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上前线 (三 下)

    第五章 上前线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上前线(三下)无论是从给特务团留种子的角度考虑,还是从不拖累大伙后腿的角度考虑,张松龄都属于必须留守营地之列。tu.duoyou但是他却认为纪团长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救命恩人身陷重围却置之不理!所以死乞白赖地跟着老苟营长,非要对方带上自己不可。

        老苟本来不想答应,却招架不住张松龄软磨硬泡,万般无奈,只好跟他约法三章,第一,路上必须寸步不落地紧跟着石良材,后者干什么张松龄就学着干什么;第二,见到敌人不准冒冒失失开枪,一切行动听指挥。第三,万一受了重伤,不得拖累大伙,自己用枪把自己解决掉,别指望任何人救命。如果这三条中任何一条觉得为难,那么就老老实实蹲在三十一师师部等候消息,别给大伙添麻烦。

        “成交!”没等老苟的话音落下,张松龄立刻大声答应。连续在阎王身边走过两遭,他现在已经不觉得死亡有什么可怕。相反,看到那些对自己好的人一个个相继倒在鬼子或者汉『奸』的枪口下,才是更大的痛苦与折磨。故而老苟今天甭说约法三章了,就是约法三十章,三百章,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只要让他能够参加营救行动,哪怕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回纪团长的命,他也心甘情愿。

        “那你跟小石头一块儿去收拾东西。大刀和步枪留下,盒子炮带上,子弹带足,再去找别人借一把匕首,关键时刻也许用得着!”营长老苟没想到张松龄这么“有种”,楞了楞,双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赏。

        “谢长官!”张松龄向老苟端端正正地敬了个军礼,然后像雪天里的哈巴狗一样追着石良材收拾行装去了。军官老苟看着他雀跃的身影,摇头微笑。想了想,又抓起三十一师特地给自己配的电话,让接线员连上了师长池峰城。

        池峰城和纪团长也是多年的老交情,发觉后者逾期未归,心里早就急得火烧火燎。听老苟在电话里说,要带着一支精锐小分队去寻找纪团长的下落,立刻哑着嗓子答应:“需要我们三十一师做什么,你就尽管开口。只要我力所能及,绝不拿瞎话糊弄你!”

        “首先我需要你们三十一师摆出一幅准备反攻的姿态来,吸引小鬼子的注意力!”虽然只是个上尉小营长,老苟却毫不客气地开始给少将师长指派任务,“其次,我需要你派一支精锐,把我们护送到三十一师的实际控制地区以外,然后就等在那里,随时准备接应。第三…….”

        眼前瞬间闪过一个胖胖的身影,军官老苟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如果三天之后我也没回来,帮我把特务团一营送回军部去。然后,然后跟老营长和,和吴姐他们说一句,我老苟下辈子再来烦他们!”

        “混蛋!你说什么呢?姓苟的,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告诉你,姓苟的,如果你死在外头了,我就他娘的,我就他娘的跟吴姐说…”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了声音,池峰城红着眼睛将铁皮盒子电话摔在桌子上,然后冲着外边大喊,“老黄,老黄,去给我抽一百名打过五年仗以上的老兵。找**团的刘豁子带队,去配合苟有德救人。告带队刘豁子,一切行动听苟有德指挥。如果苟有德没回来,他也不准给我回来!”

        “是!”九十一旅旅长黄鼎新在外边答应一声,小跑着去抽调精锐。很快,一百名老兵从各自部队中被抽调在了一起,凑成一个连。由三十一师**团团长刘豁子带领,去配合苟有德的营救行动。

        苟有德那边,也早已将一切准备利落。见到刘豁子之后,顾不得寒暄,带起刚刚组建的营救小分队便走。刘豁子也不啰嗦,率领麾下弟兄紧紧跟上。一行人匆匆离开三十一师师部,沿着放羊人踩出来的小路走了两个多小时,在一处颇为陡峭的山坡上,慢慢停住了脚步。

        “翻过前面那片石头喇子,就是日军控制范围了。这一带山高林密,附近既没有公路也没有铁路,所以连日本鬼子也看不上眼儿。只是偶尔会派些小分队渗透到咱们背后添添『乱』,平常大部分时间里,都是连鬼影子都看不见一个!”

        “在这里等我三天!三天后这个时间,如果没有我们的消息,你就带领弟兄们回去!”老苟想都没想,便低声吩咐。

        “好!”刘豁子是个利落人儿,毫不犹豫地答应。随后,让开通往山区的放羊小路,用目光给老苟等人送行。

        **团的老兵们,也知道营救小分队此去是九死一生。悄悄地排成一个方阵,像接受检阅的士兵般,望着小分队战士从自己面前经过,所有瞪圆的眼睛里写满了崇敬。只有一双眼睛似乎有点儿例外,他的主人站在第一排边缘,眉头皱得很紧,脸上有乌云忽隐忽现。

        按照跟老狗的约定,张松龄紧紧跟在警卫班长石良材身边,寸步不落。对方板着脸,他也板着脸。对方挺胸抬头,他也挺胸抬头。对方目不斜视,他也目不斜视。但是在忽然间,他隐约感觉到侧面的人群中,有一道非常复杂的目光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他,或者欠了此人几百块大洋没有还一般!

        谁?他迅速扭过头去,从三十一师**团中,将那道复杂的目光给找了出来。对方被吓了一跳,赶紧又将头避到一边,死活不愿跟张松龄的目光相接。然而,他那张皱纹交错的脸,给张松龄留的印象却太深刻了,根本不用细看,就能迅速记起。

        ‘不是不帮你,我自己也上来了!’张松龄停住脚步,冲着廖老大笑了笑,用目光告诉对方,他前一阵子拜托的事情,自己真的无能为力。然后也不管廖老大是否懂了自己的意思,摇摇头,快速跟上了队伍!

        加上张松龄这个累赘,小分队才一共十二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乱』石怪树的阴影当中。这种规模的队伍,肯定不会招来鬼子飞机的光顾。故而大伙也不用再昼伏夜出,顶着烈日往前走便是。

        大约走到中午的时分,大伙又登上了另外一座满是『乱』石的小山。正被头顶的烈日晒得口干舌燥之际,前方负责探路的士兵胡丰收忽然蹲了下来,手掌迅速下压?!白急刚蕉?!”老苟立刻带领大伙全部蹲在了『乱』石之后,同时果断发出指令。

        二十几把盒子炮形成一个半弧形,牢牢封锁住了胡丰收身前三丈远的几块巨大的石头,石头后,是从另外一侧上山的放羊小道,隐隐约约,有石头子儿从山坡间滚落的声音。

        对面的神秘人物仿佛也感觉到了危险。迅速销声匿迹。老苟带着大伙耐住『性』子继续等待,绝不主动将身体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内。足足在隐蔽处蹲了二十多分钟,还是没有看到敌人的影子。

        “老朱…”他摆摆盒子炮,示意一名姓朱的战士主动献身去吸引敌军注意力?;姑坏榷苑交赜?,蹲在队伍最前方的胡丰收忽然又跳了起来,同时低声喊了一句,“都别动,我去!”

        说罢,三两个翻滚钻到了挡住大伙视线的巨石旁,随即,又一个鱼跃,从石块上方翻了过去?!皢弧本奘蟠匆徽缶舻谋?,紧跟着,三头野羊惊恐地窜过山坡,蹬得石块纷纷滑落?!八耗獭弧耗獭坏?!”老苟气得大骂,赶紧跑过去察看胡丰收的情况。却看见对方嘴里叼着把匕首,兴冲冲地从巨石后探出了一个血淋淋的脑袋。

        “羊——,是野山羊。大补!”胡丰收叼着匕首,含含糊糊地显摆。双眼之中,充满了中国农民特有的满足。

        “吃,就知道吃,你他娘的吓死老子了!”营长老苟按住胡丰收的头盔,用手掌猛敲。其他弟兄也终于松了口气,纷纷跑过去,冲着此人『乱』捶。

        “小心,小心。小心被鬼子听见!”胡封收拎着一只野羊,腾不出手来招架。只要将脊背豁给弟兄们,含含糊糊地讨饶,“别,别打了。人人有份儿,人人有份儿。吃,吃了野山羊,才有力气走山路!”

        “你就臭美吧,没有火,我看你怎么吃!”老苟打了几巴掌,也就出够了气。找了大石块的阴影下,掏出水壶解渴。

        “您就看好吧!”胡丰收得意洋洋地从嘴里取下匕首,迅速将羊皮剥开,从脊背、大腿等部位,扯下一条条红肉。然后把肉条分给大伙每人两份,低声命令:“拿着,拿着,跟我学?!?br />
        说着话,他迅速翻开几块暗黄『色』的小石头,在石头与泥土的交界处,用刀子刮下一层白霜,缓缓涂在肉条上。然后将肉条往向阳的石块上一丢,小跑着找老苟去邀功,“这热天,有半个钟头就能晒熟它!然后背在肩膀上,随时都能咬一口来补充体力?!?br />
        老苟将信将疑,抬起腕子看了看手表,知道已经是吃中饭时间。便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思,命令大伙停下来吃干粮避暑。弟兄们早就盼着这句话,答应一声,纷纷去晒肉干?;共坏桨敫鲂∈?,空气中已经传来的隐隐的肉香。仔细一看,被大伙摆在向阳石块上的肉条已经呈半透明状,晶莹的油脂顺着肉条的边缘,正一点一滴地往外渗。[连载中,敬请关注本书由正版提供,请支持正版]

        【快速评论】

        确定