肉干跑到队伍最前方。石良材和张松龄因为与胡丰收走得太近,也遭受了池鱼之殃,被营长老苟一人赏了一大脚,低声命令:“吃,就知道吃。等吃拉了肚子,就不用去救人了。都给我去探路去,顺便跟老胡学几手真本事!”

        石良材和张松龄委屈地互相看了看,结着伴儿去追胡丰收了。三个人组成排头兵,呈品字型沿着放羊的小路慢慢往山下溜,走着走着,胡丰收忽然又打了个手势,迅速蹲在了一块大石头之后。

        “这回又是什么东西?!”石良材和张松龄二人翻滚着来到同一块巨石之后,探头探脑向外张望。小路在前方猛地打了个接近九十度的弯儿,由南向北折去。沿着路的右一侧,出现了一个宽阔的断坡。而在断坡之下,则隐隐传来一阵哭喊声。

        “是小鬼子!”胡丰收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极为狰狞,“正在祸害老百姓呢,你们两个在这里别动,我趴断坡儿那看看!”

        “嗯!”石良材和张松龄两个点头答应,将盒子炮架起来,随时准备为胡丰收提供掩护。后者则像豹子一般,手脚并用地从巨石后爬出去,迅速接近断坡,扒住一丛低矮野山杏的枝条,缓缓探出小半个头。

        断坡正对着的方向,是一个规模颇大的村庄。胡丰收匆匆扫了一眼,便看到了十几排院落。都是典型的河北民宅,户户朝南,房子的横向宽度远远大于纵向深度。院子里开着很多菜畦,油绿油绿的菜叶子青翠欲滴。

        本该躲在黄瓜架下避暑的时候,院子里却没有人。所有村民都在朝村子北口跑,拎着大包小裹,背着锅碗瓢盆儿。而在村子南口,则有三名鬼子兵,背着刚刚抢来的鸡鸭,平端刺刀,大呼小叫地追赶。一个个兴高采烈,仿佛正在做一场非常有趣的游戏般。

        村民中不乏精壮汉子,有的背上扛着麻袋、有的肩膀上扛着柜子,有的甚至还把做饭的铁锅背在身上。全身上下零零碎碎加起来足足有上百斤,也一点儿也没有拖慢他们逃命的脚步。而那些身体相对瘦弱的女人和孩子,则哭哭啼啼地拉着男人的手,唯恐丈夫或者父亲视自己为累赘,关键时刻将自己抛给后边的三个小鬼子。

        “小鬼子又在唱哪一出?”不知何时,营长老苟已经潜到了胡丰收身边,拍了拍后者肩膀,低声询问。

        “你自己看吧!”胡丰收把脸扭到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回应。

        营长老苟没时间计较对方的语气,探着头迅速向断坡下张望。刚好看到一名鬼子追上掉队的老年村民,毫无怜悯地将刺刀从后背上捅了进去。

        “啊——”老者大声惨叫,扑在地上,双手绝望地向前伸。鬼子大笑着超过他,刺刀上的血珠淅淅沥沥亮得扎眼。

        “『奶』『奶』的!”营长老苟探出盒子炮,就想给小鬼子一梭子。但估算了一下双方的距离之后,他又咬着牙将盒子炮缩了回去。太远了,超出了盒子炮的有效『射』程,贸然开枪,非但杀不死鬼子,反而会暴『露』大伙的行踪。

        “那些胆小鬼!”胡丰收发怒的对象不是老苟,而是村子北口那些逃命的男人们。不下五十名精壮汉子,即便每人解下裤子来撒泡『尿』,也把三个小鬼子给淹死了??伤蔷尤蝗斡傻舳拥母咐舷缜妆还碜幽么痰锻?,谁也不敢回头。

        “你和老朱、老黄两个,从前边绕下去,埋伏在路边。趁小鬼子不注意,打他个措手不及!”营长老苟估算了一下敌我双方实力对比,迅速做出决定?!拔掖牌渌舜诱饫镏苯油伦?,在背后堵住小鬼子。能不用枪,就尽量不用枪。免得把鬼子的大部队给招过来!”

        “哎!”胡丰收答应一声,弯着腰,迅速沿着放羊小道向下跑去。朱老蔫儿和黄小『毛』两个紧随其后??醋湃说谋秤按有÷返南乱桓鲎浯ο?,老苟解下一直背着双肩包,从里边拿出一卷脏兮兮的绳索。

        石良材默默地跑上前,帮助老苟将绳索的一头系在一棵碗口粗的野树根部。然后用力扯了几下,没感觉到树根的松动,便将绳索悄悄地抛下了断坡。

        坡势很陡,上面长满了各种野树和野草,非常茂盛。鬼子兵们又忙着追赶百姓,谁也没发现垂下来的绳索。默默地数了百十个数儿,确定小鬼子无暇顾及这边,军官老苟将盒子炮往腰间一『插』,抓紧绳索,狸猫般窜了下去。

        几只受了惊的野鸽子振翅飞上天空,嘴里发出大声的惊叫。但它们的声音实在太小了,远远不及村子北口的哭喊声。三名鬼子兵一点儿也没感觉到危险的降临,继续端着刺刀,赶羊一般追着村民们跑。

        “跟上!”石良材看着老苟已经平安潜到了坡底,抓住绳索,第二个翻了下去。其他几名小分队成员默默跟上,一个接一个从断坡上消失。张松龄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位置,探头向下看了几眼,屏住呼吸,顺着绳索快速往下溜。

        几丛不知名的野树和无数堆灰白『色』的鸟粪从眼前一闪而过,紧跟着是一片片灰绿『色』的苔藓。再往下,他看到了一只受惊的毒蛇,从洞『穴』里探出三角形的头,冲着它嘶嘶吐着芯子?;姑坏壤吹眉昂ε?,毒蛇已经从眼前消失,石良材从背后探出胳膊,将他牢牢地抱在了怀里?!靶⌒?,别弄出动静!”

        张松龄用力点头,转过身,给了石良材感激地一瞥。大伙沿着断坡下的野树丛悄无声息地潜向村子,经过一处茂密的高粱田,再经过一处碧绿的西瓜地。躲在瓜棚里避难的老乡早就看见了他们,吓得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额头上冷汗滚滚。

        张松龄鄙夷地看了此人一眼,追随这同伴的脚步,继续『摸』向鬼子身后。有好几次,他以为鬼子已经发现了大伙,结果却是一场虚惊。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追逐与杀戮当中,对来自背后的威胁一无所知。

        已经逃上山路的村民队伍忽然停了停,然后一哄而散。几个裹着小脚的中年『妇』女被自己人挤倒,摔在路边石头上,头破血流。鬼子兵如果闻到鱼腥的苍蝇般扑过去,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奸』笑。下一刻,胡丰收的身影突然从另外一块石头后冒了出来,匕首快如闪电。

        瞬息间,跑在最前面方一名鬼子兵就被抹断了脖颈。鲜血喷泉般溅出了老高。另外一名鬼子兵端起刺刀,捅向胡丰收?;姑坏人母觳卜⒘?,朱老蔫的匕首飞过去,正中他的喉咙。

        “??!”跑最后一名鬼子兵被彻底吓破了胆子,丢下挂在枪上的鸡鸭,掉头狂奔?!叭酶?!”石良材大步迎上去,飞起一脚,将鬼子的三八大盖踢飞。然后抓住小鬼子的胳膊奋力一扯,将对方直接甩起来,重重甩在了路边的石头上。

        “噗!”鬼子兵张开嘴巴,大口喷血。石良材又一脚踩过去,将此人的喉咙直接碾入了气管。

        注1:吉大胆儿,吉鸿昌的外号。冯玉祥旧部,1933年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从日寇手里收复了多伦、宝昌等地。随后被国民党中央『政府』以违反国策为由,联手日军剿灭。残部被收编后,约一个师兵力被拨入孙连仲麾下。1934年,吉鸿昌在法租界被逮捕,不久被押往北平,以叛国罪被枪毙。[连载中,敬请关注本书由正版提供,请支持正版]

        【快速评论】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